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他有问题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1008字
  • 2020-09-16 16:23:21

“哥,你刚才说的话没遗漏什么吗?我是说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权利,我的妻子没了,你嫂子她没了!我脑子里很乱,具体细节想不了那么多……”

权利握紧手中的笔,又随手一放。

“我知道了,哥,你先回家去休息吧。”

“嗯。”

看着甄哥已经直不起来的背,权利心里还是微微抽动,那是甄哥替自己挡刀的伤口,留下了伤,直不起来了。

如今,甄哥也只剩下他的儿子淙淙了。

权利打电话给刘洋,让他把淙淙接到警局来,保证他的安全。

除了审讯室,蔺思冉急忙赶过来。

“我知道甄嫂去世了,你别难过。我也看了作案手法和事发经过以及笔录。权利,我觉得有问题……”

“哪里?”

“甄哥,他有问题。就算有急事,甄嫂和甄哥感情那么好,也应该告诉他一声,甄哥声称不知道,不了解才最有嫌疑。你不觉得吗?”

“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不能因为他救过你的命,你就完全相信他。你办案这么多年,什么案子没见过?再变态的事儿也有吧,你不能被感情误事!”

“他们之间不一样,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有问题,就自己去调查,凶手不是甄哥的话,你来给我交代。”

“好,我去调查,等着吧。”

这个案件疑点重重,权利不可能没发觉,蔺思冉不懂权利心里到底想什么,自己能想到的事,他竟然想不到。

蔺思冉先是去了案发现场,看了留有血迹的鞋印,这只脚有些宽肥,而甄哥的体态偏瘦,倒是没那么肥。凶手披着宽厚两层军大衣,体态难以捉摸,可是和鞋印结合思考,是一个体格肥壮,力气较大的“人”,男女也是看不出来。

要说能拖着一个尸体,再加上两身厚重的衣服,满身热汗,承受力很大,应该是男子。

还有就是需要去甄哥家中调查一番,但自己不知道在哪。

想着问一下权利,谁知权利接着发过来地址,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干什么,那他为什么还相信甄哥呢?

随着地址,蔺思冉找到住宅,在楼下碰到了一个推着婴儿车的男子,形迹可疑,车子上载着婴儿应该是能轻松推过去。可偏偏这婴儿车左右摇摆不定,像是承重力极大,不好控制。

蔺思冉故意撞上前去,那个男人瞪了蔺思冉一眼,准备推车继续走。

蔺思冉抓住那个男人的手臂,男子当即反抓蔺思冉肩膀顺势后空翻,虽然疼,蔺思冉立即站起身来,揽住陌生男子。

那男子看似恼羞成怒,准备再次扑上前,权利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住手!别伤害她!”

蔺思冉被撞倒在地,陌生男子把遮遮掩掩的婴儿车扒开,将里面看似十来岁的小孩抱出,逃走。

“权利,快抓住他!”

蔺思冉趴在地下,拼命的喊。

权利立即奔向陌生男子,消失在蔺思冉的视线里。

刘洋随后赶到,将蔺思冉带到医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