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薪尽火传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2386字
  • 2021-05-27 19:24:45

某年7月28日这天下午,天气很好,微风和畅,阳光不燥,人间温暖,海州市人民公园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公园里老人们三五成群坐在一个角落谈笑风生;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充满慈爱的看着车中的婴儿,正微笑着与她的孩子说着悄悄话;一对小情侣正手拉着手在公园的林荫小道上漫步,他们的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活力,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爱情的甜蜜;几个孩子在一处宽敞的地面上欢快的追逐嬉戏;一旁的大人正关切的注视着自己的孩子,担心他们一不小心摔上一跤……在阳光的照耀下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可此时在公园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小男孩脸上却不见一丝笑容,他愁眉苦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个男孩用天真的眼神看着身前的男子,“爸爸,您告诉我佟尘辉是谁?”

闻言男子的神色有些复杂,不过他还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是你爷爷。”回答完男子突然严肃的看着那个孩子,然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你不能这样直呼你爷爷的名字。”

“佟尘辉不是我爷爷,您骗我,我讨厌佟尘辉。”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男孩脸上,男孩的身边好像突然卷起了一阵狂风,他一个趔趄,险些被掀翻在地。

对面那个男子的手被这一巴掌给抽麻了,而男孩的脸上已经多了一道鲜红色的手掌印。

男子的表情非常复杂,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脸上分明还划过了那个叫痛苦的东西,他的手在颤抖,跟着他的手一起颤抖的还有他的心。

“佟尘辉很平凡,也许还很渺小,但是他却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人,他是值得我们一家人尊敬的人,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诋毁他,我不可以,我的儿子更不能,因为他不应该被人亵渎。”

男子的语气越来越重,看上去就要发狂,此刻男子身体里好像住着一个恶魔,那个恶魔即将撕裂他的身体从里面钻出来。

男孩被吓得接连向后退了两步,他看着男子,眼中噙满了泪花,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吭一声。他不知道为什么提到佟尘辉,他父亲的反应会如此大。

他父亲的脾气一直很好,不说对他动手,在这以前他的父亲从来没有骂过他。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怎么了,眼前这个曾经他最依赖、最喜欢、最值得信赖的男人,在这一刻居然让他第一次生出了畏惧感,而且这种畏惧感还非常的强烈。

男孩的嘴角已经涌出了鲜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一阵阵地向他传来。伤也许很痛,但是,此时比伤更痛的还是他那颗幼小的心。

男孩怯怯的看着男子,过了好久才小声的说道,“昨天我同学问我:我爷爷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我爷爷叫:佟尘辉。可那个同学却对我说:我骗他。我问他,我怎么骗他了。他没回答我,只是问我,我爸爸叫什么名字。我回答他,我爸爸叫:翁明。他却突然生气了,他对我说:你爸爸姓翁,你也姓翁,你爷爷怎么会姓佟呢?你骗我,你是骗子,再也不理你了。”

小男孩一副委屈的模样,看上去他好像在对那个男子撒娇,显然,以前他受了委屈都会像这样对他的父亲撒娇,不过现在的他明显收敛了很多,因为刚才那巴掌震碎了很多东西。

“他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小男孩终于委屈的哭了起来,“爸爸,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爷爷就叫佟尘辉。孩子,爸爸没骗你,你现在还小,很多事你不清楚,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完,男子愣在原地,他看着孩子委屈又伤心的模样,既无奈,又心疼。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只能告诉他答案,至于原因,他想孩子以后会明白的。男子相信等孩子长大后,一定会以他爷爷叫佟尘辉为荣。

只是此刻孩子正是伤心时,男子虽然肯定的说了答案,但孩子现在渴望知道原因、渴望解释。骗孩子又不好,告诉孩子原因他现在又太小,可能……

男子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个男孩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像是救赎,“爸爸,那个哥哥的爷爷也叫佟尘辉。”

那个男孩用兴奋的目光看着另一个男子,“好巧啊,我的爷爷也叫佟尘辉。”

没等他爸爸开口,那个男孩径自跑到哭泣男孩的面前,很优雅的伸出他的右手,“你好,我叫裴俊,刚上三年级,我们好有缘分,我爷爷也叫佟尘辉,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第一个男孩止住了哭声,他看着对面那个同龄人友好又认真的模样,也向对方伸出了右手,“我叫翁杰,很高兴认识你。”

“不过,不过我的爷爷还叫夏志。”

“真的吗?居然有两个名字。”那个男孩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好像发出了光,“好巧,我的爷爷叫佟尘辉,但也叫夏志。”

两人相视而笑,两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第二个男子走了过来,很快两个男子的目光像两条闪电般紧紧地交织在一起,然后四行热泪滚滚而下……

从那以后,他们每年都会聚餐,一次在农历九月初九这天,另一次是在过年期间。参加聚会的人除了这两家人外,还有另外十几家,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年聚餐的人数都在增加。

每次聚餐的时候,他们都会在主桌主座预留一个位子。那个位子上摆着碗筷,筷子放在碗上,碗旁放着一个酒杯,酒杯里盛满了酒。酒杯旁还放着一个茶杯,茶杯里盛着八分茶水,茶叶是自带的,茶叶的名字叫:老荫茶。

那个位子每年都没人坐,但是动筷子之前,所有人都会站起来,恭敬而严肃的朝那个预留位子的方向敬一杯酒,不喝酒的就举着盛着八分茶水的杯子,喝酒的就举着盛满酒水的杯子,不管喝的是什么,所有人都一饮而尽。

喝完酒,所有人都会向那个预留的位子深深鞠上一躬,鞠躬的时间为五分钟,这段时间,他们除了在心里为佟尘辉和夏志祈祷外,还会在心里小声说道,“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你们曾经的那些善意的举动,像黑夜中最亮的那道光,照亮了我们的整个夜空,点亮了我们的世界,丰富了我们的人生,也温暖了我们的心房,那道光将伴随我们一辈子,它不仅是一盏指明灯,慢慢的它还成了一个希望,一直指引着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前行的希望。谢谢您们,感恩当初最美的相遇。”

散席的时候,所有人像开席时一样,先朝那个方向敬一杯酒,然后再深深鞠上一躬,最后才离席。

聚会后的第二天,他们会带上老人喜欢且需要的礼物去市老年福利院;第三天,他们会带上小朋友喜欢的礼物及书、本、笔等去市儿童福利院。年复一年,年年如此;次次聚会,聚会皆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