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二次靖州之行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779字
  • 2020-10-28 11:00:43

那天下午佟尘辉把韩暮雪送到儿童福利院后,没多久他就离开了。

后来秦超跟他打电话才得知他已经回家。当陈曦和秦超来到佟尘辉住所时,他家的门虚掩着,此时佟尘辉正坐在沙发上,他手里拿着一根绳子,两只手来回的串连着手中的千纸鹤。他的手法非常娴熟,这着实让秦超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男人的手。

“哥,那个孩子呢?”秦超朝屋内张望了一下。

陈曦也朝里面看了看,不过他已经猜出了答案。

“她已经走了。”佟尘辉淡淡的答道,他的脸上显得平静。

“去哪儿了?”

过了一会,秦超见佟尘辉没有回答连忙补充道,“那我们赶紧去找她,天已经黑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黑漆漆的窗外,“她怕黑暗。”

“你怎么知道她怕黑?”陈曦立刻拉住他,示意他坐下。

“她不会到我这来了,永远都不会……”

“怎么可能,他的父亲还没找到。难道,难道她……”

话还未说完,佟尘辉已经打断了他,“她走了,但她还在海州,她去了儿童福利院。”

佟尘辉的前半句话打击到了秦超,可当他听佟尘辉把话说完,他立马就恢复了。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他立刻安静下来。

至少那个可怜的孩子还活着,不管怎样,她的生活总算还有保障。少有所依,这对不幸的她来说已经足矣。

“既然她已经离去,那我们还是少提她。”其实陈曦这话是对秦超说的,他担心提到那个孩子会让佟尘辉感到不适。

陈曦左右两只手合十,然后将十个指头紧紧的握在一起,他把拳头慢慢的移到胸前,闭上眼睛,“她也算找到了归宿,祝福她。”

佟尘辉和秦超诧异的看着陈曦,最终他们的不可思议被陈曦的真诚所打动。上一刻还诧异的他们,下一刻已经同时在心里为那个孩子默默的祈祷。

“少提她的名字,并不是要断了与她的交集,有时间我们就可以去看她,她有什么需要,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就可以帮她实现。她依旧在我们生活中,活在我们的生命里。”

佟尘辉和秦超看着陈曦,默默的点了点头。

“要不,把她叫出来,改善一下她的生活?”

“你当孤儿院是什么地方,哪有这么随便。”

“对于这件事,佟队长也许没有办法,但是只要夏志愿意,就一定会有办法的。”陈曦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佟尘辉。

“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每个部门有每个部门的规矩,可不能乱来。连去儿童福利院领养孩子,都是需要层层审核的,达不到条件,就没有领养资格。”佟尘辉停顿了一下,似乎后面还有话,不过最后他并没有说。

突然,他双手成掌合上,然后慢慢的举起,头却慢慢的埋了下去,好像在思考什么难题。

“哥,您这些是干嘛的呢?”这时秦超才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进屋时看到的千纸鹤上。

佟尘辉闷哼了一声,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立刻又做起他先前的工作来。

佟尘辉手里的线牵得很远,千纸鹤几乎已经铺满了这条线。

秦超目测了一下,至少有二十多米。绳子上的千纸鹤差不多都是20公分左右的距离,千纸鹤的个头比拳头略大。在佟尘辉的左侧,还放着大概十几个千纸鹤。

仔细一看,秦超发现这些千纸鹤大都比较陈旧,它们好像都上了年纪,岁月的痕迹已经留在它们的身上。

出于好奇,秦超随手提起眼前的这窜千纸鹤,“呵!里面居然有小彩灯。”

挨个的看过去,每一个千纸鹤里都有一个小灯泡,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根黑色的绳子是一根电线,而千纸鹤只是一个装饰。

“这是什么创意?为什么如此陈旧的千纸鹤现在才装饰,而这个灯与千纸鹤的历史似乎相近。”秦超小声嘀咕,这让他有些费解。

“它们本来就是一套,而且使用频率应该很高。大哥应该刚刚把它们拆下来,而我们看到的,正好是大哥擦拭干净后,重新将它们组合的样子。虽然把灰尘擦掉了,但它已经不是从前的模样。”

佟尘辉继续认真的工作着,他没有抬头,只是满意的点点头。

“哥,您休息下,让我来。”

