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灵魂摆渡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912字
  • 2020-11-03 10:43:33

果然,像夏志所说的那样,通过这一小片生命力超强的柏树林改造,这里的泥土慢慢开始变厚,土壤也越来越肥沃。

现在这里的生机跟十几年前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曾经的荒芜之地披上了绿装,变成了一片青翠、养眼、绿树成荫的柏树林。

夏志在林中的一个空位上挖了一个小窝,这个窝并没有对着旁边的树,它往里面进去了一些。窝挖好后,夏志放下工具,又小心翼翼的把那个骨灰盒子放进窝里,然后才慢慢的开始回填土。

这里是山林,林中禁止一切用火,所以全程夏志都没有点香烧纸,因为这个原因他来后山的时候连火柴都没有带一只。不过夏志的诚意依然在,填上土后他对着埋骨灰盒子的地方跪了下去,然后磕了三个头。

做完这些他才又在第一个窝的前方挖了一个小窝,窝挖好后他又从旁边的一个柏香树苗圃里,连带着一大坨泥土一起挖出一棵柏香树。

这块苗圃里的柏香树苗,是夏志用买来的柏香树种子自己撒的。

很快夏志便把柏香树苗种到了窝子里,这棵树的位置正好对着旁边几个方向的树苗。虽然是连带着泥土一起挖的,但是现在天气热,不知能否成活。如果不能成活,等到天气适合种树的时候,夏志会重新把树苗补上。

栽好树苗他又浇了整整一小桶水,这也叫定根水。

最后夏志拿出那块事先准备好的牌子挂到新种的树苗上,那块牌子上刻着“陶强”两字,这两个字的下面有一行小字,那是陶老汉的生卒日期,背面还有一小段文字,那是对陶老汉生平事迹的简介。

仅从外观来看这里与普通的树林没有区别,但是每年清明那段时间,夏志都会抽空来这里一趟,来这里前他会去打些散装酒,还会称上一些糖果。

那个时候来这里他通常都会待上半天,用老人的话来说叫和他们唠嗑唠嗑。

生前喜欢喝酒的人他会撒上一些酒,喜欢吃糖的人,他会放上两颗糖,不过糖纸会剥掉,因为他担心糖纸会污染这大好的绿水青山,临走前他会带走糖纸以及所有可能对环境造成污染的物品。

很快夏志就回到福利院,那些老人都站在大门口等着他,大门口站着密密麻麻的老人,看上去倒也壮观。

这个葬礼极其简单,除了真心实意的守夜外,这样的葬礼用的时间也并不多。

对这些孤独无助的孤寡老人来说,这样的葬礼虽然算不上豪华,但是却一点都不简单。再豪华的葬礼都是给活人看的,说白了只是给一个家庭撑撑门面,显显面子,人死后对这样的排场知道个屁。明眼人都懂,无论多么豪华的排场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对死者真正有用的是:生前尽孝的孝心,以及百年归世后拥有一颗对死者虔诚的真心。

对这里的老人来说夏志这位真诚又踏实的人,不管生前还是死后他对这些老人的真心才是他们最想要,也是最需要的。

其实,最开始实行火葬的时候,这些老人非常排斥。他们原本来自海州的各个地方,火葬才推广不久,他们对火葬不够了解,他们觉得那个太吓人,一把火点燃一烧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一开始他们接受不了。他们虽然没有办法,但是他们还是用行动来证明他们反对的决心——那就是绝食。

老年人的思想固执,他们的思想工作最不好做,不过夏志还是成功了。

夏志非常清楚全国人口不断增加,使得土地尤其是耕地愈发稀缺与重要,所以国家开始大力推广火葬,改变人们陈旧与落后的思想观念。其实这一举措还是为了缓解人口增长与耕地不足之间的矛盾,保证国家的粮食安全,还是为了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说到底还是为了子孙后代。

夏志觉得应该改变这些老人守旧的思想,毕竟传统的东西里有好有坏,虽然好的更多,但我们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把好的部分留下,把不好的部分去掉。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夏至伤透了脑筋。

那次他们又无意中提到这个话题,“其实土葬和火葬没啥区别,葬礼最大的意义就是对死者的缅怀,人死后就啥都不知道了,离开这个世界后依然有人记得才更有意义,才更为重要,这样他的生命就以另一种形式在这个世界延续,这样他就继续留存于别人心中、脑海中,继续被别人心中的暖意所温暖。”夏志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有人说话,夏志小心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人,他们好像陷入了沉思。

