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私闯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2052字
  • 2020-08-20 10:57:08

“老大,听张大爷这意思,这嫌疑犯还挺有善心的,你说他为什么杀人啊?”

别看李望是副队长,实际脑子病并不灵活,办案能力也不行。至于怎么当上的副队长,无非是人之常情,靠了点关系。

“我会向局长申请,你的笔试重新考,由我来考察。”

“别啊,我好不容易进来的,重新考,估计要整整一年都不能帮你办案了,你可就少了个好帮手!”

“帮手你不算,顶多算个……废人。”

“行,你说啥就是啥!”

“一会儿到了441,你闭嘴。”

“知道了,我不就是话稍微多了点吗。”

“闭嘴。”

安盛小区,共三万平方,楼与楼紧凑,监控少有,除去楼内监控,小区总共四台监控。分别在小区东南昌河旁,东门、西门、和张大爷超市门口。

尸体是在昌河发现的,但并没有拍到嫌疑犯去向,也为办案增加了难度,所以从住户逐步调查。

两人是走楼梯上的四楼,如果凶手是从家里拖尸体出去,不会选择有监控的电梯,而是选择人少无监控的环境。那么,血迹、嫌疑犯物品、或者拖拉痕迹也会有残留。

两人不放过任何角落,并没有查探到什么残留物品及血迹。这种时候反而说明两点:一是嫌疑人并没有在楼道或家里作案;二是嫌疑人手法娴熟,并不是第一次作案。

“这家的女孩子都几天没出来了呀,这屋里都开始向外传味了,这尸体味估计和这也差不了多少了。”

“诶,别说了,这节骨眼还说这个。”

两个妇女先是大声嚷嚷着,估计是想让里面的人听见,提醒下。

从楼梯口出来的两人顺着妇女的眼光看向那个房间,441。

“两位大妈,打扰一下。你们说这441的住户有几天没出来了?”

两位大妈倒是警觉,眉头皱了下,满是不耐烦。

“你这小伙子咋还偷听人讲话啊,你们谁啊!”

“额,我们是公安局的,按规章来调查。”李望拿出工作证给她们看。

“奥,警察啊!那你们有啥事问吧,进屋坐会吧。”

“不用了,只是简单的几个问题,三分钟就可以。”

不等两个妇女回答,老大接着开始提问。

李望觉得老大可能是被女犯人欺骗过感情,对女的及其没耐心。

“首先,在人人惧怕的特殊时期,你们不怕吗?”

两个妇女很镇定,好像见多了这种场面。

“怕什么,这个小区抢劫的,强奸的,出来卖的多的是,有啥可怕的。”

另一位妇女掐了说话的妇女,在提醒她,祸从口出。

妇女立马闭嘴,开始表现慌张,有点儿假……

“哎呀,杀人犯谁不怕啊,我得回家去才行!”

两位妇女挽着手快步进了房间,李望急着追问:“你们还没告诉我,441的住户多久没出来了?”

屋里传来动静,“大概两天了,别在问了!”

李望小声嘀咕:真假。

怪不得有人敢抛尸,这个小区不是没有资金装监控,而是从未想过保证安全。

嫌疑犯既然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抛尸也可以被监控拍到,是凑巧?很可能是故意的,还有种可能,他是替罪羊。

现在所有箭头都指向441这个散发异味且两天从未有人进出的房屋里。

李望办案是愚蠢大于冲动,纯属添乱。其实有很多借口让441户主开门,可李望心里有种兴奋驱使着他,所有答案或许就在屋里,他快速拍打门,喊道:“441户主,快开门,我们是警察,需要你配合……”

李望话还没说完,门就打开了。还有种冲力,好像是迫不及待的感觉,很久没感受到人民对警察的热情了。

可迎面而来的并不是热情,而是酸臭,就像是袜子放进酸菜坛里泡了三四年的感觉,不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李望看见老大像是没味觉一样,往门口迈进了一步,他也跟上前。

一个清瘦的女孩,大概二十出头。头发披散,睡衣褶皱还有油点污渍在身上。屋内昏暗,地上有杂乱的书籍还有一些奖杯和证书。

李望凑近了些,这个女孩不是清瘦,而是面黄肌瘦,头发上有些发油,如此狼狈,应该也是和她的男朋友,也就是嫌疑犯有关。

蔺思冉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就一直坐在屋内门口,楼里一有动静,她就通过猫眼观察,等着宋奇回来。

刚才她已经体力不支了,昏睡过去,可听到有拍门的声音,她立马醒过来,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

她以为是宋奇回来了,用力拍门是他们之间的暗号。这个小区并不安全,有些人会装作好人来敲门,有礼貌,温柔,可是他们却是坏人。

用力拍门的暗号只有宋奇知道,她已经用尽全部力气从冰冷刺骨的地上爬起来,可是等到的还不是他。

宋奇说过,不让她一个人出去,这样才安全。只要她等下去,就一定能等到自己。

蔺思冉哭了,两天已经很久了,他还没回来。

啪嗒~

她低着头,眼泪滴在了类似硬纸片的物品上,睁眼。

此刻,映入眼中的是一份工作证,上面刻着:安景市公安局特别小组执行队长权利。

警察!是警察!蔺思冉立即推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几乎用尽最后力气,准备关门。

权利眼疾手快,用脚挡住门板。

“为什么关门?我给你看了我的工作证,我是警察。知道我是警察后,还要关门,心虚?”

权利用手将门与隔板的缝隙撑开,身前的女孩却无力,向后倒退,欲倒下。

李望将蔺思冉扶住,权利进入屋内,将窗帘拉开,阳光直射进入,房间光亮了许多。

蔺思冉觉得这阳光很刺眼,却无力用手挡住眼睛,咽了口口水,嘶哑地说:“你们警察就可以私闯住宅吗?快出去!”

权利没有说话,开始审视周围环境,没有血迹,除了地下的书籍,还有些紧封的纸箱。

蔺思冉再次发火:“快滚出去!”

在权利看向纸箱的时候,她才更加恼火。说明,纸箱里的东西偏偏是警察不能看到,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