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下山的路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352字
  • 2020-08-22 20:20:54

“你们慢走!”走了很久佟尘辉似乎依然能听到这个声音传来。

“佟队,你是怎么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山,而且还知道小路的入口就在泥土公路岔路口前面几十米的呢?”

走在路上小卢终于问出心中的疑虑,“还有你怎么知道老大爷不走公路,会选小路。”

“猜的。”佟尘辉回答。

“猜的?”

小卢不可思议,他发出了疑问。猜测本没有错,可既然是猜测为何如此胸有成竹的说出来,如果没有这条路的话,这样的行为不就有失严谨了吗?这就与自己听闻中的佟队长格格不入了。

佟尘辉听出了小卢口中的疑惑,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小卢,“几年前我从那儿路过,看见那个地方有条小路,然后再结合今天看到的山形分析的。”

佟尘辉一边讲一边比划着,“你看,这个山形就是这样长的,这座山在两条路的中间,两条路基本上是沿着这座山的两个山腰走的。小路路面较窄,筑路难度相对较低,基本上是一条直线,所以路线应该更短;而厂房泥土公路那边的山形本来就不规则,由于受修路技术、成本等条件的限制,公路弯曲度就大,基本上是逢山绕路,遇崖改道,这样就增加了里程,如果是采用走路的方式,走公路用的时间肯定更长。那天天快黑了,老大爷赶时间,所以我猜他会选择快捷的小路。”

佟尘辉说了这么多,小卢还是有些茫然,因为身在山中的他可搞不懂这个山形是什么样的。

“这样讲不够直观,是因为你看不到这两条路的分布情况,如果你清楚这个山的山形分布你就明白了。这样吧,我带你走走小路,熟悉了路线,你看看小路入口,再去看看公路路口你就明白了。”

小卢愣在原地,这次不是因为蒙圈,而是他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个问题让佟尘辉变得这么麻烦,“走下去需要多久?”

来的时候他们坐车从公路上来也用了不少时间,他想现在走下去也近不了多少吧。而路途情况他们也并不清楚,况且现在天还快黑了,小卢无奈的摸了摸脑袋,突然觉得佟尘辉有些冒失。

“要不了多久,我猜得不错的话,下山基本是一条直路,何况又是下坡,应该很快就能到达。我已经发短信通知他们先下山了,车子在公路路口等我们。”

佟尘辉淡淡的说道,其实佟尘辉根本不是为了单纯的验证他的判断,只是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线索,只要有潜在存在的可能,不管困难多大他都要试一试,就算没有有用线索,他也要亲手验证,探案要的就是一个真实的结果,也就是警察一直追寻的真相,而真相需要线索为依据进行验证。上山之路只有两条,公路的情况他们已经知道,另一条他可不想错过,这里说不定能发现蛛丝马迹。

“嗯!”小卢重重的点点头,已经联系下山了,佟队的动作好快,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可他为什么一定要走小路呢?天快黑了,何必在这条荒凉的路上浪费时间,小卢认为去小路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觉得这条路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

“我开路,你跟在我后面。”佟尘辉关切的说道。

凉爽的风吹拂着俩人,他们发现这里的温度明显低了很多。佟尘辉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这条路比他们来时穿越树林那条路要宽许多,路面全是比较规则的石板铺就,每块石板的长度大约在五十公分。这条路应该是院子里的人以前共同修建的,虽然院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从前的房子也坏得差不多了,但这条路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越往前走植被越茂盛,苍劲挺拔的大树也越来越多,路被高一些的枝条包裹着,放眼望去虽然视线不远,但皆是碧绿,就像行走在繁花刚谢,新绿刚出满是春意的春天里。光线从树枝间遗漏的缝隙中间溜下来,到地上时已经变成了星星点点,抬头望去便是耀眼夺目的满天星河,他们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一般。如果在有太阳的正午时分,行走在这个春意盎然的青翠城堡里倒也别有一番趣味,那时从缝隙间洒下的阳光将更绚丽,抬头仰望满天星河已被金黄之光装饰。

