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佟尘辉与夏志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862字
  • 2020-11-09 20:48:31

这段时间佟尘辉也并没有闲着,他一边密切的注视着王超的一举一动,一边打探着“祁刚”这个人。虽然一无所获,但他也没有丝毫灰心,他的行动还在继续,他甚至准备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排查。

从靖州回来后佟尘辉变了,他变得更不爱说话,他的身边有一种冰冷的气息,他的沉默好像酝酿着什么东西,那感觉就好像他的身边即将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王超虽然心狠手辣,但他看见佟尘辉的行动后还是彻底慌了。他输不起呀,一旦对方掌握证据,他这辈子可就全完了。

他非常清楚自己必须赶在佟尘辉的前面。现在时间暗藏着希望;线索能够置对方于绝地,但也能救自己的命。中途他催促了那些人好几次,他要他们加快进度,他甚至都准备亲自出马了。

过了很久以后,有一天王超的电话终于响了,打电话的正是那天晚上他去见的人。对方告诉他有重大发现,要他见一次面详细诉说。

挂了电话他欣喜若狂,甚至比当初自己坐上高位的时候更开心,那感觉简直比突然知道自己一下子中了五百万还来得实在。

以前自己在佟尘辉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这些年忍了这么久,本来也习惯了这样平凡却又安稳的生活,可佟尘辉却步步紧逼,三番五次找自己的麻烦,把他一步步逼上绝路。

都是被你逼的,可别怪我心狠手辣。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在海州大施拳脚,一想到海州以后将是自己的天下,一抹邪异的笑在他嘴边慢慢浮现,这样渗人的笑容还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在这张脸上出现过,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样的笑,后来就在这张脸上销声匿迹,无迹可寻了。

几天后他俩在路上偶然碰到,王超看了看周围没人,于是突然对着佟尘辉说了两个字:“夏明。”

佟尘辉并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开了。

“你不认识夏明。”

佟尘辉终于停下脚步,不过他并没有转身,“不认识。”

说这话的时候佟尘辉闭上了眼,只是他此时背对着王超,王超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吗?你不认识,但是夏志却认识,夏明是他的二弟。如果有一天他出了意外,不知道谁会关心他。是夏志呢,还是……”这个时候王超的声音突然又变了。说完他立刻对着佟尘辉阴冷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佟尘辉知道对方是在威胁他,他的眉头瞬间拧成一条线,他心一沉,立刻转过身,“你想干嘛,如果你敢伤害无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会为你的恶行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们都放手吧,我们同时放手。你是佟队长,我是王……”王超好像在乞求。

佟尘辉当然明白对方想言和,但这怎么可能呢?正义和邪恶是不相容的;黑暗和光明是相互对立的,它们永远都不可能同时存在。

“不可能。”知道他的真面目后,佟尘辉怎么可能容忍他继续潜伏在海州,成为一颗危险性极高的定时炸弹呢。

王超并未回头,他一连说了四个“意外”,便扬长而去,不过他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却故意又一次压低。

听到这几个字佟尘辉的心一沉,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有些难受,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痛,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向他席卷而来。

十几天后安溪镇出了一场车祸,一个赶街的村民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了,村民被当街撞死,由于车速实在太快,骑摩托的青年也当场身亡。不过死亡的村民不叫夏明,而叫甘强。

又过了几天,上次那人又来到海州,与往常一样他很快就与王超见了面。对方一见面立刻问起事情的进展情况。

王超笑着摆了摆手,对方已经看出王超的笑是胸有成竹的那种。他那动作分明在说不急不急,对方知道王超已经查出了关键线索。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怎么,难道他背后有靠山?”

“靠山倒是没有发现,不过他后面有人。”

“有人,什么人?”

“您不用紧张,只是佟尘辉的另一个身份而已。”

“身份,什么身份,他还有其它身份?”对方惊讶又震惊,因为他听成那种身份去了。

“不用担心,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与职位毫无关系。”

“哦!”那人这才放下心来,对方看着王超,那眼神好像在叫王超尽快说出答案。

“佟尘辉的一生可真够曲折的,他的经历比我的经历更具有戏剧性。嗯,他的经历应该称得上有一定的艺术性。他也有两个身份。”

对方认真的看着王超,好像在说别卖关子了,直接说答案吧。

王超笑了笑,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佟尘辉原来不姓佟,他本来姓夏。”

“什么?”那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王超并未惊讶他的反应,他抬起左手,然后轻轻向下压了压,示意他认真听。

