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救赎还是自缚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332字
  • 2020-11-12 09:42:13

很快关于佟尘辉挪用脏款的事就闹得沸沸扬扬。有些人开始在背后小声议论;有些人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觉得这事一定是弄错了;还有极少数人在幸灾乐祸;但是绝大多数人都相信佟尘辉的为人,他们相信佟尘辉不会做那样的事。

佟尘辉知道,如果再找不到证据,那一切都将结束。对于自己他认为死不足惜,但留下那么一个祸害在海州,他认为是自己的失职;留这么一个祸害在海州,是海州的一大隐患,是海州老百姓潜在的一个威胁。如果这事就这样结束,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呀!

没多久有一个人突然找到佟尘辉,这人正是海州市副局长龚勇,他也听闻了那些谣言,正是因为他相信佟尘辉的为人,所以他才会找对方想把这事问清楚。

佟尘辉当然知道对方的来意,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出口,他更不知道这事该从何处说起。

看到佟尘辉神情低落的样子,龚勇的眉头轻微一皱。

“我听到那事了,我……”龚勇倒也直接,他没有绕圈子,而是直接问出了他心中想知道的事。

他看了佟尘辉一眼,然后慢慢说道,“我不相信那些谣言。我找你是想了解一下实际情况,然后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

佟尘辉感激的看着龚勇,他并没有说话,很快他就移开了视线。这些当然被龚勇捕捉到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哎。”佟尘辉叹息了一声,“这事说来话长。”

龚勇认真的看着佟尘辉,好像在对他说:你说吧,我愿意倾听。

佟尘辉沉默了一下,良久,他才缓缓开口,“有些事是事实,有些不是。”他突然低下头,“不过,我的确动过那三十万,挪用脏款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佟尘辉,你糊涂呀。”这句话几乎是他条件反射性的说出来的。不过他立刻又意识到不对,因为在他印象里海州佟队长是不会为了钱而干这种下流的事的。

“这不是我想听的,我想知道原因。”龚勇虽然不敢相信佟尘辉刚才的话,但现在他已经不关心结果,他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佟尘辉依旧沉默着。突然,他抬起头看着对方,此刻他的脸上又重新有了精神,与前一刻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龚勇知道他释然了。

“我为了救一个孩子,暂时借用了那钱。”

“什么?暂时借用。”

“那个孩子需要一笔费用进行治疗,如果凑不齐钱他就会死去,所以……”

“暂时借用?”龚勇没有理会这个理由,他看着佟尘辉急切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钱你还了的?”

“嗯。”佟尘辉点点头。

“可你怎么还,怎么有机会还?”

“就是这事过去两年后,那个多出来三十万的案子,正是我全权经手办的,我以这样的方式还了回去。”

“有证据吗,能证明那钱是你故意留下来的?”

佟尘辉想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道,“没有。”

“没有,哎。”龚勇除了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脸上还有失落的表情。不过他又转而问道,“这钱你是从那里来的?”

佟尘辉当然明白对方说的是后来还回去的那三十万。

“借的。”

“借的?当初你为什么没有想到去借呢?非要走上那条不归路。”

“时间紧迫,当时我没有凑到这么多钱,后来那三十万正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经过一番挣扎后,我决定暂时将那笔钱借用下来。”佟尘辉突然看向龚勇,好像在跟对方解释,“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以后会找一个恰当的机会把这笔钱还上。”

而这个时候龚勇也突然想起佟尘辉当年向他借钱的事,那年龚勇手头也紧,当时自己只借了两万给他。

“那个漏洞虽然后来被你填上了,但是你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那钱与你有关系,没人知道那是你的钱。”龚勇脸上依旧有些遗憾,“那钱后来还上了吗?”

“没有。”

“还没还上?”

“嗯。”佟尘辉再次点头,“不过放心,在这事结束前我会还上的。”

“你怎么还……那可是三十万呀,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会有办法的,反正我一定会还上。”

“我可以帮你解决一部分,其它的还得另想办法。”

“谢谢!”佟尘辉感激的看着他,“这事我能解决。”

“怎么解决,难道又……”

“不会了,那样的事我再也不会做了。我已经想好办法了,你放心违背良心的事,我绝对不会再做了。除了最初借用的那笔钱,我的钱的途径都来得清白与光明。”

对方点点头,没有再多提这个事,不过他还是说道,“有困难可以找我,虽然我不一定能够帮你全部解决,但至少可以给你分担一部分。当年你向我借钱的时候我比较困难,现在好多了,现在我至少能给你解决三分之一。”

