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造梦者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401字
  • 2020-10-25 09:57:31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转眼间已到下午。夏志把冯师傅送回家后,又把陈曦和秦超送到了秦超家。终于轮到送韩暮雪,夏志本来打算让陈曦他们一起去的,可又担心暮雪尴尬。

那些小天使看见夏志后,都兴奋的向他奔来,他们口中不断的喊着“夏叔、夏叔……”,那个亲切劲着实让人羡慕,最后孩子们如众星捧月一般把夏志围绕在中间。

韩暮雪站在圈外,看着圈内的一切,她的心情有些复杂。

除了一个男孩打量了她一番外,没有人理会她,其他孩子的目光早就转移到夏志身上。

夏志微笑着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伸出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才转身返回车上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糖果和散装蛋糕发到每个人手中。

糖果每人五颗,蛋糕每人两个,剩下的糖果和蛋糕他并未拿回车上。他从中拿出五颗糖果和两个蛋糕,然后把剩下的糖果交到了个子较高的那个男孩子手中。

夏志给他交代了几句,就让他带着那些糖果和蛋糕去发给那些此时没有在场的孩子。最后夏志把手中的糖果和蛋糕塞到了韩暮雪手里。

夏志又给那些孩子讲了几句,就带着韩暮雪以及她的行李向徐老师的宿舍走去,走了两步夏志突然转身看了孩子们一眼。

那群孩子眨巴着眼睛看着夏叔离去的背影,他们虽然依依不舍,但没有一个孩子跟去,他们知道夏叔这是去办正事。

徐老师的宿舍门虚掩着,夏志走上前去轻轻敲了两下房门,没有动静。

隔了大概五秒钟后他再次敲响房门,不过这次他明显要用力一些,而且延续的时间更长。可里面依旧没有回音,夏志这才轻轻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

夏志今天上午已经与徐老师联系过,他把韩暮雪的情况简单的跟他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告诉他下午把孩子送过来。

夏志把行李放在门边,给韩暮雪说了两句后就转身离开了,他这是去找徐老师。

没多久夏志就走了回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徐老师。交接工作很快完成,韩暮雪正式成了儿童福利院的一员。

徐老师带他们来到宿舍后就离开了,他今天有些忙。

夏志把她的行李搬到宿舍后,立马就帮她铺起床单来。

宿舍没有其他人,他俩都没有说话,房间内一时静悄悄的。

“在没找到你父亲之前,你就安心的住在这。如果,如果不习惯,可以去我那儿,我来领养你。”最终夏志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他知道他们今天算是正式告别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他知道她不会去自己家,但他还是想把这话对她说一遍。

韩暮雪没有马上回答,不过她的表情却有些难受。

“谢谢!”良久两个字才从她的口中蹦出来。谢谢二字虽然微不足道,但此时的她也没有什么比这一声发自内心的“谢谢”更珍贵的东西。

夏志知道她这是婉拒了自己,却不知道她拒绝的原因。

韩暮雪感激的看了夏志一眼,一股莫名的忧伤从心底涌起。她觉得与夏志一起有安全感,她喜欢夏志的眼神,因为她感觉到夏志的眼神温暖、真诚、可靠;她更喜欢夏志的背影,因为她觉得夏志的背影高大伟岸,像城墙一般厚重,只消看上一眼,就能让自己的内心踏实。

“你还记得我送你的那个挂在书包上的挂件吗?”夏志转过身背对着韩暮雪。

她当然记得那个吊坠,她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超人。

暮雪点点头,不过夏志却看不到。

“那是人们心目中,美好的一个全能英雄形象。”

夏志微张的嘴唇突然闭上,他低下了头。

韩暮雪并不知道,因为她也低着头。

两秒钟后夏志猛地抬起头,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永远都在你身边,我是你的超人,你的世界由我来拯救。”

韩暮雪的眼睛微微一润,她瘦小的身躯微微一颤,但她始终没有哭出来。

“我是你的超人,你的世界由我来拯救。”韩暮雪的脑海中回荡着这句话,对现在的她来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能温暖她心的话了。

