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知恩图报,还是心中所爱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4193字
  • 2020-10-26 15:19:46

自从那次后范涛再也没有捉弄过韩暮雪,他见到韩暮雪总是绕着走,连头也不敢抬一下,他似乎不敢看对方。

直到有一次,躲避不及的他正好撞见了韩暮雪,他首先对着暮雪尴尬一笑,然后立马又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韩暮雪先是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也对着他微微一笑,继而又回应了他。

后来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见到对方时,他俩相互间再也没有刻意绕道,慢慢的他们越来越熟悉,最后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没多久,儿童福利院迎来一个好消息,单身已久的徐老师即将结婚。

新娘不是别人,正是院里最年轻的老师沈佳;结婚地点不在别处,就在儿童福利院,因为徐老师从小到大就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这里是养育了他的温馨的家,这里的人都是他的亲人。

沈佳也是孤儿,还是海州儿童福利院的孤儿,徐梁是她以前在福利院的老师。

师生恋在当时的海州,乃至整个北徽省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几乎是所有人的禁忌。

最初,徐梁也感到不可思议,在他心目中沈佳是他的学生,还是品学兼优的那类,他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她会成为自己的结婚对象。

直到婚礼确定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他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瓜子,一股疼痛感立刻传来,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如此清晰,毋庸置疑,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他看着沈佳发呆,连她那洁白的小手都不敢触碰一下。这一刻,曾经气宇轩昂的徐老师,一下子变得畏畏缩缩,甚至还有几分胆怯。徐老师这个样子,他俩都能走到一起,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缘分吧!

两年前沈佳毕业了,她毕业的学校是一所全国知名度都比较高的大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名牌大学。她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找一个对口的专业留在学校所在的省会城市,她回到了海州,她也并没有在海州市区,找一个相对舒适安逸的轻松工作,她直接回到了当初养育她的地方——海州市儿童福利院。

起初,徐梁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惊讶,他们为自己所在的福利院,能为国家培养出优秀人才而感到开心与自豪,儿童福利院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甚至激发了福利院内其他孩子的斗志。

她的那些弟弟妹妹表示要向她学习,以她为榜样,以优异的成绩考一个好大学,毕业后回报社会,回报祖国。

他们以为沈佳只是回来小住几天,待她重温了对这个地方怀念,她便会离开这里,去她该去的地方,开始她崭新的人生。可是一个周后她依然待在福利院,忙前忙后的做着福利院的工作,看上去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感到奇怪,但又不好意思明问。

徐梁也感到奇怪,可更让他惊讶的是:他发现沈佳对她有一种好感。起初他以为是当初自己照顾过她,所以她对自己产生了一种长辈似的依赖。可时间一长,他发现自己错了,她对自己的那种好感非比寻常,徐梁发现这更像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愫,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种不适的感觉,当然还有一些惶恐与不安。

这个时候,徐梁又重新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沈佳一番,她的个头比以前高了不少,还留起了长发;她会打扮了,着装与从前大不一样,这样的打扮让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味道;当然她的身上还自带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像一种磁场,吸引着旁人,也包括女人,虽然仅是让人多看一眼;女人的优雅、甜美、成熟、大方在她身上已经完全绽放出来;红扑扑的小脸配上她那洁白无暇的皮肤倒还真有几分别致的神韵,这个时候的她竟有几分当初陆芸的模样。

此时,徐梁才恍然大悟沈佳已经长大,再也不是自己曾经眼中的那个孩子,而是一个成熟大方的女人。

沈佳看到徐梁认真的看着自己,她的心微微一动,绯红的小脸突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瞬间灿烂绽放。

徐梁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复杂情绪掩盖下的还有酸楚。徐梁移开了视线,他竟然不敢直视她的双眼,而且他脸上的表情分明还有痛苦与自责。

沈佳有些失落,但她并不气馁。她认真的看了一眼徐梁,她心仪眼前这个男人,她知道她的爱情路不会那么顺遂,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堵墙,一堵无形的气墙。

她现在正努力的尝试着冲破那堵气墙,然后来到这个男人身边,与他同甘共苦、荣辱与共……

她知道这个过程注定非常艰难,但是一旦走到一起,她将幸福无比。不,是他俩将幸福无比。

察觉到沈佳无意中流露出的那种爱情的信号后,徐梁开始回避她,他不敢跟她答话,连走路也总是绕着她走,后来又慢慢的开始演变成老鼠见了猫似的躲着她。

徐梁的宿舍在底楼,他每次回去都发现自己来不及清洗的衣服,都被人帮忙洗好后晾在了屋檐下。

有一次他发现自己未来得及清洗的内裤已经被人洗好,晾在屋檐下还滴着水。那一瞬间他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他的脸除了红之外,还滚烫无比,那一刻他尴尬到了极点,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从那以后,他就不敢随便换衣服了,如果要换他会第一时间清洗干净。

有一天他进城办事,在路过一个门店的时候,他瞥了一眼,是一间杂货铺。徐梁愣了一下,很快他灵光一闪,一个箭步便迈入店内,出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把锁。

很快徐梁从城里回到福利院,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下,他终于狠下心来把自己的房间门上了锁。

