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青春之痛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6316字
  • 2020-11-07 16:31:55

佟尘辉没有说话,他不敢打扰男孩,此刻男孩非常激动,他知道男孩现在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他不想看到男孩崩溃的样子。

“半夜的时候我醒来了,醒来的时候我就在那张床上。”男孩指了指角落的门板,“上午我感觉到的那个温暖是真的,但那根本就不是我妈妈的怀抱,是我哥的。他救了我,而且他对我很好,就像我的亲人一般,不,甚至比亲人对我还要好,所以他就成了我的大哥。”

“他是干嘛的呢?”

男孩厌恶的看了佟尘辉一眼,显然他讨厌别人这样问他,这样问好像触到了他内心的痛。

“我哥很好,他不是坏人,不是。”男孩突然大声吼道,好像要让整个世界都听到一样。

“我想跟他一起,我讨厌那个家,我不想回去,可最后他把我赶走了。后来我爷爷奶奶接连离开,我就直接来投奔我哥,这次他没有赶我走,从此我俩相依为命。为了,为了生存我学了一些他的技巧。”

说到这里男孩低下了头。佟尘辉当然知道“技巧”指的是什么,毕竟刚才他已经看见男孩展示了一次。

“走,先去看你哥。”

“你,你不逮我?”男孩警惕道。

“我逮你干嘛?”

“逮我,逮我去教……”

“这些事回头再说,现在先去看你哥。”

“你不会要把我俩……我哥没有做过坏事。其实我已经知道你来此的目的,刚才在街上我看见你的。这些都是我做的,与我哥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抓就抓我吧,不要去打扰我哥,他,他已经生病了。”

佟尘辉知道男孩会错了意,他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要选那个老人下手?”

男孩低下了头,不过他的声音并没有跟着降低,“老人反应迟钝,容易得手,而且就算被发现也容易脱身。如果向一个成年男子下手,不但不容易成功,而且风险极大,一旦被对方发现,有非常大的可能被逮住。”说完男孩看了看佟尘辉,好像此时的他已经被逮住了一般。

佟尘辉突然发现这个男孩并不惧怕自己,也不担心他自己将受到惩罚,他唯一担心的是怕牵连到他哥。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过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在此前你先把脏物交给我。”

“不行。”男孩立即又意识到了什么,他的声音突然又降低,“可,可是我哥该怎么办?”

“这些本来就不属于你的东西,当然它也不属于你哥。”

“可,可是……”男孩犹豫不决,他觉得今天碰到眼前这个人简直是倒霉透了顶。这人还厉害,一步步算计自己,亏得自己还告诉他那么多的隐私。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交给这人吗?男孩有些不甘心。

这时佟尘辉已经把手伸到男孩的面前,他那动作的意思好像在说:交出来吧。

男孩一动不动的站着,过了很久他的左手才慢慢的向他自己的裤包摸去,又过了很久他才从裤包里摸出一些零钱,他慢慢的把钱放在佟尘辉手上。

“还有,全部都要拿出来,孩子要诚实,不能说谎。”

“该死。”男孩在心中暗暗咒骂,“过分。”他现在已经对佟尘辉咬牙切齿,此刻他恨不得一口吃了他。不过这两个词语他只是在心中吼吼,他可不敢说出来。

男孩再一次把手伸进裤包,不过他的手再出来的时候却是那么的沉重,仿佛握着千斤巨石。

“全部都在这里了。”男孩没好气的说道。这损失对他来说太大了,对他来说对面这人简直是赤裸裸的打劫。

“嗯。”佟尘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当看到男孩失落的表情时,佟尘辉语气平和的解释道,“这原本就不是你的东西,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根本就没有失去一说。”

男孩的口中分明传来一句:“这也不是你的东西,怎么能叫物归原主。”

佟尘辉没有再回答,他轻轻摇头,然后带着男孩离开了。

他们居然回到了刚才那条街道。此时一个老人正坐在路边,他的神情沮丧,就好像丢了魂似的。

男孩一眼便认出这是先前他光顾过的老人。他刚想撒腿便跑,可却瞥见佟尘辉已经走上前与老人说上了话。男孩突然改变想法,他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要干嘛,反正钱已经给他了。