延伸到路上离地面两米左右的树枝被人处理过,他们猜测应该是那个老大爷在维护,这样一来这条路比想象中好走了许多。

远处不时传来几声悠扬的鸟鸣声,声音时短时长,有的清脆,有的婉转,配上这苍翠青碧的景色,好似一幅唯美幽深的画面,佟尘辉他们正行走在这样的画卷中,只是此时他们没心情欣赏这样的画卷,两人都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里人迹罕至,加上快到傍晚时分,鸟儿的歌声渐渐消弭,其它不知名的昆虫却接续了上一场热闹,昆虫的叫声可没有鸟儿的声音委婉动听,它们的叫声甚至像传说中山精野怪的哭泣——不但难听,还吓人,他俩不禁加快了脚步。

一股凉风吹来,他们感到一阵寒意,不知是受环境因素的影响,还是温度真的又降了些许,穿着短袖的他们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一转眼他俩已经拐了几道弯,在一个拐角处佟尘辉突然停下来,“小心!”还好佟尘辉喊得及时,要不然一心只顾赶路的小卢会一头撞到佟尘辉身上。

“慢一点,前面有垮塌!”佟尘辉叫了出来。

原来这个拐角处的山体是石层,岩石异常坚硬,这里的路是村民用双手一锤一锤砸出来的。路面本来就窄,经过很多年的日晒雨淋、根侵风蚀,路沿外面的石头已经风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外力作用引发了垮塌,发现问题的佟尘辉立刻停下来提醒小卢。

“慢一点,不能踩外面,害怕引起再次垮塌,扒着山体走,尽量不要踩踏路沿边缘。”

小卢小心的看了一眼路沿外,此时天还没有黑,外面的悬崖清晰可见,吓人的景象收入小卢眼里。

正在这时刚好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从他头顶上方掉下来,碎石滚到小卢脚边打了一个转,最后一下子滚下了悬崖,没多久崖底传来石块清脆的撞击声,石块已达崖底,而这个声音似乎在告诉别人石块已经碎裂,而且还是粉身碎骨那种。

小卢估测崖底应该不会很深,但是如果一个人掉下去粉身碎骨是在所难免的,最要命的是他有恐高症,虽然不是太严重,但是他的脑袋还是被狠狠刺激了一下。他的心突然加速“砰砰”的跳个不停,脑海里仍然回响着崖底传回来的石块碎裂声,那声音越发刺耳,他的心也跟着抖了一下。他定了定神,缓缓吐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额头上已经爬满了汗水。“好险!”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你看着我是怎么过去的,待会你也这样做。”

佟尘辉还是不放心,于是轻轻拍了拍小卢细心的嘱咐道。他本来想让小卢先通过的,但他担心风化的岩体还会崩塌,不能让小卢冒险,所以只有自己先来尝试一下它现在的坚硬程度。

小卢没有说话,不过双眼却认真的看着佟尘辉。佟尘辉面朝岩体,双手张开放在岩壁上,他想把一部分力分散到岩壁上,作用虽然微乎其微,但在关键时刻他的手却能有一个着力点,无疑给当事人心里增加了一份踏实的安全感。他两只脚的脚尖分别对着小路延伸的两个方向,双脚间的距离很近,脚跟身体一样紧紧贴着岩壁,他的跨步不大,并且腿还是僵直的,佟尘辉现在才知道这样的动作可不适合人类上万年进化而来已经习惯了的行走方式,他就这样一点点的向前慢慢移动着,样子虽然不好看,但不失为一种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方法。

没一会佟尘辉就安全到达了对面,“你也这样过来吧!”

