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十二】哥哥?

“阿朔!小九儿说她也姓“北唐”耶!她是不是就是你要找的妹妹呀?!”

从出现以来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北唐朔在听完小舞这段话后终于有了情绪波动,他推开众人来到北唐玖面前,道:“你就是北唐玖?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一块墨绿色的玉佩,上面还刻着你的名字,九儿?”

北唐玖皱了下眉,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北唐朔激动的直接上手去捉北唐玖的肩膀:“小九,我是你的哥哥啊!没想到我可以在这里找到你,可算是没有辜负你爸爸妈妈……”

北唐玖被他“热情”给吓到了,于是小姑娘直接挣脱了北唐朔的手躲到了唐三背后寻求依靠:“三哥……”

还没有正式确定北唐朔的身份,看到北唐玖被吓到时唐三下意识地做出防备的状态来面对北唐朔。

“九儿不怕,我在呢。”说着,又转过头看向北唐朔:“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但是我是不会让你伤害九儿的!”

看到北唐玖这个样子,北唐朔知道自己太过于冲动了,自己退回到安全距离:“小九,我知道是我太唐突了,但你要相信我真的是你的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在你出生没多久久后就双双遇难了,所以才迫得不已把你送到圣魂村……”

看着北唐玖半信半疑的从唐三身后伸出脑袋观察着北唐朔,小舞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只能走到北唐玖身边,看她没有拒绝便拉起她的手:“小九儿不怕,阿朔不是坏人喔,他自己离开家出门找自己的妹妹,是个好哥哥来着;阿朔只是见到你太激动了。”

北唐玖握紧了小舞同样软软糯糯的手,只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了又抓着唐三的衣角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看向北唐朔:“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一下子还是不能接受,所以……”

北唐朔看到北唐玖已经明显放下防备了,便乘胜追击道:“没关系的,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哥哥就好。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

七舍的气氛也随着几人的谈话间变得略微诡异起来,小舞适时的出来活跃气氛:“好啦好啦,那就没事了啦!阿朔你也别着急,要给小九儿时间适应嘛!”

说着小舞就转身去挑选床位,最后还是选择了北唐玖旁边的一张床,把自己的行礼从背上摘下和校服放在一起。

“那个,你们谁来给我介绍一下咱们学院的情况?”小舞看着不吭声的众人问道。

这时孩子们才从震惊中(或者说是看戏中?)反应过来,对于这个新老大,学员们心中多少都有些惧怕。最终还是王圣站了出来。

“我们这些工读生其实就是负责打扫学院,具体的工作是由专门负责我们的老师安排的。学院一共有六个年级,每个年纪一个班。老大你们是新来的,应该是一年级的学员。

剩下的我们这些人,至少也是三年级的,我今年升入六年级。学院每天上午上课,下午自行修炼。上午一般是两堂课,一堂是文化知识,一堂是讲武魂。我们工读生在下午大多有一些工作。从而换取一点收入来作为伙食费。”

王圣将其他学员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工读生中,武魂先天最好的就是王圣了,不但是兽武魂,还是战斗力很强的兽中之王,他的魂力已经有九级,再升一级就可以在毕业时参加魂兽猎杀,从而获取魂环提升称号。

听完王圣的话,小舞看了唐三一眼,道:“唐三,你的魂力多少级?刚才我感觉你的力量似乎很强。”

唐三安顿好北唐玖才回头参与到他们的对话,对于魂力一事也不隐瞒,毕竟他这表面上的武魂是最废柴的蓝银草。“我和九儿都是先天满魂力。所以力量比较强。”

“先天满魂力?还两个?”学员们顿时惊呼出声。

王圣心里终于平衡了,唐三的魂力比自己强,战胜自己也是应该的。在大家都没有魂环的前提下,魂力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难怪他的力量会比自己大。王圣心中信心十足,心中暗想,自己的武魂是战虎,等到自己和唐三同样获得魂环进入到魂师称号后,他那蓝银草肯定不是自己战虎的对手。

小舞眨了眨眼睛,喃喃的念叨了一句什么。

正在这时,一名三十多岁的老师从外面走了进来,“新来了的工读生呢?站出来一下。”

唐三、北唐玖、小舞和北唐朔四人同时从自己的床上站起身。

这位老师相貌普通,淡绿色的头发,手里抱着几套被褥:“哪个是唐三和北唐玖?”

唐三赶忙拉着北唐玖站了出来。

老师道:“我叫墨痕,你们可以叫我墨老师,唐三,这是大师给你们的被褥。”

唐三和北唐玖接过被褥,虽然被面并不华丽,但一股干爽的气息扑鼻而来,竟然都是崭新的。其中还有一个枕头。大师显然已经为他们想的周全了。

墨痕道:“唐三、北唐玖、小舞还有北唐朔,你们四个人是一年级的工读生,你们以后就负责操场南边花园的打扫吧。每天十个铜魂币,记住,每天都要打扫。尤其是杂物一定要清理干净。否则会扣你们的工资。如有怠工现象,学院有权勒令你们退学。听清楚了么?”

唐三四人同时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墨痕道:“明天是开学典礼。后天开始正式上课,一年级在教学楼一层一班上课,后天你们准时上课就行了。从后天开始,你们再正常进行工作。我会不定期抽查。好了,你们先休息吧。王圣,这里你最大,把规矩都和他们说说。”

抱着怀中的被褥,唐三和北唐玖心中一阵温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大师那有些僵硬的面庞。

“被褥?这似乎是个问题。”小舞呆呆的看着唐三手中的被褥,眼中流露出几分尴尬。

工读生都是穷孩子出身,也比贵族后代懂事的多,几个机灵的学员立刻有人道:“老大,你先用我的褥子吧,我把被子半铺半盖就行了。”

另一人道:“老大,那你用我的被子。我拿褥子也能勉强用了。”

小舞看了看这些工读生的铺盖,虽然不能说有多么肮脏,但大都破破烂烂的,皱眉道:“你们别老大老大的叫我,都把我叫老了。”

王圣道:“那怎么行,这是规矩。”

小舞道:“既然我是老大,我的话就应该是规矩才对。这样好了,你们以后就叫我小舞姐。”

一边说着,她的目光终于落在唐三手中的铺盖上,却对着北唐玖道:“小九儿,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

唐三愣了一下,心中明白,小舞恐怕是看上北唐玖手中的铺盖了。他跟北唐玖都不是小气的人,但这铺盖是大师刚刚送给他的,要说直接跟小舞用的话,他心中多少有些不舍。但小舞又是女孩子……

倒是北唐玖把自己的眼睛从手中的被褥挪到小舞身上:“嗯?要商量什么?”

小舞道:“我看你的被褥挺大的,两个人盖问题也不大,要不,我们把床并在一起,两个人一起用好吗?”

唐三不明白为什么北唐玖对于小舞的态度会那么好,明明她并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活跃性格,可北唐玖跟小舞相处的模样让人看起来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好朋友一样,比如……

“好啊~!”

像这个大师赠予的被褥,就连唐三都有点不舍与别人分享,而北唐玖却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难道女孩子的友谊都那么的奇怪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