男孩没有走,但他却向后一连退了数步,并且还找了一个较为有利的位置,他满意的朝旁边看了看,如果有什么不妙,他会立刻掉头跑掉。

“大爷您干嘛坐在地上呢?地上多凉呀,快,赶快起来。”佟尘辉说着就要扶老大爷。

“哼,假惺惺!”男孩小声冷哼。

“你不要碰我,我难受。”大爷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为什么难受呢,坐在地上也不能解决问题,您老赶快起来,有事起来再说。”

大爷想想也是,他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我的钱掉了,那是我卖水果的钱呀!大老远的好不容易从家里背来大半背篓的果子,等了几个小时,刚刚卖完兑换成钱,钱突然就丢了。那是买盐、买油……的钱啊,家里可等着我回去开火,这叫我怎么回去,怎么给,给家人交代。”老人有些悲伤,就差没有掉下眼泪来。

“您掉了多少钱?”

“十九元。”老人想了想觉得不对,又摇了摇头,“好像是十六元。”

“自己的钱居然连一个数也不清楚。”男孩露出了鄙夷之色,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我这里有二十元。”佟尘辉说着摸出了两张十元的钞票,“我刚才在路上捡到的,您看看是不是您的。”他已经把钱递到了老人手中。

老人拿在手中仔细一看,十元的都一样,可他丢的钱中还有好几张一元的,“这不像是我丢的钱。”老人说着把钱往前一推,可他的前方空空荡荡并没有人,此时佟尘辉已经带着男孩离开了。

等他俩的人影都消失好一会儿后老人才反应过来,他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他感激的看着他俩离开的方向,“好,好人啊!”老人的眼里分明涌动着泪花,“这下有救了。”当然老人的眼中还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走着走着男孩觉得不是自己带眼前这个男子去目的地,而是对方带着自己走。刚才这个男子把自己带去了老大爷那,现在他又把自己往诊所相反的方向带。

男孩警惕的看着前方的路,这虽然不是去诊所的路,但也不是去派出所的方向。只要不去派出所,他都可以跟着去看看。不过走了一会他还是迟滞了一下。

佟尘辉发现了他的担忧,他停下来笑着对他说道,“去看你哥,咋俩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男孩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一道光从他的眼中一闪而逝,“你要买礼物吗?”

“第一次见面,况且他还在生病中,看病人怎么能空着手去呢?”

“不用了。”男孩觉得他们非亲非故,他不想欠他的人情,“谢谢你的好意。”

佟尘辉只是笑笑,就往前方走去。

男孩见他执意如此,再这样下去只会浪费时间,“我知道有一家水果店,正好在去那个诊所的路上,他家的水果便宜实惠。”男孩看了一眼佟尘辉,他慢慢的说道,“谢谢你,钱以后我会还你的。”

佟尘辉上前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这次男孩居然没有抵触,也没有躲闪,“不碍事,水果钱叔叔还是有的。走吧,带我去你说的那个水果店。”

佟尘辉买了不少水果,整整三大袋,他心想够这两个孩子吃几天的了。

从水果店出来男孩对佟尘辉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他对佟尘辉说话不再那么爱理不理的,他的语气开始变得客气,居然还有一点点温柔。佟尘辉问他什么他都如实回答。

原来这个孩子叫朱宁,而他哥叫郭林。这时候佟尘辉才知道他的哥也是一个孤儿,以前曾经被一个盗窃团伙抓住,后来找机会逃了出来,最后就来到了这个小镇。

他哥的技术就是在那个时候学的,出来后无依无靠的他,为了生存只得重操旧业,而男孩的技术也是他哥教的。

原本他哥不让他学这些的,所以最开始才会把他赶走,在得知他爷爷奶奶过世后,他哥便毫不保留的把他的绝技全部传授给了他。这些情况与佟尘辉想的一模一样。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与你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会成为你的朋友。”

佟尘辉觉得不能让这个孩子再在外面流浪了,这样不仅迟早会毁了他,说不定还会给这个社会带来危害。佟尘辉始终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思想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好坏善恶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而孩子需要引导,需要正确的引导。对一个人来说,如果方向错了,路走错了,一个人的人生可能就会被毁掉。“一步走错,万劫不复。”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男孩沉默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疑惑又谨慎的看着佟尘辉,他好像在说:你刚才对我这么好原来都是有目的的。

