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报告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2198字
  • 2022-01-17 11:20:09

权利凝神,看向甄哥。

“我答应你,放了售毒贩。约个地点,交换人吧。”

甄哥听到交换人质的时候,瞬间沉默下来,他不知道该做什么。抛尸案的关键可能就在售毒贩身上,如果要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而放了他,这值吗?

甄哥长叹,“权利,跟那个绑匪说吧,不可能交换人质。”

权利对甄哥的做法,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挂断电话。

“哥,他可是你儿子。把毒贩放了,还可以抓回来的。”

“就因为换淙淙,要浪费局里几十个人的努力,我做不到。”

“可他是你儿子……”

“权利,你想想,如果用这个毒贩换了淙淙回来。其他人会怎么想你?你已经坐到了这个位置,我也已经坐到了这个位置。我们都不能保证换完人质,还有机会将功补过。”

“你怎么能这么想?哥,你就这一个儿子,我绝不会因为担心自己的位子动摇而要你的儿子牺牲。哥,那你呢?职位没那么重要,你是怎么想的?你在局里什么样的地位,你在其他人的心中是个正直,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生命的好警察,你要放弃自己的儿子吗?”

“权利,你不懂。正是因为……”

甄哥显然要继续说什么可欲言又止,他捏着鼻翼两侧好像有说不尽的忧虑。

“哥,你再想想吧。等绑匪把地点发过来,我再找你商量。”

权利走出房间,投过玻璃看着甄哥长达两分钟。

甄哥在权利走后,从没有抬起头,这到底是为了淙淙而思虑万分,还是在掩饰什么?

权利路过警局门口的时候,看到了真华科技的秘书,本来是打算不理她的,因为从她身上得不到什么信息。

可那个秘书却主动来打招呼。

“好久不见,权警官。”

“嗯。来这做什么?”

“家里丢了些东西,我来报案。”

“嗯。”

权利欲走,秘书又问:“权警官,我听说那些毒贩……”

秘书还没说完话,就被权利打断。

“如果想从我这套出什么话来,不可能。你装的很不像,报假的案件也是会坐牢的。”

秘书立马变了脸色,权利果然不好糊弄,总裁让自己装的像一点来打探信息,自己已经尽力了。只是,在总裁那不好交代。

“既然权警官都这样说了,我报完案,该回去了。”

“嗯,不送。”

连秘书都这么在意最后一个毒贩,看来在交换前,有必要继续审问了。

权利到审讯室的时候,蔺思冉也在,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看来是审讯无果。

“权利,他这个人嘴巴闭得特紧,你有什么办法吗?”

“先进去再说。”

权利将黑暗的屋子,用一盏台灯照亮,对着毒贩。

“我想知道,你对上头的人这么忠心耿耿,他能给你什么?更多的毒品还是给你家人的保障?”

毒贩刚开始不以为然,先是轻哼一声。

后来,听到家人这个词,脸上多了些忧愁。

权利抓到这个突破口,敲了敲桌子,将毒贩的思绪拉回来。

“你家人很疼你吧,其他毒贩的家人有了保障。而你,看似对自己家人不在意,却还是有些担心。能给你家人保障的人,不一定是你上头的人,或许是一个比他们更厉害的人。所以,你只是担心,但更多的是放心。更不会受我们影响,闭紧自己的嘴巴就好,不是吗?杨南。”

“你们警察既然知道这么多,老是关着我做什么?”

“终于肯说话了?不关着你,难道会放你出去祸害别人?”

“可我不说,你们也没办法不是吗?”

“所以现在我们只针对你的家人来调查,我不相信你以后会不想说。”

杨南更是不以为然,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警局的的人会查出他家人在哪。

“你以为你们能调查出来吗?就算调查出来了,你们也不能怎么样。”

杨刚这样说,就证明保护他家人的不识毒贩,警局自然是可以对付犯人。可是拿捏不动的,就只有警局上层的人。

“你是………”

咚咚咚~~

“请进。”

来敲门的是法医厅的人,来宣布甄嫂的死亡鉴定。

“副局,不想听。就让我来找您了,权队,请您拿主意。”

“八月二十日,经法医厅鉴定,死者严洛丽致命伤为头部尖锐物品撞击所致,而后被人分尸。刀口较为整齐,可以判断是………”

“严洛丽?你快把你的报告给我看看!”法医厅的人还没说完,杨南倒是激动得很,挣着抢着要去夺报告。

外面有人冲进来按住杨南,并用手铐将杨南的手固定在审讯桌上。

权利让法医厅的人先走,报告留下。

他拿着报告,像是在猜疑什么。

蔺思冉此时也想到了什么,上前问毒贩。

“你和严洛丽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把报告给我!”

权利让蔺思冉往后退开,把报告放在桌子上任毒贩一字一字看透。

严洛丽,女,四十岁,死亡鉴定报告………

杨南转紧拳头,眼泪滴在了报告上。此刻周身的黑暗和光亮好像混在一起,他混沌着,心里对于母亲的最后一点眷恋都没了,彻底消失了,他这才恐慌。

蔺思冉和权利对视,大概是猜到了杨南的身份,不等他们问什么,杨南开口。

“谁杀了我母亲?是谁!”

“没有调查出来,百分之八十是你的同伙。”

“我的同伙?既然他们不仁不义,我便没什么顾虑了,我把该说的都说出去,你能放了我,让我去看看母亲吗?”

权利点头,表示同意。

甄嫂是二婚,但从未说过还有个儿子。

杨南先是交代了自己和甄嫂的事:

他父亲早早去世。甄嫂二婚时,杨南也去祝福,一开始甄哥对杨南的态度很好,他也是不愁吃穿。后来,被人强迫染上了毒瘾,甄哥知道后,私下约了杨南,给了他一笔钱,说让他离开。甄哥刚坐上副局长的位子,如果杨南成绩好,自然是能在甄家好好过日子。可偏偏杨南染上毒瘾还不想改掉这个毛病,于是甄哥不想有什么污点,交代杨南瞒住甄嫂,自己离开。而杨南本身就不在意什么好日子,接受钱,只要求甄哥对自己母亲好一点。

前几天被关在牢里的时候,甄嫂去看过杨南,是瞒着甄哥去的。她说会让杨南出去,然后逃一辈子。可是剩下的几天甄嫂没有来看杨南,直到听到甄嫂死亡的事。

蔺思冉没想到甄哥会让杨南离开,可以算是为了名誉,让甄嫂承受着儿子离开的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