这样一来,他觉得沈佳与自己的关系就被一把锁给隔绝开了,她安全了,他们都安全了。

那晚他踏踏实实的睡下,可天快亮的时候他就被一个梦惊醒,在梦里他看见自己和沈佳举行了婚礼,简直太不可思议,这的确把他吓了一跳。

第二天他找到一个空当的机会,偷偷的观察了一下沈佳,他发现并没有任何异样,这时他的心才像卸下一块巨石般的重压,顿时感觉轻松无比。

几天后沈佳开始急了,现在她已经明白,暗地里对他示好是不管用的,甚至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这样下去他们的关系只会更加脆弱,他们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知道这个事情拖不得,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主动出击。

沈佳找到徐老师,然后告诉他自己想留在福利院的想法。与她想象的一样,这事让徐老师大吃一惊。

“你这么高的学历,留在这里怪可惜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这里给的,我现在只是把这些年来学到的知识,用到该用的地方罢了。我们应该把这里当成一个事业来做,还是终身事业的那种,这些孩子就是我们的希望。这里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让这些孩子暂时栖身的地方,我们除了要给他们提供一个避风港,还应该教会他们更多的东西。除了知识外,还有做人的道理,善良、感恩、坚强的心……他们同样是祖国的花朵,同样需要园丁的悉心照料,同样需要亲人陪伴,就,就好像当初的我一样。您曾经告诉过我们,您最喜欢的一个成语是:‘有教无类’,您说这个观点是先贤圣人,儒家集大成者孔子老先生提出来的;您还说在知识面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个人都有接受知识的权利,在知识面前人人平等……我愿意用我毕生所学,为这里的孩子传道授惑,这里需要我,我义不容辞。”

沈佳停下来,深情的看着徐老师,“如果没有这个地方,我可能早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现在我终于有能力为这里做一点什么,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人要懂得感恩,知恩图报。我想大声的对着这里的天空说一声:我回来了。空气还是那个味道,阳光依然温暖,我还是曾经的那个我,你还是曾经的那个你,我们都还是当年的模样,不曾改变,唯一改变的只有时间。”

“曾经你是一只需要人保护的小燕子,现在你长大了,你变成了一只振翅翱翔的雄鹰,你应该有更为广阔的天空,你应该飞向属于你的那片蓝天。你不应该留在这里,雄鹰长大后终究会离巢,因为雄鹰是天生的飞行者,把你禁锢在一片狭小的空间,等于折了你的翅膀。”

徐梁看了一眼沈佳,“你回来看望我们,我们非常欢迎,也非常欣慰,但看望我们后,你还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做,你不应该停留在这里。”

“可这里需要我,这里是我的家,养育我长大的地方。我,我离不开这个地方,我要为这个地方贡献一份力量。”

“这里有我,有夏志老师,还有其他老师,有我们已经足够。你应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你应该用大学这几年所学的知识,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贡献一份力量,这也是当初我留下的原因,就是希望你们都能成为有用之才。学以致用,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们的一番良苦用心。如果,如果有一天你有那个经济实力了,你也可以像夏志叔叔那样资助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上大学,培养更多像你一样善良、有责任心、懂得感恩、懂得回报这个社会、受过高等教育、对这个社会有用的高素质人才。把夏志叔叔的那种精神传承下去。当然前提是你要有那个经济实力,并且不会影响到你的个人以及你的家庭生活。”

“如果没有这个地方,就没有现在的我,也许连同我这个人都没有了。我已经考虑了很久,早在毕业前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做了决定。希望您能同意我。另外……”

沈佳深情的看了一眼徐老师,“另外,我要告诉您一个私事。”

听到这里徐梁心里咯噔一声,他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他没料到沈佳如此直白果敢。他喜欢沈佳直爽的性格,可当对方直爽的性格用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一点都喜欢不起来。现在沈佳勇敢大方,倒是他自己反而变得躲躲闪闪,不敢直接面对了。

“我在福利院长大,我最亲近的人是夏叔,后来您也加入其中。您们就像我的亲人一般,照顾着我,呵护着我,保护着我。有您们在我身边,我心里才踏实;有您们在,什么困难我都能轻松面对,并且还能够打败它,我离不开您们。我一直以为您们是我的长辈、亲人,可后来我才明白,我一直把夏叔当成一个长辈,而我对您的感觉不太一样。我对夏叔的是亲情,对您的是爱慕之情,我崇拜夏叔,也崇拜您,但我对您的感情不一样,长大后我才明白,其实我已经喜欢上您。看到您就非常开心,看不到您我心里会非常难受,已经不能自拔,再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喜欢就是爱,原来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您。我知道您一时难以接受,也许是因为我不是您喜欢的模样,也许您觉得我不够成熟,但是这些都可以改变,我也会有变得成熟的那一天,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变成您喜欢的模样。我喜欢您,不管您现在的想法如何,就算您拒绝我,我也会告诉您我心中的想法,我爱您,我愿意等您。”

“可我们并不合适,你,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优秀的男朋友的,你以后应该会很幸福。”徐梁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惹得这个姑娘喜欢。

“有什么不合适的,喜欢就好,能跟自己喜欢,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平平凡凡的过上一辈子,一起相扶到老,那才叫幸福。”

沈佳看到徐老师复杂的表情,她立刻明白了什么,于是立即说道,“在爱情面前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况且您也大不了我多少,我已经打听过了,您最多也就大我十几岁,反正不超过二十岁,没什么不好的,我反倒觉得咋俩非常合适。您现在都没结婚,并不是不够优秀,只是您的缘分没有到,没有碰到合适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