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灵魂摆渡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211字
  • 2020-11-02 12:44:23

秦超的伤势太重,靖州市人民医院已无法处理,及时对他进行了一番救治措施后,就马上把他送去了北徽省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经过大夫们的努力,秦超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但他却一直没有醒来,如果奇迹没有出现,那么他有可能成为传说中的植物人。

佟尘辉守护他几天后,见秦超还是没有任何好转,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北徽省。离开前他几乎是哭着与秦超道别的。

就在佟尘辉回到海州的那天,一个人匆匆忙忙的来到海州,很快那人与王局长见了面。他把靖州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告诉给了王局长,他还告诉王局长这件事令吴老非常震怒。

其实关于这事王局长几天前就早有耳闻,不过在此人面前他还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自己可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把佟尘辉骗过去的,赵隆和周兆辉居然都没能拿下他,还几乎让靖州势力全军覆没,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佟尘辉这人始终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佟尘辉,佟尘辉,又是这个该死的佟尘辉,这个令人厌烦又可恶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会把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打得粉碎、捏成粉末,最后让他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卑贱的尘埃,随风飘散,然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人抱怨道,很明显这人已经对佟尘辉恨之入骨。

“您消消气,用不着为他那样的人动怒,我们可都是有身份的人,要注意形象,一定要注意形象。形象这个东西很奇怪,你树立它的时候很难,一旦建立维护起来就很容易,但是它一旦破碎就再也找不回。它就像阳光,晒在叶子上时,叶子通过光合作用,它能变成能量被树子保存起来;但是它落在水泥地上时,你非但捡不起来,它还会很快消失,最终连热量也会很快消散。形象类似于阳光,不过它要在人身上才起作用,如果破碎,如果一旦掉到地上它就会失去意义,所以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形象,千万不要让它破碎。”

对方奇怪的看了王超一眼,王超说的话听上去有一种无关痛痒的感觉,更给对方一种他是旁外人的错觉。

“你得想想办法怎么解决掉这个烦人的家伙。”

“这事恐怕不这么好弄呀,您看赵隆和周兆辉他们这么多人都失败了,为了对付他我们也不可能出动他们那么多的人马。”

“要不是突然间跑出来的帮手,他早已经告别这个世界了。”

“也算他命大。”王超差点就说成是他命不该绝。

“不过现在他已经没了帮手。”

“此话怎讲?”

“陈曦已经战死,秦超重伤进入医院,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现在他就是一个孤家寡人,对付他还不简单吗?”

“您是不了解这个人,我可是跟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的,要对付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他比我先来海州,也许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王超后面一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说,如果佟尘辉先来警察局,也就没有他什么事,他也就当不上局长了。

“祁刚,当初可是你想尽办法把大伙拉下水的,现在我们上了你的贼船,你倒是一副想弃船逃跑的样子。我们可不是赵隆和周兆辉那些人,如果翻船大家都逃不了,大不了就是玉石俱焚。”

王超见对方把话说得这么明了,他马上陪笑道,“小弟我不是这个意思,还请您不要生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被姓佟的打压,要讲恨我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少,我对他简直是恨之入骨,可他的厉害您也看见了,我对他没有一点办法。”

“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是是是,只是这件事急不得,得从长计议,这件事要做就要做得干净彻底,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绝对不能留下任何后患。”王超眼露凶光。

“以前还能忍他,可现在他已经把我们逼上绝路了。”

“这不我们都还没事吗?他现在也没有查到我们,要想查到我们,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可靖州的损失……”

“靖州太乱本来就该整顿了,幸亏是佟尘辉把这事做了,如果让上头觉察到异样,若是上头查起来,那可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到那时我们一个也逃不了。我们都是文化人,佟尘辉这次处理的那些人都是些流氓,流氓那些事我们管那么多干嘛,管多了倒是容易惹火上身。只要没有危害到我们,让他折腾去吧!”

王超这次得感谢佟尘辉,因为他帮自己除掉了两个后患,赵隆和周兆辉可不止一次明目张胆的威胁他了,对此他咬牙切齿,可又没有一点办法,现在好了佟尘辉一下子都帮他解决掉了。

“呵,你小子这几年的转变挺大的嘛,果真是洗白了呀!哎,也怪赵隆和周兆辉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收敛,现在好了,被收拾掉了,我们还得给他俩擦屁股。还是你机灵,在佟尘辉身边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不得不佩服你呀。”

“还是得感谢您们的栽培。”

“这话严重了吧,我们今天的提心吊胆都还是拜你所赐呀!”

对方认真的看了王超一眼,“其它的都不说了,现在办正事要紧。佟尘辉的存在已经威胁到大家的安全,如果再让他这样折腾下去,我们非栽到他的手里不可。所以这个人不能留了,这是大家的一致意见,我们这些人当中你对他最熟悉。熟话说得好: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这也是大家的意思。”

“是是是。”王超嘴上这样答应,他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现在佟尘辉还没有查到自己头上,犯不着跟他生死相搏,就算成功干掉他,自己也会元气大伤。既然他还影响不到自己,自己又何必要跟他拼个两败俱伤呢。

其实王超能这么自信佟尘辉查不到他头上来,是因为他认为现在很多的线索已经断了,不管对方多么厉害,缺少那些线索他都不可能找到自己身上。

其实他不想跟佟尘辉正面冲突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安稳又舒适的生活,他不想自己多年的努力与经营功亏一篑。