“他本来叫夏志,他为什么会变成佟尘辉,这还要从他的那段曲折的经历说起。夏志家住安溪镇明兴村,原本他家有六口人,除了他父母外,还有兄弟姐妹四人。日子虽然清贫,但是倒也过得下去,他们的生活过得还算其乐融融。可后来一场意外夺去了他父母的生命,最后只剩下他们兄妹四人。当时夏志才十三岁,养家的负担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身上。后来家里的存粮吃完了,思来想去后他决定把他的弟弟妹妹送人。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就带着他的三个弟妹出发了,他要寻找那种结了婚却不能生育的夫妇。他们一路挨饿受冻终于找到了一户符合条件的人家,正好他们也想领养一个孩子。在这之前夏志才告诉弟弟妹妹,现在自己已经养不活他们,只好帮他们找一户人家,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以后我们还会见面,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王超停顿了一下,他喝了一口茶,“那户人家把他最小的妹妹看上了,因为他妹妹最小,只有五岁,记忆力肯定没有大孩子的好,更适合收养。当时他妹妹死活不同意,夏志一狠心把她交给那个妇人,然后转身就离开了。他妹妹居然挣脱那个妇人,朝着夏志追了上来。她拉着夏志的衣角,央求她哥把她留下来。她告诉她哥:以后她再也不淘气了,以后她都会听哥哥们的话,求他们不要扔下自己;她还说以后自己再也不馋嘴了,她会控制饭量,控制食欲,以后再也不吃那么多东西了。夏志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他叫她玲儿。玲儿乖,玲儿最懂事了,好好待在这里,听叔叔阿姨的话,哥哥过段时间来接你。夏志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不过他始终没有哭出声来,跟他一起掉眼泪的还有他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哭得最凶的要数他的妹妹了。一狠心夏志还是离开了她。他们三兄弟走远了之后,他其中的一个弟弟拉着他的衣角,请求他把妹妹接回来,还说他也可以挣钱了,他们一起养这个家,他们兄妹四人就算死也要在一起。夏志告诉他弟弟,他是不会接妹妹回来的,她在那家人家里能过得更好,跟自己一起只会颠沛流离,连饭也吃不饱……都怪我没用。你们也会去那样的人家,我们会暂时分别,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直到我来接你们。夏志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这次他的眼泪汹涌澎湃,像掉了线的珍珠一般再也停不下来,那一刻他们三兄弟围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王超突然停下来,不可思议的事是:讲到这里的时候,他居然有些动情。

“很快他的两个弟弟也被人收养。佟尘辉的年龄还是太小,不,那时候的他应该叫夏志。十三岁的他根本就养不活自己,所以他也准备把自己送给人收养。可十三岁这个年龄对于收养人来说又太大,因为这个时候孩子的思想意识已经形成,收养人怕孩子长大后最终会离开自己,所以好多人对他都不感兴趣。夏志一路乞讨捡食,最后来到了昌隆镇,可来到镇上不久他就晕倒在了一个诊所旁边。正好被诊所的白姓医生发现并且救了他,开始白医生以为他生病了,后来才确定不是,原来他是饿倒的。白姓医生救了他后,一问才知道他的身世。白医生先是惊讶,后来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叫夏志先在自己这儿住下,其它的慢慢再想办法。第二天白医生出了一趟门,回来后他开心的告诉夏志,新月村有一对夫妻要收养孩子,刚才自己已经问过他们,他们对年龄没有特别要求,你在我这儿再住一晚,我明天早上带你过去。夏志感激的看着白医生,几乎掉下眼泪来。两个小时后那对夫妻自己就来了,他们看到夏志,非常满意,当天就把他接回了家。夫妇俩人对夏志很好,还让他立刻去上了学,夏志呢,也比较争气,他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那对夫妻对夏志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他俩对他的照顾可以称得上是无微不至,这让夏志非常感动。但是两夫妻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求夏至改名,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佟尘辉。”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这,这怎么像电视剧里的情节。”

“是呀,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所以才讲出来给您听听,想听听您的看法。”

“这样的事不可思议。”对方突然看向王超,他的眼神好像在说,除了不可思议我能有什么看法,“不过,不过如果当初没有那对夫妻的收养,就没有现在令人头疼的佟尘辉了。他俩倒是做了好事,但对我们来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哎!的确,这样就多了一个令人头疼的佟尘辉。有些事真的充满了戏剧性。”

一阵沉默后,王超突然又开口说道,“我们还发现一个秘密。”

对方看着王超,眼中充满了期待。

“不过这个秘密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实际用处。”

“说说看。”那人一副认真的模样。

“多年以来佟尘辉一直用夏志这个名字做着好事。”

“什么好事?”

“资助一些贫困学生上学。”当然王超口中所说的上学主要是指上大学。

“就这些?”那人显得有些不屑,在他眼里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知道做这样的事的人大有人在,这值不得夸赞,也没有必要在这种场合被谈起。

“当然不止,他还以夏志的身份帮助孤寡老人和孤儿。”

“仅仅两个人就可以分别算作一个代表,这也没什么值得摆谈的。”

“不,他帮了他遇见的所有人,整个海州这类人都与他有一定联系,并且他与老年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都有一定联系,即便那些人进入福利院有了保障后,他依然帮助着那些人。”

“哦!”对方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曾经还帮助一个生重病的孤儿治病,好像是白血病一样,花了他几十万。”

那人突然露出惊异的表情,不过这根本就不是震惊,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常,他又好像看到了希望,“等等,你刚才说……”

王超觉得莫名其妙,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反应,但他还是说道,“我刚才说他帮助孤寡老人和孤儿。”

“这没什么奇怪的,他做的这些可能与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我说的是下一句话。”对方立刻否定道。

“他曾经花重金帮助一个生病孤儿。”

“嗯!”那人点点头,陷入了沉思,不过他很快又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有意思,有意思。”

“有意思。”王超突然看着那人,心中充满了疑惑。

“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事?”

