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陪伴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1218字
  • 2022-01-21 09:00:12

权利送完蔺思冉,回到家里。

淙淙屁颠屁颠拿着刚买的挂饰,贴画,玩偶,布满家里的每个角落,这是冉冉阿姨交代的任务。

“淙淙,你很喜欢她吗?为什么喜欢?”权利这句话好像不止在问淙淙,他眼神里满是疑惑和不解。

淙淙放下玩具,拿起手机打字:因为我们很像,所以亲近。

权利又问:“哪里像?”

淙淙:孤独,有时候笑着,但是眼睛里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她在假装开心。

权利又是自嘲到:“连你都看出来了,我又怎么看不出来,配合她就是了。”

淙淙:叔叔不应该配合她,应该带她走出去。

权利轻轻地捏了捏淙淙的脸蛋,拿起一个恐龙样的玩具。

“我不该是带她走出来的人,她需要的是另一个人……”

淙淙挠挠头,大人的事好复杂,直接说喜欢不好吗?

第二天,蔺思冉收拾好东西跟着权利的车重新回到新的家里。

她很满意淙淙布置的一切,这和她小时候向往的家的氛围一样。

淙淙抱着个礼盒,用手指点了点。蔺思冉打开,里面是那只小恐龙玩具好和小狗玩偶,淙淙是看出这恐龙对蔺思冉的重要性了,旁边还有一只看起来凶凶的狗狗玩偶。

淙淙不仅聪明还是个小暖男,蔺思冉一下收获了双份礼物。

“谢谢淙淙,你想吃些什么家常菜,我给你做。”

淙淙:阿姨做的,我都爱吃,恐龙是我送给阿姨的,小狗是叔叔送的,它会保护你。(叔叔不让我告诉你)

蔺思冉看着在卧室忙活的权利,那时眼里只有他了,当权利也回头看蔺思冉的时候,她又立即转头,假装她什么都不知道。

权利一直也是担心蔺思冉会有心理上的压力,当初带淙淙看医生的时候,他想带着蔺思冉一起,蔺思冉却怎么都不去,她心理情况好得很。

权利看着蔺思冉的眼里,希望渐渐消失,她够苦了,比自己还要苦,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她忘记这些呢?

蔺思冉走近权利,他好像是出神了,连自己靠近都不知道。

轻声喊了句权利,看他回过神,便问他要吃什么,权利没回答,又把卧室门关上。

“你怎么了?怎么最近这么奇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蔺思冉很认真的看着他,权利好难让人看透,她只是希望能在眼神里得到些信息。

“最近没什么事,只是想跟你交代一下淙淙的事。他晚上经常做噩梦,你多跟他说说话,晚上也多注意。你也是,小区再安全,也是有人混进来的,及时跟我打电话。保护好自己。”

“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那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比如药膳汤之类的?我记得之前一起吃饭你总是点这一类的餐食。”

权利默不作声,想了想…

“不用了,我还要值班,你和淙淙吃吧。”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吃啊,平常已经够累了,最近你又忙我的事又操心着淙淙的事,都没好好休息。”

“不用了,这种生活节奏我习惯了,我从外面随便吃两口就好,走了。”权利说完这句话,就直直的往外走,头也不回。

蔺思冉和权利,彼此相互看不懂,权利像个小女生别扭着,蔺思冉虽然对权利各部分行动表示理解,可是还是奇奇怪怪的。

由于甄哥的案子不清不楚,还魅酒吧也没有消息,蔺思冉这个实习警员暂时没有被安排工作,她打算明天再找权利沟通,看看能不能从小事做起,负责别的案子也好。

她看着礼盒中有了陪伴的小恐龙,不知不觉嘴角微微有了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