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曾经的最后(5)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2786字
  • 2022-06-27 14:24:55

“兄弟们,兄弟们,咱局里搞了个募捐,你们能捐多少是多少,蔺思冉这孩子,双亲都不在了,他一个人生活以后怕是没有好的着落。”

王梅留下来的钱只能够交蔺思冉剩下两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如今房租费也拿不出,只能麻烦去宋家住。

安景市公安局,办理的这案子,当时警察赶到,房间里一个小姑娘缩在男孩子的怀里,身上全是血,说话也说不出,只能由男孩回答警察的问题。

几番了解,老局长也看不过去,就组织了募捐,当时也要出于人格尊严这方面考虑,警局就派了小实习警员权利一个人去慰问蔺思冉。

权利自然了解整个案件,这时候蔺思冉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再也回不来的亲人。

权利刚进大门,便看到蔺思冉一个人跪在遗像前面,像是惩罚自己,她一动不动,身体僵硬,但目光不敢一刻离开前面。

权利先是跪拜祭奠王梅,而后蹲在蔺思冉旁边。

失去亲人的痛他也无法感同身受,他该怎么做让这个小姑娘好点……

蔺思冉知道有人来,可自己说不出话来,她心里认定是自己害了妈妈,她就该这样一直跪着。

随后权利绕道蔺思冉身后,轻轻捂住她的眼睛。

眼前一黑,蔺思冉看不到光,她立即想要打掉眼前陌生的手。

“害怕吗?眼前突然没了光。”

蔺思冉停住自己的动作,她不知道这个人想干什么,可听到他的话,心里不知为何会想听他继续说。

“人死的那一刻,眼前的所有事物会渐渐模糊,直到什么都看不见。这种失去希望和光的感觉,对于任何人都是受不了的,你的母亲,在失去光的前一刻还是在为你着想,你是她最重要的人。哪怕最后一刻,你心里也明白她想的绝对是你,要学会对得起她,独立,坚强,把所有难过的事学会放下。或许叫你放下,又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就去找光,找到自己新的光,为自己发亮,自己还舍不下的光。”

权利说完将手拿开,蔺思冉抬头看向这个陌生的男子。

他带着口罩,眼神里像是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他放下的手则是紧握的。

“你……是?”

刚才权利说的话,蔺思冉听进心里了,她知道没了妈妈,生活还是得过下去,如果自己死去,见了妈妈,会更没脸面。

拼尽一切挽回的生命,竟然还是选择放弃。

这样的话,实在好笑。

蔺思冉活下去的资格是王梅给的,可她所有的精神压力不会消散。

眼前的男人也给自己带来了光,不过哪有人做得到感同身受。

“我是警局派来的,我们准备了些生活费给你。”权利拿出厚厚的牛皮纸袋。

“我不用。”今年,他已经开始欠宋奇许多了,这时候连警察也要来可怜自己,她不想再欠别人的了。

“不用什么?别人对你的可怜?还是这些钱?或者是你不想欠别人情分或者是什么?”这女孩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倔。

“什么都不需要,我自己也能活下去。”

“自己?你真的懂自己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嘛?如果你真的有能力,再说这样的话,钱还是收下吧,往后的两三年你都需要这些钱。”

蔺思冉接过牛皮纸袋,这里面的钱怕是三四个警察局的人捐的,这些钱够自己在学校两年的花消了。他们干嘛都这样好心呢,蔺思冉眼神一沉,接着就把牛皮纸袋扔的很远。

“拿着钱走吧,我不需要假好心,你们警察果然是装模作样大于好心,要不要我给你们做个红旗?”蔺思冉想把话说的再难听点,她的心里有过念头想接下,可是这些钱对于那些警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自己本来就是贱命一条,生活苦点就当是长记性,话说的这样难听,这个警察也该走了。

