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斗罗大陆1

这个世界叫斗罗大陆。

在斗罗大陆上位有两大帝国,一个是天斗帝国,另一个是星罗帝国。

这里是魂兽和魂师共生的世界,斗罗大陆上的每一个人在六岁那年就会进行一次“武魂觉醒仪式”来觉醒武魂,并判定是否有机会成为这个世界最为尊贵的存在——魂师。

根据魂师武魂力的强弱,一共可以分为十大称号,每一个称号又分为十级。

刚入门的,叫做魂士,只要武魂觉醒之后拥有魂力的人都被统称为魂士。

如果武魂能够修炼的话,当魂力达到十一级的时候,就会进入下一个称号,也就是魂师境界,以此类推。

总体的十个称号分别为: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尊,魂宗、魂王、魂帝、魂圣、魂斗罗、封号斗罗。

斗罗大陆天斗帝国西南部的法斯诺行省。

圣魂村,如果只听其名,那么这绝对是一个令人相当惊讶的名字;可实际上这不过是法斯诺省区诺丁城南部的一个只有三百多余户的小村庄而已。

它之所以名为‘圣魂’,是因为传说中在百年前这个村子曾走出过一位魂圣级别的魂师从而得名。而之,亦是成为了圣魂村这百年来的骄傲。

圣魂村外有着大片的农耕之地,这里出产的粮食蔬菜都要供给到诺丁城。

诺丁城在法斯诺行省虽算不得大城市,但却是距离另一帝国接壤处最近,也是两大帝国商人交易起始地之一,诺丁城也因此而繁荣;附带的,连城市周围的这些村庄中的平民生活也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

届时,天还是黑漆漆的,黎明还正在遥远的东方仿佛随时会用光线把天空和大地给劈开。

此时在圣魂村自西偏中心位置的一座双层的木制楼房第一层的某一房间里就已经点起了一盏小小的煤油灯,那是一间旧小的,很普通的农家厨房。

虽然厨房里空间不大,但却是应了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的材料和各种餐具都有很齐聚,而在灶台前有一道娇小的身影。

一个莫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有着如羊脂玉般白嫩却微微透着点表示健康的淡粉色的皮肤,一头如墨般的长发温顺的垂至大腿;一身淡紫色的衣裙包裹着她娇小玲珑的小身板。衣服虽然看上去有点破旧,但却是异常的干净。

女孩儿小小的个子还远远不如面前的灶台高,所以她只能踩着一张比较高的椅子站在灶台前做早饭。

把手中盘子里切好的肉丝倒了一半进她面前已经熬好此刻正冒着阵阵香味的玉米粥中然后盖上锅盖,再从一旁拿过一个小菜篮把刚刚倒剩余的肉丝连同盆子一起放了进去;之后又跳下椅子从不远处的餐桌上端了一些小糕点也一并放进菜篮里。

做好这一切后刚才放进肉丝的玉米粥也煮好了,拿了个汤勺搅拌了几下后便重新盖上锅盖,然后挎上她刚刚准备好的小菜篮;女孩儿就把灶台的蜡烛吹灭独留下餐桌上的那盏煤油灯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房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走出去再轻轻地关上;仿佛是怕惊扰了这宁静的黎明前夕般。

出门后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泛白,在依旧朦胧的景色里可以看到女孩儿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原地,只能看到一个墨紫色的影子在快速的往西部行驶。

在圣魂村外不远处的一座不到两百米高的山丘上坐了一个六岁左右大的小男孩儿,显然,他经常承受着来自太阳的温暖;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墨蓝显黑的短发看上去很利落,一身衣裳虽然朴素而洗得微微发白,却是非常干净。

他那深邃的墨蓝色眼眸紧紧的盯着远处东方那一抹逐渐明亮的鱼肚似的白色,鼻息间缓缓的吸气,再从口中徐徐呼出,吸气绵绵,呼气微微;这呼吸之间竟形成了一道美妙的旋律。

认真盯着东方紫气的男孩没有注意到找他身后不远处的石块凑出了小脑袋,正认真的盯着自己的背影看,从来人的衣裳样貌来看,这正是刚刚在村子里疾行的女孩。

半响后,男孩儿低下头颓然一叹,做出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龄阶段的无奈表情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行,还是不行。我的玄天功依旧无法冲破第一重,这已经整整三个多月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哪怕是要依靠紫气东来只能清晨修炼的紫极魔瞳都一直都在进步……

玄天功不能突破瓶颈,玄玉手也无法提升,当初我修炼的时候,第一重与第二重之间好像并没有那么难突破;难道是因为世界不同了……?”

