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寻找线索与山中老人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621字
  • 2020-08-23 19:21:33

“你可以养一条狗啊,狗是通人性的动物,有它陪着你,你的生活会有趣很多。”小卢笑着建议道。

“我养过一条极为通人性的狗,它非常护主,甚至还懂得我的情绪,分辨得出我的喜怒哀乐。我高兴,他会兴奋;我难过,他会跑过来用脑袋轻轻摩擦我的腿,就好像在用它的方式安慰我一般。我的情绪能左右它的行为,如果我坐在角落,它会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边,甚至一整天都不吃食物。他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乐趣,所以我给它取名为:‘解忧’。”

老人点起了他的旱烟,他递给佟尘辉,佟尘辉摆摆手。他又看向小卢,小卢连连摇头。

老人这才享受的吧嗒了一口,然后又慢慢说道,“它陪我走过了十多个春秋,最后老死了。前年走的,它走的时候的场景我至今历历在目,太可怜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父亲老时的样子。每每想起那一幕我都很难受,从此我宁愿忍受一个人的孤独,也不愿再养狗。”

“如此通人性的狗的确少见,是什么品种的狗呢?”小卢猜测一定是珍贵的品种,这样的狗,他也想养上一只。

“哪有什么品种不品种的,只是一只被人抛弃在路边挨饿受冻,最普通不过的本地小狗而已。我见它可怜就把手中的饼分给了它,吃了我的饼的它,不知道是出于报恩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它竟然在一路颠簸中跟着我撵回了家。到了家它没有进屋,它只是安静的蹲在门口,好像在替我守屋。后来我发现了它,它满身泥土,原本黄色的毛被染成了黑色。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就被牵动,我打来一盆子温水,小心翼翼的把它弄脏的身体清洗干净,待清洗完毕又把早上留下的饭喂给了它。它摇着尾巴欢快的朝着我吼叫了两声,好像在感激我,我的心暖了一下。我向它招招手示意它快吃,它这才摇晃着小尾巴很开心的吃起来。看着它可爱、兴奋又萌萌的模样,我的心居然有一种幸福的感动,那一瞬间它居然温暖了我。那以后这里便成了它的家,它一直陪着我,我走到哪,它跟到哪,陪我度过了最快乐的后半生。”

听到这里佟尘辉心中有些难受,抬头时他发现大爷脸上的失落,于是安慰道,“大爷,您放心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陪着你,您绝不会孤独终老,您的后半生一定会很幸福。”

佟尘辉表情严肃,话语坚定。他对着大爷微微一笑,下一句话脱口而出,“少有所依,老有所倚,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的。”

老大爷和小卢四目相对,他们对佟尘辉这句话感到莫名其妙,他俩同时认为佟尘辉的话不是对这里的人说的,如果硬要说是对这里的人说的话,那他一定是在自言自语。

所有人都沉默了,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大爷,我们先到后面去看一下。”良久,佟尘辉才说道。

“你说看后面的房子?”

“嗯!”佟尘辉点点头。

“后面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些快塌的废弃房子啦!嗯,看了你一定会失望的。”

大爷只是随口一说,他并没有阻拦佟尘辉他们的意思,也并非他不愿意给佟尘辉他们带路,只是现在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他要忙着做饭,因为他想留这两个警察同志一起吃个便饭。

“如果你们一定要去,最好把门后那把加了个刀把的柴刀带去。”

老大爷指着右门的那个方向,“就挂在那门后的,记住拿长的那把。哦,对了时间不早了就在这儿吃个便饭。”

老大爷看着佟尘辉为难的样子安慰道,“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你们去看吧,等你们回来差不多就可以开饭了。”大爷头也没回说着就朝厨房走去。

“大爷,您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吃饭就不用了,谢谢您,那边还有同事等着我们,看一眼那边的情况我们就要往回赶,时间紧迫,谢谢您的好意。”佟尘辉很着急,他现在可没有坐下来吃饭的闲情,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而且还有同事在那边等着他们。

