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佟尘辉与夏志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865字
  • 2020-11-08 18:32:10

在回来的路上,佟尘辉接到一个电话,鉴定结果已经出来,对方叫佟尘辉去拿报告。

佟尘辉立即追问结果,但对方没有直接回答,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告诉他来取就知道了。

听到此佟尘辉的心猛地一沉,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此后他的心情异常沉重。

回海州后佟尘辉第一时间去取报告,拿到结果他并没有马上看,他直接把它收了起来。谢过对方他便匆匆告辞。

直到晚上回到家他才把那份报告取出来,结果像水落石出的真相一般展现在他眼前,其中两张报告单的相似度达到99.9%,只有他提供的样品与长头发不相匹配。

看到报告他已经明了,原来当初被囚禁在那里的是她们,如果当时自己找到那个地方,也许好多事情都将会改变,或许自己能救下她们。不过这也仅仅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佟尘辉双眼睁得大大的,很快就变得空洞起来,突然他感觉自己四肢无力,眼睛刚一花,全身又一软,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就在他瘫坐在地上的时候,报告也离他而去,几页报告像衰老后离树的叶子般纷纷扬扬,向上飘了十多公分,失去动力后便开始慢慢跌落下来。

佟尘辉抬着头张着嘴,此时他真想看看有阳光且蔚蓝的天空,可目光所及之处却是另一番景象。

一双无神的眼睛无奈的看着纸张在空中跌跌撞撞,最后坠落到地面,掉在他身旁。

终于,他的面部表情开始扭曲。他嘴巴大张,嘴角有一股已经连成一条线的透明液体,那液体像一条微型瀑布一般不断流向地面;眼睛里也不断有泪水涌出,现在的,将来的,连同几十年前的泪水此刻都在疯狂往外涌。

现实世界里,人们都喜欢探寻真相,殊不知真相是残酷的,找到真相不仅需要付出一定代价,更可怕的是有时候答案比什么都不知道更具杀伤力!

“吧嗒、吧嗒……”泪水前赴后继的跌落到地上,它们早已经不受佟尘辉控制。

佟尘辉的脸已经由扭曲变为狰狞,但无论佟尘辉身体发生怎样的变化,房间内除了眼泪跌落到地面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它任何声音,心跳声也听不到,连哭声都没有。爆裂无声,最严重的伤,看不见伤口;最沉重的痛,听不到声音。

此时的佟尘辉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他的身体像一座被激活的火山,该喷的与不该喷的,这一刻都通通再往外面涌。

这些喷出来的东西跟火山的区别在于,它们并未伤害旁边的事物,而只伤害了佟尘辉自己。唯一的好处是多年来沉积在佟尘辉心里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全部释放出来。

这天夜里,不知道佟尘辉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连他自己也不知晓。

一觉醒来佟尘辉还知道他叫佟尘辉,也记得他叫夏志,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使命。

佟尘辉清醒过来,当然也重新振作起来,他重新理了理思绪。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地方,对,没错,那个地方就是罪恶的源头。看来何冰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那天他还冒死救下自己的呀。佟尘辉想不到王超居然是背后黑手,更想不到他是潜伏下来的卧底,那人几乎每天就在自己附近。这些事实的确超出了他的认知,直到现在他都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感到惊讶又恐惧,这人潜伏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他这次去王超老家并没有找到有用线索,看来现在只有以王超的本来面目祁刚为目标找一找线索了。但是何冰并没有告诉自己祁刚的地址,只知道他也是海州人,但是海州这么大,下面还有好几个县,辖区内的镇乡一级单位更是数不胜数。

佟尘辉知道要查出这人的底细并不容易,但不容易并不代表不可能,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人的身份弄清楚,要把这件事查明白,不管前方路途多么艰难,他都不会放弃。

第二天佟尘辉去上班的时候恰巧碰到了王超,王超先看到佟尘辉,他倒是率先打了一个招呼。

佟尘辉看到对方时暗自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他额头上的皱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笑容,他勉强的回应了王超一下。

佟尘辉刚要走,王超就拉住了他,然后把他带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佟尘辉发现现在跟王超一起有一种恶心的感觉,但他还是强忍住了。佟尘辉知道在没有找到证据前,他还不能与对方交恶。因为对方是由黑变白的那类人,他们把自己的身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然这类人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学历本来不高(就算王超拥有高学历也是通过后期培训的),素质本来就低,他们原本所处的环境让他们养成了心狠手辣的性格,这样的人往往不按常理出牌,他们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虽然佟尘辉跟对方一起去了,但他的内心已经有了一种本能的戒备。

王超一开始跟佟尘辉聊了一些闲话,后来又对他嘘寒问暖了一番,当然是指上次的靖州之行,他还向对方作了一些解释。

佟尘辉真想向他提出几个质疑,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王超的两只眼睛骨溜溜的转了一下,突然他一改往日温和的语气厉声质问道,“你为什么去江兴镇长跃村?”

