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254字
  • 2020-11-15 20:17:50

“好好生活下去,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你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您也会有的,我想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我们将它一同拥有。”

“我们不一样,你还年轻。我……”佟尘辉慢慢的移开了视线,“我已经拥有过一次,不可能再拥有了。”

“为什么……您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闭起来,以前的幸福是以前的,现在的幸福是现在的,幸福不应该被辜负,您的人生完全可以重新开始。”苏荷的双眼早已经通红。

佟尘辉慢慢的移开视线,好像有意回避她的尴尬。

“我的心早在多年前就死了。”

佟尘辉突然看向苏荷,认真的说道,“你与我不一样,你还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的幸福即将到来,我不能耽误了你。”

“你的心在多年前就死了?”苏荷低下头摇晃着脑袋,她不敢相信这句话。突然,她猛地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佟尘辉,“如果您的心死了,您怎么可能帮助那些贫困学生,您怎么可能帮助那些孤独老人和孤儿?”

她这话分明是在质问,但佟尘辉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质问的意思,这话倒像是落水的人突然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

不过佟尘辉被这样一问,竟然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他沉默了。

佟尘辉犹豫了几次,最后他终于还是慢慢的开了口。

“我的心的确死过一次,我的心里已经没有小爱,我的心里早就没了儿女私情,对现在的我来说儿女情长在多年前就已经随风而逝;但是我的心中依然有爱,只是现在我的心中只有大爱,爱自己,爱所有人,爱这个世界。你知道吗?那个地方汇聚着海州市绝大多数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家的孩子。也许,我现在的所为在你眼里只是做好事,献爱心。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也包括你。”佟尘辉抬起头,然后伸出了右手,而此时他看着与指着的方向正是儿童福利院的方向。

“如果对这些关键年龄段的孩子引导失误,那以后从这里离开的将会是对这个社会存在潜在威胁的敌人。”

佟尘辉见苏荷没有多大反应,继续说道,“相信我,这是一个当了几十年民警的人的经验总结。孩子小时候的经历,特别是遭受过重大家庭变故的孩子,那些遭遇对他们的心灵创伤是非常大的,阴影会伴随他们一辈子,也许伤口一辈子都愈合不了。如果有时间与能力,我要陪伴、帮助,并且正确引导他们,那他们将成为对这个社会有用的人。现在他们需要别人的帮助,以后他们将帮助需要帮助的其他人。”

佟尘辉突然转换了方向,他的手指向了另一个地方,这正是海州市老年福利院的方向。

苏荷没有说话,佟尘辉也没有等她开口的意思,他继续说道,“这个地方住满了咱海州市绝大部分没有孩子或者被孩子遗弃的老人,他们孤独,没有依靠,也许还没有爱,因为在他们本该是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时,却连一声问候都没有。他们中有的可能有资产,更多的什么都没有,他们来到这里的前一刻就什么都没有了,此生注定孤独终老。他们没有希望,有的只是阅尽世事沧桑的绝望,他们来这里就是等死的,时间到了也就该走了,走了也就解脱了,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死来得更实在的东西。死就死吧,可是死了没有一个人会伤心难过,没有一个人会记得他们,住在这里的人是一群被人类遗忘的可怜人,他们是一群无人关心的尘埃,离开的前一刻他们的心一定是冰凉的,最暖不过人心,最凉也不过人心,而环境有时候真的能决定人心的温度。”

佟尘辉停了一下,他缓了缓后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吗,这两个地方是全海州市最孤独的地方?”

苏荷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才向先前佟尘辉指引过的地方看去。太阳正好悬挂在那个方向,一眼看去她的目光碰撞在阳光闪烁的金光上,苏荷下意识地眨了眨眼,在朦胧中她居然依稀的看见“福利院”三个大字在闪烁的那片金光下。

佟尘辉平静的看了看苏荷,突然问道,“你相信鬼神吗?”这有点像佟尘辉先前的那个问题,虽然先前问的是灵魂,现在问的是鬼神,但此时他好像将话题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上。

苏荷愣了愣,这次她还没有回过神,也许是她认为这个问题与他们现在的话题毫不相关。

“如果世间真有轮回,那么那些生活不如意、孤独又无助的人一定会把人间的绝望、冷漠、自私、怨恨……带进地狱。”

苏荷突然觉得好笑,因为她才不相信什么鬼神妖魔,硬要说有鬼神,那鬼神就是人,而且一定是那些厉害的人,不同的是坏人是鬼,好人是神。

“同样,他们重返人间前来投胎的时候,又把这些绝望、冷漠、自私、怨恨……给带了回来,种下怨念,滋生罪恶,循环因果。”

