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佟尘辉与夏志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889字
  • 2020-11-11 11:13:22

“自从你来后,我就已经跟那些人划清了界限。你来后见我做过一件坏事吗?”王超在拖延时间。

“明的当然没有,暗的有多少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每个人做过的坏事都被列在一个账本上,没有人能将它抹去。消费就得买单,理所当然;杀人就得偿命,天经地义。你现在跟我走,去自首,根据你的认罪态度,还有减刑的可能。”

“跟你去自首?”王超表面上像在问佟尘辉,实际上他在问自己,他隐隐已经猜到了什么。

“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你应该非常清楚。”

“你胡编乱造什么?这样的事可不是用来开玩笑的。”

王超已经看出佟尘辉根本没有证据,他只是想吓唬自己,打乱自己的心绪,让自己就范,差点就上当了。不过还好作为一个江湖老手,王超才不会给佟尘辉录音作为把柄的机会,所以先前的时候才会用变声工具。

佟尘辉听到对方这么一说,不即在心中暗自感叹,果然是只老狐狸,看来对方是料定自己没有证据,才立马转换成另一个角色的。他一气愤,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只听得“啪啪”作响。

“还挺会演戏的。”

“突然跑到我这里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王超这话简直太不负责任,刚才可是他自己主动把佟尘辉叫来的。

“挺会演戏的,在我面前都不老实,刚才还在求饶呢,这转变也太快了。靖州那边是你事先就安排好的吧,事先挖好坑等我跳,却没想到弄巧成拙,你那些不为人知的勾当还真是不简单。”

王超的手抖了一下,“你怀疑我没错,但你的观点得让人心服口服,要么就不要随便胡言乱语。怀疑我你就拿出证据来,只要有证据随时都可以抓我。”

王超看了佟尘辉一眼,突然扯高声音说道,“我现在在办公,正忙着呢,请你出去,不要打扰我,扯淡的事更不要来烦我。”王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证据我会拿来的,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一定亲手将手铐给你戴上……再让你心惊肉跳的活几天。你一定还记得猫捉老鼠这个游戏的刺激吧。”

佟尘辉的话有些刺耳,仿佛说话的人已经不是佟尘辉,其实这是佟尘辉故意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吓唬王超,扰乱他的心绪,让他露出破绽,才好找出证据将他绳之以法。

可佟尘辉不知道这个做法对王超没用,王超的心理素质过硬,各方面都比较优秀;再者,王超在这些年的洗礼下,也算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我等着你……”王超破天荒的接下话来,这是他第一次与佟尘辉正面冲突,尽管只是语言上,“不过你会为你今天的无理付出惨痛的代价,很快这个名字会让你想起来就后怕。”

“怕,我为什么要怕?如果这个世界光明,那我还用得着担心什么;如果这个世界真的黑暗,那怕又有什么用。”

佟尘辉摇摇头转身走出门。坦然的佟尘辉却不知道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正有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自己,那双眼睛的主人正是王超。

此时紧紧攥着一把枪的王超的右手剧烈颤抖着,他真想向佟尘辉开上一枪,了结掉这个可恨的威胁。他知道枪一响佟尘辉肯定会倒下,也许佟尘辉还会毫无痛苦的立刻死去,可自己好不容易创造的辉煌也将到头。

原本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着,现在却有了被打会原形的危险。这一切都是佟尘辉逼的,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这个该死的混蛋,早该收拾他了。

咬牙切齿的他最终轻轻叹息一声,看着佟尘辉的背影,他的手终于慢慢松开,只是他的手上却多了一层薄薄的汗,他的脸色非常难看,那里透露着无奈与不甘。

王超一直想除掉佟尘辉,可又不想自己亲自动手,其实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所以才有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俩表面上和平共处的局面,而且这个局面还是他隐忍的结果。说是隐忍,实际上称得上是主动避让,小心翼翼的隐藏,其实质还是怕他。

现在佟尘辉知道了他的全部底细,并且还把他逼上了绝路,是时候拼上全力了。被他盯上,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和他拼上一拼说不定还有生的希望。

佟尘辉是你逼我的,在你身边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现在又把我逼上了绝路,就算被你拉下马我也要跟你同归于尽。你这么咄咄相逼,我要让你讨不到任何好处,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从今往后咱俩算是彻底对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休想轻而易举的善终。

