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同一类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758字
  • 2021-12-31 16:30:22

已经是傍晚六点。

身为警察,人民为第一,自己的梦想就是纠察真凶,不放任一个凶手逍遥法外。

就算是甄哥,也绝不放过。

淙淙醒来,打开卧室门,留了小小的缝隙,他知道发生的所有。

父亲的残忍,母亲的忍耐以及去世,他还小,心理上却很成熟理智。也许遗传了父亲的敏锐的观察力还有母亲的善良,可现在的他,不得不孤身一人。唯一能够相信的,就只有权叔叔,母亲说过,除了父母,这世界上只有权叔叔会真心实意的对他。

当他在小小的缝隙里,利用余光看到了抱头失落的背影,他是奔向那个看起来孤僻却亲近的背影。

权利被突然扑过来的小人吓得僵住了,这个孩子就只剩他一个人了,如果甄哥被抓,那淙淙……

“权叔叔,那天晚上妈妈把我锁到卧室里,不让我出去,好像是因为哥哥吵起来的。”

“原来你知道杨南是你哥哥,甄嫂跟你说的?”

“嗯,妈妈不让我告诉爸爸。可是,爸爸还是知道了。”

“淙淙,你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我跟你直说好不好?”权利用手安抚着淙淙的头。

淙淙窝在权利怀里,不说话,抱着权利的手更紧了。

不一会儿,淙淙带着哭腔问道:“爸爸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妈妈?他打开门让我走出去,去看妈妈的……”

淙淙不说,权利猜到了,甄哥让淙淙亲眼看着自己的残忍,让淙淙害怕,什么都不敢说。

权利觉得甄哥这一步,甚至有些愚蠢,暴露太多。

所谓隐藏作案手法,也疑点太多,甄哥到底是低估权利,还是根本无畏如今的法律与制裁。

“淙淙,你愿意作证吗?为了甄嫂……”他会愿意吗?为了母亲又把自己父亲推出去,权利不该这样问。

而甄哥完全赌的就是,权利在意的兄弟情分和淙淙对自己的亲情。

若掩饰住,他依旧是风光无限好的副局。若被公诸于众,他也不信权利会不保他。

局里不是每个人的都怀揣梦想,为了个人利益,哪个人没有获过钱财,名利双收?

甄哥想这么多年,他没有和权利明说,权利也该得到了不少东西,他和权利也成为了同一类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