佟尘辉轻轻一笑,“哦,那个地方?去哪儿拜访了一位老友。”他知道既然对方已经知道,那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可王超却不依不饶,“是吗?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

“是吗?那是怎样的?”

王超沉默了一下,他突然抬起头,“你在江兴镇长跃村的所作所为我都非常清楚。”王超的意思好像在告诫佟尘辉,他的一切情况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见佟尘辉没有说话,王超突然喊出两个字,“夏志”。

其实王超并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意思,他只是知道这次佟尘辉去江兴镇长跃村时,用的就是这个名字,所以才说出来以证明自己清楚他的行踪。

王超突然笑了起来,他好像在告诉佟尘辉一切都没有事,刚才自己只是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其实他的目的只是想震慑一下佟尘辉,想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次从靖州回来他就发现了佟尘辉的不对劲,但具体怎么不对劲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祁刚”佟尘辉也突然说出两个字。

本来他不想这么快与对方发生冲突的,当初何冰也告诉过他,可对方主动摊牌,这相当于对自己宣战,他也只好迎战了,当然他也想看看听到这两个字后王超到底有什么反应。

其实他俩都会错了对方的意,他俩其实都不愿意这么早与对方发生冲突的,不过现在事已至此,他们也只有勇于面对了。

王超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他震惊的看着佟尘辉,他没料到佟尘辉这么快就查到了祁刚,他没有料到他们之间的对决,这么快就将上演,他更没想到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看到王超前所未有的慌乱表情,何冰的话显然已经得到验证。

王超称赞道,“很好。”他脸上的复杂神色很快就消失。

佟尘辉不知道这一刻表面看上去平静的王超,内心实则依旧处于一片骇然中。

“不过,好奇终究会害死猫。”

“好奇害死猫?”

“不错。”

“好奇害死猫?的确,我好奇,可是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不是猫。顺便透露一个秘密给你,我命硬,如果硬要说我是猫,那你一定是那只被猫终结的老鼠。”

“你太令人意外了。”王超的声音突然变了,他好像使用了什么变声的东西。

王超倒是小心谨慎,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佟尘辉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能在组织潜藏这么多年,有这些准备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

“你也一样,你藏得还挺深的,这么多年以来你居然蒙蔽了所有人的双眼。不过,自古邪不胜正,无论你藏得多好,你总会有暴露的那一天,正义终究会来临,公正总会如期而至。”

“我是警察,咋俩的身份都一样,为什么要追着那些毫无意义的事不放呢?”

“什么是毫无意义的事,难道是关于你的身份吗?”

“我就是警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你的身份我非常清楚,祁刚你骗得了别人,蒙骗不了我。有人说时间能洗掉一切,其实对于一些东西,时间却只能洗掉它们的表面,核心的、内在的、本质的东西永远洗不掉。我还想告诉你,有我在你是洗不白的,你的外表是改变了,但是你的内心、你的血液以及你的基因永远无法改变,你的心始终是黑的,你的血有毒,你的基因充斥着低俗的卑劣,而这就是你的本性,永远改变不了,现在你只是披上了一件伪善的外衣,这件外衣一般人穿不起,因为它华丽尊贵。普通人也许不能辨别,不得不承认你掩饰得很好,连我差点都着了你的道。你妄图欺骗所有人,但是你却忘了我的身份——一个嫉恶如仇的警察,嫉恶如仇是我的天性,警察这个身份让终结罪恶成为我的责任。别人也许拿你没办法,但是我注定是你的克星,遇到我算你倒霉。法律等着你呢,恭喜你,你的下半辈子注定将在监狱里度过。”

“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何必要赶尽杀绝呢?”这一刻王超心如死灰,他以为佟尘辉已经掌握了所有的证据。

佟尘辉突然大笑起来,“可笑,这种哀求的话居然出自你之口,令人难已置信。原来你在脆弱面前也如此不堪一击,曾经的狠劲到哪里去了?”话刚说完他突然狠狠的盯着对方,直到对方被这个眼神看得发毛的时候他才突然反问道,“你杀人的时候想过放别人一条生路了吗?”

