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曾经(1)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1776字
  • 2022-03-16 10:00:06

拥窄的小巷,邻居间嬉笑怒骂的声音,家家户户生活气息浓重。

唯有一家挤在小巷的最深侧,里面传来的是小女孩的惨叫,还有女人憋住声音,挨着打的闷哼。

“王梅,你TM嫁过来有什么用,生了个女儿,别人要都不要,钱呢,你的嫁妆呢!”男人手里拿着木棍,准备随时砸向跪在地上的母女。

女人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怀里的小女孩不断哆嗦,紧紧抱住妈妈,眼睛里充满着害怕,畏惧,却始终不敢抬头看男人一眼。

“钱,嫁妆,我都已经全部给你了。我求求你,别再赌了!冉冉她才九岁,如果不是邻居帮忙,她根本活不下去,她还要上学啊。”女人抹去眼泪,用剩余的力气,将所有话都逼出来。

可男人丝毫不留情,用木棍狠狠砸向母女。

“女孩子上什么学,有什么用。找邻居帮忙,你赶紧找个相好,能给你钱最好。没钱,你给我想办法,别逼我把你赶出去!”

女人显然是受惯了这样的手段和难听的话语,抱着女儿不在吭声。

待男人走后,王梅重重倒在地上,她好累,跟了蔺隐十几年,如今得到这样的结果,还连累女儿。

如果不是怕女儿无人照料,她早就喝了药,离开这个让人伤痕累累的家,她心里不断祈求上天,哪怕自己活不久也要换让女儿开心一段是时间,也好啊……

蔺思冉看母亲倒下,哭着摸着妈妈的手又抱住妈妈,她不懂为什么自己的爸爸要这样,为什么这么惹人恨,妈妈那么好,如果爸爸si就好了。

九岁的蔺思冉,有这样的想法理所当然,在她这个年纪,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妈妈独自承受。

隔壁宋家,听到蔺家没了动静,才连忙拿着医药包,去给他们送药,给伤口消毒。

“你说你,都快活了半辈子了,还带着孩子在这儿受气,为什么还不报警?”宋母看着已经不能坐起来的王梅,满眼尽是心疼和责怪,每次都是这样,哪怕是借钱不还,她也愿意借给王梅让她逃的远远的。

“冉冉小,可我不能带着她跑啊,她需要上学,我希望她也能有好的未来,蔺隐不肯离婚,孩子上学也要户口,我不能对冉冉这么不负责。”王梅嗓子沙哑,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她好像快没有力气了。

“王梅,我该怎么帮你啊,难道你真要这样过下去?”宋母使着力气将王梅托着,慢慢移回沙发。

“你已经在帮我了,冉冉上学的事,还有现在,每天你都在帮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哪怕最后一刻,只要护住冉冉就好。”

“呸呸呸!少说胡话,你最好活久一点,不然冉冉一个人我也不管。”

王梅笑笑,林香是这个胡同里唯一肯帮自己的人,这么多年也靠她的资助,冉冉还上得起学。

蔺思冉每次去学校,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

别的女孩美美打扮,皮肤光滑细腻,被家里保护的很好。

蔺思冉全身确是遮不住的伤疤,还有胆小懦弱的性格。她只能接受别的女孩指指点点,甚至老师都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仅仅只是看着,什么也不说,么有关心,没有问候,蔺思冉习惯了可是自己也期望有朋友,哭的时候也希望有人拍拍自己的背,安慰自己。

蔺思冉刚想走进教室,又受到那样的目光,像刀扎一样,自己显得孤独,和教室里的那些人隔的好远。

蔺思冉每次只能低下头,她在任何时候只能选择躲避。

宋奇路过看到蔺思冉一动不动,就算她什么都不说,自己也都了解。

他牵起她的手,目光绝对坚定,他要做她的守护者,他可以挡住刀剑,他们可以这样很多很多年。

蔺思冉瞧着宋奇牵起自己往前走的样子,像个倔老头,像个傻小子,像个可以保护自己的骑士。

蔺思冉任宋奇带着回到座位,一个人的座位。

宋奇又从隔壁班扛起自己的座椅,放在蔺思冉的身边,告诉老师,他要坐在蔺思冉旁边,就这样直到毕业。

老师本想拒绝,或许蔺思冉的异样让老师不敢多问,但是蔺思冉需要朋友,她同意了。

放学后,蔺思冉看到家门口的警察,飞快的跑向家里。

警察压着蔺隐,他手上带着手铐,他抬不起头来,他也知道尊严吗,也需要面子吗。

蔺思冉跟在警察后面走,警察跟她说,不用再跟了,在舍不得爸爸,自己的爸爸也要接受处罚。

蔺思冉不听,只是跟着,直到警察压着蔺隐上车离开。

旁边的邻居这时候,却假好心的安慰王梅,实则笑话看尽,心里瞧不起这样的一家人。

宋奇跟在蔺思冉后面,他以为蔺思冉心里会担心他的爸爸,毕竟是自己亲人,他刚想安慰蔺思冉。

“宋奇。”蔺思冉盯着警车离开的方向,突然开口叫起宋奇的名字。

宋奇应了一声,“冉冉,你怎么了,没事吧。”

蔺思冉流泪了,她一直跟着警察,怕蔺隐还会回来,怕警察也带不走这个恶魔,怕他会突然回来继续打自己和妈妈。

蔺思冉流着泪,也轻笑出声:“宋奇,太好了…”

“什么?”

“他终于离开了,我们回家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