“谢谢!”佟尘辉感激的看着他,此刻除了简单的“谢谢”二字,佟尘辉已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你知道吗,上头正准备给你升职呢。”

佟尘辉没有回答,因为他对这些根本就不感兴趣。他喜欢海州,他非常满足现状,几年来他有多次升职的机会,但最终他都一一拒绝了。当然他可是想了不少办法,找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才推辞掉的。

“听说这次准备调你去省会。”

对此佟尘辉没有惊讶,没有一丝惊喜,更没有一点遗憾,此刻佟尘辉淡若清风,他的脸平静得像一面没有半点波纹的湖水。

两人同时沉默,他们好像各自思考着各自的心事,顿时周围安静下来。

良久,龚勇才再次开口,“那个孩子是你什么人?”他不知道那个孩子与佟尘辉有怎样的关系,才会让他愿意违背自己的原则,不惜铤而走险也要帮他。

“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认识了十几天。”

“什么?”

“他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更是一个拥有大好年华的鲜活生命。”

龚勇感觉不可思议,他想不通这是什么道理。

“为了一个既无亲情又无友情,仅仅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这样做值吗?”

“如果真的决定去做一件事情,没有值不值的,只有为与不为,既然选择,肯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或者在心中挣扎了无数次。我对不起人民的信任,对不起组织的培养,我让您们失望了,对不起,对不起……”说到这里的时候佟尘辉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可能还是因为我太脆弱,我始终无法接受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我的眼前消失,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认识的人在绝望中死去,我不能见死不救。”

“可你想过这个问题吗?为了救他一个人你就违反了纪律,违反纪律后你不但毁了你的大好前程,还让你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如果当初你没有这样做,你就不会面临现在的这些烦恼,更重要的是你就会不止帮助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你就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更更重要的是你还能化生为正义终结更多的罪恶,无形中帮助更多人。”

“这个问题我曾经也想过,连现在想来道理也依然是这样,但是当时情况紧急,如果我不那样做,用其它的方法,在短时间内根本就凑不齐这笔庞大的医疗费,没有这笔救命钱,那个孩子就只有死路一条。我见到他的时候情况太特殊,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我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后来他爷爷奶奶相继离世,他不愿到我家,我知道他怕拖累我,最后还是我亲手把他送进了儿童福利院。他已经没有亲人了,他的遭遇挺让我同情的,我也算帮他家保留了火苗。你知道吗?那是希望的种子,他们家还有希望,他是他们家的唯一希望,我不想那个希望像泡沫一样在我的眼前破裂。我要先帮他渡过难关,先解决眼前的事,以后的事是什么样的谁又说得清楚呢。”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眼里似明镜,一片澄澈。

“我还是无法理解,这个世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仅凭你一人之力又能帮助多少人呢?”

“所以他运气好,遇见我,也算他命不该绝,只是……”突然佟尘辉露出了痛苦之色,“只是我违反了纪律。”

龚勇能清晰的感觉到,直到此刻佟尘辉的心依然在挣扎。

“哎,早知今日又何必……”

“对于这件事,我的确有遗憾,有时候我也会责备自己。不过……”

佟尘辉突然停了下来,龚勇立即看向他,因为龚勇感觉到佟尘辉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对于那件事,虽然我至今都无法释怀,但是,如果有机会让我重新选择,我仍然会做相同的决定。”

“还会那样做?”龚勇疑惑的看着佟尘辉,对此他完全不能够理解。其实他想问的是:这样做,值吗?但最后他还是换了一个词,反正都同样表达了他的疑惑。

“嗯。”佟尘辉作了肯定回答后,便低下了头。

可没一会他便又抬起头,“其它事并没有这个事情急,其它事我不干,还会有其他人去干。这个世界很大,优秀能干的人很多,绝对不会差一个佟尘辉。但这个事就不一样了,这事十分急,如果我不出手救他,那这个孩子就会失去生命,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况且我认为我个人的荣誉远远没有一个鲜活的生命重要;他还小,还没看够这个世界的风景,他还没来得及触及一个人在人间该体验的那些最基本的东西呢。”

龚勇只是轻轻摇头,没人知道此刻他内心的想法。

自古鱼和熊掌就是不可兼得的,顾此必然失去彼,不过佟尘辉却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选择。

“我犯了错,我知道无法弥补,我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罚。”

虽然佟尘辉说这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坦荡荡的感觉,但是他的嘴唇乃至整个身体分明都在颤抖。