“你这样会不会过于残忍?”

“你今天的一切是怎么来的,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你不残忍,你就不会把那些本就正直的人拉下水,如果你不残忍你就不会害死那些无辜的人。你本来是活在黑暗中的人,但是你却霸占了别人的光明,我要把你还原成你原来的模样,打你回原形。”

“何必这样苦苦相逼呢?我好不容易从黑暗走向了光明,你为什么不能容忍我的光明,你为什么要狠心的剥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这样做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况且那些被我拉下水的人,他们只是内心不够坚定而已,如果意志坚定怎么会受人摆布,这样的人内心本来就是有问题的。”

“残忍的是你,不是我。另外我想有一点你搞错了,我不是不能容忍你的光明,而是你本身就是黑暗,你是光明的对立面,怎么谈得上拥有光明呢;我不是不能容忍你的光明,而是我不能、更没有资格替你害死的人原谅你。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是牺牲别人的一切得来的,甚至还包括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你拥有的一切沾满了血腥,充斥着罪恶的味道,我要代表正义净化你。罪恶是挑战道德底线的欢愉,不可饶恕,我一定将它绳之以法。”

王超目瞪口呆。

佟尘辉突然平静的看着他,“将坏人绳之以法,不仅是帮助弱小,其实也是帮助坏人。是帮弱小伸张正义,也是帮坏人重塑良心;将坏人绳之以法,不仅是对被害者的善良,也是对坏人的一种善良,是为受害者主持公道,为这个社会除暴安良,同时也是帮助坏人早日脱离苦海,少造罪孽;将坏人绳之以法,是对受害者的救助,更是对坏人的一种救赎,可怜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

听到他义正言辞的话,王超不再言语,不再言语并不是佟尘辉的那些话有道理。其实佟尘辉刚才的那番话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王超最关心的是佟尘辉会不会放过自己,显然现在答案已经明了。

王超的眼神中突然透出一股不易察觉的杀气,他的心里同时也在盘算着怎么杀人灭口,不过杀人灭口这样的事现在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佟尘辉的对手,除掉佟尘辉不是现在,不仅需要选时间,还要找到一个好方法。

王超知道佟尘辉虽然厉害,让自己很是忌惮,但是他始终相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道理,明的不行,可以玩阴的,那可是自己的拿手好戏。

虽然期间干过不少坏事,但终究算是与混混划清界限。后来干那些见不得光的坏事时披了件华丽的外衣,不容易被发现,可比人人喊打的黑社会高明多了,再往后凭借自身的实力以及贿赂等手段硬是混上了局长之位,身份不仅彻底洗白,还成了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就在自己沾沾自喜的时候,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居然出了一个又硬又臭的石头——佟尘辉。

“硬”是因为这个人不仅有过硬的本事、办案能力也出众,而且抗打击能力特强——逆商高;“臭”指的是他脾气不好,只要是他认为正确的理或事他都会坚持,令人头疼的不是他的固执,而是他会坚持不懈的努力,证明他的正确性,直到你心服口服。他的能力与判断力最后让全局都佩服,对于断案他一直没有出过差错,连王超自己也要忌惮他几分,什么事都会先听听他的意见。

佟尘辉的出众最终挡了王超的财路,因为他的存在王超收敛了很多。面对这样的事,王超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不过他敢怒却不敢言,对于佟尘辉,他也只是心里有怒,而表面不敢有半分埋怨。自己好不容易把警察的身份坐实,佟尘辉却突然跳出来要结束这一切,他怎么甘心。任何事积累多了都有爆发的一天,现在佟尘辉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导火索已经瞬间被点燃。

你佟尘辉虽然厉害,但是两拳难敌四手。以前你没有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也就没与你计较,一直都忍气吞声。现在不同了,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佟尘辉是你逼我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可怪不得我。

王超寻思着,此时他的大脑以及心都在疯狂运转,此时计划已经在他的脑海中逐渐形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