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神兵天降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224字
  • 2020-10-30 14:01:18

陈曦他们到来后,陈彦的诊所又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当然这次他把停业的理由换了一个。

在诊所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陈曦就出了门,他告诉佟尘辉自己要出门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让他们务必要等自己回来后才能行动。

关于这事,佟尘辉没有多问,他只是告诉陈曦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以免打草惊蛇。

陈曦临行前非常轻松,完全没有面对大事前的那种紧张样子,他一路哼着小曲,颇有些满面春风的模样。

秦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摇头,随即又发出感叹:心态蛮好的。

转眼已到徐梁结婚的日子。徐梁他俩结婚的日子可能是临时决定的,因为通知时间距结婚日子只提前了两天。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徐梁与沈佳也没有多少亲人,除了关系好的同学,以及像夏志这样的朋友外,他们的亲人主要是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和那些孩子,两天时间的确不长,但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因为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本来就不多。

佟尘辉给徐梁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一些祝福新人的话语,比如:祝他们喜结连理,早生贵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之类的吉祥语。

发毕短信,他立刻又给在儿童福利院工作的老何打了一个电话,他请老何帮他送一个礼,礼钱他回来后再给老何,他在电话中说了两句感谢之类的客套话便挂了电话。

陈曦还没有回来,陈彦和佟尘辉没有多余的担心,因为他们相信陈曦,以陈曦丰富的经验和过硬的实力,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出现意外的。

秦超就明显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一脸的焦急,除了担心陈曦的安危外,他还有些想念陈曦。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两人早已经相处出了感情。陈曦不在,他的心空落落的,他感觉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就好像身边突然少了一种热闹,让他不习惯的同时,心中还生出了一种落寂感。

毕竟在这里他与陈彦也说不上太多的话,而佟尘辉呢,自从来到靖州后话一下子就更少了。

佟尘辉好像变了一个人,也好像在酝酿着什么情绪,这样的氛围不但让秦超感到不自在,而且还隐隐有几分压抑的感觉。

佟尘辉表面平静,可他心中一直想着见面的事。见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似乎也该准备点什么了。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先去见面的地点看一看。

他出门没有告诉秦超,因为他担心秦超会跟来,正好陈曦也不在,自己只身前往更加方便,出门前他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这个仓库建在城市边缘,不知何故仓库已经废弃,进仓库的路几乎是一条死胡同,两边有厚实而且还很高的围墙,围墙上还加了一层铁丝网。

入口处右手边是一座陡峭的小山,山虽然小,但人要是想爬上去几乎不可能;外面是一个悬崖,由于围墙阻挡,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模样。这个入口是唯一一条进仓库的路,就算没有围墙,这里也算得上是一个天然的堡垒,加上围墙那简直就是一个牢固的铁笼了。

佟尘辉没有再往前走,相反他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远远的观望。此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这样的地势,人一旦进去,如果后方突然出现两个人,一人手持一把枪堵在入口处,那就无路可退了。若仓库内没有补给的话,时间一长里面的人真的就成了瓮中之鳖。头一种几率较小,毕竟他们有电话可以请求支援,但是如若里面没有信号……

不过佟尘辉转念一想,王局长可是知道这个地址,以及他们见面的时间,毕竟消息是他告诉自己的。

但是,如果别有用心的人,等里面的人出来后埋伏在入口处打伏击,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越来越怀疑这事的真实性,可让他放弃又有些舍不得,如果他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他一定会请对方更换见面地点。

一天后,陈曦回来了,回来后的他依旧一脸轻松,就好像他这次离开不是去办事,而是去放松了一下。

秦超见到陈曦顿时一喜,就差没有跑上去拥抱。

见到陈曦归来,佟尘辉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们有说有笑,不过没有人问陈曦这次出去干了啥。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出门时佟尘辉没有叫陈曦和秦超,他悄悄的出了门。

可不一会,陈曦和秦超就追了上来,他俩对着佟尘辉笑了笑,并没有提不辞而别的事。

此时,佟尘辉有些埋怨王局长,他为什么要把这事告诉秦超。仅仅是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吗?此次前去风险颇大,自己也无法预料前头等着他的是什么,他现在真后悔没有在今天中午的食物里加些安眠药。

到入口处时佟尘辉突然停下来,他的目光始终盯着里面,“你俩在这儿等我,待会万一里面有个啥,也好有个接应。”

陈曦和秦超对视一眼,他们同时否定了佟尘辉的建议,他们认为大家在一起才有照应,分开后反而会分散他们的力量。

佟尘辉瞪了秦超一眼,不过他并没有发作,因为现在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他非常清楚在这里争辩,只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进去前佟尘辉跟他们俩人小声交代了几句,然后又告诉陈曦和秦超他们三人要分开走。当然由佟尘辉在前,然后是陈曦,最后是秦超,他们每两人之间至少隔了十米以上的距离。