韩暮雪知道夏叔是好人,可像他这样的人她第一次见到,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背负那些与他本不相关的责任与压力。难道仅仅因为他的身份是警察吗?在这之前她没有如此亲近过警察,老师曾经告诉她和同学们,警察是这个社会最可爱的人之一,她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眼前这个叔叔绝对是老师口中所说的那样的人。

这一刻她才明白,他的温柔不是与生俱来的,他的温柔不是对每个人都有的。爸爸也许不在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了亲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能被陌生人关怀,她认为自己是幸福的,更是幸运的。

有时候她甚至渴望成为眼前这个叔叔的孩子,但这怎么可能成为现实呢,他们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表面平静的她,内心翻滚着巨浪,她感动的同时,也有些遗憾,她想哭,她想抱着对面的叔叔大哭一场,但是最终她忍住了。

夏志慢慢的走出宿舍,出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的竟将门轻轻带上,但整个过程他始终没有转身,连关门都是反手拉上的。

夏志出门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他静静的立在门前,背对着室内。

沉默,绝对的沉默。

此时韩暮雪依旧站在原地,只是夏志看不见暮雪,暮雪也看不见夏志,但这个时候他俩的身体居然开始同时颤抖。可不管怎样他们都看不到,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道门,一道能隔绝一切事物的大门。

儿童福利院没有专门的学校,这些孩子在附近的学校就近上学,韩暮雪也转到这个学校。

在学校里他们像其他孩子一样上学,唯一不同的是徐老师、夏志、还有其他老师会对他们进行专门的课外辅导,当然这些知识大多都是学校还未涉及到的。比如:五年级的同学,如果成绩较好,会提前讲授一些六年级的知识,等到上六年级的时候他们就能很轻松的面对了。

有个别孩子一个年级只有他一个人,这样的孩子称得上是一对一的专人辅导。

因为拥有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福利院的孩子的成绩都不错,年级的前几名基本上都被这些孩子承包,学习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so easy,这在福利院中绝对算得上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毕竟徐老师他们几人都是高材生,不仅学识渊博,眼光也很高,辅导这些孩子的学习,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简单的事。

虽然夏志辅导的时间最短,但是他的辅导别具一格,效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韩暮雪很快就适应了福利院的生活。徐老师对她很好,其他人对她也很好,唯有一个男孩似乎不怎么喜欢她,还有意针对她,甚至偶尔给她带来一个难堪。

韩暮雪一直隐忍着,从来没有与他起过冲突,也没有告诉老师,她甚至有意回避着那人。可这样的忍气吞声换来的结果就是那个孩子更加肆无忌惮,越来越有恃无恐。

她心中的委屈越聚越多,直到她单薄的身体已经渐渐开始承受不了。

那天,韩暮雪在空旷的活动场地玩耍的时候,那个男孩又来了,当然他是来捉弄她的,先前他以取笑她为乐,现在已经变成捉弄。

一开始她还保持着沉默,可后来那个男孩居然动起手来,虽然不是真的打人,可他却像一只苍蝇一样扰人,她早已经不受其烦。

韩暮雪低着头,她的小脸已经憋得通红,突然,她抬起头走到那个男孩面前,非常认真的看着他。

男孩没有预料到她有这样的反应,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大步,毕竟这几天相处下来,韩暮雪给他的印象就像一只小绵羊般温顺,他不敢相信她今天竟敢主动走到自己面前。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欺负我,在我的印象里我们根本就不认识,所以我也不可能得罪你。我很普通,普通到往人群中一站,绝对是最先让人忽略掉的那类人;我亦平凡,平凡到不会有人喜欢,虽然不招人喜欢,但是也不至于惹人讨厌。最差的情况不过就是咋俩没有任何交集,可你却……”

“不需要任何原因,更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就是喜欢欺负你,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能把我咋样?”

“为什么大家就不能好好相处呢?”

