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佟尘辉的秘密 3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45字
  • 2020-10-21 09:48:52

夏志和孙绍章走进人群,很快就融入进这片天地中。孙绍章找了一个人较多的地方坐下来与他们交流。

当然最活跃的还要数夏志了,他几乎跟每一个老人都打了一个招呼,他的招呼当然不仅仅是招呼,他询问了每个老人的近况,然后跟他们分享了一些有趣的事,这还没完,他帮老人捶捶背,揉揉肩,而他的力道则根据老人的具体需要与实际年龄以及自身的身体状况而转变。

休息室的老人不少,他走一圈下来也要花费不少功夫,不过这样的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每一个老人的近况他都能有效了解,每一个老人他都照顾到位。

陈曦和秦超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来有些不习惯,他俩站在大门旁边的一个角落,先是看了看夏志,又看了看韩暮雪,当然孙绍章他们也观察了,不过他俩最后还是把目光移到夏志身上。

此时夏志正穿行在人海中,还未走完一圈,他太忙,根本没时间顾及两人,当然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好上前打扰。

屋内的人都有说有笑,只有他俩站在旁边发呆,第一次来访的两人往屋内一站,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他们却没有尴尬感,当然也绝对不会有人认为他俩多余。

他们此时都认真的看着夏志,仿佛要看穿眼前这个人。虽然他们头一天才知道夏志这个人,但夏志的确给了他们太多的惊讶,当然惊喜更多一些。他们发现夏志身上自带有一种温度,几乎夏志去过的地方老人们的心都能被他的举动所温暖;他们还察觉到夏志身上自带着一种光芒,这种光芒表面上没有温度,但是却能指引他们找到一些生活中已经渐渐消失的东西。

没人注意到韩暮雪也不时看向夏志,不过她看夏志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

过了二十分钟后,陈曦和秦超借上厕所之机走了出去,抽完一只烟,他们准备返回时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孙绍章。

他俩跟孙绍章打了一个招呼,三人立刻聊起来。

“年轻人,会做饭吗?”

“能煮熟。”

“我说的做饭可不是单纯的煮饭,做饭包括煮饭与做菜,并且侧重于做菜。”孙绍章一脸认真的看着陈曦,“你的拿手菜是什么?”

见陈曦没有说话,孙绍章又说道,“光有勤劳也不行哟,总不能只洗碗吧。”

听到这句话,秦超偷偷的笑了,陈曦的手艺他今天早上已经见识。今天他本来打算带陈曦到外面去吃面条的,可陈曦看到厨房后突然有了下厨的冲动,在征求自己的同意后他做起了早餐。

他家里除了米、绿豆、面条、鸡蛋和辣椒外,没有多余的食材,但陈曦硬是把简单的食材做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拿手菜?”陈曦一愣,“不过,跟您打下手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下一刻,他突然信心满满。

“跟我打下手?”孙绍章脸色突然一变,里面分明还有些自嘲的意味。

陈曦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学过厨艺,还在餐馆做过主厨。你们也知道,我家在城乡接合部,旁边村里有办酒席的人家都会请我主厨。”

他们相信孙绍章的厨艺,但这个时候他俩觉察到了他有自夸的成分,可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两人傻了眼。

“可在这里真正的大厨是夏志,原本我自认为我的厨艺不错,可在他面前我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里的主厨是夏志,你还是当他的帮手吧。”

“佟……你说他会做饭,并且还是大厨?”秦超差点说成佟队,在意识到说错话后他立马又改了口。不过脸上的惊讶更甚了,佟队工作了二十多年,局里还没人知道他会做饭,如果把他会做饭的事告诉同事,那一定会成为队里的新闻。

“难道你们不知道?”孙绍章疑惑的看着两人,“他能化腐朽为神奇。不对,不对,不是这句话。”孙绍章感觉自己用错了词语,他皱眉思考了一下,突然大声说道,“他能化平凡为美味。反正普通的食材、普通的调料,一经他手就会立刻变成不一样的美味,让人入口不忘。”

陈曦和秦超认真的看着孙绍章,没有回答。

“你们与他是什么关系?”孙绍章突然问道,一开始他以为他们的关系应该非常好,可是这两个年轻人连夏志会下厨这样简单的事都不知道,这不得不让他质疑起他们的关系来。

陈曦和秦超尴尬一笑,秦超的脸甚至有些红了。

“我们是他的朋友,按年龄来讲他是我们的大哥。”秦超回答,“也许是因为工作太忙,我们从来没有见他下过厨。”