“其实火葬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我个人认为最大的优点在于:为子孙后辈保护了珍贵的土地资源。土地不是某个人的私人物品,它滋养着庄稼,养活着我们每一个人,它负担着养活全人类的责任,它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敬。”夏志觉得自己好像对他们说的只是些大道理,可仔细一想又觉得道理的确是这样。

“子孙后辈,关我们个球事。”角落里坐着的王大爷突然吼道,他的声音出奇的洪亮,里面好像还包含着一种叫愤怒的东西。

原本人群里是安静的,通过这一声吼叫,立马带动了人们的情绪,原本安静的人群开始躁动起来,躁动过后又开始沸腾起来。

王大爷的话有些不好听,但仔细想想还是有几分道理,话糙理不糙,他说的也并没有错啊。

后代跟在坐的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呢,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断了香火,哪还有什么后辈。莫说后辈,此时在坐的这些人在这个世界上几乎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就算个别有的,几年也不会来看他们一次,死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发发善心来上一趟。所以屋内的老人立即被他的话感染,空气中一下子充满了忧伤,屋内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响起了议论声。

“我们在这里望眼欲穿,可家里早已经没了期盼。”

“我们都是孤独的没有亲人的人,我们都是被命运抛弃的人。”

“对于死人来说,如果棺材是床,那墓穴就是房子,坟墓是骸骨将住上一辈子的家。”

“我们哪还有亲人,如果有亲人也不至于来这里,我们还得感谢国家,感谢好心人,感谢夏志,不然我们恐怕连一个落脚点都没有,死在路边真的就成孤魂野鬼了。”

……

老人们一句句或大或小的议论声向夏志传来。

夏志知道这些老人大多命运坎坷,他也知道他们心里苦,还孤独,所以他们渴望爱,渴望慰藉,渴望一个归属,所以他们才这么在意,这么相信一些本就虚无缥缈的东西。

当然夏志也知道他们心里有一种传统丧葬文化情节。其实葬礼表达的是后辈对逝者的孝意以及缅怀,现在却变成了这些老人心中的结。夏志也明白有些老人口中所说的只是农村迷信的说法,有些事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

“其实人死后很多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火化后人的组织并没有全部消失,还会剩下骨灰,这才是人体的精华。而且人死后回归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归属,进入墓穴的初衷只是为了方便人们瞻仰,百年、千年之后最终都会化成黄土,回归大自然。人类是大自然的产物,生存的一切条件都离不开大自然,人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所以人死后回归大自然理所应当。我个人认为生前幸福快乐,充实没有遗憾才是最重要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不容易,离开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记得才最重要。死后人会变成一堆枯骨,枯骨最后会化为一堆泥土,活着的人还记得死去的人的生平事迹以及音容样貌比什么都重要,因为这样的话,这个世界还有人以另外的形式纪念他。如果您们认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人送别能照亮去世的人通往天堂的路,那么我愿意为这里的每一位老人做这样的事。如果您们需要,我愿意当您们的摆渡人,我会送您们每个人最后一程,我愿意做那个孝子。”

那些老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都认真的看着夏志,夏志的目光也扫过在场的每一个老人。

“您们还有亲人,如果您们愿意我就是您们的孩子。”一道平稳有力的声音突然在屋内响起,声音不大,但也并不小,足够屋内所有人听清楚。

“你是我们的孩子?”所有老人都看着夏志,要是他们真的能有一个这样的孩子那就好了,拥有一个如此孝顺、懂事、有爱心的孩子是这里每一位老人的渴望。

“你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凭什么能有你这样的孩子。”黎大爷说道,他的声音里包含了落寂与叹息。

“以儿子的身份,以父母的名义!”夏志看向每一位老人,看到最后一个老人时他才慢慢说道,“以后我就是您们的孩子。”

说完这话夏志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去,他对着所有老人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完全没有一点防备,夏志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众人,所有人都张着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夏志。

屋内静悄悄的,早已听不到其它声音,所以每当夏志额头接触到地面时,那撞击声都非常惹耳,仿佛能震碎人的心。

沉默了,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一动不动全都保持着夏志下跪前的姿势,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夏志,眼里分明早已翻滚起泪花。