权利又蹲下,突然抱住蔺思冉。

“我是孤儿,如果我从生下来被遗弃,那就什么都不用记得,这样我可以接受我的养父母对我的所有好。可是我是在十岁被弃养的,我清清楚楚记得我的亲生父母的样子,还有他们抛弃我的样子,因为钱,他们打算把我卖掉,可是我逃出来了,我记得回家的路,可我不想回去。我自己找到的孤儿院,装作哑巴,什么都不说,警察张贴画像,我的父母也没来领我。他们怕麻烦,不想带我回去。我明白了钱是多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舍弃自己的亲人。以后,在孤儿院的每一天我都会对自己说,你是孤儿,没人要的孤儿,要什么都得自己争取,为了活着而活着。后来,我终于被一对夫妻领养了,他们对我很好,但我也只是保持恭敬的态度,我需要讨好他们,寄人篱下,又或者自己其实不会再有家,我心里有块石头放不下。前几天,我跟了一个案子,我抓了把我抛弃的人,他们到如今还在做那种勾当,他们已经认不出我了,而我再次见到他们,竟然还会有期待,我觉得他们也会认出我的吧,我还是想多了。我是不是也很贱,可是我和你一样啊,我活着不过是为了我的养父母,他们养了我这么多年,我欠他们好多,还不完了,既然他们需要我,那我如今也可以为他们而活,我接受他们所有好意,我努力把自己包装起来,做他们孝顺的儿子,可我活的不踏实。我放不下的太多了,我的感受连我自己都不太明白,我这些年活的好像稀里糊涂,又好像并不差。蔺思冉,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对吗?你感受到过爱,可你的爱消失了,而我感受的爱却从不是我想要的,我贪婪,可是我这辈子也不会再有我想要的,真实的,能把握住的东西。”

权利本想安慰蔺思冉,可自己憋压了好久的话却不自觉全盘托出,他的泪打湿了口罩,他抱着蔺思冉没有撒手的意思,他也想自己能靠一下别人……

蔺思冉听得真切,当男人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她的心中也不免震撼,这个男人活的小心翼翼且不甘心,又无能为力做不到完全的自己。蔺思冉本想使些力气,脱离怀抱,可现在她还是轻轻拍打着男人的背,像是王梅哄着她一样。

“蔺思冉,你能不能活出自己?我看不见的光,你来看见好吗?我们活下去,可以为了任何人,但别丢失了自己本来的心意,你想去什么就去做。拿着钱,欠着别人也好,怎样都好,完成自己想做的,到时候再还也不迟,我记得你是在政法学院,那就好好完成学业。”

权利松开蔺思冉后,直接背对她毕竟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丢人了,他从没想过跟谁说心里话。

蔺思冉想了想,看着远处的纸袋。

自己该接受现实,王梅留下的钱,自己怎么可能好好的活下去,宋家还会资助自己,可是自己不能靠别人一辈子,警局里的钱自己不得必不要。

“钱我留下,只是里面有没有标注谁给了多少?等我以后有能力,一定还回去……”

“里面没有标注什么的,就是怕你,生活的每一天,还要想着欠谁钱,钱都混一起了,就不用还了,你想怎么花都是你的事,钱不用还,可情分你还是记得些吧,毕业以后为局里工作。”

蔺思冉低下头,弱弱地说了声:“好,我记得了。”

权利还是背对着她,摆摆手准备离开。

“你说了这么多,你叫什么名字?我总得记一下吧!”

蔺思冉在意这个人,她知道自己倔,把一些事看得很重,可这个男人和自己一样,她想无论何时她都要记得他,像希望,想黑暗里的火烛那样重要。

权利停住脚步,口罩也不摘下来,也不转身,思考了片刻。

“我是个要面子的人,我的事,只给你一个人说了,以后烦请你不要告诉别人。还有就是,我希望再次见到你,是在你已经成功的路上,而不是因为一两句话,要记得我,又觉得欠我什么。”

说完,权利离开。

自此蔺思冉心里便有了,不知姓名,不知地址,自知绅士的男人。

就连宋奇也会因为这件事吃醋,恨自己在那时因为学校的事没陪在蔺思冉身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