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道中道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276字
  • 2020-10-31 12:38:12

佟尘辉抱着陈曦的尸体痛哭起来,在陈曦离开的那一刻他突然又能说话了,他撕心裂肺般的声音呼喊着陈曦的名字,他多希望奇迹在这一刻发生,他多希望陈曦突然从他的怀中醒过来。

那个男子依然握着陈曦的手,突然他放开了陈曦的手,然后轻轻帮他抹上圆睁的双眼。

他缓缓站起来,重新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陈曦的身体,好像在向他作最后的告别。突然,他对着陈曦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礼毕他又深情的看了陈曦一眼,此刻陈曦的身体显得那么的悲凉,一股热泪从他的眼中滚了出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然后拿上枪快速的离开。没错,他要开始清场了。

佟尘辉依然沉浸在悲痛中,秦超的受伤,以及陈曦的牺牲,对他的打击很大。短短两个小时内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两个人接连倒下,这些都来得太突然,他没有一点防备。

他抱着陈曦的尸体悲痛欲绝,完全忘了自己身处的环境,这个时候外面的世界好像与他无关。此刻他的眼里只有陈曦和秦超,他的心里只有悲痛、愧疚与自责。

直到不远处一个声音响起才把他重新拉回现实。

“佟尘辉拿命来。”一个身影正站在刚才偷袭他的那人的位置上。他本能的抬起头,看向那个人影,可是那个方向的光正强烈,他被晃得闭上了眼。

佟尘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他没有摸枪,他怀中抱着陈曦,安静得出奇,就好像在等待死亡,等待着解脱。

他想这次一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这次自己一定不会再连累别人了。这个时候他的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空灵,仿佛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安静下来,当然也包括他的心,整个世界仿佛都与他融为了一体。

可最后一刻的时候他后悔了,因为那个时候他看见了老年福利院的那些老人,他看见了儿童福利院的那些孩子,当然他还看见了韩暮雪,还看见了苏荷……

我还不能死,我要活下去,还有那么多人等着自己,还有那些真相需要自己去寻找,一瞬间一种强烈的求生欲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

“不……”佟尘辉大呼一声,与此同时他本能的朝着左边倒去。

“砰。”一声枪声响起。

不过,佟尘辉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事,抬头看过去时,他发现一个人影正站在他的面前,居然还真有人为自己挡子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佟尘辉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他的大脑飞快运转,陈曦和秦超已经不可能。那这人是?一定是陈曦的战友,心痛的感觉再次刺激向他那本就伤痕累累的心。

“不……”佟尘辉再次疾呼。

不过这个时候佟尘辉已经处于防备状态,他昂着头,微微抬起上半身,手中正拿着一把枪对着先前开枪的那个人的方向。其实他的枪对着帮他挡子弹的人身上,因为他挡住凶手的同时,凶手也被他挡在了身后。

“趴下,快趴下。”佟尘辉对着那人大声喊道。

他手中的枪正对着那人,只有那人趴下,他的子弹才可以向那个罪魁祸首招呼去。

那人没有动,他的嘴角正渗着鲜血,只是佟尘辉看不到,但是佟尘辉却仿佛看到了那人在对他微笑。

“叛徒去死吧!”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佟尘辉心道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声音过后便是,“砰、砰”接连而起的两声枪响。

这时那人才极不情愿的倒了下去,佟尘辉这才发现与前面这人一起倒下去的还有他身后的那个罪魁祸首。

原来听到枪声与呼喊,陈曦的战友立刻跑了回来,第一枪正是他开的,紧接着的第二枪才是罪魁祸首发出的。他俩几乎同时出手,但陈曦的战友还是要快上一步,一枪直接打在对方头上,虽然罪魁祸首已经抠动了扳机,但这一枪的影响不算太大,因为他只是打到了挡子弹的那人的腿上,他虽倒了下去,但还好并不是致命伤。

