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百五十四】

“好!”剑斗罗大喝一声,同时也打断了正在给宁风致和骨斗罗解释的北唐玖,“我身如剑!”

瞬间,院子中仿佛亮起了一颗太阳,强烈的金属光泽骤然爆发,宁荣荣面前的剑斗罗仿佛成为了一团金属旋风一般,刺耳的摩擦声同时响起,所有飞到他面前的暗器,不论是钢针还是弩箭,全部变成了铁屑在空中飘散。

而就在他背后,一柄长达两米,刃宽半尺的古朴巨剑虚浮于半空之中。两黄、三紫、四黑,整整九个魂环盘绕其上。这才是剑斗罗的剑,顶级的器武魂。

宁风致和骨斗罗也没想到,宁荣荣不过在几个来回之间竟逼的剑斗罗现出了武魂。

“剑爷爷好厉害啊!”宁荣荣站在原地拍着巴掌,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在剑斗罗释放出自己武魂的一瞬间,极其锋锐的魂力从自己身体两边掠过。她当然知道,如果是敌人的话,此时恐怕已经被劈成几段了。

眼看着宁荣荣跑到自己面前,剑斗罗摸摸宁荣荣的头,微笑道:“你也很厉害啊!连爷爷的武魂都逼出来了。像你这个级别的魂师,别说是辅助系的,就算是强攻系,也不一定能够做得到。这暗器果然有独到之处。尤其是它的突然性。”

宁荣荣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没错,我三哥说过,暗器就是要突然,趁敌不备,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荣荣姐等一下!”

看到宁荣荣这个动作,北唐玖便猜到了她想要做什么,可还是慢了一步,话音尚未落,宁荣荣点头的动作似乎突然变得大了一点,嘎嘣一声,一道寒光瞬间从她背后电射而出,直奔剑斗罗面门飞去。

距离实在太近了,哪怕是剑斗罗这样的强者,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也决不可能闪躲机括射出的紧背花装弩。防御他自然是能做到的。

可是,他的武魂又实在太霸道,宁荣荣就在面前,一旦他使用武魂,那么,宁荣荣必然会受到波及,以他那强横的武魂能力,眼前的小公主必死无疑。

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剑斗罗脑海中闪过,无奈之下,他只得一张嘴,一口咬住那喷薄而至的弩箭。

此时的剑斗罗,就像当初在唐三暗器下吃亏的赵无极一样,紧背花装弩虽然强劲,但也强不过剑斗罗的牙齿,可是,弩箭一受到挤压,内部的毒液立刻就喷了出来。直接喷入了剑斗罗口中。

幸好,这毒液还未经过唐三新版改良,可尽管如此,剑斗罗也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完全麻痹了,心中大惊之下,身形一闪,张口将毒液与弩箭喷向一旁的同时,拉开了与宁荣荣之间的距离。

北唐玖见状一边从碧云里找解药,一边快步向剑斗罗走去。

看到剑斗罗那惊慌的样子,宁风致和骨斗罗都吓了一跳,也赶忙迎了上去。宁荣荣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强大的剑爷爷居然会真的上当,顿时也慌了,朝着剑斗罗跑去。

“别,丫头你别过来。剑爷爷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啊!”剑斗罗含混不清的说着。

同时,飞快的凝聚体内魂力,瞬间逼入舌头,为了排除毒素,不得不咬破一点舌尖,一口紫黑色的毒液伴随着鲜血喷到一旁,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

“剑爷爷,这个是解药,您服用一下吧!”

北唐玖直接将药丸子倒在自己掌心递到剑斗罗面前,虽然知道剑斗罗身为封号斗罗,这点毒素并不会威胁到他;可站在亲人的角度来讲,她又不得不担心这会不会对剑斗罗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

“荣荣,跪下!”宁风致厉声喝道。

宁荣荣也不敢上前,楚楚可怜的在原地跪下,眼圈一红,眼泪就要流出来。

骨斗罗一看这情景立刻不干了,一闪身就来到宁荣荣身边,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风致,你这是干什么,是尘心这老家伙自己没本事,怎么能怪我们荣荣?正所谓兵不厌诈,这也更能证明这些暗器的作用。

荣荣,不错,可给你骨头爷爷出气了。哈哈,很多年没见过你剑爷爷这个贱人这么狼狈的样子了。果然有你骨头爷爷我诡诈机变的风采!”

“骨叔,您……”宁风致一阵无语,同样的情况以前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每当他要管教女儿的时候,不是剑叔就是骨叔,总有一个会站出来。而这两位元老却是连他也不敢触犯的。

宁荣荣从骨斗罗怀中滑出来,快步跑到剑斗罗面前,这次没用宁风致说,她主动跪倒在剑斗罗面前,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剑爷爷,荣荣错了。您惩罚荣荣吧!”

看着宁荣荣眼中的惊慌与悔意,宁风致不禁一愣,在他印象中,自己这个小魔女般的女儿可不像做什么事都有分寸、有把握的北唐玖,从小到大她可从来都没有认错过。看来,这史莱克学院还真是没有白去一趟。

此时,吃过解药后的剑斗罗也已经缓了过来,余毒在之前那一口毒液喷吐之后排净。赶忙一伸手将面前的宁荣荣抱了起来。

“荣荣乖,不哭。是剑爷爷自己没本事,怎么能怪你呢?我们说好是试验暗器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这暗器,果然是有突然性。”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向身边的宁风致,“宗主,如果可能的话,想尽一切办法让制作这暗器的小伙子加入本宗。”

剑斗罗这后一句话说的很凝重,而且称呼宁风致是用的宗主二字,可见他对此事的重视。

宁风致认真的点了点头,试问,能够凭借这外在的武器逼迫一位封号斗罗释放出武魂,甚至吃了亏,这些暗器的作用有多大?

固然是因为宁荣荣用出使剑斗罗有不少顾忌,但同时,他们也事先知道了宁荣荣要使用这样的武器,多少有了些防备。如果面对的是敌人,而七宝琉璃宗直系弟子又一向没有攻击能力,在对方大意的情况下突然释放出暗器,那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宁风致绝对算得上是一位英明的宗主,当机立断,向北唐玖和宁荣荣道:“荣荣、九儿,这件事你们暂时不要对宗门内任何人说。明天我就跟你们到史莱克学院走一趟,好好会会你们这位三哥。”

看着宁风致严肃又有点兴奋的表情,北唐玖还是咽下了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她知道唐三是肯定不会加入到七宝琉璃宗的,但是她也知道这次跟宁荣荣一起带回来的这些东西于七宝琉璃宗来说有什么意义,这是也她第一次觉得,进退两难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

当晚吃过晚饭,宁荣荣便拉着北唐玖躲回了两人的房间,倒不是说才回来一天宁荣荣就开始嫌弃家人们了,而是她看出了北唐玖的不对劲。

“九儿,你怎么了?感觉好像从我们试完暗器后你就开始不开心了,是爸爸说了什么话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