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神兵天降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397字
  • 2020-10-30 18:04:02

此时的佟尘辉有些心悸,刚才被逼入这个角落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这里的地势,如果对方有手雷,此时扔一个进来,那对他们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还好对方没有这样做,不知道是对方没有呢,还是担心爆炸后产生的动静太大,又或者那些人真的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佟尘辉没有心情思考这些,因为此时他发现秦超受了伤。

“不碍事吧。”佟尘辉焦急的问道,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短袖上,撕下一块布来覆盖在受伤的地方,“压着,先止血。”

“别管我,我还撑得住,你们注意观察外面的动静,我猜那些人正在酝酿更大一轮的进攻。”

秦超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开始苍白,嘴角也渗出了血丝,他的气息也显得越来越微弱。

“别说话,别说话……”佟尘辉越来越激动。

佟尘辉不知道秦超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但从他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有一会了。

受了这么重的伤,秦超不但没有告诉他们,他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以至于旁边的人都没有发现。

秦超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已经麻木,但是佟尘辉知道,他先前肯定经历过不小的痛苦,但是他都独自一人扛了下来,也许是怕他们分心,也许是怕他们担心。

一股热泪从佟尘辉的眼中流了出来,他真不该带秦超来,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秦超突然晕了过去,陈曦过来轻轻摇了摇,没有一点反应。

他们都知道如果不及时就医,秦超将会有生命危险,陈曦重新将他的伤口包扎了一番,彻底止住血,两人才放下心来。

佟尘辉几次想冲出去都被陈曦拉住了,最后他也冷静下来,现在冲出去无异于活靶子,起不到任何作用,只会平白无故搭上自己的性命。他枪里还有四发子弹,如果不是从死去的人身上摸出子弹,他的弹药早已经告罄。

陈曦还有两发子弹,不过他还好,毕竟会使用飞镖,而且几乎百发百中。佟尘辉就不一样了,没有枪,在对方的火力压制下,他扎实的格斗技巧就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不远处的尸体附近倒是有两把高仿枪,但没人敢去捡,因为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个枪口正瞄着,只要人影一出现,立刻就会引来一阵枪林弹雨。

佟尘辉回过头,拿起秦超手中的那把枪。

一种无力感向佟尘辉袭来,绝望的感觉传遍他的每一寸肌肤,也许今天要交代在这里,自己死不足惜,连累到这两个年轻人,让他自责不已。

佟尘辉死死的盯着入口处,他依旧打着十二分精神,即使绝望,他也没有失去斗志;即使倒下,他心中的信念也不会被磨灭。

陈曦的神情越来越凝重,他不时抬头看看顶棚,可那里除了几个漏洞以及洒下来的阳光外便什么都没有,他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秦超,心中的担忧又加重了几分,他的心情沉重到了极点。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外面的枪声又响起,佟尘辉把手中的枪用力的握了握。可枪声是朝外面开的,目标好像并不是他们,难道对方又来了增援,可这枪声听着也不像,因为枪声是从仓库的各个角落零星响起的。

佟尘辉心头一喜,难道是王局长所说的可靠人员前来增援了,他大喜过望。

这时陈曦已经动了,不过就在他行动之前又向头顶看了一眼。

“援兵已到,敌人太多,我们要冲出去配合他们,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尽早结束这场战斗,把秦超安全的送出去治疗。”

佟尘辉正准备应答,抬头间,却看见陈曦先前看的那个大洞,有一个像人影一样的物体正在快速降落,显然这是一个人靠着一根绳子的辅助从天而下的,只消一眼佟尘辉已经明白这人绝对是一个练家子,还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种。

“神兵天降,有救了。”佟尘辉的嘴唇颤抖。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看样子不像是王局长所说的援助,再看陈曦他并没有一点惊讶,这样的场景他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这事他应该知道。佟尘辉猜测这些人与他有关系,难怪他前几天会突然离开。