王超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几个小时,他发呆了好久,直到一个女人前来叫他。他明明听到了对方的呼喊,不过他却像没有听到一般。

直到对方走到他的身边伸手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摸,他才回过神来。他两眼放光,一把将这个女人搂在怀里。王超先前的恐惧与不安在这一刻好像都通通消失不见,其实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内心的不安没有得到丝毫缓解,正是这样他才需要好好放松放松。

佟尘辉的内心也有一些不安,今天的结果不是他想看到的,这样的局面让他意外。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与王超正面冲突的时候,毕竟自己还没有掌握关于他的犯罪证据。现在的局面让他被动不堪,他知道自己已经打草惊蛇,接下来的行动将更为困难。

下班后他并没有离开,他待在车库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他站的地方刚好能看见王超的车子。下班已经两个小时,可王超依旧没有出现,以往他可是走得最快的一个。

正在佟尘辉思考间,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正在靠近。佟尘辉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隐蔽了起来。原来是陈柳,看清来人他正要放松警惕的时候,另一个身影却吸引了他,这不正是王超吗。他俩怎么在一起?再看他俩有说有笑的,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王超没有开自己的车,他直接上了陈柳的车,很快车窗开了一条缝。

辣眼睛的一幕向佟尘辉传来,俩人居然激情的吻在了一起。佟尘辉这才知道已经结婚的陈柳居然与王超有一腿。他不知道他俩是怎么勾搭上的,如果不是这个事情开始调查王超,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事。

看来他俩的不正当关系至少保持在两年以上。她长得不算丑,但绝对谈不上漂亮,与美女相关的一切她都没有,这人普通得站在人群里都不会有人会多看一眼。

他不知道王超是怎么看上她的,她已经结婚,能力也并不出众,只能算一般,非常一般,也许是因为王超的口味重,况且王超这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

如果以一个熟悉他俩的外人来看,她唯一的优势就是比王超年轻。

他俩都已经结婚,这算得上乱搞男女关系,很明显王超违反了纪律。但是佟尘辉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事举报他,因为他犯的罪实在太大。这件事如果东窗事发对他的影响不仅不大,还会打草惊蛇,让他提高警惕,所以以这样一件小事举报他,完全就是便宜了他。

佟尘辉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他所有的犯罪证据,将他法办。

佟尘辉心中突然一动,他俩的关系不一般,陈柳知不知道王超的那些事呢?佟尘辉皱着眉头思考,如果真是这样陈柳倒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王超放松完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不过他还是给前几天来找他的那人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对方解决老佟的办法已经想好,但是需要他们的大力帮助。当然关于佟尘辉已经查到他的事,这次通话他并没有说。

打完电话他立刻又出了门。其实今天与陈柳的事,他是故意让佟尘辉看见的。他今天故意没有开车,为的就是迷惑佟尘辉,因为此刻的出门是他早就计划好的。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佟尘辉见他上了陈柳的车后已经猜到了他俩要干嘛,所以他也就离开了。

王超出门先走了一段路,然后中途先后换了两辆出租车,最后又走了一段路。没错,他怕佟尘辉跟踪,待确定安全后他才小心翼翼的进入一栋民房。

最后他走到四楼敲响了第一家人的房门,一个看上去身材魁梧的男人给他开了门。进屋后开门那人立刻把他迎到沙发上,加上开门那人屋内一共有五人在等他。

王超抬起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坐下,这些人等王超坐下后才慢慢入坐,显然他们对王超都非常尊敬。

其实这些人原本是海州的混混,后来佟尘辉来到海州后,随着他职位的升高,他一个接一个的措施要么把他们这类人抓获,要么把他们逼得逃离海州,要么把一些隐藏得好的人逼迫转了行。

他们这些人就是成功转了行的,多数人做起了买卖,有的人在菜市卖菜,有的当起了餐馆老板……当然他们当初的启动资金全是由王超无偿援助的。所以这些人都对王超感恩载德,非常的感激他。