苏荷面色凝重,心里却这样想着,“难怪有些小孩从小就坏……”她不敢往下想,立刻止住了这个念头。

佟尘辉捕捉到她脸上细微变化的这一细节,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离开了这个鬼神话题,“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一群人,对于面临的困境他们自己没有能力解决,因为他们已经是黄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他们需要帮助,外力的帮助,他们要的也不多,就是想有人陪在身边,关心他们,陪他们说说心里话,用普通人常有的热闹驱散他们最后的寂寞。人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走的时候千万不要留下遗憾。活了大半辈子,我发现在绝望中死去的人真的好可怜,我不知道要作多大的孽才会在绝望中死去,我不想这样的悲剧在我面前出现。所以只要有时间,有能力,有机会我都会多陪陪他们,在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能感受到人世间最后的一抹光留给他们的温暖,照亮他们去天堂的路,让他们走的时候感受到的是这个世界的爱,而不是求而不得的遗憾。”

“您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苏荷问道,她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佟尘辉愣住了,他面色凝重,仰面看着天,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他好像在思考,也好像在纠结答案,良久他才缓缓放下头,然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你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

苏荷笑了笑,“那要不先听听我的答案?”

佟尘辉点点头,可他立马又觉得不对劲,不过刚刚才点头,总不能马上又摇头。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与喜欢的人在一起,跟他一起过平凡简单,却又快乐、幸福、温馨的生活。”苏荷忽而一笑,“永永远远陪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做他喜欢且又想做的事。朝看日出,暮赏红霞;秋冬揽风雪,春夏观月华。”

佟尘辉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赶紧移开了视线,不过脸上却有意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活了大半辈子,也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世间之事也看了不少,但是经历太多,对好多事反而越淡,觉得没啥味道。不过,见多了,也就知道什么事是最有意义、最重要的。如果有一天,海州不需要警察了,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在老年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上班。在老年福利院我能天天感受慈祥,在儿童福利院我能天天享受童真。两个地方来回跑,两个工作,一个初心,相同的爱,把我快乐的时光分享给那些需要的人,也慰藉他们孤独的心。与一群平凡的人快快乐乐的过完后半生,此生简单,但是足矣。”

“您什么事都想到他们,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可以牺牲,这样真的好吗?”

好多人都问过佟尘辉相同的问题,但苏荷是对他说这话的第一个女性。

“我这辈子值得自豪的事,除了当警察阻止坏人伤害无辜,让老百姓感受到人间正气存外,另外能让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有三个。一个是照顾、陪伴孤寡老人,让他们老有所倚,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依然能感受到人间温暖;一个是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还有一个是陪伴、帮助孤儿,让他们少有所依,等他们到了一定年龄,也能像正常家庭的孩子那样有令人难忘且美好的童年时光回忆,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有爱,教他们如何与这个美丽的世界相处,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长大后回报这个社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其实对这些孩子的帮助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他们自力更生的时候,说不定……”

佟尘辉看了看苏荷,“说不定,说不定其中就有一个会延续我现在的模样。”

佟尘辉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自豪,不过他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是值不值得的,只有合不合适,可不可以,愿不愿意,敢不敢为……我也是穷苦人家出生,我知道穷人的艰辛,穷人的苦。我也曾绝望,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突然出现一道光,不仅会给人温暖,还能让人看到这辈子最温暖的希望。我也曾无助,你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我伸出一只手,我有多感动吗?真的能记住一辈子,感恩一辈子。所以,我有一个梦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愿所有人都有梦可依,并且最终都有梦所倚。”

苏荷呆呆的看着佟尘辉,心想,能让我佩服的人不多,而自己眼前就有一个,佟尘辉就是那个令她由衷佩服的人。

佟尘辉善于观察分析,心思细腻且缜密……办案能力也极强。但自己对他生出好感的原因却不是这些,自己对他生出好感的原因是他的善良,他的人品,他的人格魅力,而他的善良更是苏荷这辈子所遇之人中无人能比的。他看着很普通,但是很多时候自己在他面前却显得有些藐小。

正是因为佟尘辉的善良,正是因为佟尘辉的人格魅力,苏荷才会爱上一个大自己很多的男人。苏荷的喜欢是爱,她的爱也是真正的感情,但是她对他的爱却又超出了爱情,甚至高于爱情。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佟尘辉吗?”

