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道中道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649字
  • 2020-11-09 09:50:10

“韩承刚逃出组织后也曾被抓住过,那时被一起抓住的还有那个女孩。大概,大概是七年前的事了。”

佟尘辉听到“七年前”三个字时,身体本能的颤了一下,这三个字还抽动了他的神经。这些当然被何冰看到了。

“您想知道关于您妻子和孩子的事吗?”

佟尘辉心中一颤,不过很快他的头又向何冰靠近了一些,他想听得更清楚些,他心怕漏掉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同时他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这些事对您来说有些残忍,您,您确定要听吗?”

佟尘辉没有丝毫犹豫,他重重的点点头。

“您的亲人本来是用来威胁您的,好像是想用她们来交换重要的人质,没想到后来发生了意外。他们知道韩承刚来海州是因为您,他想寻求您的庇护,为了消除韩承刚向您告密的隐患,因为那个时候的韩承刚对他们还有利用价值。于是有人想出了一个馊主意,那,那就是让韩承刚……她比较刚烈,临死不屈,为了不成为您的累赘,最后……对不起我没能救下她们,因为当时情况特殊,我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而且就算出手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剩余的人来到了靖州。”

“他们是什么关系?”此刻佟尘辉的心在滴血,不过他还是忍着心中的悲痛问道。

“他们原本是平等的合作关系,后来您把海州坏人绳之以法后,剩下的人只好跑到了靖州,开始依附于靖州的人,这才成为他们的爪牙。来到靖州后慢慢的我才发现事情远没想象的简单。您千万要小心王超。您可能不相信,当初我也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王超的真名不叫王超,他也换了名,王超原名祁刚,为了达到目的,他可谓是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佟尘辉皱着眉头,听对方这样说他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您怎么知道的?”佟尘辉忍不住问道。

“有些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真相虽然已经弄明白,但是我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

佟尘辉点点头,没有说话。

“您知道的人还有哪些?”刚开始佟尘辉还非常震撼,现在他已经不再惊讶,他想知道更多,然后再去一一验证。

“除了王超和钟仁杰外其他人我就不知晓了,这些毕竟都是他们的机密,不是一般成员能够涉及的,但是只要将王超法办,顺藤摸瓜就能将其他人逮出来。但是您一定要小心王超,他这个人的城府太深……您要答应我,在没有找到充足的证据前千万不要与他正面交锋。更不能跟他硬碰硬,跟他硬碰硬您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吃大亏,恐怕那以后您就再也没有机会与他正面交锋了。不管是为了您的妻子,为了我,为了卢局长,为了唐警官,为了海州,还是为了北徽省的安定,您都一定要阻止他,并且将他绳之以法。”

“如果他真的犯了法,法律一定不会放过他,我也一定不会纵容他。如果他犯了法,他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审判与制裁。”

佟尘辉看了看他,“在靖州还有哪些人知道王超的秘密?”

“赵隆和周兆辉,不过他俩已经不在了,就是刚才准备害您的那俩人。从海州逃到靖州的人当中有几个没有来,他们中至少有三人知道王超的秘密,他们恨您,但也怕您。看来他们的选择是对的,他们逃过了一劫。另外靖州还有几个人也知道,具体多少人我也不清楚,但是靖州这边我知道的知晓王超秘密的人当中还有两人没来,估计他们现在已经跑路。这次您基本上捣毁了他们整个组织,除去没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他们几乎全军覆没。”

佟尘辉有些遗憾,关键人物居然已经意外身亡,另外知道秘密的人也已经逃离,这个案件的考验将越来越大。

“您有他们的名字,照片以及其它详细资料吗?”佟尘辉心中一动。

“没有,名字在组织里只是一个绰号,他们逃走后应该会第一时间更改。照片原本是准备有的,后来有人怀疑我,并且开始跟踪我,我担心暴露就把它们销毁了。都是我的错,我,我没料到会有这一天。”

佟尘辉重重的点点头,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他的眼中却滑过一丝一闪而逝的遗憾与落寞。

“那个孩子,韩暮雪与您儿子的关系很好,她曾经也想帮她们逃脱,可是她失败了,您的……过程她也看见了,是被那些人强迫观看的,这对她的影响和打击非常大,从此她的性格开始慢慢改变。这次他们报复韩承刚,却放过了韩暮雪,就是想找机会用她来刺激您。另外,我,我对不起唐警官,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我的身边倒下,却没有能够救下他。”

何冰的头脑应该还是清晰的,不过他的话语已经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他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他的伤口已经开始恶化,不过他好像并不甘心,他在拼命的挣扎,这让人看了非常的心痛。

佟尘辉知道他应该坚持不了多久。

死神已经降临,有一股能侵蚀灵魂的冰凉正向何冰全身袭去,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绝望正向着他的全身蔓延。

佟尘辉的表情经过了几次激烈的变化,现在终于重新平静下来,他犹豫了几次终于还是问道,“废弃工厂那个老人的事是他们做的吗?”