男孩伸手要抓韩暮雪的头发,韩暮雪本能的避开了。

“你过分了,你不能这样。”韩暮雪大声说道。

男孩没有就此收手,他乘势追了上去,最后他得逞了。他得意的大笑,笑声中分明还有嘲笑她软弱的意味。

“你欺负我干嘛,我们的处境是相似的,你我都是孤儿,何必互相伤害。就算你不愿意团结互助,也用不着大打出手。来这里的人,在这个世上大都没了亲人,这里收容我们,成了我们的新家,或者是我们临时之家,现在我们共同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在这里我们是一家人。我们都是平等的,你没了父母,我也没了父母,我们俩一样都是孤儿,谁也不比谁高一等。在外面也许有人看不起我,我觉得无所谓,但在这里我们是一家人,希望你能尊重别人,尊重我们的身份,尊重这个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毫无疑问韩暮雪已经被他惹怒了。

男孩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并不是因为他说不上话,而是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了一丝发自内心的愧疚。

也许韩暮雪揭到了他的伤疤,可事实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啊,他们的处境相同,他们的身份相同,他们是一家人,至少从他们来到这里,一直到他们离开福利院这段时间都是这样。

他们应该团结,不应该相煎;他们应该互助,不应该相伤。

男孩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至始至终他都低着头,走出几米后他突然从口中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韩暮雪愣在原地,她本来不想说这些话的,可她的确受够了,她不想在以后的生活中都活在他的阴影里,她想结束这种扰人的骚扰。

良久,她才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朝活动室走去。可能是受刚才发生的那不愉快的事的影响,一路上她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猛然抬头间,韩暮雪看见活动室外墙上的那些字,她立刻被吸引住。字不大不小,字体却刚劲有力,显然是人为写上去的,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刻意看上一眼。

看着墙上的字,她轻轻念出声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就在她若有所思的时候,一个身影向她走来,她警惕的向来人看去。

来人是一个与她模样差不多大的孩子,看到她警惕的样子,男孩立刻止住了脚步,并且还对韩暮雪报以一个微笑,好像在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恶意。

“天的运动刚强劲健,相应于此,君子处世,应像天一样,自我力求进步,刚毅坚卓,发愤图强,永不停息;大地的气势厚实和顺,君子应增厚美德,容载万物。当然这里的天也指自然。”男孩没有跟韩暮雪打招呼,倒是首先解释起这句话来。

韩暮雪有些惊讶,这句话她曾经见过,她非常喜欢:“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这两个成语,她对这句话有一定的理解,但是要她像面前这个男孩这般解释得如此清楚,现在的她的确做不到。

韩暮雪脸上的表情渐渐和缓下来,眼前这个男孩给她一种学识渊博的样子,她不仅对他的印象好了几分,还对他暗自佩服起来。

韩暮雪对着他微微一笑。

那男孩好像看懂了韩暮雪的想法,他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她尴尬一笑。

“其实没什么的呐,这句话这里的孩子都知道。”男孩好像在告诉韩暮雪,这不是自己的专属,这是老师的教学成果。

“大家都知道?”韩暮雪有些听不明白,“都像你一样理解得这么透彻吗?”

“我刚才说的基本上是书面上的解释,但这句话在生活以及人生上的指导意义,这里的孩子都懂,除了刚来……”

韩暮雪当然清楚,他后面想说的话是什么。

“你以后就知道了。”

韩暮雪点点头,可她马上又疑惑的看着他,好像在问他知道什么。

男孩轻轻一笑,“你是谁送来的?”

“夏志叔叔。”这好像不是什么秘密,因为那天很多孩子都看见的。

“其实这里很大一部分孩子,都是夏叔送来的,包括一直捉弄你的那个男孩,当然也包括我。”

韩暮雪没有说话,不过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孩。

“不用奇怪,还有很多呢,可不止我们三个。不过,不过我们三个却是最特殊的。”

“特殊?”韩暮雪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

“你在夏叔家待过吧?”