佟尘辉没有看苏荷,也没有等她回答便直接说出了答案,“因为我的父母想告诉我,即使是冬天偏僻角落里的一粒毫不起眼的尘埃,也不要自暴自弃,也要勇于突破,即使出生再卑微也要在毫不起眼的地方散发出人性的光辉。”

苏荷充满敬意的看着佟尘辉,“您的这些行为是值得肯定的,对此我非常敬佩,也愿意向您学习。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一个人难道不孤独,不寂寞吗?他们需要关心、照顾,您也需要;他们需要温暖与爱,您也同样需要。您需要一个人来关心您,照顾您,温暖您。”苏荷依旧在坚持,她没有放弃,她试图说服佟尘辉。

“孤独与寂寞是有区别的:孤独是孤身一人没有人陪伴,比如一个人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环境,不能适应就会产生孤独感,孤独是外在的,它是一种表面状态。寂寞是心里面的一种感受,比如一个人无人关心,他的行为、脑袋里的想法得不到别人理解,内心深处的秘密得不到倾诉,他的精神世界得不到寄托,那他的内心就会产生一种得不到慰藉的空虚感,这就是寂寞。寂寞是内在的,它是人的内心感受,一种心境,它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空虚的体现,寂寞远比孤独要深刻,它更偏重于精神上,因此它对人的伤害更大。孤独的人不一定寂寞,寂寞的人不一定孤独,当然也有既孤独又寂寞的人。孤独而不寂寞,是一种境界,人可以专注于其它事而使自己的精神得到寄托,就不会再感到寂寞;寂寞而不孤独,是一种境况,是即使被人用手握着,也感觉不了温暖的悲凉;既孤独又寂寞的人,就像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是非常值得同情与可伶的。如果硬要将寂寞与孤独区分开来,最简单的辨别方法就是:寂寞肤浅,孤独相对而言深刻。”

佟尘辉低下头想了想,“废弃工厂那位老大爷孤独,但是他并不寂寞,因为他的灵魂并不空虚,他有精神寄托。他拿上一壶酒,去他的那些老伙计坟前说说话就能过一天。他拿上纸钱、香和酒去祭奠他的那些亲人与朋友时他很自豪,也很满足,慰藉别人是他的快乐,也能体现他存在的价值,这是他活下去的意义。但他也有担忧,老人担心他离开这个世界后,是否有人替他送终,是否有人会记得他,有没有人来看他,会不会有人来祭奠他。进入福利院的老人也许不会感到孤独,因为有很多相同遭遇、相同年龄的人在他们身边,他们旁边充满了热闹,但是依然会有人寂寞,那样的人不喜欢说话,在凳子上一坐就是一整天。而我并不孤独,因为我的身边从来不缺少欢笑;当然我也更不会感到寂寞,因为我的精神世界非常丰富。我的人生也充实圆满。”

佟尘辉突然又补充道,“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老人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没有孤独,更不会感到寂寞,我真希望孤独和寂寞与老人无关,也与所有的人无关,这个世界应该充满歌声与欢笑。”

“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一家人就不一样了。做这样的事为什么要一个人呢?您这样的行为需要注入新鲜血液,需要新生力量的加入。”

佟尘辉的嘴唇微微一动,“你,你……”他的嘴唇一连几次的张了又闭,最终想说的话并没有出口。

突然,佟尘辉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重新调整好情绪,然后愧疚又认真的看着苏荷,“苏荷,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苏荷的目光慢慢的迎向佟尘辉,她轻轻点头,不过很快她又摇摇头,她警惕的看着佟尘辉,“您讲。”

“就在这两年,找一户好人家,定了你的终身大事。”

苏荷摇晃着脑袋,她的眼神里满是痛苦之色,而就在这时她的心正在剧烈的颤抖,那激烈的抖动很快就传染到她的身体,一瞬间便蔓延到她全身。

她红着眼看着佟尘辉,她知道这是佟尘辉最后的嘱咐,但她始终没能预料,这次见面最终成为了他俩的诀别。

“不,我这辈子不会嫁给其他人,我会等您,等您出狱的那天,我要嫁给我喜欢并且我爱的人,这辈子我要嫁给爱情。”苏荷几乎大声的喊道。

……

“苏荷,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小心王超,其它事你什么都别问,也不要去管,因为那些事不是你一个弱女子能够解决的。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你会幸福的。我,我祝你幸福!”

说完这话佟尘辉突然摸出一张银行卡,卡的背面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六个数字。

这张银行卡正是当初陈曦交给佟尘辉的那张,现在他原封不动的交到了苏荷手中。

当初那三十万还款,正是苏荷给他的,那是苏荷向家里借的,最后那笔钱又变成了提前预支给苏荷的嫁妆了。

当初苏荷把卡交到佟尘辉手中的时候,也跟这张卡一样,后面都贴着一张六位数的便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