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寻找线索与山中老人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203字
  • 2020-08-22 20:20:26

见小卢喝了茶水,老大爷点点头又捋了捋胡须,然后才满意的坐下。

“大爷请问您贵姓?”待大爷坐下佟尘辉才问道。

“我叫卫庆兵,乡下人名字也普通,不用称呼贵不贵的。”大爷微笑着说道。

“今年贵庚?”

“贵庚,你说的是年龄吧?”大爷的嗓音提到最高。

“嗯!”佟尘辉微笑着点点头。

“哦!”大爷明白似的点点头,“69岁,还差一个周就是我的寿辰。”

大爷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下,待比划完又说道,“我是乡下人,讲究实在,你要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不用这么文绉绉的。”

佟尘辉微微一笑,“好,大爷您知道我们是警察,这次我们来找您主要是想了解关于废弃工厂谋杀案的相关情况。”

“你说老厂那个死人事件?其实我也不清楚,那个地方荒废多年,虽然说原本是个厂区,但是能拆能卖的早就搬走了,本来就地处偏僻,几乎没人去那儿,正常情况下那里一年到头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其它情况我还真不清楚。”

“今天我们只是收集一些与此案相关的资料,您只需告诉我们你知道的情况就好了。”

“行,我一定配合你们。”

“您是怎么发现那具尸体的?”

“今天像往常一样从那经过,你知道公路是从厂区经过的,它把厂区分成了两部分。刚入厂区范围一缕风就送来一股难闻的腐尸味,那味道因为风的原因忽明忽暗,当时我在想应该是一只死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吧。也没多想就继续往前走,可越往前走味道就越浓,走到工厂大门的时候还不时有苍蝇飞过,我顿时感觉不对劲,一只腐烂的老鼠是不可能制造出如此大的动静的。我当时就纳闷了,工厂关闭了这么久早就没人了,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但是我在这个地方活了六十多年,也从来没看见,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体型大的动物。于是我捂着鼻子,寻着苍蝇飞行的方向慢慢走去,越往里走味道越发浓烈,苍蝇也越来越多。最后恐怖与恶心的场面展现在我面前,一个爬满苍蝇高度腐烂,像人躯体一般却比人体积看上去大一倍的生物在地上平躺着……”

说到这儿大爷激动起来,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佟尘辉见大爷惊神未定,于是解释道,“那是巨人观,要在一定条件下才能产生,比如:死者体形肥胖,死前吃过很多高脂肪的食物,天气炎热、温度高……”

“你说那是人?”

“嗯,是人,并且是一个体型非常胖的人。”

“哦!这辈子死人倒是见过不少,可像这样恐怖渗人的还是头一回见,还以为是山上跑下来的什么怪物。我当时双脚一软走路都不利索,还差点没忍住呕吐在厂房,脑袋里只想着尽快离开那里。”

“来您老喝口水缓缓神。”佟尘辉一边说着一边把茶缸子递了过去。

待老人缓和下来才又问道,“你一般多久出去一次,或者多久会经过废弃厂房一次?”

“这个呀不一定,有事就多出去,没事可能一个月也不会往那个方向走一次。”

“这里去外面,到镇上除了那条泥土公路,还有其它路吗?”佟尘辉心想肯定还有其它路,而且应该是条小路,路途更近,但是道路崎岖,像老大爷这种年龄的人应该很少行走。

“路倒是有一条,是一条小路,就往菜地那边过去,没有岔路,一直走到底就能到镇上。原本小路才是主路的,后来建厂修了一条泥土马路以后,小路走的人就渐渐少了,小路其实还近些,只是路途没有马路好走。”

“嗯,那您一般走哪条路?”

“厂子运营的时候一直走马路,后来厂搬迁后马路就不闹热,走的人渐渐少了。我就不一定,赶时间就走小路,有时候也走马路,年纪大了主要看心情。”

“哦!”想来老大爷身体健硕,佟尘辉心想,既然两条道都在走,那对两边的情况肯定都是比较清楚的,“那您最近一个星期在附近有没有发现有可疑行为的陌生人?”

“没有。”

老大爷摇摇头,不过很快他的双眼突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

佟尘辉、小卢见状以为有重大发现,心中暗暗一喜。可老大爷并没有说话,他低下头,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眼见没了希望,佟尘辉和小卢顿时紧张起来。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小卢着急的问道。

“一个星期内在厂区范围没有看见过陌生人。不过,不过九天前,在进厂区的马路岔口倒是看到两个面包车,他们的车子好像打滑了……”

“您看到他们长相了吗?”佟尘辉眼前一亮忙问道。

“只看到一个人,那人体型较胖,剪了一个圆头,脖子上挂着一根又大又粗还闪闪发亮的金链子。天热,他光着膀子,衣服好像扔在了车里。”

突然大爷疑惑的说道,“车外有三个人,除了较胖的那个人外,另外两个被车挡住了看不清容貌,可奇怪的是车上明明坐满了人,却不见其他人下来帮忙,而且我还没到岔路口就听见他们的交谈声,可我出现在路口的时候反而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您能估计一下他们大概的人数吗?”

“多少人还真不好说,毕竟还有人没下车。不过,不过车上有靖州口音,还有省城口音,海州口音倒是最少的,而且还一点都不标准,语气有些做作,就好像,就好像在外地待得过久,口音走样了。”大爷奇怪的说道。

“您怎么知道是靖州、还有省城口音呢?”