“多年前的事?”王超依旧不明白。

“佟尘辉的生活过得怎么样?”那人突然问道。

“他的生活?”听到这样的问题王超更不知所以然了,他想佟尘辉的生活关他们啥事,不过他还是说道,“他的生活,他的生活还不错呀!至少他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的生活过得好不?”见王超仍然没有反应过来,那人索性说道,“他的日子有我们的日子过得滋润吗?”

“当然没有,差远了,简直是天壤之别。如果用生活条件来评判,他的日子与我们相比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王超不假思索。

“嗯!这就对了。”

王超看着对方,不明所以。

那人看到王超不解的神情,笑了笑,然后才解释道,“他的日子过得寒酸,证明他缺钱。他为什么缺钱,因为他把钱拿去帮助别人了。既然他一直帮助别人,那救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应该拿不出几十万来的。我猜……”

“对,当时他不可能有这么多资金,而那个事的确是夏志出资相助的,除非他有意外之财。”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重要的启发点,他们可以以此为出发点来查他,甚至办他。

那人突然看向王超,“你还记得几年前佟尘辉办的那个案子吗?那些人身上明明有三十万的,可后来却没有那些钱的踪影……”

“您,您是怀疑。”

“那些人招了脏款有三十万的,事后你也暗中调查了的确有三十万,当时那钱就这么不翼而飞了。当时那个案子是由佟尘辉全权负责的,当时没有一个人怀疑佟尘辉。为什么?除了我们疏忽了之外,另一个就是佟尘辉给人的印象不会做那样的事,他不是那样的人。哎,还是因为他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太好,所以没有人怀疑他。”

“您这么说来我还想起了一些事,另外,的确那个案子结束没多久夏志就帮那个孩子做了手术。这也太巧合了吧!”

“这不是巧合,根本就是事实。”

“是了。”王超一拍脑门,他终于醒悟过来,“两年后又是佟尘辉接手的案子,案发现场突然多了三十万,当时我派人审问了那些歹徒,他们根本就没有脏款,那些钱的来历一直是个迷。我猜是佟尘辉故意还上的,那这事就说得通了。”

不过很快王超又露出疑惑的神色,“但是,但是佟尘辉这么穷,短短两年时间内他怎么可能还得上这么多钱?在这一点上又说不通了。”

“这钱可能是别人借给他的,两年后他肯定找到愿意借钱给他的人,于是他才又把那个坑给填上了。”

“他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最后还是被我们发现了。”

“的确让人惊喜又意外,这样的事连我自认为都做不好,也许佟尘辉的神话要终结在这里。”

“佟尘辉,没想到最后你还是栽在了钱的手里。”

“钱果然是个好东西,谁都喜欢,佟尘辉也不例外。不过……”后面的话那人没有说出口,话被他咽进了肚里,因为他要说的是他的感慨,这话是“不过用的地方却与普通人不一样,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那些与他本不相干的人。“

“这没什么奇怪的,相较于他,我们都位高权重,连我们都忙着挣钱争绩,他却出人意料的忙着助人,原来他曾经也是一位贱民,贱民始终改不了骨子里的低劣,他的血液里流淌的全是低贱。到头来还是毁在钱身上。”说完王超得意一笑,仿佛此刻佟尘辉已经死于他的手上。

“其实他还是多可爱的,当然也可怜,这样的人不多了……”

突然,对方面无表情的看着王超,王超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吓了一跳。

“不过他更可恨,如果不是他挡了我们的路,他老人家还真不愿意动这人。这个惹人爱又惹人恨的家伙还真是麻烦。”对方把“挡了我们的路”说得很重,他是要告诫王超大家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佟尘辉是他们的共同敌人,必须……

“其它的我都不管,现在我只想怎么解决掉他。”王超的痞性突然暴露出来。

“这是我们目前既定的原则,不可更改。但是我们一定要讲策略,不能盲目行动,不能因为对手是佟尘辉就慌乱不堪,乱了阵脚。我跟你说几句,这也是他们的意思,你一定要记住:佟尘辉做的那些好事千万不能宣扬出去,我们要把这件事掩盖下来,就跟没发生过一般;另一个先把佟尘辉挪用脏款的消息发布出去,特别是你手底下那些人,把这件事闹大一些,炒得沸沸扬扬的最好,到时候北徽会来人查这事的。从此佟尘辉将退出海州的历史舞台。”

王超的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哪怕在这个神秘人面前他都没有收敛得意的笑容与他内心的狂喜,“佟尘辉你的末日到了。”

他突然面色残忍的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好,既然你拼了命也要往里面钻,那我就索性当一回阎罗,收了你这个小鬼。”王超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他说话的语气变得怪怪的,这那里是人的声音,简直是怪物发出的狞叫。

听到王超的话,对面那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身体轻轻颤了颤,不过同时在他的心里也冒出来一句话:粗俗的人就是粗俗的人,即使披上了华丽的外衣,依然改变不了内心的本质。当然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