大爷突然停下来,他后退了几步神情严肃的说道,“办案是正事,吃饭也是正事。如果你不吃饱饭,哪有力气办案,抓坏人可是需要体力的呀!饭是煮好的,你那边有同事就把他们都叫过来一起吃,我再加些菜就是了,好久没这么闹热了,难得你们能来。”老大爷不等佟尘辉说话,就急匆匆的钻进了厨房,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佟尘辉感受到脸上那笑容洋溢着老人久违的一家人团圆才有的幸福,看着老大爷消失的背影佟尘辉愣了两秒,刚到嘴边的话也跟着空气一起咽进了肚里。

“走,我们先去后面瞧瞧。”佟尘辉招呼上小卢就往门外走去。

后院房屋林立,俨然是一个小聚落的模样,只是早已失去了一个聚落应有的样子。老大爷的房子处于入院口,所以很显眼,而它所处的位置也正好遮住了里面的景象。这样也使得老大爷家的房子像个不合群的人,当然也像一个为别人遮风挡雨、守护家园的卫士。不管是哪一种,它永远改变不了孤零零的矗立在前头的命运。

刚走出老大爷家范围,展现在他俩眼前的便是一副荒凉破败的景象。院中杂草丛生,远处有些高的杂草甚至超过了他俩的身高。人经过时,不知道是人体身上的温度,还是人走动时带起的风,惊扰到草丛中的蚊虫苍蝇,它们立马像炸了窝似的黄蜂一般追着小卢他俩跑。

小卢白皙的手臂上多了些凸起的红色小点,小卢委屈的看了看佟尘辉,佟尘辉黄铜色的手臂上也趴着几只蚊子,经过刚才的交手,小卢很明白虽然这些蚊子个头看上去不大,但是他们却像带毒一般,一旦被咬上一口不仅会被吸去鲜血,皮肤还会立刻红肿,奇痒无比。最为头痛的是草丛里还潜伏着比蚊子还厉害的昆虫,只是小卢叫不出名字。

短短时间佟尘辉手臂上的蚊子的体型已经大了一倍,它尾部肿胀,快装满血的尾部已经变成了红黑色。他本想拍掉佟尘辉手臂上的蚊子,可当他看到佟尘辉的举动时,他一下子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佟尘辉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好像在寻找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些蚊虫给他带来的不适。

小卢360°的转动着身子,一片荒凉尽收眼底,除了疯长的杂草及其间隐藏的昆虫,剩下的就是这些已经荒废不能住人的老房子了,这个地方人都见不着一个怎么会有收获呢?他想不明白佟尘辉为什么对这个毫无生气的地方如此上心,但他也不好打扰佟尘辉。

终于佟尘辉在一片茂盛的杂草面前停了下来,小卢以为他有什么发现,跑过去一看才知道原来这里的草不但很高,很茂盛,而且还很密,草就像一道屏障一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佟尘辉发现草丛中伴生有一种带刺的藤蔓,还有一种叶子像茅草却比茅草叶子更厚更宽更长,并且像刀片一般锋利的叫不上名字的杂草,这个草只要挨着人的皮肤就是一道口子。

佟尘辉尝试了几次,他的手上已经有了好几条口子,伤口正向外渗着丝丝鲜红,口子不大佟尘辉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伤口带来的火辣辣的刺痛感。他的手臂上还粘着几根刺,他轻轻拔下一根,一粒鲜红的血点突然就冒了出来。硬闯是不行的,就算自己进去了,他的衣服裤子也会满目疮痍的,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老大爷叫他们带刀的目的。

佟尘辉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这地方的确很久没人来过。正欲离开却发现小卢慌了神,突然向后连退了几步,要不是佟尘辉扶得及时恐怕他已经摔倒在地。佟尘辉正欲问明原因,却发现前方两米处有一条足有成人手腕粗细,色彩斑斓的大蛇在缓缓通过。

“这是菜花蛇,也叫王锦蛇,无毒的,它们是老鼠的天敌属于益蛇,只是个头太大长得吓人,不用担心,它们对人畜无害,只要你不去惹它,它就会跑的。”佟尘辉拍拍小卢的肩膀,跟他解释道。