佟尘辉特意嘱咐,待前面的人确定安全后,后面的人才能继续前进。佟尘辉这样安排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前面有埋伏,他们也不至于一下子被一网打尽,就算第一个人出事,跟在后面的两人还有时间作出反应。若是三人一起并排着走,有乱枪打来谁也逃不掉,那可就真的是被一锅端了。

佟尘辉刚要迈步,陈曦突然拉了他一下,“这张卡您先收着,密码是我们去福利院的日期,当然不包括号数。”

陈曦的声音压得很低,但紧邻的几人都听的真切。

佟尘辉的心猛地一沉,这不是在告别又是什么,再看一眼陈曦,他的表情早已没了出发前的轻松,他的表情异常严肃,就好像他们即将面临一场生死较量。

秦超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陈曦这样做不是在告诉别人他可能回不去了吗,这简直就是在交代后事。可秦超转念一想,大家都是一同进去的,如若里面有危险,谁又能保证谁能安全走出来呢!他不知道陈曦的肯定从何而来。不过秦超立马又在他的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他在心中一连说了几个呸呸呸,他埋怨自己为什么想那些不吉利的话,他相信他们能平平安安进去,也能够平平安安的一起出来。

路上还算顺利,佟尘辉第一个走进那个仓库,仓库的顶棚已经有了一些洞,除去少数的几扇窗户外,顶上破损的洞,就好像是一盏盏亮着的灯,此时天上的阳光正从这些破洞里渗透进来,里面倒是也明亮。

仓库内静悄悄的,这种静让佟尘辉感到不安,一股不详的预兆朝他袭来。他迟疑了一下,难道对方还没有到,可马上就到约定的时间了,他几乎是卡着点走进来的;又或者对方临时有事,取消了这次见面。一个个想法在佟尘辉的脑海里闪现。

“小心!”突然身后一声惊呼声传来。

佟尘辉本能的朝一旁闪去,他躲在了一个掩体后面。

刚才那声音分明是陈曦发出的,正是听到陈曦的声音,他才会本能的躲闪。而就在佟尘辉移动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几声闷响,那分明是人体从高处坠落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佟尘辉第一反应就是坏了,他们落入了圈套。

佟尘辉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肯定是有人准备对自己下手,正好被刚进来的陈曦看见。

没有听到枪响,证明那人已经死在陈曦的飞镖下。陈曦的暗器佟尘辉先前可是见识过的,看来离开的那几天他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可佟尘辉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外面的出口肯定已经被人堵死,他们已经没了退路,可怜了这两个年轻人,他可不希望他俩陪自己死在这里。

佟尘辉内心一动,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掏出手机拔通了王局长的电话,可对方的电话根本打不通,佟尘辉的心情低到了极点,他又赶紧重新拔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这里没有信号。

佟尘辉想起了靖州,可在靖州,除了唐震,他还没有熟悉的人。况且王局长说过,靖州可能出了内奸,打不通王局长的电话,就找不到王局长所说的配合他们的人,那现在他们好像就断了外援。

他绝望的收起手机,就在他收起手机的时候一声枪响传来,他的心再次沉了下去,这次是沉到了冰冻的湖里。

佟尘辉冲了出去,他担心陈曦和秦超的安危,他俩不能有事,绝对不能,自己死不足惜,但是他俩必须活下去,他在心中连连告诫自己。

佟尘辉走出去后,立刻看到一群人正朝一个方向射击。居然这么多枪,佟尘辉震惊无比,这样的场面在海州绝对是不可能看到的。

那些人正盯着一个地方,完全没有注意走出来的佟尘辉。

佟尘辉知道那个地方一定是陈曦和秦超躲藏的地方,他们已经被压缩到一个角落,那些人正在朝那里靠近。佟尘辉很快就看不见他们,因为那些人往前移动的时候,已经被旁边的物体所遮挡。

佟尘辉有些恨,恨自己没有带枪。他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严重,当然他没有带枪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坐火车前来一定会被盘查,就算亮出自己的警察身份,能够成功通行,但一定会引起旁人的注意,行动会非常的不便,当然他更担心周围有那些人的耳目。

他左右看了看,就在他准备冲上去的时候,他瞥见旁边的地上有几具尸体。他双眼一亮,立刻小心翼翼的朝尸体走去。他的身旁有两具尸体,其中一个还没有死透,他轻轻补了一拳头。他捡起尸体旁边的两把高仿手枪,又从尸体身上摸出一些子弹。收获满满,佟尘辉心中大喜。这个时候枪就是他们的命,有武器能不高兴吗。