夏至并没有起身,他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已经红了眼眶的他说道,“世间太美好,单个人太渺小,来一趟的确不容易,所以我们都要好好活下去,不一定要活成年轻时渴望的模样,但一定要寿终正寝,平静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人死后如果还有人挂念,还有人记得,那这一趟人间便算没白来,这一生不论长久,还是短暂便都值了。我永远都记得您们,您们永远都活在我心中,这辈子认识您们是我最大的幸运,因为您们的存在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色彩,让我的人生更加圆满,谢谢您们,愿您们都能长命百岁,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永远陪在您们身边。”

夏志认真又严肃的看了屋内所有老人一眼,“我叫夏志,我以我的人格和生命起誓。”

所有的老人都愣住了,他们的内心激动澎湃,仿佛沸腾的水在翻滚,那一刻所有人都感动得像一个小孩,没有人知道那是多久以前才有过的感觉。

这以后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后来他们成了几乎无话不说、无事不谈的知心朋友,用老人们的话来说叫忘年交。但夏志却不这样认为,他始终把这些老人当做最尊敬的亲人、长辈。

后来这些老人慢慢的接受了夏志的建议,但是他们提了两点要求,其实严格说起来要求只有一点,另一个严格说来只能算是请求。

第一个要求就是:任何人死后尸体都要在福利院停上两天一夜,才能通知火葬场的人。一来他们担心自己没死透,直接送入火葬场他们怕,停上这个时间后临行前一定要仔细检查一次死者面部,确定已经没了生命气息才能运走尸体;二来停上两天一夜是他们希望死后在这里多待一会,毕竟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他们想多待一夜,但是他们也怕影响到其他人,主要原因还是夏天海州太热,尸体不能存放过久。

另一个就是他们请求夏志的了,他们希望夏志百年归世后也用同样的方式与他们葬在一起,他们也并没有其它意思,他们的想法其实很单纯。

从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开始依赖于夏志,他们觉得跟夏志在一起有安全感,心里有着落,生前夏志让他们信任,死后也要挨着他才能踏实。活着离不开,死后就更加离不开了。

关于停尸两天一夜这个事,夏至去找福利院领导商量。领导面露难色,冬天还好,在夏天就不行了,海州夏天天气太热,尸体不能存放太久,就算不臭,也会滋生大量细菌,对环境不利。

夏志又跑去与老人们商量,老人们都通情达理,他们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他们做出了让步。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后,最终把停尸时间统一为一天一夜,或者十个小时以上。当然还得以具体情况而定,如果天气实在太热,时间还可以再缩短。

另一个关于夏志死后跟他们葬在一起的事,夏志摇摇头笑了起来。摇头并不是拒绝他们,夏至把他心中原本的想法告诉他们:夏至死后就去火化,火化后他的骨灰不入土,如果有条件就把他的骨灰撒入他老家的那条小溪,溪中鱼虾把他的骨灰吃了后,他就融入到它们的身体里,一代代快快乐乐的遨游在小溪。

夏志还告诉他们,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那些鱼虾养育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也要报答它们一回。鱼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精灵之一,它们遨游在水中就像飞鸟自由自在的翱翔于天空,死后还能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也是挺不错的事。”

那一刻所有人看夏志的目光都不一样了,他们觉得夏志就是上天安排给他们的天使。虽然他们没有子孙后代,但是却有夏志关心、陪伴、照顾着他们,这是他们不幸的人生中唯一的幸运,还是一个大幸运,就算亲生儿女都不一定能够做到他这个样子。他们很幸福,能遇见夏志这样能慰藉他们那颗苍老、孤独又无助的心的人,一切都值了,他们不后悔来这人间一趟。

最终夏志还是答应了他们,死后要跟他们在一起,陪他们到天荒地老。夏志这样做并不是相信迷信,而是为了延续这个世界的爱。他知道那些老人的内心世界空虚,需要精神上的慰藉,而夏志甘愿充当慰藉他们精神的良药。

夏志还告诉他们:他死后立不立碑,入不入土都无所谓,他是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那些。所以这以后福利院的后山上才慢慢有了那一小片别致又有意义的柏香树林。

在夏志的影响下这些老人发生了变化,思想上他们不再古板,好多事情也能够一下子看开;心情更是舒畅无比,从此伴随他们的欢声笑语更多,他们脸上的笑容也更多,老人相互间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身体也比以前硬朗了许多,连感冒都比以前更少,饭量也增大了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