佟尘辉赶紧跑了过去,这一看佟尘辉才发现,原来挡子弹这人不是陈曦的战友,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是统一的,这人的衣服与他们的却大不一样,而且佟尘辉分明还听到那个罪魁祸首叫了一声叛徒。

佟尘辉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多问。这个人还有生命气息,但是佟尘辉根据经验判断他应该活不了多久了。第二枪虽然不致命,但第一枪却打到了他的要害。

佟尘辉心中难受,不管这人是谁,他都是为了救自己而受的伤,佟尘辉怎么能够不感激呢。

佟尘辉什么都没说,他蹲下身先帮对方止住了血,他正要把对方往医院送时,那人却一下子拉住了他。

“不用了,没用的。”

佟尘辉向那人看去,那人也迎向了他的目光,然后还对着他笑了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立刻向佟尘辉传来,可佟尘辉根本想不起他俩在什么地方见过。

“您,您就是佟队长。”如果那人刚才只是轻轻一笑,那么现在他俩说上话之后他居然对着佟尘辉灿烂一笑,这样的笑容分明是两个久未谋面的老熟人才有的,而且对方那样子看上去分明还非常的激动。

不过这一笑却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随后便传来他咳嗽的声音,“没想到在我死之前还能见到您,看来上天对我还是有不薄的时候呀!”

“您是写信到海州,联系我们见面的人?”佟尘辉突然问道,他称呼对方为“您”,因为对方刚刚救了他的命,他非常感激对方,用“您”以表示对对方的尊敬。

“没想到佟队长也会上当。”那人微微叹息。

佟尘辉感到惊讶,“您说您没有写信,那信是谁写的?”

“根本没有人写信,也根本没有人约您见面,就算有人写这些也只是幌子,这本来就是一个骗局,他们骗您来的目的是想除掉您,他们根本就不会给您想要的证据,您上当了。”

“啊!”佟尘辉一声惊呼。

“不过,这反而成全了我。”

“成全了您?”佟尘辉更加惊讶了。

“如果他们不这样,我依然身在黑暗中,现在我虽然活不成了,但是在我临死前却找回了自己。”

佟尘辉越来越不明白,他越听越糊涂。

“哪您是?您为什么要救我?”

佟尘辉已经猜到他的身份,刚才那一声叛徒已经证明这人与那些坏人是一伙的,就算不是一伙的,他们之间也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刚才对方救了自己,他觉得这样问对方身份有些不妥,所以他立刻改问成:对方救自己的原因。

其实佟尘辉对这人救自己的原因感到好奇,因为对方不仅是救自己,还是舍命救自己的那种类型,毕竟他们并不认识。非亲非故的前提下,冒死相救,这种事情不仅不现实,还根本不可能。

“相信您很早就奇怪我救您的原因了,您放心我对您没有任何害处,对您也没有任何企图,我虽然不能直接给您证据,但是我这里有您一直渴望,一直追寻的答案。其实,您现在更好奇的是我的身份吧。只是出于一些原因,您不好意思问而已,您放心您一直在寻找的答案,我知道的都会告诉您,包括一些秘密。我救您是因为我跟您一样,心中有爱,眼中有光。我们唯一的不同是您身处在光明的世界,而我一直身在黑暗中。我虽然身在黑暗,但是我一直向往着光明。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能生出一双翅膀,煽动翅膀,腾空而起,向着那片光明而又自由的地方飞去。我在梦里真的看到我成功了,我飞向了那片光明,我到达了我想去的地方。可每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依然身处黑暗,一点也没有改变,原来梦中的一切只是我美好的期盼罢了。我好想跟你们一样做最真实的自己,可命运跟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后半辈子注定只是一个心系光明,而身在黑暗中的夜行者。”