韩暮雪奇怪他为什么知道,刚想问为什么,可对方又说话了。

“范涛待过,我也待过。”

“哦。”韩暮雪若有所思。

“哦,对了,我叫苗乐琦,喜欢捉弄你的那个男孩叫范涛。在这里的所有孩子中,只有我们三人在夏叔家住过。”

韩暮雪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在她之前还有两个孩子去过夏叔家。

“夏志叔叔在家做过饭吗?”韩暮雪迫不及待的问道,她好像在验证什么东西。

苗乐琦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说道,“没有,范涛也一样,夏叔他家里好像从未开过火,从未做过饭。至少我和范涛看到的一样。你见过吗?”

“没有。”说完韩暮雪低下了头。

“一直在外面吃,开销老大的了。”苗乐琦也低下了头。

“嗯!”韩暮雪随口应了一下。

“你现在知道范涛为什么要欺负你了吗?”

“什么?”韩暮雪惊讶的问道,她猛然抬起头,正好撞到苗乐琦的眼神,她想不通这与欺负她有什么关系。

“他嫉妒你。”苗乐琦解答了韩暮雪心中的疑惑,这时韩暮雪终于明白了什么。

“我在夏叔家待了一个星期,范涛在夏叔家待了两个星期。对此他总有一种优越感,隔上那么一段时间,他总要在我面前炫耀一下。可自从遇到你,一切都变了,看到夏叔与你如此亲密,他生出了嫉妒之心,他认为你抢走了夏叔,你夺了他的爱。当然这里的爱是长辈之爱,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与爱护。”

韩暮雪的眼睛瞪得老大,“怎么可能?”她终于怀疑的说道。

“你才来,也许还不知道,在福利院多待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的。”

韩暮雪什么都没有说,但脸上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你知道这句话吗?”苗乐琦突然指着墙壁上的大字。

她当然知道这句话,毕竟她刚才还念了一遍,对方还解释了一遍意思。但她不明白,这与那有什么关系。这让她点头也不好,摇头也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苗乐琦的意思。

“这是夏叔亲手所写,他告诉我们每一个人这句话的道理,并且让我们记住它的含义,让它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指南,所以这里的每一个孩子才都会对这句话如此熟悉。”

这,这居然是夏志叔叔的亲笔,难怪她总觉得笔锋是那么的熟悉,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夏志叔叔所为,不过仔细想来是夏志叔叔,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苗乐琦见韩暮雪没有一丝惊讶,他反而有些奇怪了。难道她早就知道,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倒不是因为她只来了几天,而是如果她知道,起先她就不会是那样的表情了。

“这不是我们的院训,但是它却成了我们每一个孩子的座右铭。‘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这两个成语真的能带给人力量,一想到‘天行健’我就有一种热血向上翻涌的感觉。”

韩暮雪认认真真的重新打量了一遍墙壁上的字。

“夏叔会给我们讲课的,以后他应该会亲自给你讲解一次墙上的字的意思,当然他会讲到你明白为止。”他又解释道,“不只有你,来这里的孩子,他都会仔仔细细的跟他们讲上一遍。他说这句话能带给我们力量,能照亮我们脚下的路。”

“讲课,可他不是老师,而且我们不是在外面的学校上课吗?”韩暮雪虽然这样说,但她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萤火虫,以及那天晚上佟尘辉叔叔给她说的话。

“他的确不是老师,可他比老师讲得好,这并不是我的观点,因为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说到这里苗乐琦显得兴奋与自豪。

“夏叔会讲课,徐老师也讲,讲课的还有沈老师。他们讲课都是在课外,主要是周末讲,当然还有各个假期。他们也会给我们布置作业,毕竟学习需要检验,当然这些作业比学校的轻松很多。夏叔讲课的时间是最少的。”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苗乐琦明显有些失落,他停顿了一下,“但大家都喜欢听他讲,他的确是讲得最好的,比我们学校的老师讲得还要好,但是大家喜欢听他讲课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这样。”

