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以父亲的名义,以孩子的身份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275字
  • 2020-11-20 20:59:35

看着眼前荒凉的景象叶晨霜沉默不语,世事沧桑,再见时竟如此的凄凉。

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佟尘辉与夏志的面容。“滴答”一声,她的眼里涌出了晶莹的泪花,果然“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扑通”一声,叶晨霜跪了下去……

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酒,扭开瓶盖,洒了一点在坟前,然后又拿出纸钱一张张分离开来,没多久,纸钱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她点燃了香,插上后立刻又点燃了纸钱。这时她又对着坟墓拜了拜。

纸钱刚刚燃过,她的耳边突然有呼呼的响声传来。原来起风了,这风还是属于狂风的那类。

很快狂风便开始疯狂的肆虐,满山的野草随着它的节奏舞动。有的直接被吹弯了腰,再也直不起身来;坚韧一点的,跟着它来回晃动,一片片张牙舞爪的野草,像恐怖的魔鬼,可怕得吓人……

叶晨霜看着那个长满荒草的孤坟,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下来,她呆呆的立在那里,哭得像一个小孩,最后竟一下子瘫软在地。

眼泪依然像山洪爆发般不断倾泻,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只是听不到声音,因为哭声早已经被呼啸的狂风所覆盖,只有她那有些夸张的表情与旁边张牙舞爪的野草遥相呼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突然停了,她的哭声竟也与狂风一起消逝,周围变得静悄悄的。

漫山遍野东倒西歪干枯的野草像魔鬼肆虐过的战场——狼藉不堪。偶尔能发现几株不肯低头的野草挺立着,它们用行动与能力宣示着永不低头的决心。

风刚停没多久,天上突然飘起了雪花,雪花在空中纷纷扬扬,好像天女在高空中撒下的洁白的花朵。漫天飞舞的雪花越来越大,倒下的毛草正在被一点点的覆盖。

此时,叶晨霜却被旁边的景象所吸引。狂风刚停,那堆已经熄灭的纸钱,竟通过保存在内部的那一点点余焰,奇迹般的重新燃烧起来。叶晨霜看出了神。

一股微风拂来,吹起她额头上的头发,刚刚烧过的纸钱灰烬也轻轻飞起,很快便与在空中飞舞的雪花拥抱上。“雪舞尘埃”,它们那么疯狂,好像两种不同种类的精灵翩翩起舞,飒是迷人,相爱却是走向灭亡的开始。

她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担心它们突然消失掉,慢慢的她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有遗憾,不过微笑却纯粹。美好的事物与漂亮的景致总是短暂,最终两种毫无关联的物体融为一体,只是不知道是尘埃住进了雪的心里,还是雪融进了尘埃的血脉。最终它们双双坠地,没有声响,却依旧走向各自的终结。后面的尘埃与雪花纷纷前赴后继。“雪舞尘埃”,一种悲壮而短暂的美。

此时的叶晨霜激动无比,她拖着本就虚弱的身体硬撑着。突然,她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在晕倒前的一刹那,她看见了许多萤火虫,漫天飞舞的萤火虫照亮了整个夜空,这一刻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雪越下越大,飞舞的尘埃也越来越多,很快她便被笼罩在其中。

醒来的时候,她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了佟尘辉的容貌,眼泪再一次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来,她突然痛苦的说道,“曾经,你是我的荣光;后来,你是我的大梦一场;现在,你最终成为了我一辈子也不可能愈合的伤。”

三天后一栋房子里,一个女人按了一下手机的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叶总,您要找的那个人有消息了。”

“你确定?”

“千真万确,只是……”

“能不能把他带过来。”女子掩饰不了内心的喜悦与兴奋。

“他没在我这儿。我带不走。”

“为什么?”女子眉头紧锁,刚刚热乎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他,他疯了。在……”

“你确定没有弄错?”女子顿时清醒。已经走了的东西,终究是回不来的,自己一时激动,竟失了理智,乱了分寸,她在心里暗自责备。

“错应该没错,与您照片上的人相……神似。”那人本来想说相似,可他又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好改了一个字,变成神似。

女子全然没有注意,听到这句话她心头一热,至少还有一丝希望,只要有希望她就不会放弃。不过与希望相对的是绝望,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想到这,立刻又让她心头一紧。

“您要不要去看一下。”

“那你先去看紧他,别让他走丢了,酬劳自然不会少你。”她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在希望面前总得努力一下。

