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一百零二】“体罚”3

“红俊,把你的石头给我吧。”

“阿朔!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要不是现在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太多,换做平时马红俊早就给“扑”到北唐朔身上了。

在北唐朔将马红俊背后石块装入自己背后竹筐的时候,唐三也来到了北唐玖身边,他此时的身体状况和戴沐白差不多,而北唐玖虽然嘴上说还能坚持,但很明显的她的体力已经消耗很大了。

“九儿乖,把你的石头给我吧。”

北唐玖看着面前已经和自己一样浑身被汗水浸湿透,还不停喘着粗气的唐三,正打算开口拒绝,唐三已经强硬的伸手去拿她背后的石块:“我们还要再多跑两圈,你现在消耗这么大的话,怎么坚持到最后?听话。”

北唐玖拒绝的手伸到一半又收回了,说实话她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背着现在这个负重顺利跑完最后几圈,还是暂时先恢复一下体力,等一下再把自己的负重拿回来吧。

就这样,北唐玖竹筐上的石头就到了唐三的筐里,而戴沐白也适时地跟唐三分担了一下原本放到唐三竹筐里的奥斯卡的石头。

“征途”再次开始,这一次,众人将速度再次降低。

第八次往返结束,玉小刚在给提供他们温盐水的时候,刻意看了一眼众人背后的竹筐,却什么都没有说。

第九次往返继续,尽管没有负重,但奥斯卡和宁荣荣的体力也已经达到了接近极限的程度,北唐玖和马红俊的体力倒是恢复了一些;小舞还能坚持,朱竹清的脚步却越来越慢了。反倒是唐三似乎咬牙挺过了自己的极限,看上去到并没有透支的迹象。

眼看着索托城已经在望,第九次往返就要跑完一半了。突然,戴沐白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前面扑倒下去。

要是在以往,凭借戴沐白的实力,一挺身就能站直,可此时他的体力消耗的实在太严重了。

唐三和北唐朔一直跟在戴沐白身边,眼看着他要摔倒,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他的肩膀。

戴沐白邪眸中双瞳已经合一,这种情况唐三曾经在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见过,这应该是一种极限的表示。

戴沐白并没有自己站稳,整个人都是靠在唐三和北唐朔的肩膀上,胸膛就像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整个人看上去已经接近了脱水的状态。

“戴老大,你怎么样?”众人赶忙围了上来,关切的询问着。

唐三没有吭声,却直接取出了戴沐白竹筐中最大的那块十五公斤重的石块,放入自己竹筐内。

“小三,不用,我还能坚持。”戴沐白勉强站直自己的身体,眼中流露着坚毅的神光,看着唐三,“你连人面魔蛛魂环带来那么巨大的痛苦都能支持,我为什么不能支持下去。我可以的。兄弟们,让我们坚持下去,谁也不能掉队。”

一边说着,戴沐白强行从唐三竹筐中拿出了自己那块十五公斤的石头,重新返回自己的竹筐内。

此时距离全部惩罚结束,还有一个半往返的距离,谁都知道,戴沐白扛着二十公斤的负重是不可能完成的。

宁荣荣突然上前一步,“戴老大,把我的石头还给我吧,我这会儿也好多了,能够自己背负。”

宁荣荣这句话一出口,连北唐玖都吓了一跳,她自己已经突破三十级的魂力了都不敢保证还能否背着五公斤的负重跑完剩下的一圈半路程,而宁荣荣还只是个二十六级的大魂师……

唐三道:“荣荣就算了,你的负重还是给我吧。”

“小三,荣荣的负重还是给我吧,我还可以的,你比我们还要多跑两圈,体力可不能在这里都消耗完了。”

在唐三和北唐朔的一再要求下,宁荣荣那五公斤的石块从戴沐白竹筐内到了北唐朔的竹筐之中,北唐朔负重也从二十五公斤增加到了三十公斤。

第九次往返就在众人的相互扶持下挺了过来,此时他们虽然依旧在跑着,可实际上,比起走路已经快不了多少。惩罚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

大口大口的喝着盐水,九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玉小刚依旧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北唐玖趁喝水的间隙打算偷偷看一眼玉小刚的表情,然而别说是玉小刚吧表情了,在过度疲劳和流汗过后,北唐玖现在已经是连玉小刚站在自己两三米开外的身形的已经是看不清楚了。

戴沐白强打精神,“兄弟们,还有最后一趟,大家要坚持住。”

奥斯卡突然开口道:“小三,把我的负重还给我。就剩最后一个来回了,我能支持。”

唐三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奥斯卡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但看着他那正在不断颤抖的双腿,唐三摇了摇头,“不用,我还能行。”

奥斯卡走到唐三身边,汗水不断滴落着,但他此时的目光却变得很坚定,“当我是兄弟,就还给我。我能行。”

宁荣荣靠在北唐玖身旁已经喘息的不行,小脸苍白,但看着奥斯卡从唐三竹筐中拿出那五公斤的石块时,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小……奥……,你……今天……真像个……男人……。”

奥斯卡此时累得已经笑不出来了,只能挺挺胸膛,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此时的史莱克众人,体力都已经透支,但他们的神情却没有一个放松下来,有的时候,天才与庸才的区别,就在于意志力是否坚定。挺过一次极限,就意味着一切都会改变。

惩罚的第十次往返终于踏上了征程,这一次,史莱克众人已经实在跑不动了,只能勉强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一步步向前迈进。

不行了么?不,行的,我们都行的。扛着背后的石块,迈动着沉重的步伐,他们一步步朝着最后的目标前进。

走出一公里,险些昏倒的奥斯卡,背后石块重新回到了唐三的竹筐。

走出两公里,朱竹清背后的石块到了小舞的竹筐内。

走出三公里,宁荣荣昏倒,北唐玖背起宁荣荣的负重,唐三将自己的石块都给了戴沐白,背起了宁荣荣。

返回一公里,奥斯卡昏倒,朱竹清拿回自己的石块,马红俊拿回自己的负重,小舞的负重到了北唐朔竹筐内,宁荣荣到了小舞背上,唐三背起奥斯卡。

返回两公里,朱竹清昏倒,戴沐白勉强抱起她。

距离终点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北唐玖几欲昏迷,唐三已经挂在胸前的竹筐里,放着之前朱竹清的负重以及从戴沐白那里拿过来的十公斤负重,背后背着北唐玖。

戴沐白背着朱竹清。

小舞背着宁荣荣。

北唐朔背着奥斯卡。

马红俊带着二十公斤负重。

他们几乎是一步一步挪移着朝终点走去。

如果被惩罚的是一个人,以宁荣荣、奥斯卡甚至是北唐玖那样的体力,恐怕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但惩罚的是九个人,在相互扶持,相互帮助下,他们心中的执着早已被激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