“差点,差点踩到了……”小卢觉得自己失态,慌忙中解释道,“的确好大,我还是头一回看到如此大的蛇,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好险,差一点点就踩上去了。”

小卢还有一些紧张,这话他一连说了两次,然后还摸摸胸膛轻轻舒了口气,这么大的蛇,他的确第一次看见。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嗯。”小卢点点头。

这次佟尘辉没有先走,他让小卢走在前头,自己跟在了身后。

可没过一会小卢突然停了下来,原来入口处转角的地方有一间小屋,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只顾院落房子的情况,却忽略了右转角的屋子,去屋子的小路不长也没有长草,显然有人处理过。正在这时空气中传来一股异味,佟尘辉突然意识到这里应该是养猪的地方,没想到老大爷还养着猪,难怪种了这么多红薯、南瓜、玉米。

小卢已经走了过去,不过很快他就回来了,“里面养了两头猪,挺肥实的。”小卢失望的告诉佟尘辉。

“嗯!”佟尘辉点点头,跟自己猜测的一模一样。

他们很快回到老大爷家,佟尘辉本来准备给大爷打个招呼就离开的,可还没进屋小卢就飞奔着冲了进去,小卢进屋找到老大爷,叫他帮自己打了一盆冷水。关于案子的资料能收集的他们都收集了,他终于可以找盆水来把手臂上奇痒的红肿疙瘩好好清洗一番。

“被树枝擦的和被蚊虫叮的……”老大爷一把抓起他的手提到眼前认真的看了看,“这个用酒涂抹消消毒最好,可惜我家里没酒了。”

老大爷正在发愁的时候突然看到桌上放置的茶水,他双眼突然一亮,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哎呀,你看我这个老糊涂怎么忘了这个……”

小卢不明所以,刚进屋的佟尘辉却一眼看明白了老大爷的用意。

老大爷一把抓起茶缸子,轻轻呷了一口,紧皱的眉头才慢慢舒展,然后轻轻点点头,“刚好还是温热的,泡了这么长时间,效果应该更好。先用这个洗手臂,待把上面的污物清洗干净,然后再用茶水抹一道。”

小卢面露难色,用质疑的眼神看着老大爷,心想这黑乎乎的茶水能管用?

老大爷看出了他的心思,轻轻一笑说道,“本来用酒消毒最好,可是家里没酒了,只有用茶水了。”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依旧疑惑的表情,大爷继续说道,“你可别小瞧了茶水,这个茶水不仅能喝,还能外用。内服有生津解渴、清热败火、清热解毒、消除疲乏等功效;外用有消炎、杀菌止痒,就算是对防痱子也有一定疗效呢。”

老大爷找来一个盆子,他先把茶缸子里的茶水倒入盆里,然后又往茶缸里倒入八分满的开水,做完这些他拍了拍小卢的肩膀,底气十足的说道,“走吧,到外面去试试。”

小卢见老大爷要帮自己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盆子,“我自己来吧。”

小卢把盆子放在地上,自己也蹲了下去,大爷看着小卢直接在盆里洗,耐心的提醒道,“先浇一点水出来把手壁上的灰尘洗掉,然后再把手放进盆里,用茶水在起疙瘩的地方用力抹几下,使茶水充分进入叮咬的地方,增加其效果,最后再洒些茶水就可以了。”

“嗯!”小卢虽然点着头,但他并没有完全按大爷的方法做,效果肯定达不到大爷说的那样好,但是手臂接触到的那股清凉依旧让他很舒服,痒痛感渐渐减轻,看来还是有些效果,小卢在心里感叹。

“大爷打扰您了,我们先走了,有需要我们还会找您的,另外……”佟尘辉见小卢已经洗得差不多了于是向大爷辞别,可话还没说完,大爷就打断了他。

“饭吃了再走,我饭都做好了。”大爷热情的挽留道。其实饭菜并没有做好,他说了一个谎,他只是想留佟尘辉他们一起吃个饭。

“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我们还有公事要办,不能久留,下次,一定会有机会的。”佟尘辉感激的对老大爷说道,“我知道您的老朋友在哪,如果您愿意下次来我带您去。”

