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革命友谊
  • 披着狼皮的狐狸
  • 北部小胖
  • 994字
  • 2022-01-20 10:07:46

夫妻俩见面的第一句话,是关心对方,最近忙不忙,有没有好好吃饭?需不需要这儿,需不需要那儿?

最简单的家庭日常问候,像是最简单的美好,一个小小家庭的幸福。

刘洋以单身狗的身份来说,一向看不惯如此。

“甄哥,你是让嫂子来送饭啊,还是来送狗粮啊?”

甄哥搂住甄嫂,笑着说:“给权利送饭,给你送狗粮。”

甄嫂用手小小拍着甄哥的胸前,像是小娇妻一样。

“别老是逗小刘,我都害羞了。”

“害羞什么?你是我老婆还不能显摆显摆?”

甄嫂把头埋在甄哥的怀抱中,掩住自己害羞的模样。

权利清清嗓子,开口。

“哥,嫂子。我后面还有工作,你们先回去吧,饭我会好好吃的。”

甄哥和甄嫂分开,走时还不忘交代权利好好休息,别不在意自己身体。

刘洋和蔺思冉看着慢慢远去的夫妻背影,突然感慨。

“羡慕啊!”

“确实羡慕,他们和权利什么关系?没想到还有人对权利这么好。”

“甄哥是咱们的副局长,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比老大还牛B。很多年以前咱市里的冷面店凶杀案你肯定是知道吧,就是他破的。当时没有人能找出凶手,场面也一度失控,但甄哥就是找到了。还有很多凶杀,毒品售卖都是他抓的。现在隐退了,全权交给老大处理。他老婆是市里文物工作局的副局长,儿子小学也快毕业,市里的小学生作文,数学比赛拿了不少奖杯,一家子都是高智商。家庭也特别幸福,虽然是二婚,但从没有家庭矛盾。”

“这样的家庭,真是让人羡慕。那为什么对权利那么好?”

“当年还有一场案子,是老大刚入局的时候参加的。在追捕凶手的时候,经老大分析,凶手应该是向北走,因为北方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凶手需要掩护。没人在意一个小职员的想法,一起表决应该向南追捕,凶手已经受伤,血迹斑斑,他需要安静的地方来休养,别人都以为凶手去南方的一个人迹罕见的破村庄里,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甄哥那时候已经是小队长了,但他发表意见选择相信权利,可其他职员还是不信,就分一支小队跟权利走,其他大部分人员向南。当时凶手真的是在北方想要靠人群掩护,结果老大只注意凶手在哪,忘了自我保护,凶手拿着刀刺向他的时候是甄哥挡住了。就这样一来一往他们有革命友谊,别看老大表面什么也不说,都是装的,他心里对甄哥可感恩了,也是甄哥信他,他才一路成功当上了我们队长。”

“权利,还有这故事,怪不得,他看甄副局的时候,眼里有爱意。”

“什么爱意啊,他是尊敬。”

“所以,他们是把权利当儿子养?”

“应该是亲兄弟吧……”

两人争执一小会儿,被权利拉进办公室布置了小任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