“是。”何冰轻轻咳嗽了一声,他的脸上露出了难受之色。

“我,我看到了光,好温暖。”何冰指着头顶说道,“其实我一直羡慕你们,身在太阳之下,光明照在身上,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有光明指路……我真想生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像我现在这个样子死去,别人只会拍手称快,在别人心里我的死只是少了一个祸害。多年以来我过惯了刀尖上添血的日子,死神常常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更多的时候死亡对我来说非但不可怕,反而还是一种解脱。但是……”何冰突然激动起来,他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一道耀眼的光,灼的佟尘辉的心一阵痛。

“但是我想恢复我原本的身份,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我家的清誉绝对不能断送在我手里,我不能成为何家的罪人。”何冰越来越激动,他突然抓紧佟尘辉的手,“我知道您是佟队长,您一定要帮我,现在除了您,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够帮我。”何冰渴望的看着佟尘辉,“我不行了,您能不能答应我,帮我,帮我恢复……我不是小混混,更不是暴徒,我是好人。”

何冰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但是此时的他却更加激动,这是他的希望,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如果抓不住就真的没希望了,他的信念支撑着他虚弱的身体,信念告诉他不能放弃……

佟尘辉觉得他此时的劲好大,他的手都被抓得生疼。

佟尘辉用力的点着头,“我答应您,我答应您,您不要再说话了,保存精力与体力,救护车马上就到了,您必须活下去,我们一起把坏人绳之以法。您,您要坚持住。”佟尘辉终于哭了出来。

此刻他突然想起一个前辈曾经告诉过他的话:“如果有一天你身处绝境,千万不要自暴自弃,你要点亮你心底深处的那盏灯,跟着那道光的指引走出逆境。孩子,你要永远记住,黑夜再暗它也是怕光的。只要心中有光,你在哪儿都有太阳,你终究会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找到曙光。到那时候你就会自带光芒,无需再向谁借光。”

此刻他真想把这句话告诉何冰,可是现在的何冰恐怕已经等不到那一刻。

“这些年来,我一直像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死亡也许是我最好的解脱,我受够了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我受够了暗无天日的折磨。命运对我太不公。我明明是何冰呀,却变成了肖啸;我明明是好人,却披上了坏人的外衣。命运把我左右得够惨的。操你妈的命运,老子永远不会向你低头,就算死,方法也得由我选,你休想什么事都左右。”一股鲜血从何冰的嘴角流淌出来。

“您不要再说了,您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佟尘辉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我看到了一道光。”何冰指着头顶,想让佟尘辉也看看,“原来,原来命运没有抛弃我,我不是命运的弃儿,他们来接我了,要带我去有光的地方,要带我飞向光明,看,天使……”

何冰脸上的阴郁忽然散去,他再次激动起来,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他眼里正闪着光,他再次慢慢的抬起左手指向天空,然后突然像一个孩子一般痛痛快快的笑起来,那是幸福的喜悦。

此刻他的脸像一朵悄然绽放的花儿,美好与幸福被定格在了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光明,感受到了温暖,命运最后放过了他,这些从他定格的笑脸上就看得出来。

“咚”一声闷响,他的手掉了下去,周围静悄悄的,这个响声的动静让人觉得好大,连佟尘辉的心都被震颤了一下。

“何冰。”佟尘辉的呼喊响彻在整个仓库。

终于有人叫他何冰了,不知道最后一刻的时候他听到没有?

也许听到了,因为他脸上的笑容依然还在,也许这正是他对佟尘辉的感激。

何冰的脸上依然留存着那道幸福的笑容,没人知道何冰多少年没有笑过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佟尘辉的手向他的脸慢慢迎了上去,然后轻轻帮他闭上了眼。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帮您完成您的心愿,但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做下去,哪怕付出我这条命。”佟尘辉在心中大声对自己说道。

佟尘辉回到陈曦面前,他呆呆的看着陈曦的面容。陈曦嘴角有一抹血迹,他蹲下身轻轻的擦掉了陈曦嘴角的血渍。

这时一个人影向他走来,“我们会把陈耀带走,我会带他回去看看,然后再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

对方看着佟尘辉伤心欲绝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战场上从来都是有牺牲的,不要太难过,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也许他已经没有遗憾,对我们来说轰轰烈烈的死在战场上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我感觉到陈耀在临走前找到了他曾经失去的东西,这里面当然也包括荣耀。”

对方还告诉佟尘辉他们来靖州的目的,原来不久前他们有战友牺牲,他们一行七人本来是来靖州送战友归家的,没想到碰到了这事。对方还告诉佟尘辉他们已经联系了警察,为了佟尘辉的安全,他建议佟尘辉与他们一起离开。

见佟尘辉犹豫,对方又告诉他,这里的事会有人处理的,叫他不用担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