佟尘辉没理会他,依然自顾自的忙碌着。

“这个应该不难。”这次秦超小心翼翼。

佟尘辉终于放下手中的活,开口说道,“的确不难,但不会做,要把它做好也是有些费事的。”佟尘辉提了提那串绳子,“做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每一个动作。突然交给别人,还真有些不习惯。”

“好几年?”秦超有些惊讶。

“你不是已经看到千纸鹤已经很旧了吗?对,这应该就是反复使用的结果,每次用完就把它拆下来擦拭干净,下次使用的时候再组装。”陈曦替佟尘辉解释道。

秦超用佩服的眼神看了看佟尘辉,“居然很早就接触福利院了,泛黄的千纸鹤就是最好的证明,认识您这么久,对于这些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秦超又看了一眼千纸鹤,“这个千纸鹤一定有特殊的意义。”

陈曦对着好奇的秦超使了一个眼色,可秦超根本没注意,陈曦一着急,用力扯了一下秦超的衣角。秦超这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了。

“好了。”佟尘辉串起最后一只千纸鹤,站起来轻轻抖动了一下绳子,绳子上的千纸鹤立刻翩翩起舞,佟尘辉满意的点点头,“这次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还好总算完成。”

“你俩一人拉一边。拉直,我看看效果。”

“可这屋子的长度不够啊。”

佟尘辉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他轻轻一笑,随即捡起地上的一根工字形木架,然后又接过秦超手中的绳头,往工字头上缠去。

“大哥,您休息一下,把它交给我。”

佟尘辉看了一眼秦超,“好。”这次他没有推辞,他拍了拍秦超的肩膀,“慢一点,别把千纸鹤弄掉。”

“没问题。”

佟尘辉重重的往沙发上一坐,伸出右手放在头上,然后闭上眼睛,而后轻轻往后一倒,全身突然就得到放松。他有些疲倦,接触到沙发就像被胶水粘住一般分不开身来。

陈曦和秦超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

“老年福利院去了,下个周末我带你们去儿童福利院做一次义务活动,给那里所有的孩子举行一个晚会,请他们所有人吃一顿大餐。不过……”佟尘辉突然站起来,分别看了陈曦和秦超一眼,“不过,得请你俩帮忙。”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直接安排就是了。”他俩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佟尘辉感激的看着他们两人。

“那这个案子是先缓一下呢,还是继续查?”秦超突然问道。

“查,当然得继续查。”佟尘辉抬起头,严肃的看着秦超,“不过得由我一个人查,这个案子你就不要管了。”

看到秦超失落的样子,佟尘辉马上又解释道,“这个案子有些复杂,得先梳理梳理头绪,你经验稍微欠缺些,稍不注意就会对案子进度造成不利影响。你放心,队里会有人配合我的。你还有其它任务,队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

“可是……”

“这事就这么定了。”

“可您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呢。”

“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况且只是小伤,不碍事的,你看我现在多精神。”

当晚陈曦和秦超没有离开,因为韩暮雪走后,他们就有住的地方,晚上他俩一起住的先前韩暮雪住的那个房间。

晚上佟尘辉又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去了一趟儿童福利院,但他没有进入院内。站在大门外的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韩暮雪的身影。

韩暮雪正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她突然回过头看着佟尘辉,然后对着他微微一笑。

一阵风拂过,吹起她未束的长发,长发立刻挡住了她的脸庞,佟尘辉再也看不清她的任何表情,只留下一道依依不舍的背影。

第二天佟尘辉依旧去队里上班,靖州发生的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他也嘱咐秦超禁止对外透露与这次出行相关的一切。他还是像从前一样照常上班,照常下班,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但私下他却对队里的每一个人都认真的观察了一番,他总觉得队里出了什么纰漏。

当然关于靖州那边的资料,他也暗中收集着。他需要证据,他需要将坏人绳之以法的有效证据。但他始终想不明白靖州那边的治安为什么会如此差,那些人太猖狂,简直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难怪他的同学兼好友唐震会牺牲,这事肯定与那伙人有关,佟尘辉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

两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看着从眼前流逝的时间,佟尘辉没有无端忧虑。他清楚有些事急不来,当然他也相信自己。他相信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一定能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只要他活着,就一定有机会将坏人绳之以法。

