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迟暮之伤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987字
  • 2020-11-08 14:27:55

佟尘辉一眼看去,这一看不打紧,地上居然瘫坐着一个老人,不过还好衣服没什么重量,即使用力扔出也没有伤到老人。佟尘辉正要阻止,可那个泼辣的婆娘口中恶毒的言语再次传来。

“你个老不死的东西,赶紧去死,早死早超生,免得浪费粮食,还拖累我们。”

这厮还想扔东西到老人身上,佟尘辉突然大叫一声,“住手。”

女子吓了一跳,她手中的行凶物品滑落在地。不过很快她就恢复过来,“我家私事,关你……”

当她看见眼前这人是先前在汪可强家的那个男子时,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一动不动的愣在原地。

佟尘辉两步上前,扶起地上的老人让她坐在棉絮上。

老人眼中早已噙满泪花,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不敢说,任由那个比她年轻许多的女人恶言相击,暴力相向,她竟连哭泣的声音都没有。

佟尘看得一阵心酸,他真想走上去给这个恶毒的女人两个大嘴巴子,如果这个没孝心的女人是他的孩子的话他一定会这样做。

扶起老人佟尘辉又走到那妇人面前,“你干嘛打人,而且还是行动不便的老人。”

中年妇女这才回过神来,她瞪了一眼佟尘辉,就转身跑回屋去了。

女人进去没多久,一个男人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此人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模样,此人个子不高,他的脸相倒有些像地上坐着的那个老人。

男子看到比他高大许多的佟尘辉时,他的怒气顿时消散了几分,不过他还是恶狠狠地瞪了佟尘辉一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完他又转身回屋拿出一些东西来扔在屋外,显然这些都是老人的物品。

佟尘辉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人便重重的把大门关上了。佟尘辉哑然,这个男子居然与他的婆娘合着一起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他的母亲。如果让这个男子看到先前他的婆娘与人偷偷摸摸的不齿行为,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和想法。

不过一想到男子也是这样的人他立刻就明白了,两个类似的人才会走到一块,果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现在他俩倒是成了蛇鼠一窝。

不知道老天爷是被这两口子的行为气到了,还是同情这位老人的遭遇,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佟尘辉赶紧把老人转移到屋檐下,然后又把老人的物品通通收到屋檐下。还好他收的及时,老人的衣服及她的物品并未打湿。可后来雨越下越大,有部分雨滴甚至开始飘入屋檐。

佟尘辉朝檐外看了看,这雨来得突然,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没有犹豫,立刻站在老人身前,一道突然出现的人墙一下子就挡住了本来要飘向老人的雨滴,他把老人护在檐内的一个角落,任凭雨水打向自己。

佟尘辉觉得这俩人实在太过分、太可恶。他俩如此对待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老人他实在看不下去。

如果今天自己没有恰巧经过此地,那这个老人有可能会一直被冰凉的雨水淋着,这样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一直在大雨中淋着,那老人本就虚弱的身体一定会感冒,如果这俩人对老人的感冒置之不理,那老人脆弱的身体将会有生命危险。倘若外人问起,他俩一定会说是生病走的,寿终正寝,在明眼人看来这两夫妻的行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谋杀。

此时佟尘辉的衣服已经完全淋湿,一阵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喷嚏。他的目光重新移到老人身上,老人在那张破旧又脏黑的棉被里瑟瑟发抖,他知道雨水虽凉,但是最凉不过老人已经冰冷的心。

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如果任由这对夫妻如此,这个老人接下来的生活状况将令人堪忧。

管,这事既然让自己碰到,那就一定要管。佟尘辉已经下定决心。

很快佟尘辉就找到村上,村上告诉他那家人姓欧,这对夫妻违背道德的行为他们也知道,为此村上也调解过多次,可管了几次效果并不理想,反而还会加重不良情况。对此村上干部露出了无奈,毕竟这些都是他们的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说的大概就是如此吧。

见村上没办法,佟尘辉又找到镇上的相关部门。镇上依旧无奈,他们也协商解决了几次,可解决的时候还好好的,等干部离开后这两口子立刻又露出本性来,干部再次来访时他俩立刻又变得老实乖巧起来。

他俩特会隐藏,更会演戏,时间一长面对这事他俩都快成精了,直到让人表面上挑不出一点毛病。这样的解决效果相当于无果。

他们告诉佟尘辉,这事镇上肯定要管,可是从前面失败的行动来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待找到一个合理的方案再进行解决。

佟尘辉坚持,可对方也抛出了那句:“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留人驻守他家。”

他们说得没错,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特别是农村的家务事,特特别别还是遇到带有泼妇性质的女主人。

思来想去佟尘辉决定从那家人身上着手,先摸清他们家的底细,毕竟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

于是他又返回村上仔仔细细的了解了一番那家人的家庭情况。这一了解让他发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原来这家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有些地方简称:卡户。他家是享受国家补助的,思来想去佟尘辉决定从这方面着手。

最后他与村干部商量,以村干部出面告诉对方,子女对老人不履行赡养义务是犯法的,还告诉他们,如果虐待老人以及不履行赡养义务,将暂时停止对他家的一切经济补助,直到他们改变对老人的态度,履行赡养义务为止。