陈曦已经迈出脚步,但他并没有走出出口,因为他发现出口处依旧有人守着,虽然不多,但还是挡住了他的去路。

“对我们来说决战的时刻已经到来,虽然援兵已到,但是人数始终有限,而且至少还要留下两人在外面的出口处,在这里协同我们作战的人员屈指可数,所以我们的任务也非常艰巨。”陈曦回过头小声的对佟尘辉说道,“不过您也不用担心,这些帮手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每个人可谓都是身经百战。您刚才应该也发现了这些歹徒虽然凶狠,但是枪法极差,他们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除了少数几人枪法较好外,其他人在枪法上不足为惧。我们的战术是遍地开花,扰乱他们的视线,让他们摸不清我们的底细,搅得他们心惊胆战,草木皆兵,让他们彻底丧失战斗意志。刚才他们不是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现在是我们还给他们的时候了。放心结局已经注定,现在只需要用时间来验证,如果不出意外,我猜四十分钟能结束战斗。”

佟尘辉不知道谁给陈曦的自信,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他已经确定这些人不是王局长派来的,此刻他的心中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他并没有问,因为他知道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陈曦看着佟尘辉很认真的说道,“外面还有几个人守着,您掩护我,我们现在就冲出去。”

佟尘辉拉了一把陈曦,可并没有拉住,他知道陈曦的意思其实就是以陈曦自己为诱饵,待引出藏在暗处的人后佟尘辉在伺机消灭他们,以解除障碍。

陈曦这样的行为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佟尘辉怎么能这么做呢。没拉住陈曦,佟尘辉也跟着跑了出去。

可他俩冲出来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力,起先他们以为外面的人已经跑光了,走过去一看才明白,守在外面的几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他们身上插着的飞镖与先前陈曦使用过的一模一样,看到这一幕佟尘辉已经猜到援兵的身份,但这让佟尘辉惊讶不已。

他上前捡起地上的枪,扔了一把给陈曦,然后又从那些人身上搜出些子弹,当然他也分了些子弹给陈曦。

外面的情况与陈曦说的一模一样,场面的确可以用混乱不堪来形容,那伙人已经被打散。对方正在一处激战,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钻出几个人,对着他们就是一阵扫射。

那伙人刚回过头来与身后的人对战,可先前与之对战的那人突然冲出来连开数枪。两边夹击,这让他们损失惨重,几乎让这一小股恶人全军覆没。

对方感到非常无奈,刚才出现的这些人不但枪法极准,他们的行踪更是飘忽不定,这让那伙人苦不堪言,头痛不已,那伙人还差没有直接崩溃掉,几番折腾下来好多人都生出了怯战逃命的念头。

对方惶恐的注视着四面八方的情况,根本没有人有多余的精力来关注佟尘辉他俩,因为现在对那伙人来说稍有不慎就会一命呜呼,他们保命都还来不及,哪还有多余的精力来攻击佟尘辉他们。

战场上的局势因为新生力量的加入已经瞬息即变,先前还被对方追着狼狈逃窜的两人,这个时候已经慢慢开始追着别人跑了。

佟尘辉他俩刚被逼到一个角落,外面立刻传来几声惨叫,不用说也知道围攻他们的人已经被飞镖偷袭。

佟尘辉他俩趁势而出,那伙人开始慌乱,面对夹击他们一下子就乱了阵脚,现在他们竟不知如何是好,攻击前方也不是,攻击后方也不妥,最后连开枪这个动作都忘了。

战场上发生了压倒性的逆转,对方的攻击越来越弱,枪声也越来越稀疏,但仓库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

佟尘辉真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除了担心秦超的安危外,另一个就是他讨厌这种死亡的味道。

现场已经没有大规模的遭遇战,几乎就只剩下打扫战场,现在出去还算安全。

陈曦突然走到佟尘辉身边,“大哥,现在可以送秦超去医院了。”说着他向秦超走去,很快就把他背了出来。

“还是我来,你先去给你的战友打个招呼。”

陈曦脸上掠过一闪而逝的惊讶,看来佟尘辉已经猜到他们的身份。

陈曦小心翼翼的把秦超转移给佟尘辉,“您把他交给守在外面的朋友,他们会把他送去医院的,外面备得有车。我,我知道您此次前来还有要事未办。”他好像担心佟尘辉一时抽不出身。

