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以父亲的名义,以孩子的身份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884字
  • 2022-05-20 09:54:32

感恩相遇,他们相识不仅仅是缘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佟尘辉内心的善良,对所有人的善良,对这个世界的善良。

如果不是佟尘辉的善良,他们也许也会相遇,但不会这样深交,更不会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最想停靠的驻脚。

如果不是佟尘辉的善良,他们连相互了解的机会都没有,比如:当初她最先接触的警察是那位王姓叔叔,虽然缘分让他们相遇,但那位王姓叔叔一点都不了解自己,当然他也不愿意了解,自己也不了解他。后来他们基本上再没见过面,就算见面他们相互也认不出对方。再相遇也只是陌生人,也许会有一个微笑,也许连一个微笑都没有,便匆匆擦肩而过。所以要说她和佟尘辉相遇、相识、相知、相交的主要原因,佟尘辉的善良一定是大于他们的缘分的。

佟尘辉爱别人总是胜过爱自己,可最让人心痛的是他的内心世界根本没人懂,也许佟尘辉打心底根本不需要,但是她为他惋惜,她不喜欢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让她难受,这样的结局让她心碎。为此叶晨霜的心很痛,为他,为自己,也为了那个叫良心的东西。

此刻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们原本是两个世界的陌生人,曾经,你保我周全;现在,就由我来护你安好!

可她又觉得这样不好,对于感恩又何必怕人听到,她终于自然而然的把这句话说出口,“我们原本是两个世界的陌生人,曾经你保我周全,现在就由我来护你安好。你的余生,由我负责;你的老年,我来赡养。”声音不急不燥,不大不小,声调刚刚好。

说完便是三声闷响,她又磕了三个响头,本就淤青的额头撞击在坚硬的地面,先前淤肿的旁边,瞬间就又起了一个包。

院长的嘴唇张合了好几次,最终他还是开了口,“你说的佟队长,我认识,他在多年前就去逝了,是出的车祸,这个事全海州人民都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更不知道你现在突然说这样的话意欲何为。但我想告诉你,他不是佟队长,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如果你再来我就会报警。福利院欢迎每一位爱心人士,但如果是居心叵测者,那请便,这里不欢迎。”

女子没有理会院长,她依然看着那道背影,“世间的黑暗总是会遮蔽人们的视线,我讨厌它,我要用我身体里的光,点亮我经过的每一个地方,照亮那一个个漆黑的夜晚。”

其他人不明白女子说的什么,他们觉得这话有些耐人寻味,却又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女子并没有理会他们不解的目光,她这话好像是对她先前跪拜的那人说的。

“这句话是我父亲告诉我的,话中说的事物是萤火虫,可我觉得,这句话更像是说的我父亲。”

这时院长才开始认真的品味起这句话来。

“这个世界依旧美好,人人得以栖身,人人得以终老;愿每一个人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少有所依,老有所倚。这句话依然是我父亲告诉我的,这是他的愿望,也是他的理想,为此他一直都在努力。他年轻的时候,帮很多人实现了这些美好的愿景,我不想他老了的时候,与这些东西毫不相关,一个人孤独终老。”

院长不再说话,他沉默了。

女子沉默了一下,没多久她突然大声说道,“我还会回来的,他应该由他的子女抚养,他应该像所有有孩子的老人一样,儿孙满堂,得以颐养天年,他应该得到他曾经失去的亲情,他需要关心、照顾,更需要温暖与爱。”

她的话一字一句说得很慢,说完她又深情的看了那道背影一眼,然后才慢慢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快走到尽头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再次看向那道背影……

走出大门,她立刻拿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叶总……”

显然对方接到这个电话有些意外,那男子虽故作镇定,但也掩饰不了他心中的激动,连话语也开始变得含糊不清。

“你,你答应了?”电话那头一阵欣喜。

“城东边缘那片地的开发权你们拿下了吗?”女子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

男子一听不是那事,兴致瞬间低落下来,随口说道,“怎么你对那个地方也有兴趣?那边的事已基本弄好,只是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处理。”电话那头故意提高声调,“毕竟那里面积不小,牵扯太大。”