“哦,原来是这样。”他轻轻摇头,发出一声叹息,“有这样的厨艺,不做饭给家人和自己吃怪可惜的。”

“他在上班,他在哪儿上班?”孙绍章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只是普通的工作。”

“我们一直以为他开了个公司,自己当老板呢。”

陈曦和秦超担心他问起具体的工作,不过还好对方并没有问。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因为我们都认为做这样事的人都不简单,无论如何至少应该是有经济实力的有钱人,因为没有经济基础办不了夏志做的这些事。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名,但还是有极少数人是为了回馈社会,我认识的人当中夏志就是这样的人。”

“哦!”恍然大悟的一声感叹传来,不过很快疑惑也接踵而至,“你们应该至少一个月才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这样的开销应该还是能承受的吧?”

孙绍章忽而一笑,“夏志是一个例外,他这样的做法,与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看来在某些方面你们还不够了解他,说实话海州让我佩服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除暴安良的佟尘辉,另一个就是心地善良的夏志。”

听到这里,两人心中几乎同时一动,关于佟尘辉和夏志之间的关系,他们似乎终于开始明白了些什么。

正在这时孙绍章的话却又在他们耳边响起,“几乎在过新年的时候,夏志都会给这些老人添加新衣服,这些老人需要啥,夏志基本上都会满足他们,他对这些老人简直比我认识的一些人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好。积累成多,长年累月下来这些开支还是不少。说实话我们其他几人只参加了这个活动,夏志就不一样了,他还参加了其它的。我知道有一个叫夏志的人,他资助着一个贫困地方的几名学生上大学,我怀疑那个人就是这个夏志。曾经我们向他求证过,最后他摇摇头否定了。直到现在我们依然不清楚,此夏志是否彼夏志,但是我们非常肯定他还是其它地方的志愿者,但是他参加的其它活动从来不给我们讲,他就是这样的人,看似平凡却又让人捉摸不透,天知道他还有什么秘密。哦,对了,夏志这样的志愿者跟你们平时见到的不一样,他不但踏踏实实做事,尽心尽力帮助别人,在某种意义上他更是成为了身边朋友的一种精神象征。”

另外两人没有说话,他们愣愣的站在原地,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不过有一个事我难以置信,那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他只有一个普通的工作。如果真像你们刚才说的那样,那他的生活一定过得极为清贫,而且还很有可能早已负债,那他还拿什么来养家。所以我认为他的经济条件应该不错,根据我们另外几个志愿者以往的猜测,他开那辆破旧的四轮车只是低调罢了,如果没有经济实力,他也不可能做这么多的好事。”

如果先前陈曦和秦超不说话是因为接不上话的话,那现在他俩沉默就一定是内心被震撼了。此时他俩心中想法很多,最后佟尘辉的模样几乎在同一时刻浮现在他俩的脑海中,他们对佟尘辉的好感再一次加深,这以后再也没了上升空间。

两人出神的愣在原地,孙绍章后面的话他俩再也没听进去半句。

他们三人返回活动室的时候,夏志和韩暮雪正在发放今天早上买的散装蛋糕。

蛋糕较为柔软,营养也还算丰富,比较适合牙口不好的老人食用,所以,每次来老年福利院,只要蛋糕店开着门,夏志都会带上一些来。

蛋糕个头不大,每位老人发放两个。看着他们开心的表情,夏志脸上也洋溢着幸福。

夏志出了活动室,然后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也许他有什么物品遗留在了车上,看见他离开的人,误认为他去取其它东西。

陈曦见此独自一人跟了出去。

此时秦超已经被老人围绕在中间,他们好像在交谈着什么。早在半个小时前,陈曦和秦超已经与这些慈祥的老人打成了一片。

夏志的步伐很快,仿佛脚底生风了一般。

陈曦走的极慢,脚下仿佛被胶水粘住了,他已经被夏志甩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他低着头,没有看前方的夏志,再三犹豫后,他终于下定决心。陈曦突然抬起头,一个箭步朝夏志追了上去。

夏志发现了快速走来的陈曦,他眉头微蹙,似乎已经觉察到了陈曦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夏志停了下来,他慢慢转身,似乎在等陈曦。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没有人开口。

夏志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告诉陈曦,他已经知道陈曦前来找他的目的,他脸上的表情似乎还在告诉陈曦,有什么话就直说,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陈曦好像明白了夏志的意思,他会意的点点头,不再扭捏。

“哥,他们怎么叫您,叫您夏至?为什么,为什么您让我们在其他人面前叫您夏志?”他猜是佟尘辉想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想别人知道他,所以故意说了一个假名。

这个时候,夏志突然转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并没有回答。

见夏志没有反应他又说道,“做了有意义的事,为什么不让人知道呢?”

