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佟尘辉的秘密 4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3181字
  • 2020-10-21 13:28:51

陈曦现在才知道佟尘辉原来叫夏志,也终于明白夏志的两层含义,夏志包含了他父亲对他的期望,也包含了两层有重要意义的关于人生价值的探索,内容简单,却富含了做人的基本哲理。

陈曦隐隐猜到了一部分夏志改名的原因,虽然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他知道这里面还有很多故事。

他关心夏志的一切,也关心佟尘辉的一切,他渴望了解佟尘辉的过去,面前这个男人经历很多,曾经他听到过太多关于佟尘辉的传说,不过他从来没有当真过,因为他知道那是从别人口中说出的,并非自己亲眼所见,所以真实性有待考证。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才惭愧的知道,老百姓口中流传的仅仅是一部分。没被人发掘的埋藏在佟尘辉内心深处,掩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那另外一部分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人了解,那些重要的东西就会跟随佟尘辉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被带入黄土。

他现在才知道夏志和佟尘辉一样,都是值得让人尊敬的汉子。他的过往令人佩服,他最坚强,同时也是最可爱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正是有这样的人默默守护,海州才会繁荣安宁,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正是有这样的人存在,这个世界才多了一个关怀;正是有这样的人存在,人间才多了一份温暖。

佟尘辉能做到是因为他的坚持,他温暖别人的同时,也感动了自己。有些爱不问出处,有些事不问原因,有些人无愧初心。

陈曦渴望了解,但不好多说,因为他明白这涉及到夏志与佟尘辉的隐私,说不定还有他内心深处的痛楚。

此时他表情木讷,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应该出现哪种表情才能把夏志安慰一下。他未能启齿,最终什么也没说,但是夏志却发现他的双眼流露出了渴望之色。夏志知道他不忍心问自己。

“原本夏志是我的本名,现在佟尘辉却成了我的真名。”

陈曦好像看到了眼前这个人内心的挣扎,也分明感受到眼前这个人内心的呐喊。也许,他曾经妥协了,现在自己的提问重新勾起了对方深埋多年的挣扎,他看向夏志突然觉得对不起他来。他立马低下头,不敢与夏志对视,这一瞬间他的内心深受震动。他突然可伶起夏志来,被他一起可怜的还有佟尘辉,他努力压制自己激荡的心情,也竭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眼睛,努力着不让任何东西从里面跑出来。

“曾经我觉得不可思议,有时候甚至不敢接受,后来我发现其实叫什么并不重要,名字只是一个称呼,名字虽变,人还是那个人,重要的是依然干着相同的事,名字虽变但那颗初心永不会改。”夏志突然停下来,他抬起头。

陈曦发现离自己仅一米之遥的夏志的身体在颤抖。

“我的两个父亲都是农民,他们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除了土地他们没有机会了解更大的世界,没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但他们都明白做人的基本道理。他们这辈子都挺苦的,在我的记忆里他们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教我做人的道理,告诉我人要心怀感激,就算老天跟你开了一个玩笑,你也要勇敢的笑着面对,对这个世界你一定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努力提高自己,不断增强自身实力,万事不求人;若人需,己有余力,当慷慨援助。每天收集一份阳光,保存进心里,当遇见有人需要的时候,拿出一份温暖别人。珍惜每一次相遇,释然每一次离别,要懂得感恩这个世界,找到跟这个世界和平相处的方法,并且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

陈曦的嘴角开始微微抽动。

“不管经历怎样的遭遇,我依旧拥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不求人,可助人。二老对我的嘱咐,仿佛昨日之言,常伴于我耳边。他们的精神留了下来,但是人却永远的离开了我,我连一个尽孝的机会都没有。一个生了我,给了我生命;一个养育了我,延续了我的生命。还都给了我强大的精神动力,可我却什么都不能为他们做。子欲养,而亲已不待,我们的精神交流没断,可我们的肢体交流已经被时空阻隔。”

夏志真的哭了出来,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凭眼泪肆虐,他外表依旧平静,此时他的内心如何没人知道,不过那两行热泪却实实在在的挂在了脸上。毕竟从他毕业后,开始在公安系统上班起,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人见到佟尘辉掉过一滴眼泪,他是第一人。

“在这里我叫夏志,在其它地方……”