佟尘辉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怀疑,不过这个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知道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乱,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孩子自己去体验,自己去感受。

男孩感觉他的眼神伤到了佟尘辉,他露出了抱歉之色,“我奶奶走后,镇上有人来准备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可在半路的时候我找了一个上小便的借口偷偷跑了,我一口气跑到了我哥这里……”

很快他俩就来到男孩口中的那个诊所,诊所在小镇的边缘。

里面没有几个人,男孩走进一间病房立马对着一个打着盐水,模样看上去差不多十二、三岁大的男孩亲切的叫了一声“哥”。

“你咋买了这么多东西?”他哥有些惊讶,语气中还有一点点责备。

朱宁并没有回答,他低下了头。不过他很快又抬起头,然后转身看着佟尘辉。

郭林顿时明白了。他不知道佟尘辉是什么人,但他却觉得对方不像是什么坏人,因为佟尘辉不仅面善,他的脸上还有一种长辈才能拥有的慈祥。

“谢谢您!”郭林没有疑惑,他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

佟尘辉惊讶,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是却给人一种这个年龄少有的成熟与稳重,这让他想起了那个女孩。不过郭林的稳重,还带给佟尘辉一种感叹,果然是在社会上闯荡过几年的人。

佟尘辉对着男孩微微一笑,“一点小心意,不足挂齿。”

佟尘辉先是关心了他的身体情况,然后他们又聊了些其它的,但对有些事他只字未提。

一转眼,已到饭点时间,佟尘辉要去买饭,他问那两个孩子想吃什么。但是郭林却叫朱宁去买。

郭林对佟尘辉说道,“叔叔,刚才让您破费了,让我们请您吃一顿饭吧,我们这儿环境也不允许,只有让您凑合一下了。”

佟尘辉正好要找郭林谈事,于是他点点头,不过就在他点头的时候他已经摸出一张钞票,钞票刚要递到朱宁手中,郭林却瞪了朱宁一眼,朱宁立即把手缩了回去。

郭林向朱宁招了招手,朱宁立刻跑了过去,然后从他的手中接过一把零钱。

朱宁还没出门,郭林又对他说道,“弄好一些。”毕竟招呼客人,不像他们自己可以随便凑合一下。

“你打算让这个孩子一直陪你这样过下去吗?”朱宁刚刚离开,佟尘辉突然问道。

郭林没有回答,他低下了头,良久才慢慢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可我们总要生存,我们得活下去。”

“我可以让你们改变目前这种生活状态。”

“哦!”郭林露出了疑惑之色,他谨慎的看了佟尘辉一眼。

“你不要担心,我不是坏人,我带你去的地方有很多与你们年纪相仿的孩子,它叫福利院,你可能觉得名字没那么顺口,但说不定你会爱上那里,因为在那里你会认识很多朋友。”

郭林没有回答,他低着头好像在思考。

“难道你要一辈子这样,难道你忍心让朱宁一直陪你过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现在你们小,也许你觉得无所谓,可长大了怎么办,那时候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难道你们都不准备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了吗?这样颓废一生毫无意义,而且有很多未知的风险,这样你不仅害了你自己一辈子,还会害朱宁一辈子。”佟尘辉觉得他说的这些郭林应该都懂,毕竟他过早的接触了这个社会。

为了打消郭林的顾虑,佟尘辉又说道,“你放心那个地方人人平等,那个地方有关爱,那里还有家人,那个地方像家一样温暖。”

郭林低下了头,他也不想去偷别人的东西,他知道这样的日子风险极大,注定不能长久,他讨厌这样的日子,这种生活他早就厌烦了,“我们,我这个样子还能去吗?”

