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8.骑士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1426字
  • 2022-01-20 09:00:12

甄嫂葬礼上,淙淙抱着妈妈的照片,抵在墙上。

淙淙已经四五天没有说话了,权利不想让淙淙也出什么事,于是请了心理师,但只开了安神药,说孩子需要陪伴,需要自己走出来。

权利除了平常公务,就会回到现在的家里陪着淙淙,淙淙好似离不开权利一样,一直抓着他的衣角。

午后,还在墙角的淙淙猛地站起来,奔向一个男人。

男人眼神里充满心疼,轻抚着淙淙的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恐龙玩具,说:“这是老师珍藏很久的恐龙,恐龙不仅仅只有凶猛,那是它在保护自己,淙淙也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淙淙听懂了老师的意思,点点头,又牵起老师的手,朝权利走去。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周身的气压却可以与权利相抵,积石如玉,这四个字很贴合他。

“淙淙这是想我们认识一下吗?”男人看着淙淙点点头,又主动伸出手,说道:“您好,我是荣华,算是淙淙的老师。”

权利回礼。

“您好,我是淙淙的叔叔,以后淙淙的事都可以找我。”

“好的,我其实家里还有些事,就不能一直陪淙淙了,但我会常来看淙淙的,您的电话已经登在学校了吧,到时候电话联系。”

“好,再见。”

淙淙看着老师离开的背影,有好多不舍,但是到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

蔺思冉在葬礼上忙了一上午,饭后又跑来跟权利替换,让他去休息一下。

蔺思冉一直在忙着甄嫂和淙淙的事,宋奇的事也没有进展,听权利说还魅酒吧停业了一星期,暂时没有办法持续案件。

这段时间,她身心疲惫,心里一直自我鼓励,咬牙坚持。

权利对她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两人很少说过话了。

权利准备起身抱着淙淙去吃饭,蔺思冉却盯着自己,追随她的目光,是淙淙手里的恐龙玩具。

“淙淙,你这个玩具是哪来的?”想起淙淙还不能说话,又很迫切的问权利:“淙淙的玩具是谁给的?人在哪?”

权利看她这么着急,回道:“你出去第一个大门,朝西走,他应该没走远,卡其色长风衣,中短发。”

“好,在等我二十分钟左右,我很快回来。”

蔺思冉跑的很快,除了宋奇会这样让她有动力,那个男人又是她的谁?

权利将淙淙交给刘洋,自己也跟在蔺思冉身后。

蔺思冉在大门西面两百米,看到了卡其色身影,以最快的速度挡住男人的路。

荣华看到突如其来的身影,先是被吓了一跳,身前的女孩儿大口喘着气,她只是弯腰低着头,看着实在是很累。

“您没事吧?是有什么急事?”他用手拍拍女孩的背。

蔺思冉喘的说不出话,使劲大口呼吸,让自己气息平坦些。

“小荣哥,是我,我蔺思冉,还记得吗?”

荣华先是见到好久不见如妹妹一般的女孩,大喜;后又看到即使穿衣服也遮不住干瘦的身材,很是担心。

“冉冉?你怎么瘦成这样?你身边出了什么事?”荣华抱住蔺思冉,安抚着她的头

蔺思冉的委屈一下子就哭出来了,也双手环住荣华,埋在他的怀抱里。

荣华听着女孩儿抽噎的声音,抱得她更紧了。

随后拿出纸巾,将女孩儿脸上的眼泪擦干。

身后的权利看到这一幕,紧紧握拳,经历过这么多,原来自己还是差点儿。

他苦笑一声,然后原路返回。

“荣哥,你和淙淙是?”

“你看到我给淙淙的恐龙了吧,我算是淙淙半个老师。”

恐龙是蔺思冉大学是给荣华的,他们是师兄妹,荣华说过他是把蔺思冉当作自己亲妹妹照顾的。毕业后是蔺思冉主动断了联系,荣华也找了她好久。

“你学的是法律啊,怎么会当老师?”

“子承父业没办法的事。冉冉,你毕业为什么跟我断了联系?之后你又发生的什么?我很担心你知道吗?”

“对不起,哥。我的确不该对你那样,让你失望了。”

荣华觉得蔺思冉做什么事都喜欢逞强,因为她的家庭情况,荣华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就尽他全力保护她好好的。

像公主身边的骑士,但蔺思冉永远不会想成为公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