夏志发现自己说漏了,他看了一眼陈曦重新说道,“在老年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我的名字叫夏志,在其它地方我的名字叫佟尘辉。请记住,在老年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你不能叫我佟尘辉,在其它任何地方,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叫夏志。”

夏志自己都觉得有些搅,于是直接说道,“我叫夏志,也叫佟尘辉,但是我的名字要根据不同的场合转换,千万不要叫错,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请你帮我保守。”夏志感激的看着他。

陈曦发现夏志的眼神里充满了凝重的神色,似乎在恳请自己一定要帮他保守秘密。

“好,我记住了。”陈曦点点头,既然夏志不想让别人知道,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夏志是他,佟尘辉也是他,不管叫什么名字,他都是陈曦的哥,不管用哪个名字做好事,这个世界都会多一份爱,只是委屈了做好事的那个人,因为没人知道做好事的人是谁。

在陈曦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一个矮小的身影正在轻轻的颤抖。她靠在旁边的墙上,即使她很用力的闭着眼睛,可眼泪还是不断从里面钻出来。

刚才夏志和陈曦的对话她已经全部听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女孩韩暮雪。

正如孙绍章说的那样,今天这里夏志主厨。夏志腰系围裙,手拿锅铲尽情地在厨房里挥豪,这个时候,旁人在他面前都有些相形失色了。

在这里他把厨艺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快炒菜的香味就在厨房蔓延开来。

呵,你别说,他看上去还真有那么几分大厨的模样,果然会做饭的男人最帅气。

夏志炖了一个鸡汤,鸡汤是加入了食补两用的药材的养身汤,里面放入的调味品自然很少,但是一经夏志之手,汤味却鲜美无比;他做了一个红烧肉,红烧肉颜色金黄,香味扑鼻,看着附油欲滴的肉块,真让人忍不住想立马咬上一口;还有一个烧白,烧白不肥不瘦,颜色也较为养眼,下方的梅菜与上方的肉块的香味交织在一起倒也相得益彰;夏志还做了一些其它的菜,当然那些菜主要都是些素菜了。

夏志做的这些菜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软糯,熟得过透。不管是鸡肉还是红烧肉,他都多烧了一些时间,有些菜甚至入口即化,这非常符合老年人的牙口。

即便菜品熟得过透,但不知道经过夏志怎样的一番处理加工后,非但不影响口感,反而还激发了食物中特有的香味。食物本质的香与调料的香融合在一起,让人的筷子在桌上不断来往,最后连筷子都流连忘返了。

即使限制了调料的放入,味道却丝毫不逊色于一些大厨的杰作。

特别是那一块块金黄又饱满多汁的红烧肉,只消一眼,那养眼的颜色立刻就能勾起人的食欲,让人忍不住垂涎欲滴。食者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轻轻咬上一口,金黄色的油汁立刻喷涌而出,香味四溢于口腔,鲜美的味道刺激着味蕾,美味通过味觉神经传向大脑:鲜美多汁,饱满爽口,油而不腻,意犹未尽……赶紧来上第二块。

对年轻人来说,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嚼头,食物在口中停留的时间太短,刚刚刺激了口中的味蕾,还未来得及仔细品尝就已经下肚了,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即使煮得过透,即使限制了调料,但味道依然不失鲜美。普通的原材料变成完整的菜品,从色、香、味等来看简直就是出自大师之手。最重要的是,还从口感、软硬程度上照顾了这些老人。如果去掉前面的那两点劣势,完整的味道怎样不敢想象。这不得不让人感叹,都是一张锅,同样的菜,做出的味道却千差万别。材料重要,材料放入的顺序,以及恰到其处的火候掌握也很重要,这是做菜的准则,这才是厨艺的精髓,考验的当然是真正的厨艺了。

这些老人都非常开心,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当然他们吃得开心,不仅仅是因为食物本身的味道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在食物中品尝出了用心烘焙的感情,那是久违的亲情的味道,这种感觉让他们心中暖暖的,除了让他们感动外,还有一种温馨与幸福的东西包含在里面,这是他们期盼已久的家的味道。

陈曦、秦超以及韩暮雪他们三人同时发现,这些老人一下子就充满了活力,此刻这些老人竟然比他们刚来的那会明显年轻了许多。

直到这个时候韩暮雪才明白,几年来佟尘辉家里从未开火,却拥有这么高超的厨艺,原来是这样锻炼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