佟尘辉朝陈曦和秦超所处的地方看去,他的眼中正冒着两团火,火的温度仿佛能把那些歹徒全部蒸发掉。这些人设局把他们骗来,现在又把他的两个兄弟逼上了绝路,实在是可恶至极。

现在佟尘辉已经不会再对这些人手下留情,不是你生,就是我活,佟尘辉已经下了杀心,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就算战死也要给他的两个兄弟杀出一条血路来。

那些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旁边那个角落,完全没有注意悄悄靠近的佟尘辉,他左右开弓,双枪齐发,倒是毫无压力的一连放倒好几个人。

等那些人反应过来时,里面的两人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

陈曦第一个冲出来,刚才他被强大的火力压制,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的飞镖根本没有用武之地。现在机会难得,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展神威的机会,只见他也左右开弓,一下子就放倒两人。

对方本来准备围攻突然出现的佟尘辉,当看见身旁突然又倒下人后,所有人都懵了,他们慌乱的朝旁边的隐蔽体跑去。

陈曦没有追击,他乘此机会捡起地上的两把手枪。而刚刚走出来的秦超,也已经接到佟尘辉向他扔来的手枪。

刚才被逼到角落的秦超非常窝火,先前那些人丈着自己火力强大,对着他俩一顿狂追猛打,加上自己又手无寸铁,只能躲在陈曦身后接受他的庇护,可谓是狼狈到了极点。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当然自然而然的朝那些逃跑的人追去,可刚迈出一步佟尘辉就叫住了他。

秦超听到佟尘辉的声音立刻就停下来,他虽然已经杀红了眼,但他此刻依旧保持着理性,对方人数太多,加上又藏在暗处,贸然前进只会吃亏。

就在这时他看见地上有一把枪,他刚弯下腰,正准备捡起,可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枪响,那枪是向他打来的,还好没有打中。

对方还想开枪,佟尘辉立马照着冒出头来的脑袋一枪打去,虽然没有打中,但那人的脑袋却一下子缩了回去,佟尘辉成功阻止那人打出第二枪。

几乎同一时刻秦超一咬牙,捡起了地上的手枪,然后快速躲到一旁。

他们很快聚集到一起,然后找了一个较为理想的掩体。这个地方的确不错,尤其是对他们当下的处境而言。因为这个地方:进可攻,退可守,不敌还可以转移。

双方一下子就这样僵持下来,那伙人暂时没了动静。

佟尘辉知道,更大一轮的攻击正在酝酿,等待他们的将是更为严峻的考验。

“清一色的武器,这回他们可是下了血本,一上来就是枪械招呼,完全不给我们喘息的时间,布这么大的局,看来这次他们是铁了心要杀掉我们呀。”

“今天就算我走不了,我也要咬下他们一口肉来,我要告诉他们,并不是任何人都是好欺负的,更不是谁他们都能随便欺负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遇到一点阻力,咋都怂了,你们的勇气到哪去了,你们的狠劲都喂狗了吗?这是在靖州,这是我们的地盘,一个个怂包软蛋的模样,以后还怎么在靖州混。我现在宣布:不管是谁,只要解决掉他们中的其中一人,必有重赏,钱和地位我都可以给你们。条件我已经许诺,就看你们个人的本事了。”

听到这个声音,他们的心冰冷到了极点。

慢慢的枪声四起,他们发现对方的人越来越多,最开始的攻击好像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没一会他们有两人已经挂了彩,但他们没有丝毫惧意,他们越战越勇,此时他们的身体潜能好像被完全激发,他们感觉不到一丝疲倦,身体里反而有一股使不完的劲。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冲出一条前进的道路,他们正在用实际行动证明这句话。

可尝试几次后,他们最终又被压缩到了一个角落,对方手里好像出现了一把冲锋枪,他们不但没了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也正在丧失。

那些人越来越疯狂,刚才那些子弹不断的从他们的身边呼啸而过,他们体验了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现在安静下来,让他们每个人心中都产生了一种悲凉。

把他们重新逼到死角后,那些人没有急着攻击,现在他们好像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对方似乎有意消磨掉他们的意志,并且那些人已经把这个预谋付诸于行动。待磨蚀掉他们的意志力后,对方便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毁灭,在对方看来,几个没有斗志的人,跟瓮中之鳖没有区别。

只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们的对手——眼前这几个人,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懦弱,他们的意志更不会像那些人想的那样脆弱。

对于意志力坚定,不会轻易屈服的人,是不会轻易认输的,面对这样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其实应该是速战速决,刚才他们已经展现了实力,接下来应该就是他们的愤怒登场的时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