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救赎还是自缚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770字
  • 2020-11-13 09:32:33

“你,你好像经历了很多事,你身上好像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龚勇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过佟尘辉并没有回答,他也没准备回答。

突然佟尘辉像想到了什么,“我帮那个孩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少有所依,老有所倚。”他恳求又充满希望的看着龚勇,“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龚勇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他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有时间与精力,代我去老年福利院看望那些老人,代我去儿童福利院看看那些孩子,他们需要关心与爱护,他们需要温暖,他们更需要爱。”佟尘辉抬起头看着他,“当然要在你有时间和精力的前提下。”

“你对这两个地方很熟吗?”

“嗯!”佟尘辉点点头,“还算熟,你去了之后可能会听到一个叫夏志的人,不要去打听与了解,因为这个名字是我在这两个地方的另一个身份。”

“啊!”龚勇露出震惊的神色,不过佟尘辉接下来的话却令他更加震撼。

“你要小心王超。”

“你说什么?”龚勇不明白佟尘辉为什么会这样说。

“事物本有他原本的模样,我们要在东风吹散迷雾的时候找准一个角度看清它。”

“这……”龚勇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更加不明白佟尘辉这话的意思。

“他是混入人民内部的敌人。一颗老鼠屎影响一锅粥,他们只是几个伪装得很好的混入人们政权中的蛀虫,我们要坚决把他们打掉,不然海州会深受其害,将无宁日。”

“什,什么?”

“他原名叫祁刚……”佟尘辉一下子说了很多,他把自己对王超的所有了解都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龚勇除了震惊之外,还有疑惑,不过他相信佟尘辉,毕竟他俩是几十年过命的老交情,他对佟尘辉的为人非常清楚。

“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佟尘辉突然认真的看着龚勇,“在没有找到充足证据前,千万不要与他发生冲突,那样你不仅会吃亏,并且可能会永远的失去将他绳之以法的机会,他的实力远超我们的想象。我就吃了这个亏。我挪用脏款的消息,就是他派人散布的。”

佟尘辉仍然看着龚勇,他需要龚勇肯定的回复。

“我答应你,我会慢慢调查他,还真相一个公道。”

“这事得从长计议,千万不能操之过急,因为坏人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懂法的坏人。一步暴露,那他将会步步算计你,直到让你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佟队长,我们等你归来,那个时候如果我们还没能将他绳之以法,那我们需要你的加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你,你千万不能走极端。我们需要你,海州也需要你。”

“如果我失去了警察身份,那对寻找证据的影响非常大,对调查会有诸多方便。”

“别灰心,邪是不能胜正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终究避免不了法律的制裁。我虽然没有你无私,但是正确的事我一定会坚持下去,只要王超有罪,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为民除害不仅仅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的事,更是所有有良知公民的义务,即使我不是警察了,我依然会寻找王超犯罪的证据,面对坏人我们避无可避,唯有面对。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佟尘辉突然低下头,他避开了对方的视线,他的表情有些痛苦,“你高看我了,其实我没有你说的那样高尚,我愧对这样的评价。曾经我很自私,当初我留那几个孩子在我家的目的,除了想帮他们外,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希望我离开这个世界后,有人会继承我的衣钵,帮我继续去福利院关爱、温暖那些老人和孤儿,我留他们在我家最主要的还是希望他们能继承我的遗志;曾经我很自私,我当警察的初衷只是为了寻找亲人,后来我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正义化身的警察,我维护着社会的平稳安定,老百姓对我爱戴拥护,可现在我却连自己的弟弟妹妹都保护不了。”

佟尘辉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非常激动。龚勇想安慰他,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曾经我最放不下的是那些老人和孩子,可现在我……哎。”佟尘辉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我抓不住这世间美好,就像我抓不住梦里的那只熟悉的手;我抓不住这世间美好,就像我找不到散落在人世间的亲人;我抓不住这世间美好,就像我握不紧从天空中洒下来的那道最亮的光;我抓不住这世间美好,就像我身为警察却不能在关键时刻化身正义惩罚罪恶。”

龚勇不知道,这话表面上是对他说的,其实这话是佟尘辉对自己说的,他知道这一劫他是躲不过去了。

佟尘辉的话音一停,周围立刻又安静下来,他俩都没再说话,在这一刻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佟尘辉也终于哭了出来,不过他的哭泣没有声音,只有不断滚滚而下的眼泪。

龚勇看着伤心的佟尘辉,他知道对方已经压抑了很久,他在心里小声说道,“想哭就哭吧,这样会好受些。”

除了感动与震撼,龚勇的内心还有些复杂,他看着佟尘辉,自己的心仿佛被刀割一般。龚勇清楚佟尘辉这是救赎,但同时也是自缚,不过行为却令人敬佩。

来找佟尘辉的当然不止一人,还有一个既佩服又崇拜佟尘辉,但又担心佟尘辉的形象会突然掉落的人。

那人看着佟尘辉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他不相信佟尘辉会做那样的事,就算做也是有苦衷的,因为他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干那样的事呢。即使这人相信佟尘辉,但是他还是想亲口听到他的答案。

