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678字
  • 2020-11-14 09:33:34

这段时间来找佟尘辉的人很多,因为那个事已经传开了,但他们相信佟尘辉的为人,这些人来找他,除了想听佟尘辉亲口说出真相外,他们的初衷是想看看自己是否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这些人当中最特殊的一个要数苏荷了,虽然他俩平时的来往并不多,但是他欠苏荷的东西太多,特别是那个叫做人情的事物。

其实苏荷不来找佟尘辉,佟尘辉也会去找她,因为这段时间佟尘辉突然看不清眼前的路,他担心自己会迷失在浓雾中,所以在这之前他应该把那些该办的事办了,该了的事了了。

苏荷始终没有提那件事,她不忍心向他提这种问题,正好佟尘辉也没有说这事的意思。他们现在的见面是因这事而起,但俩人见面后却都有意回避这个话题,对于这件事他俩好像达成了共识都避而不谈。

俩人无话,最后他们不自觉的散起步来。

苏荷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好,她的嘴唇几次微启,但是话语最终没有出口。

佟尘辉也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就这样俩人一路无语的走了很久。

突然,苏荷那双洁白如玉的左手握向了佟尘辉的右手,一股温暖瞬间就向苏荷的掌心及指尖传来。就在她萌生一丝窃喜的时候,佟尘辉轻轻挣脱了苏荷温柔的左手。

那一瞬间,苏荷俊俏的脸蛋突然僵住,她的心底竟生出了一丝悲凉,失落感笼罩着她,落寂与悲伤正在不断弥漫,这一刻她认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

“你觉得人死后会有灵魂吗?”为了避免苏荷尴尬,佟尘辉突然问道。不过他这话却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一般。

“灵魂?”面对佟尘辉这一问,苏荷猝不及防,等到脸上的忧伤慢慢褪去,她才缓缓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佟尘辉,若不是亲耳听到,她绝对不会相信这话是出自佟尘辉之口,因为在她的印象里佟尘辉是一个忠实的唯物主义者。难道仅仅是为了缓解自己刚才的尴尬。回过神时她发现佟尘辉正等着自己回答。

“人死如灯灭,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失去了生命体征。连生命都没了,除了遗留下的一具尸体外,还能剩下什么?”苏荷还是回答道。

不等佟尘辉说话,她又继续说道,“人死后所有意识都将消失,包括:爱、恨、情、仇……我倒觉得‘灵魂’不过是人们对死亡的一种美好祝福,为了降低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如果硬要说‘灵魂’存在的话,那它其实就是:死去的人的面容、生平事迹等被牢牢记在活着的人的心中,然后在祭日等特殊日子缅怀死者,他们以这种方式继续‘活在’这个世界,直到最后一个人忘记他,或者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也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他才算是真正的离开。我认为‘灵魂’不过是活着的人对死去的人的思念。”

“嗯!”佟尘辉有些意外,他本不相信灵魂这样的事,不过苏荷的说法他倒是第一次听闻。

佟尘辉低着头,好像陷入了沉思。

苏荷也不再说话,两人同时沉默。

一阵风像轻柔的丝巾般温柔的从两人身旁滑过,微风清爽而干净,让人神清气爽。

风轻轻翻起佟尘辉的衣角,也吹起苏荷的头发,连她的裙摆也轻轻摆动了一下,这时佟尘辉才发现原来苏荷如此漂亮。

微风刚过大风又至,旁边的树叶被吹得哗哗直响,树端顶部细嫩的枝条被吹弯了腰。

风一下子扰乱了苏荷的头发,她侧了一下身子,背对着逆风的方向。

狂风一般来得猛烈,去得也快,何况只是大风呢。

没多久风停了。

“苏荷。”佟尘辉突然喊道,他的声音竟极具温柔。

苏荷的身体轻轻颤动一下,她慢慢转过身,俊俏的小脸已经涨得绯红。苏荷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然后突然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她鼓足勇气对着佟尘辉轻轻一笑,瞬间脸上仿若一朵悄然绽放的鲜花。

她小口微张,嘴角像湖面上的波纹一样微微漾开,嘴角那个酒窝也像饮了蜜似的跟着面部那朵花儿一起绽放起来,连嘴角看上去都是甜甜的。这笑容真甜,纯粹没有经过任何修饰,惹得佟尘辉的心微微波动了一下。

女人最美的时候不过就是心动的那一刻吧。

“苏荷,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如果,如果遇见合适并且爱你的男人就结婚吧。婚姻大事拖不得,我相信你会幸福的。”

佟尘辉的话还未说完,苏荷的笑容已经被忧伤取代,她的脸一下子僵住,仿佛定格的画卷,只是画上写满了失落、无助与不甘。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果然,这个世界上比:“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更痛苦的话是:我站在你面前,你明明知道我爱你入骨、非你不嫁,你却装作云淡风轻、若无其事,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此时她的眼中有一道亮光,这道光是阳光的反射,而反射的载体是像珍珠一样的泪花。

佟尘辉仅仅瞥了一眼便发现了一切,他怕那个眼神,竟然连直视她的勇气都没有,最后他低下了头。

此刻,佟尘辉的心很痛,好像被别人用针狠狠的戳了一下,他知道对面那个人的心比他更痛,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轻轻低下沉重的头,连叹息一声都不能。