“我问的可不是这个!”女子冷冷道。

“开发权已经拿下,只是拆迁遇到了问题。他妈的,居然遇到钉子户。”

脏话刚出口,男子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陪笑到,“呸呸呸!你看我这张臭嘴。”

见对方没有在意,他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那边不是有一个福利院吗?死活不肯搬,跟他们建一栋更好的福利院他们都不愿意,那个院长更是一个刺头儿,好话他是听不进去的,这事目前还在协商中。嘿嘿……”

他一阵阴笑,听得女子浑身不舒服,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们只好采用特殊的办法,只是现在风声紧,得缓一缓才能行动,可不能操之过急。那边迟早会发展过去的。你说,总不能因为他一家福利院就耽误了城东边缘那边的大好发展吧。”男子有些怨毒道。

“是你们的大好发展吧!”女子的话一出口,对方竟一时哑语,女子趁此高声道,“违法乱纪的事可不能干,后果很严重,大家都是有修养的人,得用有修养的方法解决。”

“是是是……你提醒得对。”男子意识到说错了话,立马陪笑道。

虽然对方这么说,但她内心依然十分担忧,因为她清楚,电话那头那人说的话可是不能全信的。

是呀,迟早会发展过来的,女子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福利院,福利院房子的墙体泛黄,而这附近的建筑更是低矮陈旧,一些房屋与乡村建筑差不多。不过落后是落后,但是这里却保留着一个城市最原始的美,它们见证了海州的历史。

女子陷入了沉思。

“你对那边有兴趣?项目倒是好项目,不过那里可不好干。”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虽然他先说了大实话,但他后面的话好像是在诉苦。

果然,他先夸赞项目好,在说清楚存在的问题后,后面的邀请才显得有诚意,然后才有机会请君入瓮,“要不咱合伙吧,保管你挣钱。”他乐呵呵的问道。

“能不能把那个老年福利院保留下来?”

那人一听脸色突然变了,“那边将建一座新城,城东边缘的那一片,当然包括福利院在内都属于整体规划,对于你的请求我也做不了主。我倒是想帮忙,想替你解忧,可这事我也爱莫能助。”

女子脸上的愁容,不知什么时候消失,此时换上的是一脸的笑容,只是可怜了对方——看不到。

一个想法已经在她心中形成,既然不能保留,那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在新的地方更好的安家落户,而且一定要找一个条件与位置相对较好的地方。

“打扰你了。”

“不打扰,不打扰,你这样说可就见外了。要不我们一起投资吧,这绝对是一个挣钱的项目。”

“抱歉,我对那个不感兴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想你还不知道吧,有昧良心的事我不做。再见!”

“等……”

对方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女子就已经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只剩下“嘟嘟”声。

她挂掉的不只是电话,还切断了邪恶。

电话那头的声音刚消失,她就对着手机轻声说道,“但愿再也不见!”收起手机整个人顿时轻松了很多。

电话那头的那个男子拿着掉了线的手机,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上去还有些失落。

突然他眼露凶光,然后看着老年福利院的方向自言自语道,“那个地方风水好,地段也好,我们可是很早就相中那个地方的。当年要不是那个该死的佟尘辉,那个地方早就成为海州最耀眼的地方了。该死的佟尘辉当年抓了我大哥,还把我们逼入绝境,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离开待了几十年的海州,远走他乡。那些年艰苦的日子我永远都忘不了,寄人篱下,每天都看别人的眼色苟活……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回来了……佟尘辉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海州还是我们的,没有人能跟我们抢,没有人,绝对没有……我们厌倦了颠沛流离的日子,谁挡我们生路,我们就送谁上绝路。”

只是这些话叶晨霜却听不到。

当叶晨霜转过身,看着福利院的大门及门口右边的牌匾时,愁绪再一次袭来,那一瞬间她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像受了魔怔。

“小林,上次叫你问的那个工厂的事怎么样了?”