他俩都知道,犯了错就必须要接受相应的惩罚,不管是谁都避免不了。

龚勇脸上露出了可惜之色,他仍然认为佟尘辉这样做不妥,也不值得。

“我真希望当初你没有碰到那事。”龚勇不知道说什么了,但他心里的的确确觉得可惜。

“遇到了,我就不会逃避,不管怎样我还是救下了一位少年的命。虽然我犯了错,但是我还是把那钱还上了,即使没人知道,但我问心无愧。而且我也愿意接受相应的惩罚。”

“你有些固执,这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一个人一辈子,总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的,对我来说尊重生命、救人就是有意义的事,更何况人生道路上要有爱同行才不算虚度,我们终究都会离开,但我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份爱。”

“你虽然救了别人一命,可你犯了错是不争的事实,功过要分开,功过不能两相抵。救了一个人,你却也毁了一个人,最终还是两败俱伤的事情,这样看来意义也不算大。”

“你思考过人生吗?”

“人生?”龚勇不知道佟尘辉这话的意思,他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佟尘辉还有心思关心这些问题。

“常人一辈子平均寿命大概是七十年,这几十年就是一个人的一生,人一生中有好几个阶段。有人喜欢二十多岁的时候,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年龄是帅气,漂亮的代名词,这个年龄段的人单纯又泛着青春的色彩,无忧无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有的人喜欢三十多到四十多岁的年纪,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时候,经过重重压力的磨练后,人已经变得更成熟,更稳重,女人更有女人味,男人散发着男人特有的魅力,这是人最容易成功、最辉煌的年龄段,有人视之为黄金年龄……但是有两个阶段往往最容易被人忽略,一个是婴儿到未成年阶段,一个是年迈到苍老阶段。婴儿阶段要么躺在床上,要么坐在学步车上,要么抱在别人怀中;老年阶段要么躺在床上,要么坐在轮椅上。这两个阶段有些共同点,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都不具备自我行动的能力,婴儿还未形成独立行动能力,而老年人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婴儿是新生,象征着希望、未来;老人寿命接近死亡,代表着衰老、离去。婴儿到未成年阶段是人一生中最脆弱的阶段之一,另一个与这相对的阶段就是人老的时候,这两个阶段都需要照顾、呵护与温暖;第一个阶段还需要爱护、引导与教育,因为他们感受到爱的时候才会去爱别人,因为这个年龄段是最需要学习并且是学习能力、模仿能力最强的时候,引导不对,会走错路;最后一个阶段需要理解与关心,因为谁都会老去,谁都避免不了苍老,我们千万不要让一个生命在陨落前把绝望和遗憾留在人间,走的那一刻他们随身携带的应该是爱,因为爱恨、绝望都是会传染的,别让老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样子成为你年迈时的模样。”

龚勇虽然觉得佟尘辉这些话有道理,但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听,他觉得目前佟尘辉所面临的情况与他说的这些毫不相关,现在他的处境不容乐观,毕竟现在他已是自身难保。

他想打断佟尘辉的话,可佟尘辉却又开口了。

“老人是这个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老年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后的阶段,老人经历了人生中的所有历程。虽然他们已经老去,但他们却为这个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们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家庭,甚至社会。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发展与他们年轻时的努力息息相关。无论从那个方向出发,老人都是值得大家尊敬的人。老年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也是生命的一个状态,我们每一个人都将老去,没有谁能够避免,善待老人就是善待以后的我们自己。让尊老,敬老这个传统美德传承下去,让所有人都老有所倚。孩子是一个国家的希望,他们的走向影响着一个国家的未来,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都曾经被人温暖过,这样他们才会拥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样他们也会去温暖别人,甚至温暖这个世界。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被正确引导,走上正确的、他们该走的路,就算不去帮助别人,就算没能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作出贡献,可也不会去伤害别人,更不会去危害这个社会。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是一个国家的希望,同时也是人类的希望,孩子值得我们的关心与爱护,让爱幼这个传统美德延续下去,愿所有孩子都少有所依。”

龚勇几次欲开口,但每次他都放弃了,他已经觉察到佟尘辉的这些话好像是在交代遗言,同时他也察觉到佟尘辉身上还有其它秘密。

“少有所依,不仅要给未成年人提供一个避难场所,更要给他们一个心灵栖息的港湾,给他们提供生存保障的同时,还要引导他们健康、积极向上的成长,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道德观、人生观、世界观,如果没有那个实力,也并不是一定要求他们回报这个社会,但最起码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到问心无愧;老有所倚,不仅要给老人提供一个栖身之所,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提供一个可靠的精神上的依托,既能够容得下肉身,又安置得了灵魂的地方,让老人在他们这一辈子的最后时光里,依然能享受这个世界暖心的温存,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留下的不是遗憾,而应该是爱与感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