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虎哥
  • 农商天下
  • 还剩一根儿烟
  • 2344字
  • 2021-09-06 16:30:39

壬辰年。闰四月,丙午。葵卯日。

宜:祭祀、栽种、余事勿取。

忌:诸事不宜......

又过去了枯燥的一天,项小虎没看完就把它撕了下来,随手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

今天,甲辰。

宜:嫁娶、开光、祭祀、祈福、求嗣、出行、伐木、入宅、迁徙、安床、出火、修造、上梁、栽种、移柩。

忌:安葬、开市、交易、立券。

甲辰,甲不开仓钱财耗散,辰不哭泣必主重丧。甲辰覆灯火之于丙午天河乃是水火相克。

这些信息在项小虎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根本没在意。虽然外公生前一再叮嘱他,在壬辰年务必要天天小心,时时尽数,可他只是每天早晨看一眼日历而已。

他反驳外公说,既为天数,非可逆也,若非如此,何言天道。

外公也是一声长叹,说劫数万千,难测假手之处,若是人祸,尽可避之。

当时项小虎还说,我哪也不去,就守着姥爷,有你我啥也不怕。

外公笑着推开往怀里拱的大小伙子,说,天劫不可避,数后重罚,你就答应姥爷,闰月的壬辰小心点。

那时候,项小虎刚跟外公学易,对这些还都是半信半疑,当时装作认认真真应了,其实并没放在心上。倒是让外公训教着养成了每天看日历,合数五行的习惯。

从水缸里舀了两瓢水,连头带脸简单划拉两把,项小虎抓起外套边穿边往外面走。他要赶最早的一班公交车去早市,吃早饭,然后再去商场。

虽然他的生意不怎么赚钱,但却是保证饭票的唯一来源。

项小虎住的地方算是城乡结合部,在穆丹市北山公园后面一片大缓坡上。也不知道谁批的,在这里杂乱无章的建了很多平房。

人们把这个地方叫后坡。在这生活的,多是一些外来人,或许他们想的就是临时落脚,所以仅为方便,择地而居,有点像逃荒似的、挨着城市和达山村,在这建成了一处村落。

两年前坡下公路边上又设了公交站点,再加上坡上房屋的租价便宜,人倒是越来越多,竟让让这个叫“后坡”的地方在市里有了点小名气。

项小虎也是外来人。

但这个外来人却是混得可以,一上公交就有人打招呼,他笑着点头回敬,但却不说话。

他知道,别人根本愿意搭理自己。

好像“别人”也知道他知道跟他打招呼只是虚与委蛇敬而远之,所以大家都打完招呼默契的不再交谈。

晨卯这个时间人不多,项小虎随便找个座就坐下了。

“看到没,虎哥,高云龙是他弟弟,不起眼吧。”车后排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大男孩,跟另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悄声说。

项小虎确实不起眼,一件过时的土黄色夹克衫,灰色筒裤,打扮得像个颓废的中年人。

方圆脸,寸头,个头一米七八,不高不矮,身材也不胖不瘦,眉毛不浓不淡,眯着不大不小的眼睛往那一坐,懒懒散散的,再加上肤色有点黑,给人感觉就是一农村的二愣子。

可从他上车就能看出来,那些认识他的人并不这么认为。

“你认识高云龙?”女孩问。

大男孩嘴角咧了一下,偏过头凑近女孩低声说:“虽然他学习好,可那小子蔫坏,有些事不能说。”

“不说点班几个班主任都在抢他吗?”

大男孩眉头微皱了一下,问:“你认识他?”

“不呀,听说的,他不是比咱们小一级吗。”

“可别看他小,那可是虎哥带着的人,你知道虎哥那是什么......”

突然!

大男孩感觉有一道寒光在脸上划过。

就一瞬间!

那种冰冷的气息顺着耳根闪到嘴角消失了……

他下意识的去看项小虎,正好迎来他带着安慰的微笑:“你是云龙的同学?”

“不是,虎哥,他是我下一届的。”大男孩紧张的语气中带着恭维。

项小虎的声音并不大,但他一说话,车厢里立时就静下来,好像故意留出空间,让他能跟隔着几排座的大男孩好好聊天。

“云龙还小,瞎淘,要是欺负谁了,你告诉我,我揍他。”项小虎的微笑带着温度,甚至露出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慈爱。

大男孩的表情闪过一丝尴尬,“没有,虎哥,他学习好,老师都喜欢他。”

“你是谁家的?”

“老纪家,纪三是我哥,虎哥。”

项小虎的笑容更暖了:“哦,那就好,有时间跟你哥来坡上玩儿。”

“好的虎哥,有空一定去,一定......”

可此时项小虎已经转过去了,这让大男孩恭维的表情不自然地变得木讷,但他还是冲着“虎哥”的背影点点头。

随后,像似放下心里的重担,偷偷长出了一口气,往前倾斜的身体缓缓靠在了车座上。

女孩看看他,又看了看项小虎,回头悄声问:“怎么了?”

大男孩又看了看项小虎的背影,眼睛转了转,没说话。

“他是什么人呀?”女孩又问。

大男孩又看了一眼项小虎的背影,无声的用口型告诉女孩:“他能听见。”

女孩好奇的瞪着眼睛悄声问:“那怎么了?”

大男孩左右看看,用食指顶在嘴唇上,示意女孩打住,扭头向车窗外看去。

大男孩结束了与女孩的对话,跟大家一起淹入沉默当中去了。

刚才他跟项云虎对话的时候,车厢里就逐渐安静下来了。故意似的,大家看书的看书,摆弄手机的,望着窗外的,甚至还有整理衣服的,就是没人说话。

随着女孩悄悄声消失,整个车厢开始了沉默行为的艺术表演。

项小虎知道怎么回事,知道他的人也知道怎么回事,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在现实社会当中,无论那个朝代,哪个社会,在男人的世界,都有一个颠扑不灭的真理:能打,别人就怕你!

能打的坏人,别人更怕你!

这个真理在雄性的争斗中可以说,绝对适用。

所以,看着不起眼的项小虎对这种沉默毫不在意,甚至有点深以为然。

这是他来到后坡两年多,最好的成绩——

一个能打的坏人!

他很清楚,自己一个人,一个谁也不认识农村孩子,要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后坡站住脚,要把后坡及后坡北面连着的达山村的年轻人都捋一遍,不打怎么行。

不打就只能挨打。

在这个社会上,有些打并不是在现实中表现出来,你的肉体并不疼,但你魂魄却已经输了。

比如现在的沉默,就是一种冷暴力,换做意志力薄弱的人,便会自卑,至少会不舒服。

但项小虎不会,他没有一点不适。

猛虎会在乎羊群的沉默?可笑!

这是他的、简单而又朴素的社会哲学。

打,固然不会有好名声,但这个方法直接有效,而且简单。

好名声需要积累和努力,还需要钱,这是带着二百四十块钱出门、项小虎的短板。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鱼和熊掌哪能都吃。

再说了,一个怂货,别说熊掌了,屁都吃不上热乎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