那人看到佟尘辉疑惑的表情,他嘴角浮起一抹笑,不过他并没有笑出声来,因为他的身体相当的虚弱,笑声说不定会扯动他的伤口,让伤口重新流出鲜血。

“其实我跟您一样,我也是一名警察,我原名叫:何冰。为了打入犯罪组织获取情报,我以小混混肖啸的身份潜入了坏人内部。为了工作的隐蔽性以及我的人生安全,与我接头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知道我身份的两个人之一的原海州市公安局局长:卢伟。我的身份以及这次行动属于一级机密,所以我的简历以及这次行动的各种资料也由他单独保存。后来他在一次行动中牺牲了,就这样我一下子就失去了与我接头的人。”

“那另一个知道您身份的人呢?”听到对方的话,佟尘辉非常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不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吗?这样的事居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处于震惊中的佟尘辉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

“那个人是隐蔽的,除了局长没人知道,他的存在是担心有一天局长突然不在了,还有一个可以帮我证明身份的人,是为证明我的清白上的一道保险。这位神秘的人物要局长不能出面接头的时候才会出现,他那里也有一份资料。偶然听到局长谈起,这个神秘人的级别比局长还高,关于他的身份无论我怎么询问,局长都不肯告诉我,他说对方的身份要保密,况且对方也不想让他知道。但是局长向我保证:如果局长出了意外,那位神秘人会主动前来与我联系。他就是我的希望,我一直盼望着他出现,但是时至今日我也没见过他。我猜他已经不在了,或者出意外牺牲了,不然这么多年以来他绝对不会不现身的。有时候我觉得我被遗弃了,我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一般,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落水的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一只手向我伸来。后来我彻底绝望了,我的噩梦终于来了,我真的就成了肖啸,永远都洗不白,从此我也彻底的成了黑户。我多想恢复我的名字,我多想听到有人叫我一声:何冰!哪怕是知道我身份后要追杀我的犯罪团伙。”他突然用渴望的眼神看向佟尘辉,好像希望佟尘辉能帮他一般。不,对现在的他来说应该是救他一般。

不过,佟尘辉并没有说话,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以至于让他怀疑这些事情的真实性。

“您肯定觉得不可思议,对您来说这事的确来得太突然,您一时无法接受也是正常的。时间不多了,让我来把事情一件件的跟您说一遍吧!听完您在自行判断。”

何冰停了下来,待佟尘辉点头后他才继续说道,“那女孩应该在您那儿,她与您接触了一段时间,想必您对她也有了一些了解。”

何冰看了一眼佟尘辉。而此时佟尘辉心中一惊,何冰是怎么知道那个孩子的。不过他并没有开口,他看了一眼何冰,示意何冰继续说下去。

“这个事很搅,我就分开给您说,先从那个女孩说起吧。那个女孩不是废弃工厂死者韩承刚的亲生孩子,她原本姓叶,叫叶晨霜。女孩的父亲为了救谢勇而丢了性命,谢勇为了报答叶明的救命之恩,于是找到叶明唯一的亲人年幼的叶晨霜,担负起了抚养叶明孩子的责任。因为他的黑社会身份,带一个孩子极不方便,于是他把孩子交给身在老家的父亲照顾,后来他父亲病逝了,他只好把叶晨霜接到了身边。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猜也许是跟那个孩子接触后被孩子的纯真所感化,反正多半是为了那个孩子,他才下定决心要脱离待了几十年的组织。恰好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靖州有一个与自己长得很像的失踪男子——韩承刚,而正好那个男子也有一个与那个女孩一般大小的女儿——韩暮雪,于是谢勇便顺理成章的冒用了他的身份,这样叶晨霜也就变成了韩暮雪。取得了另外的合法身份后,他便带着女孩离开了靖州,从此过起了隐姓埋名又颠沛流离的生活。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韩暮雪的长相才会与死者韩承刚的相貌不一样,最初团伙内部就有人这样认为。我猜那个孩子在学校也会因为长相被人议论过吧,在韩承刚老家的时候他们就被人这样议论过的。”

听到这里佟尘辉心中一惊,难怪,难怪他们的DNA不能匹配,原来其中有这么多的曲折。此时,佟尘辉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都想不通的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