“外面的朋友认识我吗?”佟尘辉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他们已经见过您和秦超的照片了。对不起,我……”

陈曦话还没有说完,他眼里已经露出了惊恐,几乎同一时刻他突然伸出双手用力的抱着佟尘辉转了一个圈,他一下子就挡在了佟尘辉身前。

与此同时一声枪声响起,佟尘辉感觉到从陈曦身上传来的一股冲力,紧接着一股鲜血喷到了佟尘辉身上。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

没错,其中一枪是佟尘辉打出的,另一枪是对方打出的,他俩几乎同一时刻抠动了扳机。

不过佟尘辉这一枪直接爆了那人的头,对方的这一枪依然打在了陈曦背上,鲜血再次从陈曦的口中喷出,依然溅在了佟尘辉身上。

“陈曦……”佟尘辉大喊一声,此刻他已经疯狂。

秦超早已经从他的身上滑落。

佟尘辉朝着刚刚倒下的罪魁祸首一连开了数枪,但这依然不能解他心头的愤怒。

他准备把陈曦和秦超送出去,陈曦却一下子拉住了他,“大哥,我不行了,有些事我想告诉您。”

“我送你们去医院,不会有事的,你俩都不会有事的。”佟尘辉大声说道,话刚说完他突然就大声的哭了起来,眼中的液体和口中的液体不断的往下掉,最后混合在一起从嘴角滑落,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口水,哪个是泪水。

“大哥,我,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再不说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说了。”

佟尘辉用力的点点头,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此时的他已经咽哽到说不出话来。

“前半辈子我以当兵进入特种部队为荣,后半辈子我以认识您和秦超为幸,以后我可能都不能再陪在您身边了,但您永远是我大哥,我永远是您的兄弟,现在是,将来是,永永远远都是……”

渐渐的陈曦说话都有些吃力了,他缓了缓劲才又继续说道,“还记得我们进入这里前的那张卡吗?卡在您的裤包里,密码您一定要记住。卡里原本有三十七万,这钱有一部分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他们留给我的那部分已经存了很久,我没有其它开销,所以一直未动,只是先前去把定期转为了活期,然后换了现在的这个密码,现在里面居然有四十五万一千多元。您不用考虑其它的,我父母已经没在这个世上,以后我也用不上了。我知道您的秘密,我也知道夏志做的那些事,我更明白您需要这笔钱。现在除了您,没有谁更适合使用这笔钱了,所以您就安心的拿着吧,拿去做您想做的事,拿去做夏志该做的事,当然佟尘辉也行。”

佟尘辉紧紧的握住陈曦的手,他的眼泪像滚炒豆一般从眼眶中不断掉下,一点也止不住,此时除了流淌的眼泪,他依然说不出话来。

这时突然有两人向他们靠近,佟尘辉警惕的看了看,跟随他的眼神一起动的还有他的手。

陈曦向他摆了摆手,“是自己人。”

其中一人蹲下身,很快与陈曦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他们是我的战友,这,这就是佟队长。”简单的介绍后,他才又说道,“感谢你们前来相助,真怀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没,没想到最后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

“您少说几句,我马上送您去医院。”

“我不行了,你先把秦超送去,他,他还有生的希望……”

“您是我们部队有史以来最强悍的人,没人能杀死您。”

“那不一样,这次我受的是致命伤,我已经感觉到了,恐怕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快,快救人,你先把他送出去。快,快呀!”陈曦几乎吼了出来。

“好,您别激动,我听您的。”男子转过身对着正在他们身后警戒的另一个男子说道,“你马上送这人去医院。”

看着另一个男子小心翼翼的把秦超背走,陈曦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其他人受伤没?”

“小高,小高牺牲了。”男子沉默了一会,才终于慢慢说道。

“小高……我对不住你!”一股眼泪从陈曦的眼角流了出来,他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一下子咽了气。

“陈曦……”佟尘辉大声呼喊,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