佟尘辉心里一惊,心想还有外地人,他敏锐的觉察到这是一条重要线索,但又担心大爷的耳朵听错,所以想确定一下。

“我曾经去过靖州,去过省城,并且都待过几个月,接触了不少那里的人,所以对当地的口音很熟悉。其中,靖州的口音最重,省城的口音就好判断了。”

他觉得眼前这个警察怀疑他的判断,所以他把靖州的口音特点也一并补充了。

“嗯!”佟尘辉点点头,此时他心里已经有了数,“还有其它可疑的地方吗?”

“哦!对了,出于好意,我准备过去看一下有什么帮忙的地方。结果刚迈出两步,一个戴着帽子身形清瘦的男子突然跳出来恶狠狠的瞪着我,还举了几次左手做出要打人的模样,当时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人是疯子吧,就赶紧扭头离开了。”

“哦!”佟尘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激动的问道,“您看清他的模样没有?”

“他戴着帽子,所以看不清他的模样,不过他的眼神很奇怪,虽然看着凶狠,却好像隐含着另一层意思,似乎在传达某种信息。这也是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回想并分析的结果。”

“您的意思是……”

“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个眼神好特殊,这样的眼神我年轻时曾经看到过,并且救了我一命,所以这样的眼神我永远都记得。”

“如果把那人带到您面前,您能通过眼神辨识吗?”

“根据那天的情景,他的的身形动作,特别是眼神应该,应该没问题。”

“对了,我离开的时候看到他们把车子退出来,往海州的方向去了。”

“他们走了,没有进去?”佟尘辉奇怪的问道。

“嗯,我看到他们离开的,可能是车子出啥故障要去处理。”大爷看着佟尘辉把他猜测的想法说了出来。

佟尘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摇头,心里却想到恐怕没这么简单。

“您后来还遇见过那些人吗?”

“没有,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人。”

“你从那条泥土公路回家,按理说他们不该为难你呀,你只是过路而已。如果这些人真有重大嫌疑,那他们看着你往那条相同方向的马路走,肯定就不是为难你这么简单了。”小卢突然说道。

“大爷应该是靠马路边走的,那些人应该看不出来他家在里面,因为大爷那天回去的时候走的是小路,小路就在公路岔口前面二、三十米处,从公路岔口的位置应该看不到小路入口的位置,因为它已经被中间的山和树木遮挡了,所以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老大爷在山上居住。”佟尘辉看着小卢解释道。

大爷看着佟尘辉露出佩服的神情,“你说的没错,那天我本来就没准备走马路,因为当时天快黑了,我赶时间,所以直接往小路那边去的,快离开岔路口的时候,我看到他们需要帮忙所以才走过去的,他们一直认为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人。”

“哦!”小卢恍然大悟,明白似的点点头。

佟尘辉却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那些人是在天快黑的时候才上山的,综合大爷的口述佟尘辉开始在心里琢磨起来。

“您们院子其他人呢,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现象?”佟尘辉想向村里其他人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会有新发现。

“你说这儿吗?”

“嗯!”佟尘辉点点头。

“这里就我一个人。”

“你一个人?”小卢惊道。

还没等大爷回答,佟尘辉也奇怪的问道,“后面不是还有很多房子吗?”

“哦,你说那些房子呀?早搬走了,能卖钱的东西,拆得下来的都拆了。”

看着他们惊讶的表情,大爷笑了笑解释道,“以前那个厂啊,离我们院子近,厂里需要工人,很多人就去上班了。后来厂搬迁,上班太远不方便,慢慢的一些人就搬过去了,人越走越多,最后就只剩下一些搬不走的老人,后来慢慢的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们这儿穷,也没有什么值得人惦记的东西,所以搬出去的人都不愿意回来,现在过年也看不到有人来,他们早就习惯了外面的生活,偌大的一个地方一年到头就剩下我一个人。”

“哦!”佟尘辉低下头陷入了沉思,没有人注意到他那微妙的表情变化。

“所有人都离开了,的确很清静,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搬走呢?”

小卢本来想说:“的确很孤独的”,但他怕引起大爷的不适,所以换成了“清静”。

“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年轻只要勤劳踏实,到任何地方都能生存,我老了已经走不了他们那么远的路了,留在这里凭借祖祖辈辈留下的这些土地,我不需要依赖任何人就能养活自己。”

“那你们村的其他老人呢?”小卢好奇的问道。

老人没有说话,他把目光移到了门外。小卢没有发现有那么一瞬间老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悲凉,佟尘辉却察觉到了,那丝悲凉也蔓延到佟尘辉心里,他的眼神中突然多了几分愁绪。

“难道你们院子就你一个老人?”见老人沉默,小卢诧异道。

“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选择离开,他们中有少部分走的时候带了老人。留下来的老人没几年也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程几乎都是我替他们送的行。我本是一个木匠,他们的棺材从选料、制作、定型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只是没曾想到,到最后来我却成了超度亡灵的道士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人有些自豪。是啊,毕竟这是老人一辈子做的有意义的几件事之一。

“都走了,那些老伙计都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喽,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切仿佛就在昨天,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容,那一件件往事,那一位位故人。”

老人的脸上突然泛起一丝恬淡的笑,“那年,我还年轻,小桥下,蒲河边……现在,我老了,菜园旁,灶台边……转眼间什么都没了。”

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老人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转换而来的是一脸的凝重。

“但是我依旧喜欢这里,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我也该在这里离开,并且长眠于此。小伙子,你知道吗?那些离开的老人其实都想留在这里,也许你现在还不能明白。这是他们的归属地,他们渴望长眠于此,认祖归宗,落叶归根……可是这一走好多都回不来了。”

老人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小卢,“也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人了,如果那天我也离开了,就没人提一壶烧酒到他们坟前唠叨了,也没人给他们扫墓上坟了,这里迟早会被遗忘的,那时候他们肯定不习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