“谢谢叶总。”男子兴奋道,“放心吧,不会丢的。他在,他在福利院。”听到女子的承诺,男子因为兴奋,反倒紧张起来,说话都开始变得结巴。

听到“福利院”三个字,女子的心一动,她隐隐觉察到了什么,这三个字让她想起了很多东西,也让她突然生出了希望。

“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来接你。”女子有些紧张,生怕中途出了什么差错。

……

“好……”女子匆匆挂掉电话。

“小林,送我去城东边缘。”

一个男子推开虚掩的大门,从门外急步而来。“可是您的感冒还没有好,外面太冷,如果没有重要的事,还是不要出去得好,有什么事交给我去办。”

“不行,这件事对我太重要,你马上送我一趟。”女子不由分说的否定了对方的建议。

“嗯!”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然后转身重新打开大门,微微弯了弯腰,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四十分钟后,市老年福利院门口停下一辆灰色宾利商务轿车。

司机麻利的打开车门,车上走下一个穿着紫色大衣的女子。一个男子在前,女子跟在他身后走向前面的那扇大门。

女子在经过那扇大门的时候,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旁边挂着的那块掉了漆的木质牌匾,牌匾不大,可上面的几个字却依稀可辨。

“海州市老年福利院”八个大字映入她的眼帘。她的身体微微一震,就在这一瞬间,她呼出的气体突然变得冰冷,附近的空气仿佛凝结,耳边出现了冰块炸裂般的声音。

故地重游,心里没有惊喜,却只有难以言说的沉重,是因为这里早已经物是人非。多年后的今天,再看到这八个曾经无比熟悉的大字,让她心中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却又令她无比复杂的情绪。

前面那个男子回过头,见对方没有动静,才轻轻的叫了一声,“叶总。”

女子仍然没有反应,她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

男子转过身后,索性又跨出两步,然后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女子这才反应过来,轻轻的侧了一下脑袋。

见状男子微微一笑,“叶总请跟我来。”

一行人来到空旷的空地时,女子再一次立住,不过这一次不是愣神,而是前面一个男子的背影吸引了她。

男子正想开口,可看向叶总的时候他也愣住了。他什么都没说,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于是静静的从来时的路折返回去。

另一个男子一直没有说话,他默默的跟在前面那个男子的身后,很快两道身影消失在那道门后。

女子一动不动,在原地站了五分钟。也就是在五分钟后,她的脸渐渐泛白,面部表情慢慢的扭曲起来。突然,她的眼眶一湿,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打在地上。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钻了出来,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在太阳的映衬下,她体表仿佛镀了一层金光,在她自己感到浑身暖洋洋的同时,那道金光也温暖了旁人的眼睛。

“请问你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走到女子身边,开口问道,他早已注意到这个穿着得体的女子,已经在此站立了很久。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缓缓转过身。来人比旁边的人明显年轻许多,着装也不错,很明显他是这里的管理人员。

“你找谁?”男子见女子看着自己,却并没有说话,于是又补充道,“我是这个福利院的院长,有什么事可以向我咨询。”

“我找我父亲。”女子脱口而出,话语中透着期望。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佟……尘辉。”女子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略微停顿,虽然两个字有一定的间歇时间,但是她说出来的时候却坚定有力,旁边所有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前面那个看不出多大年纪,一直坐着的人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只是那个动作轻微,没有人发现。

“佟尘辉。”院长重复了一遍,他的眉头皱了皱,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人来。

“他也叫夏志。”

听到这两个字,院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那几条线仿佛已经刻进肉里。

他略微沉默,随后大声说道,“姑娘,我想你来错了地方,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我建议你还是去别处寻吧!”

“我已经去了很多地方,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他。”女子有些激动,“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

女子说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正前方,而她的视线一直在前面那人的背影上。

“哦!”院长寻着她的视线看去,那是一个他熟悉的背影,他轻轻摇头,一副惊讶的模样,“我们这里是福利院,来我们这的一般都是无依无靠的老人,他们已基本丧失劳动力。”

院长重新把目光移到前面那人身上,然后伸出右手指着那个背影道,“他是我们这年纪最小的。他的确算是一个例外,他不是孤寡老人,他比孤寡老人还不幸,我们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原本他不在这里,他是被一个陌生人送来的,那个陌生人与他也不认识。这个人是在城南发现的,当时那人见他可怜,就把他带走了,可一连找了几个地方,都没人愿意收留他。本来那个人都不准备管了,可最后却有人找上门,向他介绍了我们这儿。一开始我们是不准备接收的,后来发现他年纪也有些大,况且又疯了,的确可怜,这才动了恻隐之心。后来,那个陌生人一想,觉得没把事做好,面子上挂不住,一气之下竟拿出一沓钱扔在这里,说等这些钱用完后就来接他,说完后便扬长而去。从此以后,这个人一直在这里,而那个人至今没来。”