“那就是表示三哥你还要更加努力才对呀,不许偷懒哦!”一道甜美悦耳的声线从背后传来,被女孩称为“三哥”的男孩无奈的伸手扶额,语气里带着惩责却显得无比宠溺:“九儿,你又不好好修炼紫极魔瞳了……”

女孩儿从男孩背后跳出,伸手抱住他的颈脖,用自己粉嫩嫩的脸颊蹭了蹭他的,高高噘起小嘴深表着自己的不满。

“三哥,我的紫极魔瞳马上就要进入到‘入微’境界了,你就让我休息几天然后再修练嘛~”

男孩无奈的伸手点了点女孩儿小巧的鼻尖,语气里依旧是带着些许无法掩盖的宠溺的意味:“诶,你呀,真拿你没办法……”

“嘻嘻,就知道三哥最好了~”

山丘上的两个孩子,女孩儿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刚上大学的大一新生苏九,男孩儿是来自一个名叫‘唐门’的地方的外门弟子唐三。

‘苏九’只是女孩儿前世是名字,前世的她出生在一个武道世家,自她三岁起她就被族长,也就是她的的爷爷亲自教导她学习武术;在她十九岁那年,她的跆拳道就已经自学成黑带五段了。

但唯一遗憾的是,这个令世人觉得羡慕,令族人感到骄傲的苏家大小姐却只一心钟情艺术,对武学方面完全没有兴趣。

在一次她跟朋友一起坐飞机往外国看画展时途中不幸遇上风暴导致飞机失联,一架飞机七十至八十多人全部失踪失去踪迹……

再一次醒来,她发现自己正被包裹在襁褓里,一个六、七十多岁的老头儿将她带了回去;从此以后她的名字就叫作‘北唐玖’,小名小九。收养她的老头儿是圣魂村的村长,叫杰克。

老杰克告诉北唐玖,当他在圣魂村门口发现她时,北唐玖才刚出生不过五个时辰,当时正眨着水汪汪的大紫眸盯着自己看;她脖子上挂着块墨绿色的椭形玉佩,身上的襁褓里只放着几张纸,上面写有北唐玖的时辰八字和她亲身父母写的信件。

信上说,北唐玖本该是在斗罗历二六三二年开春才出生的,现在却早产了三个多月;她的亲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养育她,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她,但也只能是把她弃在圣魂村村口。

老杰克当然也试过去寻找她的亲身父母或是其他亲戚,但却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复姓‘北唐’或是‘北’姓的人家。

而唐三,前世身为孤儿的他在出生不久后便有幸进入到唐门,成为了唐门外门弟子。

唐门自建立以来就分为内门与外门两门,外门弟子都是外姓或被给予唐姓的弟子;而内门,则全是直系所属,家族传承。

作为唐门外门弟子的唐三,自然是没资格学习唐门内门毒功以及内门秘籍的。

而当时的唐三本就是唐门外门的绝世天才,唐门三百多年来最出色的外门弟子。

由于那时的他过度沉迷于暗器和毒,竟不惜偷入内门盗取唐门内门绝学《玄天宝录》;自然最后也不辱众望制造出了唐门两百多年来无人可制造的唐门暗器巅峰之作――佛怒唐莲。哪怕最后身置于鬼见愁之下,他也觉得自己这一生是值得了。

唐三万万没想到的是,跳下鬼见愁后自己竟然如此幸运,正巧遇上了空间挤压,把他的魂魄从“唐门世界”传送到斗罗大陆;他也因而获得了重生的机会,而且还一份珍贵的礼物:前世的记忆以及记忆中都唐门内功――《玄天宝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