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佟尘辉与夏志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2813字
  • 2020-11-11 12:13:32

几天后佟尘辉得知了安溪镇出的那场车祸,当他得知身亡的村民叫甘强时,他伤心欲绝。佟尘辉痛苦的同时,他也把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握成了两个像钢铁一样坚硬的拳头。

没错,甘强就是当初的夏明,夏志的弟弟。其实后来佟尘辉去看过他的弟弟妹妹,只是他们并没有见面。因为当初所有收养他弟弟妹妹的人都对他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再回来找他们,他们必须要断掉联系。

当初为了他的弟弟妹妹能活下去,他含着泪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所以后来每一次前来探望,他都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观望,见自己的弟弟妹妹过得好后,他才放心的离开。

后来他妹妹嫁了人,他其中的一个弟弟搬了家,般到什么地方他全都打听到的。为了遵守当年的诺言,即使他们换了一个地方,他依然只是远远的驻足观望自己的弟弟妹妹,见到他们幸福快乐,他流出了眼泪,他替他们开心。

多年以来,夏志见过他的亲人多次,但是自从夏志把他们送出去后,他的弟弟妹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夏志一次。

王超的办公室在顶层,那天早上佟尘辉隐藏在楼道的一个地方,当他看到王超一个人出现时,他立马上前收了对方的枪。为了安全起见,这次他做了一些准备,比如此时他戴了一双手套。这才一把抓住对方,把他拽到天楼。

王超有些蒙,当他反应过来时,他没有反抗,也没有呼叫,因为他看到佟尘辉手中的枪以及他脸上的怒火。

“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对决,不要牵扯到其他任何人,这也是为你少造杀孽着想。”

“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因为你,你才是那个该死的罪魁祸首。”王超的声音又一次变化,他好像又使用了某种变声工具。

“强词夺理。”佟尘辉停顿了一下,他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你为什么要杀害无辜?”

“说话要注意分寸,没有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

佟尘辉的双眼已经发红,他突然用枪指着王超的脑袋。

王超的心跳一下子加剧,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非常清楚佟尘辉这次可是认真的,他的心已经慌乱,不过看上去他的脸却依然镇静。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王超冷冷的看着佟尘辉用低沉的声音问道,“我还回得去吗?我真的回得去吗?”

“只要你愿意,当然能。”佟尘辉看着情绪失控的王超。

“你说得倒轻松,我知道只要我回头等着我的不是岸,而是冷冰冰的牢狱,终身监禁,甚至是死刑。别忘了我是你的同行,我清楚自己的处境。看在大家多年同事的份上你放过我吧,从今天起我将当一个好人。”

“你会安分守己吗?反正我不相信,狗改不了吃屎,你为人黑暗无比,你是光明的对立面,这些话你骗骗别人还可以,但是你骗不了我。死对我来说早就不可怕,就算要走,似乎也应该先做点什么,我绝不能让你再在这个世界祸害别人,今天我就要代表正义审判你。”

佟尘辉淡淡的看了王超一眼,王超觉得佟尘辉看他就像看自己的犯人一般。

“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放过我,我不想死,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我还有4岁儿子要养,孩子不能没有爸爸,老婆不能没有丈夫,她们需要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过自新。”王超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绝望痛哭的他不断央求着佟尘辉。

“给你一次机会?你给过别人机会吗?在你下命令杀人的时候你给过谁机会?他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有的正值青春年华,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百姓,他们本有他们幸福的生活,大好的前途。他们有等他们回家的父母,有等他们回家的丈夫、妻子,有等他们回家的儿子、女儿,有等他们上学的老师同学,有等着他们赴约的恋人……在没有合法程序的情况下你就判了他们死刑。”

王超不再说话,他的手朝着裤包慢慢摸去。

佟尘辉谨慎的看着他,最后却见王超从裤包里摸出包香烟来。他抽出一只,然后淡定的点上。那样子看上去非常得意,刚才还求饶的模样瞬间就消失了。

佟尘辉突然用左手接过他手中的烟,又用手指掐灭,然后扔在脚下踩了踩。这才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他一眼,佟尘辉这时才发现对方正不屑的看着自己,那道眼神分明告诉佟尘辉才是犯人。

佟尘辉心中一紧,一股不好的预兆浮现在心头,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枪,枪口不知不觉中已经抵到对方的太阳穴上,而佟尘辉的手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起了一层汗,冰凉冰凉的,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慢慢滋生。

“如果他们没大罪,连法律都没有资格结束他们的生命,你凭什么?用唯心的说法,就算阎王爷要勾谁的魂,也要等他阳寿尽,你倒厉害,比阎王爷和法律的权利还要大,完全凌驾于法律和死神之上,你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我现在就替正义惩罚你,我现在就为那些无辜冤死的人申冤,我现在就为那些无辜冤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待会会有两声枪响,这两颗子弹,一颗是为你准备的,一颗是留给我自己的,打死你后,我立刻就自杀。正义与罪恶终究会一较高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终有一个人会先倒下。我不能对不起那些被你害死的冤魂。既然没有亲自给你带上手铐,送你去接受法律的制裁,那我就只好与你同归于尽了。”

“你开枪吧。”王超突然站起来,他愤怒的看着佟尘辉,“枪一响,咋俩都玩完了,不同的是我的身份依旧是警察,而你却是一个畏罪杀害执法人员的暴徒,你杀了好人,你的死只是畏罪自杀。你永永远远都会受到群众的耻笑,而我永远都会受到百姓的敬仰;我将名垂青史,而你将遗臭万年。哈哈哈……”

“自古邪不胜正,终有一天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蠢货,邪不胜正是假的,在海州我说了算,我就是海州的天,我就是海州的王法。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只要海州有我在,邪就是正,正就是邪,邪就是海州的王法,你不相信,我会证明给你看的。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王超越来越狂妄。

“你别得意太早。哭到最后的不一定会失败,笑到最后的也不一定能成功。因为也许你看到的不是最后的哭泣,而笑到最后的可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挂了。况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终将有人会代表正义收了你,连同你那所有的罪恶,所有的杀孽。”

王超脸上突然出现的一抹心虚一闪而逝,很快他又露出了狰狞且得意的笑,“不管结局如何,你始终都是输家,佟尘辉你终究还是败给了我,你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来吧,给我一个痛快的,结束我的生命,成全你的恶名,从此以后让海州的佟大队长见鬼去吧!我的名字终将会代替你。”

佟尘辉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再次袭来。他非常的痛苦,那是心即将破碎的感觉,无奈、心酸、痛苦、无助、绝望、歇斯底里……此刻世界上所有痛苦的感觉都通通朝着佟尘辉单薄的身体席卷而来。他慢慢的放下了枪。

王超更得意了,因为他再一次赌赢。

“啪”的一声,佟尘辉一巴掌重重的拍在王超脸上。

王超的嘴角立刻渗出一丝鲜血,他那不可一世的笑也随着这一巴掌的结束而戛然而止。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差点被刚才那声响震出体外。

王超被佟尘辉的这一巴掌给吓坏了,他被佟尘辉彻底吓住了。他的身体也不自觉的向后倾退,他想要远离佟尘辉。

佟尘辉大呼一声,这一声沉重的叹息几乎让佟尘辉呕出了鲜血。

……

王超看着佟尘辉离去的身影,他颤抖的心才重新慢慢的平静下来。不过,他的双腿依然颤抖,他像筛糠一样,一下子摔倒在地,半天都不能动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