他是一只猫,猫从来都是有耐性的,只要老鼠敢出来,耗子就总有被猫逮住的那天。

这天佟尘辉的摩托车坏了,他把车放在修理店还未修好。下班后他只好去做公交车。

高峰期的公交车总是拥挤,第一辆车人实在太多,佟尘辉没有挤上去,好不容易等来第二辆车,虽然顺利上了车,但座位早已经没有。车上虽然谈不上人山人海,但依然拥挤。

佟尘辉穿过人群,找了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站下,抬头间一个陌生的人影吸引了他,公交车上居然有一个外国人,要知道海州是很少有外国人来的,今天居然在公交车上碰到一位,世界终究还是太小。

佟尘辉并没有太多的好奇,他简单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外国人,正准备移开视线的他,突然发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一个小偷居然乘这个外国人不备在摸他的荷包,并且钱包已经得手。

小偷见佟尘辉发现了自己,狠狠地瞪了佟尘辉一眼,并且口中好像还说着什么。虽然那只是口型,并没有声音,但不用听也知道,这些话肯定是威胁佟尘辉的语言。

还挺猖狂的,佟尘辉心想。不过佟尘辉也不恼怒,他轻轻一笑,避开了那人的视线。

那人以为自己对佟尘辉的威胁轻易成功,竟得意的笑了笑。

如果此时秦超在场一定会跑上去揍他两下,因为他那得意,太猖狂,完全就是挑衅,而且还是赤裸裸的挑衅,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就在那人大摇大摆的从佟尘辉身边经过时,佟尘辉行动了。他突然伸出左脚绊了那人一下,那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佟尘辉已经一把把他按在地上。

身旁的人见状皆连连避让,倒是给两人腾出了不小的空间。

此时的佟尘辉并未方松,他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对,他担心这人的同伙突然向他偷袭。

这些都发生在一瞬间,车上的人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佟尘辉已经慢慢的从躺在地上的那人身上,摸出了那个外国人丢失的钱包,然后把钱包举在空中。

这个时候,其他人才恍然大悟,随后而来的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那个外国人还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东西,当他看到佟尘辉手中的钱包有些眼熟时,他才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裤包摸去。

外国人还没有来得及验证自己的猜测,佟尘辉已经说话了,“钱包是那位外国先生的。”佟尘辉看着他。

那个外国人接过佟尘辉手中的钱包,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他,“谢谢!”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虽然仅仅两个字,但足以证明他的中文口语利索,完全摆脱了自己母语的束缚,发音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

佟尘辉又惊又喜,这个外国人长相与自己不一样,中文说得倒是蛮流利的,这的确让他感到意外,他重新打量了一下对方。

外国人似乎想感激佟尘辉,“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佟尘辉一愣,他没料到对方会问“尊姓大名”,因为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说:你叫什么名字,“尊姓大名”这种问法似乎过于正式。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佟尘辉知道对方想感激自己,他避开了对方的话题。

“感谢您的帮助,我想知道您的名字,您帮助了我,如果我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岂不是……”

“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这样的小事海州人碰到后都会做,今天我只是恰巧看见了而已。”

“可是,可是他也是海州人。”对方指着偷钱包的那人。

佟尘辉知道他并没有其它意思,他只是对自己今天的行为表示感激。

“每个地方都有坏人和好人,那个地方都一样,但是这个世界上的好人绝对是多于坏人的。我相信您对海州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海州的民风淳朴,我想您应该也有过耳闻与目睹。这人不能代表海州,当然我也不能代表海州,海州是由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组成的,海州的文化是多年来的发展与沉淀积累下来的,海州的内涵绝对不是一个人所能够代表的。”

佟尘辉对海州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如果涉及到海州的名誉,那他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

佟尘辉的语气并不重,但他发现自己刚才有些激动,他不好意思的对着那人笑了笑。

对方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佟尘辉说的有道理,“能否告知一下您的名字?”他还在坚持。

“我的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帮您挽回了损失,阻止了犯罪事件的发生。”佟尘辉认真的看着对方,好心提醒道,“出门在外,保护好自己的财物,遇到困难可以找民警,祝您海州之行愉快。”

说完这话,车刚好停下,车已经到站,只是还没有到佟尘辉要去的目的地。佟尘辉向车外看了一眼,然后走下公交车。

外国男子看着佟尘辉的背影,刚要开口,却听见车内传来一阵议论声,“他是佟队长,绝对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