“当然能,不过要去办一些手续,你俩应该都符合条件。只要你们愿意去,其他的包在我身上。”

这个时候朱宁跑了回来。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愿意,三天后我带你俩去办手续。”

佟尘辉出了病房,他找到医生把郭林的医药费付了,这正好被出来叫他吃饭的朱宁看见,佟尘辉只是对他笑了笑,不过朱宁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您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朱宁问道,他心里除了质疑,还有一些感动,因为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陌生人对他如此好过,有一刻他甚至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

他记得他爸爸走后,奶奶生病了,于是他只好去向与他家关系最好的邻居借钱。邻居把他带进屋,端了茶水招呼他。

男孩以为借钱有望,但是邻居却告诉男孩,他家孩子要上学,而且娃娃他奶奶也生病了,正是需要钱的时候,然后还对男孩说了好多话。

男孩知道对方是拒绝了他,于是便起身告辞了。

他走出大门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因为他还在想接下来应该到那里去凑钱。

等他离开走到邻居家窗户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为什么要借给他,我看你是傻了,现在借钱给他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你有多大的本钱都不够蚀本的。”

朱宁身体一颤,他早已经听出这个声音是女人的,而且是他曾经最熟悉,也是他曾经认为最温柔的声音。

他没有半刻停留,一下子就跑开了,不过留在原地的有一滴眼泪。

熟人都不愿意帮自己,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却毫不保留的帮助自己,即使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但还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相逢是一种缘分。你刚好需要,而我刚好有,于是我便给你了。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个世界是有爱的,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不幸就埋怨这个世界,把自己的不幸转变为对这个世界的不满,甚至化为对这个社会的仇恨。你的负面情绪真的会传染给别人,但是你的爱也能感染人,并且会在别人身上延续。爱会传递,悲伤的情绪能传染。爱能延续,恨亦如此。我知道你的过去,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你的人生从此会好起来的。现在你应该换一种眼光,换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你应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我相信这样你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心中有爱,便会拥有爱,既然有爱,为什么不分享给别人呢!”

佟尘辉突然觉得自己说多了,但这些是他想对这两个孩子说的话,因为他俩的情况太特殊,如果像这样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会毁了他们自己,也说不定会伤害到无辜的人,现在是纠正他们的最好时间,他不想这样的事发生。

他的声音有些小,也许怕旁人听见,不过还好这里并没有几个人。他俩刚好站在病房门口,病房内的郭林刚好能听到。

郭林陷入了沉思,他想到了过去。当初在那个偷窃团伙里的时候,完不成每天交代给他的任务,不仅会遭到一阵毒打,还不准吃饭,还要面壁思过……

在那里没有关心,没有爱护,没有感情,大家都是冷血动物,只有成果,只有打小报告,只有互相伤害。

正是因为厌倦了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所以他才冒着生命危险偷偷跑了出来。可跑出来后,日子也并不好过,毕竟他的年龄太小,根本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他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别人关心了,他的心早已经冰凉,但是突然被人关心还是让他感受到了温暖,这种温暖真好。

他看着佟尘辉的背影,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安全可靠的感觉,那是小时候才有的呀,这是长辈身上才能给他的呀。他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他的命运将会因为眼前这个男子的出现而得以改变,他会重新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

“我答应您。”

佟尘辉和朱宁已经重新进入病房。

“不过……”郭林面露难色。

“有什么担忧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办到我都答应你。”佟尘辉看出了对方的心思。

“不过,去之前我们要去派出所验证你的身份,验证你对我们说的话的真假。”郭林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他曾经被人骗过。

“好,我答应你。”佟尘辉觉得对方的谨慎情有可原,毕竟他们才刚刚认识。

他们又说了很多话,什么都谈,什么都说,大家都很开心。

临走前佟尘辉摸出一张百元大钞给郭林,郭林瞪大了双眼,一百元的钞票他俩很少见,一百元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郭林推辞了,他怎么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呢,况且对他们来说还这么多。

最后佟尘辉把钱放在了病床上,“你们会用上的,不用推辞。另外,以后别做那样的事了,在那个地方你们不会再饿肚子了。答应我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不要做那样的事,忘了那个技术,就当你俩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它。以后好好生活,照顾好自己,以后成家立业,创造一个属于你们自己的幸福家庭。三天后见。”

说完佟尘辉便朝门外走去,可刚走到门口郭林却叫住了他,佟尘辉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了脚步。

“您叫什么名字。”两个孩子几乎同时说道,这个男人给了他俩温暖,他们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佟尘辉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身,他纠结了一下,然后慢慢抬起头,两个字从他的口中缓缓而出,“夏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