“难道做好事仅仅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仅仅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美,赢得别人的掌声吗?”夏志突然反问道,他的声音不大,话语也平静,但却能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是极其功利的,大凡带着功利心做的事多半都做不好,就算能做好,也绝对做不到极致。”

陈曦看了看夏志的背影,阳光刚好从那个方向照来,再看向夏志时,他发现夏志的身躯突然变得伟岸起来,陈曦觉得他面前站着的不仅仅是一副身躯,更是一座巍峨挺拔的高山,看上一眼便能让他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如果让别人知道,一定能够感染一部分人,受感动的人越多,您这种精神才有被传承下去的机会。”他的声音突然下降了好几分,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对夏志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的,当然他的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尊敬。

“这些老人需要照顾,而陪伴是最好的照顾;这些老人也需要关爱,而陪伴是最真诚的关爱。我只是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温暖他们。其实给别人温暖,不是为了感动别人,也不是为了感动自己,而只是为了单纯的帮助别人,给别人一个关怀,给这个世界增添一份爱。因为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幸福、最激动人心的事,莫过于爱别人与被人爱。这些出于本能的东西又何须让人知道,只要这些老人开心幸福就好,其它的在这面前都不重要。”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带你们来这里吗?”

“因为您已经把我们当成了自己人,在自己人面前最重要的是坦诚与真心。”

“如你所说,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我希望你们对这个世界的爱也出自本能,发自内心,无关乎其它,出于本能的才是最实在的。”

陈曦猛地抬起头,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志,此刻他的眼中蹦出了一道光,他的心里打磨着“本能”二字。

夏志转过身,看着他慢慢说道,“我的确不愿意别人知道我叫佟尘辉,也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夏志这个名字并非我杜撰。”

夏志正看着陈曦,陈曦感到奇怪,更不敢相信,他明明听到夏志对他说夏志这个名字不是他杜撰的,可佟尘辉明明姓佟,夏志明明姓夏,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两个姓。

他看向夏志,眼睛却被那道耀眼的阳光晃了一下,他赶紧移开视线,此时太阳正在夏志头顶,从这个方向看过去,光正好旋绕在他身上,陈曦看不清夏志的表情。

“也许你会感到奇怪,就连我自己也感到神奇,因为老天爷给我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谁又能想到呢,就连我自己也想不到,可事实就是这样。”

虽然看不清夏志的表情,但他能从夏志的语气中判断出夏志表情的变化。

今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阳光亲吻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带来的温暖,但此时他还感受到夏志身体周围温度的变化,他感觉夏志身边的温度明显比其它地方的足足低了好几度。

“夏志是我的本名,我姓夏,我原本就叫夏志,你肯定好奇,我现在为什么叫佟尘辉。”

夏志看着他,好像在等着他证明自己的猜测。

陈曦不敢相信佟尘辉不是他的本名,他震惊的愣在原地,没有半点头绪,不过他敢肯定,这个故事一定漫长且曲折。

见陈曦没有说话,夏志继续说道,“至于后来我为什么又叫佟尘辉,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我父亲给我取名夏志,除了告诉我做人要有志气外,夏志也是一个谐音,夏志也是夏至。”

另外一个夏志是什么意思呢,陈曦在心里想,却始终猜不到。

这时夏志却又说话了,“这个夏至是一个节气。”

“节气?”陈曦脱口而出,像是在询问,节气能有什么特殊意义,难道是因为夏志的生日在夏至这个节气?陈曦在心里猜测,不过他不敢确定,因为夏志既然说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那肯定不会如此简单,可能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意义。

“夏至是芒种后面的一个节气,夏至这天,太阳直射地面的位置到达一年的最北端,几乎直射北回归线,此时,北半球的白昼达到最长,而且越往北越长,是北半球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而我们就属于北半球。夏至这天是一年中白天最长,黑夜最短的时候,因此我父亲认为夏至象征着光明,代表着希望,这天是我们这个地方光照最多的时候,也是最光明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他给我取名时引用了这个谐音,就是要告诉我,并让我时刻警醒自己,做人要清清白白、光明磊落,心中充满阳光,内心就没有黑暗,当别人的内心滋生阴霾,照不到光的时候,你就用装在你心中的阳光照亮他,并引导他,用你的光给这个世界增加一份温暖……”

夏志停顿了一下,“另外,夏至这天虽然白昼最长,太阳角度最高,却并不是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候,它比大暑要温柔,却又是万物旺长的伊始,真真正正的象征着希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