“我的心早已有所属,遗憾的是我心中之人并未把我当做他的心中之人。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我爱他,他不爱我。”

苏荷忽而一笑,那笑声分明是自嘲,“世界就是这么的奇怪,你牵挂的人心里并没有你。不过这些对我来说早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遇见了那个让我脸红心跳,小鹿乱撞的那个人。我爱他,已经深入骨髓,刻进灵魂。我的心太小,早已装满了牵挂,再也容不下别人。我在灵魂上已经嫁给了他,并且我还在梦里为我们举行了婚礼。”

佟尘辉的脸微微泛红,倒数第二句话不正是别人给他介绍对象时他的拒绝语吗。

现在,现在从苏荷口中说出来,佟尘辉犹如被人闷头一棍。更残忍的是这话佟尘辉也对苏荷说过。不过当初佟尘辉说这句话是为了拒绝别人,而现在苏荷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成了最长情的告白。

佟尘辉非常后悔以前对苏荷说了这句话,因为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句话曾经伤透了一个女孩子的心。虽然已经事隔多年,但他知道那道伤依旧没能痊愈。

“对不起,苏荷……”佟尘辉在心里一连说了数遍,此时他的心在滴血。

“喜欢是爱吗?喜欢不是爱,但是我想把我的喜欢留给我爱的人,今生非他不嫁。如果有来世我还想遇见他,因为那种让人心动的感觉真的很好,心怦怦直跳的感觉,像极了爱情。那一瞬间是一个女孩最幸福的时光,绝对没有之一。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嫁给他。”苏荷继续说道,她的面部看上去很平静,可低垂的左手却不自觉的扯着裙角。

“为了一个那样的人值吗?”佟尘辉低着头轻轻说道,他这句话不像是给苏荷说的,倒像是在问自己。

“如果是真爱,没有值不值的,爱得深刻,才愿意付出,那些不愿付出,还在埋怨爱情的人,只是因为情不够深,爱不够真,爱得不够彻底,这样的爱情终究经不起检验。爱太浅、情太薄的人才爱碎碎叨叨,才喜欢抱怨。厚爱无需多言,深情总是默默陪伴,默默守候,盼你好,盼你幸福,哪怕站在远处看上一眼便已很好。”

“可,可你也应该有你的家庭,你的孩子,你的爱人。”

“不是真爱我接受不了,没有遇到我的真命天子,我宁愿在世俗的眼光中卑微的活下去,对我来说婚姻不是儿戏,我绝对不会将就。”

“这样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你本应该有你幸福的生活,何必因为一时冲动毁了所有。”

“有些事是不求回报的,就像您。”苏荷突然看着佟尘辉,她一下子把话语转向了他,“您做的事又有什么意义呢?您的苦无人与你分享,您做的好事没几个人知道,为此您还断送了大好前程……那些从您指尖上轻易滑走的东西,值吗?”苏荷的声音突然变大,她的情绪变化越来越大,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好像即将歇斯底里。

“谈不上毁与不毁,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自己觉得有意义就会义不容辞,毫无顾虑。就像您曾经告诉过我的那样:一个人一辈子总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的。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有意义的事:大同小异,却又略有差别,但不损人利己就好。”

苏荷这里说的心指的是:初心和良心,这个意思佟尘辉当然也明白。

听闻此言,佟尘辉竟无话以对。他心疼苏荷,也觉得对不起苏荷。

苏荷的家庭条件很好,她举止优雅,学历高,人长得也漂亮,是一位落落大方,又心地善良,还能力出众的那种优雅女性,她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

曾经,他把她当成同事,当做妹妹;后来,他对她竟慢慢开始产生好感,只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在他心中年龄也成了一道无形的隔在他们之间的障碍,曾经他试图跨越它,可现实总是又会将他击溃。

佟尘辉低着头沉默着,一秒、两秒……

时间依旧在流逝,一往无前,永不回头。

关于最近的谣言,苏荷始终放不下佟尘辉,她隐隐发觉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机会。她的心很乱,她想帮他,可她无能为力。

苏荷已经明白了很多,但她始终不相信佟尘辉会做那样的事,就算他真的做了也一定是有苦衷的,并不全像流言所说的那样。她知道流言之所以为流言,就是夸大了其词,毕竟流言蜚语是用来重伤人的。

她相信佟尘辉的为人,她相信事出必定有因。当然她也支持佟尘辉的所作所为,苏荷不正是被他的人格所征服才爱上他的吗。崇拜他的能力与人格,喜欢他的品行,才会爱上他这个人。

苏荷佩服佟尘辉,佩服他的勇气,佩服他的大爱,并且她还受着佟尘辉行为的影响。

狂风终至,风暴笼罩下的两人反而显得异常平静。

苏荷的心很痛,同样心痛的还有佟尘辉。

苏荷表面上是因为佟尘辉的拒绝,实质是担忧佟尘辉的安危。

佟尘辉一来觉得辜负于她,对她有愧,二来怕误了她的终身。

当然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一个人的青春实在太短暂,青春一旦离去,就算坐上宇宙飞船也找不回。

恐怖的是一个被青春抛弃的人,在面临一些人生大事的抉择面前,会沦为一桩交易的买卖,最悲哀的莫过于还会大跌身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