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5.自首?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1543字
  • 2022-01-17 13:57:03

“权利,你信他说的话吗?”

权利站在审讯室外,看着屋里杨南不说话,这算是默认了。

既然权利相信杨南的话,那甄嫂的死和甄哥就一定有关系了。能在他们身边知道一切的,就是甄哥的儿子,淙淙。

而淙淙被绑架了,甄哥是装作愤怒还是真的不知道所有真相?

权利突然开口:“蔺思冉,跟我出去一趟,通知刘洋发信息告诉我甄哥之后的行踪。”

“好。”

权利开车,到了郊外的一处小宾馆,到了三楼的一间小房间。

权利敲了五下门,中间有间隔,是有规律的。

门打开,是一个让蔺思冉觉得身形眼熟的男人,他右脸有条四厘米左右的疤,但整张脸除去那条疤,并不让人恐惧,还有些熟悉。

进入房间,有一个孩子正在床上睡觉,蔺思冉恍然大悟,这个孩子就是淙淙!

陌生男人看到蔺思冉后,皱眉,先开口:“怎么带她过来?”

权利看向淙淙,没回答男人提的问题,拿起桌上的空调遥控器,关掉。

“温度太低,小孩儿受不了,这几天在这儿,你怎么跟淙淙说的?”

蔺思冉先是给淙淙盖好被子,关紧卧室门,又跟着权利坐在沙发上。

那个男人降低声音:“小孩聪明,应该是猜到我的身份,还是挺信我的,刚开始做噩梦,半夜哭闹,这不白天补觉。”

权利沉思,让这样的小孩参与到这种事情来,对小孩的阴影很大,到底要不要放弃从他身上着手?除了淙淙,也没人知道具体细节……

蔺思冉几乎是能每每猜到权利的想法,这时候选择不语,也的确,整件事是对淙淙最大得不幸。

甄嫂原名严洛丽,后嫁给副局,改名成了洛丽。这也算是第二次人生吧,大儿子即使染上毒品,也还是为母亲着想,小儿子聪明有能力,以后成为可造之材,无论怎么想甄嫂也会是幸福的。

只是第一任丈夫命不好,早逝。而甄哥却成为了杀害她的凶手,自己的小儿子也将无依无靠……

权利在来的路上,大概的给蔺思冉讲了甄嫂所有的事。他能知道甄嫂这些私密的事,关系肯定是亲人一样近,他每每接近真相一步,心就会如刀绞一般吧。

权利拿出手机,打开联系人名单,他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眼神里满是踌躇。

电话打给了甄哥,旁边的男人出手制止权利,蔺思冉择率先将男人的动作挡住。虽然两人并没有正式介绍,但目的一样,找到凶手,他们都知道权利打这通电话是要干什么,蔺思冉相信权利做的最后决定,并用眼神示意男子不要说话。

电话接通,权利点开录音健。

甄哥用着最悲伤的声音哽咽道:“怎么了?权利?是查到什么了?”

权利反而更沉静,语气像刀一般锋利。

“哥,我查到了,你自首吧!”

甄哥拿着手机一抖,又掐紧大腿恢复平静:“说什么呢?没头没尾!你这时候跟我开玩笑好吗?你觉得?”

“玩笑?哥,你装的一点也不像,你和甄嫂的恩爱不是装的,现在为什么要装?为什么要杀掉甄嫂,用那种手段?”

“权利,你要是知道,对于我来说,什么最重要,会理解我的!现在我的妻子被杀害了!你觉得装来装去有意思吗?”

甄哥前两句明显是在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逼迫他用那种方法去杀害自己的妻子,到现在,还是在装。

“总之你是不打算承认?”

“承认什么?”

权利一拳打向桌面,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蔺思冉没见过这样的权利,微微愣住,然后伸手握紧权利的手,小声告诉他冷静。

“哥!你到底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一直以为我理解你的抱负,你也懂我,我们一起抓捕了多少犯人。你见证了我的成长啊,你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权利满心失落,他对甄哥的期望还是太大。

“权利……你在录音不是吗?我没有变,是你在不相信我……”

“我信你?你的良心真的过的去吗?先这样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了……”

权利挂掉电话,双手抱头,内心的慌张,显于表面,他的腿微微颤抖。

双手早已布满汗水,他的手指紧紧压着头皮,强制让自己冷静,刚才的这通电话是个愚蠢的决定。

不止愚蠢在暴露了本身调查到的所有条件,他把个人情绪带到了案件里,这件事会更难办。现在这一通电话也结束了,甄哥对自己多年来的教导及情谊,还有如亲人般两人的消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