“城北那个工厂?”男子想了想,他记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谈是谈好了,就是在价钱上出了分歧,由于涉及金额太大,我不敢擅自作主。前段时间您太忙,我也没敢向您汇报,所以这个事一直拖着,对方倒是打电话催了几次。”

“他们要多少钱?”女子直截了当的问道。

男子伸出右手比了比,“这个价他们一分都不少,就那个破厂,已经倒闭了,根本不值,还拗什么价,谁会接手。”

“你马上跟他们联系,就说这个价我们接了,叫他们立刻派人来把手续办好。”

“可,可是……”男子沉默了一下,终于问道,“叶总,那个地方能有什么用,你要办工厂?”男子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如果选择,这个地方可强多了。”

“我也知道这儿好,可这里已经是别人的囊中之物,难不成叫他们吐出来”。女子沉默了一下,脸上有些无奈,“哎,就是他们,我才……”女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

“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了,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解释。”女子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嗯!”男子点点头,不再言语。

敬老院的小型活动广场上,一直坐着的那个男子突然站起来。他转过身,正对着大门方向,阳光正好洒在他脸上。

旁边的几个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同时将目光移向他。

站在男子前面的那个人,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使劲揉了揉,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很快他又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这个疯子,此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眼睛不在浑浊无光,替换而来的是坚定有神。

那道眼神透着坚毅、充满慈爱,而他的坚毅与慈爱传播的方向正是他看着的远方,心中所想,必是心里所念。这一刻阳光照在这个人身上,太阳仿佛帮他渡了一层金光,让他本就高大的身躯显得更加伟岸。

大门外的灰色宾利商务车上,女子高兴的接起电话,“妈,你和爸爸准备什么时候过来。”

“我们暂时不过来了。”

“为什么?”女子满脸诧异。

“还是你回来吧,我和你爸想你了。”电话那头叹息了一声,“我和你爸年纪大了,从我们国家到北徽路途遥远,我们这把老骨头已经经不起长时间的颠簸。其实我们很想来看你,也想顺道来北徽转转,重走曾经走过的路,毕竟已经几十年未曾见。北徽变化大吧?”

“变化的确挺大,您还记得海州吗?”

“当然记得,我们可是在那个地方遇见的你。那个地方有我们太多的记忆,而你恰恰是我们老两口那段记忆的纽带。”电话那边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海州城的佟队长还好吗?”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下,女子的声音也突然变得沙哑起来,“您说的佟队长叫什么?”

“佟尘辉。”

“佟尘辉。”女子以为听错了,大声重复道。

“对,当年他在海州简直就是一个神话。不过我们认识他倒不是因为他的知名度与能力,而是他曾经帮过我们。”

“帮过你们?”

“不错,他可是刑侦队长,海州神探,海州市民的守护神,罪恶的终结者……”电话那头一口气说完,却意犹未尽,好像说的那个人是自己。

电话另一头,再一次沉默。

对方见没了声音,才继续问道,“他现在还好吗?”

显然对佟尘辉的安全担忧,毕竟警察是一个高危职业,而佟尘辉又是一个嫉恶如仇,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

“论年纪他应该比我还大一点。”

“哦,是吗?”