小卢有些不情愿,如果在平时,他看见别人做刚才佟尘辉同样的动作,他一定会笑出声来。他没有回答佟尘辉,只是淡淡的把头转向外面看了一眼悬崖,而后腿突然一软又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现在情况特殊便也顾不了那许多,他向佟尘辉点点头,便重复起佟尘辉的动作来。

先是面朝山体,这样一来便看不到身后的悬崖,少了面对悬崖的胆怯。他举起双手贴在岩壁,与佟尘辉一样他想分担一部分重量给岩壁,他的两只脚的脚尖也分别对着小路延伸的两个方向,小卢觉得这样的动作太怪异,就像一只横着走的螃蟹,他这时才知道这样的动作对人来说根本不方便。

小卢的脚步跨度非常小,而且他每跨出一步都非常吃力,双腿几乎不能弯曲,只能僵硬的一点点向前移动,事后回想起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迈过那道缺口的。

看着小卢安全通过,佟尘辉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来,到目前为止他根本没有找到想要的线索,也许是因为天色太暗,也许那伙人根本没有走这条道,他有些后悔带小卢来此。佟尘辉本想安慰一下小卢,他拍了拍小卢后背却发现小卢白色的体恤已经沁满了汗。

小卢是一位刚毕业的实习生,初来乍到的他不管是办案还是其他任何方面都没有多少经验,他毕业的学校并不在北徽,佟尘辉对他并不了解,只是偶然听到别人摆谈才知道他家条件好,属于富人家庭。当然,小卢对佟尘辉也不了解。

“你没事吧!”佟尘辉担心的问道。因为这里的温度要低很多,风也很大,况且已经快到傍晚,就算出汗分分钟就吹干了,一直赶路的佟尘辉甚至感到些许凉意,裸露的手臂上的汗毛已经竖起,汗毛附近的皮肤冒出了一个个小点点,这是空气温度低于体表温度,并且要有裸露的皮肤才能看到的效果。

“除了出了一通汗,其它的都还好。”小卢淡淡的说道,“天快黑了,我们抓紧赶路吧!”小卢有些担心又催促道,他可不想在这蚊虫遍地,还极有可能有野兽出没的荒山野岭过夜。

“嗯,好的。”佟尘辉点点头,又看了看表,“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到了。”佟尘辉说得有些委婉,毕竟前方的情况他也并不清楚。

佟尘辉依旧走在前头,不过速度却较之前明显放慢了许多,这次他非常小心的观察着前方的路况,天快黑了,能见度越来越低,如果有刚才这种突发情况他们不一定能反应过来。他担心小卢跟不上,不时回过头察看后面的情况。

路越来越平坦,佟尘辉猜测应该马上就到了,不过这次他没有说出来。果然,五分钟后他看见了路口那棵参天大树,透过大树的缝隙佟尘辉隐隐看到了那条由水泥浇筑而成的县道,水泥地泛白的路面太惹眼,他们终于出来了。

佟尘辉来到路口指着他们刚才走过的路对小卢说道,“看,这条小路基本上是沿着这座山的一边走的,路就这样沿着山的走向一直延伸进去。你看,泥土公路入口在那边。”

佟尘辉指着另一个方向,虽然看不到那个丁字形交叉路口,佟尘辉却依旧描绘得绘声绘色,好像那个路口就在眼前。

“山就在中间,它们相距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不管大路还是小路,它们指向的方向都是同一个--正北方。我们已知的进山的路只有公路一条,其它三个方向几乎都是大山,而一直往北方走,那边没有村,更没有镇,有的只是一片国有大林场,那里根本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如果还有小路能进山,那一定是泥土公路旁边的这个路口。”

小卢随意的看了一眼,他虽然觉得佟尘辉说的有几分道理,但他根本没有认真听,不是他不想听,而是他此刻没有心思听,因为刚才的惊魂让他感到后怕,对于刚才的事他甚至有些耿耿于怀。

佟尘辉早就发现小卢失了兴致,他本来不想再提的,只是刚才小卢问了他,而自己也答应要给他解释。

佟尘辉便不再多说,他也有很多事要做,案子的事,老大爷的事,小路有垮塌不知道老大爷是否知道,他担心老大爷,他想把路修好,更想……老大爷年纪大了,一个人一直在上面也不是个事,万一……佟尘辉在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他不确定老大爷是否会同意自己的这个想法,还有……。

“走,车子已经在那边等着了。”佟尘辉招呼上小卢就朝公路路口走去。这个时候小卢才不时朝北方望去,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拐了几个弯,难怪那些人没发现,走到路口佟尘辉的话再一次浮现在小卢脑海,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真的像佟尘辉说的那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