佟尘辉看了对方一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低下了头,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双手却成拳握得紧紧的,他的心还在挣扎。

“我本无求,奈何有人需要……”他本打算继续说下去,可转念一想:我本平凡,何必伪装伟大,事已至此……他认命了,他觉得解释不解释都已经不重要。误会就误会吧,但是他不甘心,这一连串的案子还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幕后黑手还没有伏法,他担心有更多的人会受到伤害。

“您后悔吗?”那人看着佟尘辉。

佟尘辉愣着一动不动,没人知道此时他的心情有多沉重,他的脸像是在高原缺氧的环境中经历过呼吸困难一般的难看。

那人发现了佟尘辉的难受,他也明白这样问不好,但是他担心自己心中偶像的形象会坠落,所以他还是来了。

原本他是来帮佟尘辉的,可这事连佟尘辉都解决不了,他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他不想看到佟尘辉难堪,于是准备离开,当他转过身的时候佟尘辉却突然开口了。

“对于这辈子做的任何一件事,我从未后悔,如果有机会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依然会救那个男孩。那是离我如此近的一条生命,我当时的一个念头能决定他的生死,我不伟大,但我还是选择让他活下去。他还年轻,应该有大好年华,面对一个风华正茂的生命,我的个人名誉又算得了什么。”

佟尘辉突然抬起头,猛烈的吸了一口气,“也许,我不是一个好警察,但是我问心无愧,因为那笔钱在两年后我就以另外的方式还上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佟尘辉闭着眼睛,他很痛苦,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左手和右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音量也提高了几分,但是身体却依旧在轻轻颤抖。也许旁人看不出来,但是佟尘辉的感受却非常强烈。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您认命了吗?”

“没有。”佟尘辉不甘心的说道。

“那您为什么不走?等能证明您清白的时候再回来。”那人用怜惜的目光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走,我的良心,天知,地知,我知,你知,他知……人在做,天在看,清者自清,浊者终浊。我离开不就是畏罪潜逃了吗?逃走后就意味着我承认了,那可就坐实了罪名,到时候就算我跳进大徽河都洗不清了。”

那人无言以对,是呀,走了不就是畏罪潜逃了吗?他非常了解佟尘辉的为人,佟尘辉是一个正直的警察,从他从警的那天开始,他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宁愿坦坦荡荡的赴死,也绝不愿背负那样的罪名。

可这样就真的好吗?别说佟尘辉了,就连自己这个旁人看着都不甘心呀!

“我是警察,我穿上警服就要对得起人民;我是党员,我戴上警帽,就要对得起头顶上那个党徽。现在考验我的时候到了,要么赴死,要么从容的等待审判,我绝对不会逃避。我做过最坏的打算,从现在开始我也做好了死的准备。”

佟尘辉看着他,表情突然凝重起来,“你能帮我做一件事吗?”

佟尘辉好像在交代后事,他没有孩子,没有亲属关系的法定继承人,这个男子觉得佟尘辉好像在给自己交代遗嘱。

“您请讲。”他的声音沙哑。

佟尘辉面色凝重的看着他,并没有立刻说话,他愣在那里,一时间周围又安静下来,他们仿佛能听到各自剧烈跳动的心脏声。

过了好一会,佟尘辉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缓缓说道,“如果你有时间,代我去看看那些孩子和那些老人。”

佟尘辉的嘴唇微微颤抖,他停顿了一下。

对方并没有开口,因为那人知道佟尘辉的话并没有说完。

“如果他们遇到什么难处,需要帮助的时候,在你有闲钱的前提下,希望你能帮帮他们。”

佟尘辉眼神中满是期待,他本不想把这个包袱甩给他,但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反正已经是最后一次,没有以后了,那就再麻烦他最后一次吧,这也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帮他们了。毕竟世事难料,以后,以后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好,我答应您,在我活着的前提下。”

他的回答很干脆,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关于明天和意外,对于身处一线的公安干警来说,永远也猜不到谁会先来。

如果自己还活着,他愿意给世界增添一份爱,愿意给别人的人生一个温暖的关怀。

“谢谢,谢谢你!”佟尘辉的身体好像在颤抖,他有些激动,但脸上流露得更多的是感激。

对方从来没有见过佟尘辉这样的表情,不管在局里,还是在外人眼里佟尘辉都是坚强乐观、积极向上中又带着点冷峻孤傲,却依然是坚不可摧的。

对于佟尘辉的感激,男子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眉头皱了又皱,好像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其实这次前来找佟尘辉,不仅是想了解这件事情的情况,最主要的还是他想为佟尘辉出一点力。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已经让他知道,佟尘辉用夏志这个身份做的那些事。

“如果您手头紧,我这里有多余的闲钱,可以帮您应一下急。”说着男子递过来一张银行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