大爷一愣,他不知道佟尘辉说的啥,连小卢也听不明白,不过他们对这并不关心。大爷并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他继续说道,“我做了不少,很久没做这么多饭菜了,可以把你们同事叫上,人多更热闹。”

老大爷恳求的看着佟尘辉,“我已经记不清我这里多久没人来访了,你们是稀客呀,你们为我增添了热闹,我感谢你们!所以呀,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没有客气,今天的确太忙,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确不好意思,让你老费心了。”小卢也解释道。

老大爷摇摇头叹息道,“都说下次来,下次是多久就不知道了……哎!”

“有机会的,记得我刚刚说的,要带你去见见你的老朋友的!”佟尘辉安慰道,在外人看来佟尘辉这话只是安慰,只有佟尘辉自己知道这话是有特殊含义的,佟尘辉并没有做过多解释。他想到时候老大爷看见后他就会明白的,现在解释并没有多大意义,说不定还有闹出误会。

“好吧,不管是关于这个案子的,还是其他的任何事,如果你们有需要都可以来找我。”老大爷好像想起了什么,神秘道,“你们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说完老大爷便跑回了屋,不过他很快就又走了出来,只是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袋子。

“我这里也没什么宝贵的东西,咱海州天气热,这是山里的土货——老荫茶。它具有生津解渴、清热解毒、败火、消除疲乏等功效。你们常年在外奔波,也挺辛苦的,在炎热的夏天泡上一杯,喝上几口能消暑。哦,这个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过夜不会馊,不会变味。”

对于茶的味道大爷没有多讲,因为他们已经品尝过了,“这也不值钱,只是小小的一个心意。”大爷见他俩犹豫,一边说着便向他们怀里一人塞了一包。

小卢看着茶叶,心想在他以前的认知里不苦的茶有,但是还是有一点涩味的。这个茶不仅不苦,还没有苦涩感,在口腔中满是甘甜的滋味,过夜还不会变味,普通是普通,但还是有自己的特色的。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手臂,痒痛的感觉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他正在感叹茶水神奇的时候却听见了佟尘辉的声音。

“出来我也没带啥钱,这里有十元您先拿着,不够我下次来再给您。”佟尘辉在兜里摸了好久才摸到十来元钞票,还好有十多元,他可不会随便拿别人的好处,哪怕土特产也不行,佟尘辉心想剩下的下次来的时候给。

“你说什么呢,这个又不值钱,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大爷有些生气,他觉得佟尘辉太见外了。收钱不就成了买卖了吗?

“嗯!”佟尘辉点点头,收回了老大爷没有接的钞票,“那我再喝口茶。”也没等大爷开口同意自己就进屋了,佟尘辉端起茶缸喝了一口,在放下茶缸前他把十元钞票先放在了桌上,然后再把茶缸压在上面。

“大爷,麻烦您啦!如果你有什么新发现……”佟尘辉突然想到大爷没有及时联系自己的方法,“可以去镇派出所告诉他们,废弃厂房那个凶杀案你有案情要提供,他们就会联系我们的。”

佟尘辉拿出笔纸写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私人有啥事也可以联系我,镇上街口就可以打电话的。”佟尘辉嘱咐完才把号码递到大爷手中,纸上只有一串数字,他并没有在那张纸上署名。

“嗯。”大爷点点头。

大爷一直把他们送到最后一块菜地外,他站在那块地的边沿,看着小卢他们远去的背影,眼神里竟然有一丝不舍,那道眼神好像在告诉别人,此刻他送别的是他的亲人。热闹也跟随他们散去,偌大的一个院落又只剩他孤寂一人。除了杀猪的师傅,老人已经记不清上次来人是多久的事了,失落感瞬间充斥到他的全身。他向小卢他们摆了摆手,直到他们消失在密林深处才慢慢放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