你别说这招还真有效果,那两口子一下子就害怕了,他俩立刻把老人接回家,给她铺好床铺,对老人嘘寒问暖。老人在家的地位终于改变,她终于又重新变成了他俩的长辈。

不过俩人的突然转变并不是良心发现,因为这是靠干部的帮助才实现的。现在老人一下子掌握了他俩的重要经济来源,所以他们必须得把老人家供得好好的。见到此佟尘辉才满意的悄悄离开了他家。

佟尘辉还得知,村上那个江湖骗子汪可强,原本是一个小杂皮、臭流氓,后来在社会上浪两年后,自以为在江湖上闯荡了两年,混出了点经验,就自诩为一位江湖术士了。从以前的偷蒙拐骗时被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变成了现在别人乖乖给他钱的江湖骗子;从以前调戏良家妇女的臭流氓,变成了现在一些不正经的有夫之妇经过勾引后与他勾肩搭背的人中的大师。

人还是那个人,品性没变,人性中的险恶甚至加深了几倍,只是骗人的方法与手段变了。通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他宣传名声,不了解他的人们特别是五十岁以下的人都被误导,一些老实又愚昧的人更是被他蒙蔽了双眼,有些人不但会主动送钱,个别风骚的妇人还会投怀送抱,不过那样的人一般年龄都大,而且长得也丑,通常是那类为老不尊,不正经的人家。因为正常人一般一眼就能识别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还有非常反感他那双淫荡又喜欢乱摸的手,而只有心甘情愿的人才会上当。

对于他这种又色又坏的江湖骗子,根本就不是好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有时候、有些人品格的好坏真的与年龄无关。

当然这个消息是村上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告诉佟尘辉的,这一辈的人几乎是看着汪可强长大的,他的品行的优劣以及为人这些老人最清楚,这些老人对他的本质有深刻了解,对此人的评价他们更有资格。把此人评价为大师的人一般都是五十岁以下的人。

老人还告诉佟尘辉最开始对外宣传他的人是他花钱找的托,然后才开始误导那些五十岁以下不明就里的人,当然还有很多是那种自己没有判断能力,人云亦云的人。

为此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才能成功披上迷信上大师的外衣,才能骗这么多的人,让这些人甘愿出钱,甚至还有一些不守妇道的半老徐娘投怀送抱。

佟尘辉又去了一趟村上,他去感谢村干部,并且希望他们能定期到那户人家去看看,以起到监督的作用。

当然他也去了一趟镇上,同样表达了自己心中的谢意后,他也提出了那个请求,他们爽快的答应了。

当然这次去这两个地方还是有些不同,去村上的时候他给了村上几百元钱。

一开始村里的干部吓了一跳,他们告诉佟尘辉对他们来说,办这些事是他们分内的事,他们领着国家的钱,身为村上干部,为村民排忧解难是理所应当的……

待他们听完佟尘辉的解释后才放下心来。原来这钱不是给村干部的,这钱只是由他们代为保管,因为这钱相当于是给那位受虐待的老人的,佟尘辉希望村干部隔上那么一段时间就去看望一下老人,并且去的时候用这些钱买上一些礼品……

村干部一听这才答应下来,但他们一再声明这钱只是由他们暂为保管,只能用于给那位老人买礼物,直到用完为止。

其实佟尘辉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村干部定期去看望老人,另外也是监督那俩夫妻,那对夫妻看到村干部对他们的长辈都这么好,他们自然也就不敢再有所怠慢了。

离开村上前他还去办了一件事,那就是拜访虐待老人的那家人的邻居。他一共去了三户人家,每去一户人家他都带着相同的礼品。他先与对方聊了一些闲话后,他才开始说起来访的目的。

如果他们那个邻居有再虐待或者亏待老人之类的事,烦请他们把看到的情况悄悄告诉村上,让村上出面解决。

他还对他们说,父母把我们每一个人拉扯大,都挺不容易的。对于每一个人的成长父母付出了很多。小时候父母替我们遮风挡雨,长大后我们应该尽我们最大的能力来孝敬父母,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不容易,小时候我们都很脆弱,但是有父母守护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人老后就会失去自理能力,这个时候是子女守在父母身边,照顾并且赡养父母的时候。天气可以凉,但是人心不能凉,因为最凉不过人心;灯火可以灭,但是人性不能灭,因为最善莫过人性。

人来到这个世界不容易,哭着来,喜忧参半的过,所以一定要温暖的离开。这个老人辛苦了一辈子,为这个家,为了他的孩子操劳了一辈子,老来却遭受孩子如此对待,实在是让人痛心,可最心痛的还是老人自己。

有些东西真的可以传染,善念能传染,恶性也能传染,而学习能力最强的莫过于孩子了。如果这家人有小孩,他们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如此对待他的奶奶,他会是什么想法,长大后很难想象他会做出怎样的事情。如果这对夫妻的孩子也如他的父母对他奶奶那样,那到时候这对夫妻的心情会如何,他们将有何感想,不知道他们的心会不会凉?如果把这种可耻的行为延续下去,对一个家庭而言是可悲的,那是一个灾难,那是一个家庭堕落的开端……

那天他讲了很多,这些人本来就对他们邻居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听对方所说他们都深有感触。他们爽快的答应了对方的请求,同时还谢绝了对方的礼品,不过最后佟尘辉还是把礼品留下了。

做完这些他才放心的离开,临走前他两次回头看了看那家人的房子,他觉得这房子的模样与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明显不一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