女子转过头看着福利院的方向,那块牌匾再一次映入她的眼帘。

此时,她感觉这块牌匾是那么的冰冷与刺眼。

终于,泪水像翻滚的河流,再也无法抑制,直接涌出她的眼眶,从最开始的一滴滴,变成现在的一条线洒落下来。

“他,他过得很好,马上就要退休了。而且,而且现在不应该叫他佟队长,而是应该称呼佟局长了……”

“哦,那太好了,谢天谢地,我们可是每年都为他祈祷的。”

对方想了想,继续说道,“以他的才华与人品,局长之位非他莫属,上帝是公平的。如果你有机会与他见面,请代我和你父亲向他问好,告诉他我们的名字,他一定还记得我们。”

“嗯,没问题。”

再一次沉默。

“妈,我想告诉您一件事,我暂时不准备回来了。海州还有我未完成的事。希望您和爸爸能谅解我。您还记得我们认识的地方吗?儿童福利院,那里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你还记得那栋房子吗?前段时间,城市改造,准备拆除那栋建筑,我竭尽全力把它保留下来,虽然精疲力尽,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现在,还有一个地方需要我……”

女子再一次看向窗外福利院的方向,“上次我帮助的是儿童福利院,现在轮到老年福利院了。有始有终,您们从小教育我的。既然碰到了,也是缘分,他们需要我。希望您们……”

“我们理解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们,照顾好自己。我们是一家人,如果你那边不顺利,我们随时欢迎你回家,家的大门随时向你打开,我们的肩膀永远是你的依靠。”

“谢谢……”

她知道一声谢谢,远远弥补不了自己对他们的亏欠。那句话在脑海里回荡,她的感情已经沸腾,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接下来的话,已来不及说出口。

“傻孩子,跟我们还说这种话。”

一阵咳嗽声从电话那边传来,紧随而来的还有小声的询问声,“孩子什么时候回来?”

“妈,爸怎么了?”

“没什么,他想你了,一激动就变得语无伦次。”

“可我明明听到了咳嗽声?”女子的双眼已经通红。

“爸、妈,我每年都会回来看您们的。”

……

挂掉电话,女子喃喃道,“这里也是我家。”

太阳透过车窗照进来,她伸出右手挡在额头上,透过指间的缝隙,她定定的看着天上洒下来的七色彩芒。那道光耀眼夺目,刺目的光芒让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她赶紧扭过头,福利院,再一次进入她的视线,这一次她的眼睛睁得老大。

“咕咚”一声,她的心猛地一震,阳光普照下的敬老院看上去依旧冰冷,好似一幅冷色调的画。

她的眼神呆滞,脸上一片苍白,皮肤也渐渐失去光泽。一句话突然从她口中脱口而出,“虽然这里早已经没有了亲人,可是,依旧住着牵挂……”

“怎么冒烟了?刚才还好好的呢。”车上的男子突然疑惑道。

听到这个声音,女子才从愣神中回过魂来,她双眼瞪得老大,直直地看着窗外。只见福利院的方向冒着浓烈的黑烟,黑烟好像一条气势汹汹的黑龙,直直地冲上天际;黑烟中夹杂着丝丝火星,而那火星,更像是黑龙口中喷出的火舌。

“救火呀……”女子嘶哑地惊叫一声,便什么都不顾地冲向车外。

……

约摸三十五分钟后,一串警笛声响起,声音是由一辆大块头似的消防车发出的,最终它摇摇晃晃地停靠在福利院的大门前。

巨大的警报声呼啸着,浓烟早已经被汹涌的火焰取代,一道道身影从车上有序地走下来,他们纷乱的脚步踩踏着海州大地,在火光的照映下,整个海州大地仿佛都在震颤。

也许没人知道,从几十分钟前,也就是女子冲进去的那一刻到现在,没有一个人从那扇门里走出来。

相同的时分,有一班从国外出发的客机刚好抵达北徽省机场。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黑得发亮的皮手套的男子迈着矫健的步伐步履匆匆的走下飞机,他已经迫不及待,好像踏实的接触到坚实的大地才能让他安心。

刚出机场大门,他就被几个等候多时的年轻男子恭敬的迎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这些人做梦都想不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燃烧着熊熊大火……

两年后,王超等人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罪被捕。这之后,海州的发展越来越好,人民生活的幸福指数越来越高。

佟尘辉的事迹也接连被各大报刊、媒体报道,儿童与老人的问题也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