“刚哥。”一个男子向他打了一声招呼。

“怎么能这样叫?”另一个人突然指责道。

王超轻轻摆手,一副大将风度的模样,好像在对那人说没关系。要知道以往他对这样的称呼是非常反感的。

“这次我找大家来是有急事要商量,我们、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在王超口中响起。

“哥,咋回事?”他们不相信海州还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人或物,所有人都看着他,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我们被人盯上了。”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他们心想就算有人有如此大的胆子,也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毕竟王超可是海州响当当的人物。

“佟尘辉。”

听到这三个字,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同时他们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多年前他毁了大家的活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不肯放过我们,现在他又要来断我们的生路。”

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太可恨了。”

“对,太可恨了。”这时终于有人附和道。

“这人的确太可恶,把我们逼得这么惨。”

“大哥,我们听您的,您安排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对,听大哥的,跟他拼了,不管他多厉害,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王超轻轻摆手,示意他们安静。

“好,咱兄弟齐心,合力断金,我们这么团结,我就不相信对付不了一个佟尘辉。”王超突然看了每个人一眼,“但是我不是叫你们去跟他拼命,还没到那个时候,对付佟尘辉这样的人来硬的不行,因为他这人没有任何顾忌,而且他的身手又好,暗算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对付他要讲究策略,要用计谋。”

“我等愿听大哥差遣。”

“对,誓死追随大哥。”

“好,只要咱大伙儿齐心,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哪怕他佟尘辉再厉害,我们也能把他拿下。”

“你们去佟尘辉老家调查佟尘辉的底细,另外还要查清楚夏志是什么人,把与他俩有关系的人都给我查清楚,然后给我一张名单,上面一定要标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第二天,上次那人又来了,他很快就与王超见了面。王超主动出击,这正是他们想看到的,所以第二天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来。

“谁都会犯错,佟尘辉也不例外。你们要去找,善于发现细节,一些细节能定他生死,给我们永生,破绽往往隐藏于细枝末节中,你们千万不可放过任何蜘丝马迹。你可是海州的精英,现在关于佟尘辉的一切都给他翻出来,一定会有惊喜的。他居然敢惹我们,那我们就先玩死他。”

“还需要您们的大力支持呀。”

对方当然听懂了他这话的意思。

对方突然扔出几沓钱,“这钱是给你的活动经费。”其实这话的意思是既然你出力,那我们就只好出物了。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要他全力以赴,毫不保留的解决这件事。

“您们的一番好意,我也不能推辞。”王超轻轻一笑就把钱收了起来。

“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如果栽到了姓佟的手里,那可就真是不值当了。”

“的确,如果真的那样,真叫人不甘心呀!”

“是呀,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好,普通人走错一步,可以重新再来,而我们不一样,我们走错一步,那将是万劫不复。从现在开始放下你手上所有的工作,不管花多大代价一定要把这颗钉子拔掉,什么事都可以搞砸,这个事绝对不能,大伙儿都等着你的好消息,到时候我们给你开庆功宴。千万记住,在北徽没有人能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只有我们左右别人,绝对没有人能左右我们。”

王超点点头,可他心中却在想,在某些时候他们可是被自己牵着走的呀。看来对此他们心中是不满与不甘的,这同时也提醒王超要小心翼翼。

王超送走了对方,他看着窗外自言自语的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当一回阎王,送你到地狱。”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全是怨毒之色,他阴冷一笑,嘴角立刻漾开一朵花,不过这是一朵透着寒气的黑色食人花。

只见他嘴皮外翻,那条缝隙中立刻露出了一排褐黄却紧紧咬在一起的牙齿。那排牙齿不像是人的,倒像是某种动物的,锋利、尖锐、嗜血、兴奋、还露着渗人的寒光,仿佛只消一个来回的咬合就能把佟尘辉撕得粉碎。

王超把右手紧紧握成一个拳头,狭小的房间里立刻传来一串清脆的“噼里啪啦”的关节响声。

他的心终于铁了下来,对付佟尘辉这件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至于用什么方法,那就要看到时候顺不顺利了。他倒想以绅士的姿态完美完成,可世事难料,即使是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他可是做好了充足准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不顺利以身肉搏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兔急了还要咬人,狗急了还要跳墙。

反正这个事情已经开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他认为佟尘辉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你不给我生路,那我就送你上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