第161章 【一百六十】“梦境”

其实,北唐玖跟宁风致、骨斗罗两人撒谎了。

这只媚狐的修为年限根本就不只有六千年,而是九千左右。

从北唐玖认出了这媚狐的真实修为年限后,她就一直在观察宁风致和骨斗罗是否真的看不出它的真实修为区间。直到确认二老的确对此魂兽并不熟知,这才大胆地跟他们“撒谎”,借此光明正大的吸收这个魂环。

这倒也不是北唐玖过于自大,想要挑战高等级的魂环。对于北唐玖来说,即将到来的全大陆高级魂师大赛也好,百年难得一遇的媚狐魂兽也罢;这些都是她急迫想要得到这个魂环的原因之一。

虽然说越级吸收魂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是越难吸收的魂环,带来的作用也会越大,毕竟它本身附带的能量庞大,产生的魂技自然也会极为厉害。

正比如,北唐玖此时所承受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媚狐魂环的能量面前,她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在被无数利刃切割着。五脏六腑无处不疼,这股强横的能量不断在撕扯着她的身体,令她始终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

不过好在,这次北唐玖吸收魂环并没有像上次在星斗大森林时吸收第三魂环时反应那么激烈,口吐鲜血了不说,浑身还被自己渗出的血雾包围;要是那种情况让现在在她身边护法的骨斗罗等人看到的话,哪怕是冒着废掉北唐玖一身的修为,他们也会竭尽全力阻止北唐玖继续吸收魂环,以保全她的性命。

如果媚狐魂环的能量有意识的话,一定会发现,自己那强烈暴戾的能量每一次似乎都似乎要将北唐玖的身体冲破了,可是她的身体却总是在最后关头用坚强的韧性将那强烈的能量挡回来。

而就在这每一次抵挡之中,媚狐魂环中蕴含的能量也在被北唐玖的身体一点一滴的吸收着,此消彼长之下,这强烈的能量也在不断削弱。

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在北唐玖坚忍的意志力面前,体内所有的能量开始妥协了。彼此之间开始了相互吸收转化的过程。

看着北唐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一层淡淡的紫色光芒从她体内悄然溢出,在一旁为其护法的宁风致和骨斗罗两人也同时松了口气。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现在是魂力转化的过程只要北唐玖挺过了前面的困难,接下来基本上就不用担心了。

身体上的痛苦逐渐减轻,北唐玖的意识也渐渐溃散开来……

·

“阿九,快起来啦!不是说好今天要陪我去看小歌的舞台的嘛!都快开场了!”

迷迷糊糊间,北唐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推搡着自己,努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她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你是……?”

北唐玖确定了眼前这个女孩自己肯定是认识的,但是她一下子却想不起来是谁了。

女孩看到北唐玖看着自己露出一副疑惑的模样,随即又是一巴掌直接呼到她脑门,道:

“苏九,你睡傻了是吧!别以为你跆拳道到黑带了我就真的怕了你了!我是白晴啊!”

白晴?

这下北唐玖就更疑惑了。虽然她来到斗罗大陆已经将近有十二年,但是她还依稀记得许多关于前世的事情,比如前世的自己身边的亲人和简单的交际圈,而白晴正是前世她为数不多的交心好友。

可是,白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等北唐玖捋清楚前因后果,白晴已经一把将她拉起,把她往洗手间的方向推:

“哎呀,不要磨蹭了,小歌的舞台可是要开始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拿到的门票呢!”

猛然站起身,北唐玖这才注意到自己并不是身处猎魂森林当中,身边更没有宁风致和骨斗罗,她眼前的卧室装饰正是记忆里前世现代地球的装饰风格。

“等、等一下!我不是在落日森林里吸收魂环吗?这是哪儿啊?还有爸爸和骨爷爷……!”

“什么森林?还骨爷爷?小九儿你不会是真睡傻了吧?!叔叔和苏爷爷都在道馆里啊!”

白晴再迟钝的性格也都发现了北唐玖的不对劲,再一次上前伸手去摸她的脑门:

“小九儿,你是不是做噩梦啦?从你醒来就一直不太对劲儿耶……”

梦?

真的是只是做梦而已吗?

关于斗罗大陆和史莱克众人的记忆浮现在脑海当中,假如说那真的是在梦境中,那也会有那么详细的细节和那样强烈的情感吗?

“不、不对,我记得我当时是坐飞机去哥本哈根,后来航班遇到了点意外……”

“看吧,我就说小九儿你做噩梦了嘛!你忘啦,上周你本来是想跟小阿欣去丹麦看画展,然后不是没买到飞机票吗,你还遗憾了好几天来着。”

听到这白晴立即给北唐玖讲述起那天发生的事,还不忘一边吐槽北唐玖为了一个画展“抛弃了”自己。

“是这样……吗?”

听着白晴喋喋不休的语句,北唐玖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脑袋,虽然自己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可白晴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

所以,关于斗罗大陆真的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吗?可为什么……感觉是那么的真实呢?

北唐玖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白晴拉了出门,脑袋里却是一直没办法停止思考。

她发现,随着自己醒过来的时间越长,那些关于“现代”的记忆是一点点的变得清晰起来了,相对的,那段关于斗罗大陆的记忆却是一点点的变模糊。

那么,她现在到底是谁,是北唐玖还是苏九?

·

要说苏九到底有多幸福?

苏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只是到了苏爸爸这里子嗣少了。苏九有着一对夫妻恩爱的父母,在道馆里虽严厉,在家里却格外慈爱的祖父,家里经营着一所蒸蒸日上的道馆;而苏九,是全家人捧在手心里、是从小便在蜜罐里长大的小公主……

看着餐桌对面的父母亲,以及坐在主位上的祖父,北唐玖承认自己有些动摇了。

管他是梦也好,是幻境也罢,这种血亲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的温馨的氛围感是她始终无法割舍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