“呵,这里居然也上课。”除了惊讶外,韩暮雪显得有些兴奋,当然还有一些期待。

“嗯。”他认真看了韩暮雪一眼,“你知道吗?自从夏叔来这里后,我们福利院就开始出大学生了,而且是经常,这在以前是根本没有的事。”

“哦!”韩暮雪眼睛一亮,突然来了兴致。

不过对方却没再提这个事。

“你为什么不愿意住夏叔那?”他突然问道,他好像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韩暮雪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略微沉默了一下,她还是回答道,“不适合。”

简单的三个字,让人听来有种别扭的感觉。

“我不想拖累他,范涛跟我的想法一样。跟他一起,我们只会成为他的累赘。在他家的日子里,每天清晨一大早,他总是开心的给我带回早餐,可我却从来没见过他自己吃一次早餐,范涛也一样。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

苗乐琦看向韩暮雪,不过她并未回答。

“夏叔的负担好像很重,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他再次看向韩暮雪,“除了我们,他还帮助其他人。”

“其他人?”除了那些孤独的老人,以及他们这些无助的孩子,韩暮雪不知道还有什么人值得帮助。

“嗯。”苗乐琦重重的点点头,“在那偏远的山区,那里有未开化的人群,贫穷造成了落后,落后促成了无知,无知甚至能生出愚昧。我就来自于那样的地方。”

韩暮雪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苗乐琦长相普通,除了皮肤稍微黑一点,其他地方都与别的孩子无异。在这一刻,她想起了山中的那位老大爷,她好像在对面这个男孩的身上,看到了老大爷的影子。

“多年前我就认识夏叔了。当初我们都以为他是无意中进入我们的视线,偶然间闯入山中的那片宁静又闭塞的世界的。可我们都错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他是事先打听好,刻意前来的。他帮助我们,不仅帮我们认识外面的世界,还给我们一些物质上的帮助,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我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才来到这里的,当然还有一些孤寡老人,也受到了他的帮助,不过他们却去了另一个地方。”

提到另一个地方,他突然停了下来,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经过院方的同意,夏叔每年还会组织我们去老年福利院服务几次。所谓服务,其实就是陪老人聊聊天、说说话、帮他们揉揉肩,帮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样的活动,我们都非常的喜欢,对此我们也非常的期待,当然那些老人也一样,一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心里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也许是因为我们的经历有些相似,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处境相同,毕竟除了国家与政府的帮助外,我们都无依无靠,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年老,我们年少。”

“以后我们还会去老年福利院当小小志愿者吗?”她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是当然,在这里的孩子都有机会去,只要夏叔在,我们肯定都还会去。”

“什么意思?”韩暮雪疑惑,苗乐琦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些活动都是夏叔组织的,除了他还没有其他人组织过,包括徐老师,所以,如果哪天夏叔突然离开了,那这样有意义的活动,很可能就会戛然而止。”

“嗯。”韩暮雪轻轻点头,脸上分明却有着一丝掩藏不住的喜悦。

苗乐琦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字,“夏叔对我们山村最大的贡献是资助贫困学生上学,他改变了我们的学习态度,这让我们的成绩大幅度提高。对成绩特别突出的学生,他会特别照顾。因为他的努力,我们那个山区走出了第一个大学生,这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与财力。后来,大学生毕业并且工作后,又反哺我们村落,在夏叔以及新生力量的注入下,我们那个地方越来越好。”

苗乐琦的声音突然变大,“他改变了我们院落对外界的认知,他加强了我们院落与外界的联系,他改变了我们院落的面貌,他改变了我们院落年轻人的命运,不,应该是他改变了我们院落所有人的命运,他是我们那个地方所有人的恩人,他是我们那个贫困山区的造梦者。”他的话语中除了感激外,分明还有着自豪。

韩暮雪一对明净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她几乎颤抖的说出三个字:“造梦者!”

“对,造梦者!”他轻声附和。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她的头发,也带起了他的衣角,旁边的树枝也跟着沙沙作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