几天后关于靖州仓库那个事的定论下来了,钟局长把这个事情的功劳全部算在了陈曦战友他们身上。

由于他们是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他们的存在几乎是秘密,所以最后功劳自然落到了钟局长自己身上。

陈耀被追授为烈士,当然陈耀是陈曦的本名,秦超也受到了嘉奖,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佟尘辉这个名字居然提都没有提一下。

不过佟尘辉也不生气,名利对他来说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事物,他一点都不在意虚名,况且现在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到海州后,佟尘辉第一时间找出了以前从那间密室取出的头发,拿着那些头发他的手不断的颤抖着。原本轻巧得连微风都能带起的头发,此刻在他的手中仿佛有千斤重,他要验证自己的猜测,他要验证何冰那些话的真假。

为了保险起见,他做了三份化验对比,有两份是他的样品分别与长头发与短头发进行的化验对比;另外一份是长头发与短头发作的化验分析。

刚把化验样品交出去,他便收到老年福利院打来的电话,那头告诉他陶老汉过世了。

夏志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便朝老年福利院赶去。

老年福利院静悄悄的,陶老汉的遗体停放在远离福利院生活区的一个僻静角落的屋子里。这里仅有一间简陋的屋子,这屋子原本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后来把里面的东西转移出来,把屋子收拾了一下便变成了临时停放尸体的地方。

夏志来到这间屋子的时候屋外已经站满了人,他们都是福利院的老人。没有人说话,他们脸上的表情都非常严肃。见到夏志到来后,所有人都自觉让出了一条通往那间小屋的路。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态,这些老人虽然没有勘破生死,但是活了大半辈子,还是见惯了生离死别,不过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对死者依然有一颗敬畏之心。

尸体的旁边点着香,夏志拿出准备好的纸钱分离出了几张点燃,然后对着尸体跪了下去。

陶老汉是今天早上走的,他死前嚷着要见夏志,可早上的时候夏志的电话根本打不通。直到先前不久才终于接通了电话,夏志这才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虽然陶老汉已经先走了一会,不过陶老汉走的时候还算安详,因为他知道夏志很快就会赶来,就算他死了,夏志也会守在他的遗体身边,并且会亲自将他下葬。

陶老汉的遗体将在明天早上送去火化。如果今天白天夏志没事,他将从现在一直待到明天;如果今天他有事,那他待会将离开,直到天黑后才重新来这里,一整个晚上夏志都将在这间屋里度过,直到送遗体去火化。今天正好周末,下午他也没事,所以待会他不会离开。

那些老人白天一直在屋外,直到天黑后他们才陆陆续续离去。

天亮了,东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朝霞也渐渐钻了出来。夏志一宿未眠,他揉了揉干涩的双眼,强打起了精神。

门外已经站着了几个老人,他们起得很早,他们要送自己的老伙计一程,毕竟在老年福利院所有的人都算得上是忘年交。

人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小屋很快就被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围上。没有人说话,他们都表情严肃的看着同一个地方。

很快火葬场的车就来了,在这之前,夏志又分离出一些纸钱点燃,他对着陶老汉的遗体磕了三个响头。对夏志来说死者是值得敬畏的,特别是这些孤独寂寞的老人。

几分钟后,夏志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很快那些老人目送着陶老汉的遗体上了灵车,当然一同前往的还有夏志。

没多久夏志便回来了,不过他的手里却多了一个盒子,装陶老汉骨灰的骨灰盒子。

那些老人好像知道夏志回来的时间,他们所有人都在大门口等着他。

夏志带着装着骨灰的盒子在陶老汉生前居住过的房间走了一圈,最后又回到那间曾经停过陶老汉遗体的僻静的屋子。夏志放好骨灰盒,分离些纸钱后点燃,然后又对着陶老汉的骨灰盒子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做完这些夏志才带着骨灰盒子、一块巴掌大小的刻着陶老汉名字的牌子,以及几样工具去了后山。

后山不是坟场,后山是一片绿树成荫的小山,但山间还是有一些光秃秃,没有生长树木的地方,这个山坡与其它地方的山比起来有一定的区别。

夏志来到一片整齐、规则、长势又旺盛的柏香林。这里的柏香树并不大,但是每一棵都非常挺拔,这些树栽植的行距非常的讲究与规范,仿佛是拉着尺子种下的。

仔细一看这一小片林地的每一棵树上还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牌子,牌子上刻着人的名字。没错,每一块牌子代表一个人的身份,那是牌子上的那个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印证。

其实这小片树林原本是光秃秃没有树,只有极少量稀疏的杂草生长的地方。因为这里土层太浅,土壤又相对贫瘠,中间还夹带着一些碎石,并不适合大型树木生长。

后来夏志选定了这个地方,空闲的时候他找来几个大汉跟他一起把碎石移出,然后又把上面的泥土翻松,又从附近运来些泥土将土层薄的地方覆盖了一遍。

夏志相信只要这里种上树后,根据树木的根劈作用,表面的岩石最终会变成泥土,滋养树木生长。因为生命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哪怕只是树,哪怕只是树根。日久天长,这里的泥土会越来越厚,土壤也会越来越肥沃。

通过夏志的一番努力,没多久,这里就开始植树,植有意义的树。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原本荒芜的地方硬是被夏志开拓成一片生机勃勃的柏树林地来。

福利院里的老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们认为夏志太厉害了,他赋予了原本荒凉之地的生命,这人简直能创造生机;同时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有老年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原本不可能长出树的地方真的披上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新绿,他们都认为柏香树的生命力太强,在最艰苦的地方也能挺拔生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