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一百四十六】寒池梦月归1

“老师,我们要找个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否则被外界干扰,会影响到大家对药力的吸收。”

玉小刚想了想,道:“那就到二龙以前的住处吧。那里绝对安静,也不会有人轻易前去。”

自从弗兰德接管了学院之后,柳二龙已经搬到学院教学楼里面去住了,她当然不是觉得教学楼更适合自己,而是因为玉小刚也住在那里而已。以前她住的那几间木屋自然就空了出来。

等待时间不长,马红俊已经带着戴沐白回来了。戴沐白人还没到,声音已经远远传来。

“小三,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小九儿恐怕就要急死咯。”

戴沐白和以前相比变化不算太大,只是看上去更加沉稳了几分,已经过了十六岁生日的他看上去增添了几分霸气,但整个人的气势却也内敛了几分,一双邪眸中神采奕奕,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有种兽中之王的风采。

“戴老大!怎么连你也也跟着胡说呢!”

听了戴沐白的话,北唐玖本来已经降下温的脸颊“蹭”一下又红透了。

戴沐白是除了北唐玖几人之外史莱克战队中最早认识唐三的人,再次见面格外亲切,伸手搂住唐三的肩膀,道:“胖子说你给我们带来了礼物,还能帮我们突破瓶颈,快拿出来吧。”

唐三呵呵一笑,抬手在戴沐白胸口上捶了一拳,“别着急,我们先到安静之处再说。而且阿朔和小舞都还没回来呢。”

正说着,小舞也带着北唐朔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北唐朔这半年来变化也不怎么多,他跟朱竹清一样不太爱说话,但只有跟他认识久了的人才知道他其实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

“小三,你可算是回来了!”

北唐朔走近了便向唐三伸出拳头,唐三会意,也伸手到半空跟他碰了一下拳。

“好了,现在人齐了,我们走吧。”

·

在大师的带领下,众人步入那幽静的木屋之中。阳光从窗外带着树影撒落屋内,清新的空气从缝隙中传入,听着那清脆的鸟鸣和柔和的风声,很难想象这里竟是在天斗帝国首都之内。哪怕是生性淡泊的玉小刚,也不禁暗叹柳二龙这绝佳的选择。

玉小刚向唐三道:“开始吧。我给你们护法。”

唐三点了点头,在众伙伴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右手探入如意百宝囊之中。

只是还没等拿出什么,唐三就觉得这如意百宝囊突然发起一阵异动,下一秒一块“宝石”便从中飞了出来,直奔不远处的北唐玖而去。

“这、这是什么啊?!”

等众人在看过去时,那颗“宝石”已经安然躺在了北唐玖的掌心当中。

“宝石”足有北唐玖大半个巴掌大小,整体呈扁体椭圆状,仔细看那半透明的蓝色宝石中央包裹着一颗棕色的,类似种子一样的东西。

唐三见状,只好先把拿到手里的那株仙草放回如意百宝囊,转而向大家介绍起眼前这株来。

“这株仙草名叫“寒池梦月归”,由于它拥有极强的自主择主能力,即使是在种子的状态下。因而它被誉为最有灵性的仙草。关于它还有一个传说。

相传,这昙花本是一花神的化身,此花神一直被人们称为祥瑞、幸福的象征,就连花帝都说自己是受了福照才会被此花神选中做自己的孩子。

花神幼年时也是个较为调皮的女娃,有一次趁着长辈们不注意偷偷跑下凡间,化身为寒池山半山一寒池中的昙花,并与来到寒池不小心撞破花神真身的小道士互生爱意。

自“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故事后,凡间的昙花们都遵照天帝的规定,每年的夏秋之季开一回,花朵开放的时间也只有两个时辰。许是因为这株昙花是花神的化身,在此处吸收着寒池的养分与此方地的日月精华,花开的时候便是花神到此的第二年春季,而且上面的花苞不但日日花开没有枯萎的现象,花朵还愈发开得灿烂娇艳。

一位多次前来此处寒池取水的小道士对此感到十分疑惑,于是每当空闲时间都会跑到这里仔细观察这株昙花每日的变化以解其花开不谢的缘由。

说来也是巧合,花神自偷下凡间来此后,凡间灵气供应比不上天宫,因为一时间的不适应,在化形后她便陷入了短期的沉睡。这一天,小道士如期来到寒池旁,看到的除了那依旧开得娇艳欲滴,洁白无瑕的昙花外,还有一位容貌倾国倾城的少女。

小道士也是个聪慧的人,仅仅只是从眼前这位少女的穿着打扮便一眼便将其花神的身份猜出一二。交谈过后,两人很快便熟知起来,渐渐地也在相处的时间里慢慢相互心生爱慕之情。

可惜这种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外寇入侵,所有人都前往前线为保国家,就连寒池山的小道士也不例外。

没来得及告别,当花神意识到小道士已经多日没来此处寒池取水时,后者正在战场上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钢刀。

当花神终于向过路人打听到小道士的消息时,她已经在寒池边上等了整整一年,昙花依旧日日花开且灿烂娇艳,只是花神的心早已不在此处。

又或许是花神与小道士这两人的命运注定坎坷,当花神前往前线找到小道士时,他已经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花神不忍看到小道士与军营中所有生病、受伤的战士们痛苦的模样,于是便决定用自己的神力为其疗伤、治病,而自己却因为神力耗尽变成了一缕青烟消失在风中。

自花神离开后,这寒池边的昙花也逐渐枯萎,待到终于战争胜利,小道士从战场上赶回来时,仅在枯萎的昙花藤中找到了这颗被水晶包裹住的花种。

小道士猛然想起当年军营里莫名病情好转的将士们,以及当初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却是安然无恙的自己,隐隐也猜到了些许缘由。

从此以后,小道士退出了寒池山的道观,在这寒池边上盖了间简易的草房,在寒池边上重新种上一株昙花,日日守着这一汪寒池。

转眼数十年过去了,小道士看着寒池随风泛起的点点涟漪,再看看那一株尚未开花的昙花,他知道,那终究不是她,它们不会像她一样不计花期日日花开,它们也不能像她一样化身成人与自己倾诉衷肠……

从此以后,他的心也如怀中这颗花种一般被坚硬的石头团团包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