“嗯!”女子轻轻点头。

“他不姓佟,更不叫佟尘辉。虽然他已经痴了,但是我们既然接收了他,那么他就是我们的成员,我们就一定会对他的余生负责,希望你今后不要再来打扰他。”院长把话说得很直白,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他的孩子,容貌会变,我父亲已经苍老,但是他的眼神不会变,因为他的眼神不会欺骗我。”

“可是你站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背影。”院长有些嘲笑道。

“对于我父亲,距离再远我也能感受到,况且他的背影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就算换一件、换十件、百件、哪怕千件衣服我依然能够认出他。我们的心相连,我们的意相通,在一定距离内,能感应到对方。”

“哈哈哈,你说他叫佟尘辉,你有证据吗?”男子没有理会对方刚才的辩解,而是抓住姓名做文章,步步紧逼。

女子正在沉思,可对方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停止了挣扎。

“你说他姓佟,是你的父亲,那你也姓佟吧!麻烦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一下。”院长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最好把派出所民警找来,你再出示一下户口本,我们好好的了解一下你的家庭情况,如果民警确定下来,那么你就可以把他领回家。”院长步步紧逼,显然已经把她当成了一个骗子。

女子呆呆的愣在原地,此时她的内心是崩溃的。证明,要怎么证明。想到自己的身份,突然觉得好笑起来。“以父之名”,以父亲的名义,又能怎么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她的心跳也跟随着秒针的速度“咚咚咚”的跳动。

一秒,三秒,一分,两分,时间一往向前,永不停留,更不会回头。

大约三分钟后,她笑了笑,只是那个笑容有些怪异。这样的笑容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在讽刺,如果是讽刺的话,那大概也是在讽刺她自己。

“我是你的超人,你的世界由我来拯救。”叶晨霜的脑海里又响起了当初佟尘辉对她说过的这句话,对她来说这个世界上最温暖人心的话莫过于此了。

“对,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是他曾经的养女……”

话音刚落,女子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三声闷想,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后,她的额头瞬间就青了。

磕完头她并没有起身,她挺直胸膛,看着那人的背影,“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从今往后我会一直陪着您,致死不离。”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像闪电一般朝她射来,见此他们脸上皆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只有她跪拜的那人依旧保持着背对着她的姿势,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我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孩子,但我十三岁后的生命却因他而得以延续,他对我的关心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无微不至,他比我的亲生父亲对我还要好,甚至比我的亲生父亲还亲,可我却没来得及叫他一声爸爸,这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女子眼泪不断往下掉,但此时她说话的声音却异常洪亮。

“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他教我怎么做人,最重要的是他教会了我怎么做一个好人。他告诉我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处境如何,心中都要有爱,爱自己,爱他人,爱这个世界;尊重他人,敬畏生命!”

叶晨霜看了看旁边的人,最后又把目光重新移回到前方的那个背影上。

直到现在叶晨霜才真正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不是那些无依无靠的老人,也不是那些失去亲人的孩子,其实他才是那个最孤独的人。除了让他忙碌的工作时间,以及与那些老人和那些孩子相处的时间之外,她不知道其它时候孤独是以怎样的形式侵噬着他的内心。

生活给了他无数的煎熬,他从来没有绝望,也没有抱怨,反而把对他的种种煎熬烹饪成一份份美味佳肴,然后毫无保留且毫无所求的分享给那些最需要的人。

曾经叶晨霜不明白他的内心世界,但是她知道无论他遭受着怎样的孤独之苦,他都愿意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分享给别人,自己什么都不留。除了物质上的援助,还有精神上的奉献,最后又把仅有的热闹也给分享了出去。也许他什么都没有,但是只有这样他才会心安理得,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认为自己最富足。

当初她渴望了解,但又不敢主动去窥探,她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善良,但是同时她也能感觉到他周围有一层薄薄的屏障阻隔着她……

也许那时候自己太小,根本不能完全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现在她长大了,也经历了更多的人情世故。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佟尘辉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之一,之所以加上一个之一,是因为她觉得对一个人而言世界真的太大,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有很多她没见过的人或事,佟尘辉的确算是她见过的最可爱的一位,但她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像佟尘辉一样甘于奉献的好人,只是他们的故事也不为世人所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