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佟尘辉的秘密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166字
  • 2020-10-20 12:42:10

佟尘辉招呼了一下秦超,待他靠近时他才又说道,“我还要去前面买一些菜,你们留人在这儿看着呢,还是先把蔬菜搬上车。”

秦超看了一眼人来人往又比较狭窄的道路,立马发现两袋菜立在路边有些碍事,于是抢先回答道,“还是先搬回车上。”

陈曦也点了点头,同意他的建议。

佟尘辉把车钥匙递到秦超手中,然后抬起袋子放在他们各自的肩上,当走到陈曦身边时,陈曦笑着对佟尘辉说不用,他直接把袋子抱在左手边,可没走几步他还是把袋子放到了肩上。

佟尘辉招呼来韩暮雪,他俩一起朝前方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肉食区。佟尘辉带着韩暮雪先转悠了一圈,最后他买了四只鸡,三十六斤肥瘦各半的肉。

他把这些物品拿回车上后,又穿过一条小巷,来到菜市场旁边的一家糕点店,称了足足八大包蛋糕。这个袋子已经是蛋糕店最大号的袋子了,可容量还是太小,整整装了八袋。他还准备买点其它东西,但这个时间点其它门店还未开门。

佟尘辉启动车子,直接把车开到菜市场旁边的一个巷口。众人不知道佟尘辉来这里干什么,不过还是跟着下了车。

巷子本来是可以通行车的,但前面似乎被占了道。巷口停了几辆三轮车,还有一辆小型货车,有些车上已经装满菜正准备离开,有的车上并未装满,一看就知道这些车主是收菜的贩子,而未装满菜的车的车主此刻好像正在巷内捡漏。

此处一看就不是菜市场,因为交易的地方并不在市场内,而在市场旁边的一个巷内的路上,显然这是一个不合法的临时交易场所。

路上的人已经不多,还有几个人在其间来回穿梭,路的两边零零散散的堆了几个箩框,或者编织袋,不用说里面装的都是菜,菜的后面站着一到三个人,很明显他们都是卖菜的人,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零售,倒像是批发。

路的两边空出的那些位置上还残留有菜叶,这些地方的人应该已经卖完他们的菜离开了,看上去这里的热闹才刚刚散去。但马路中间原本留的那条刚好够一辆三轮车经过的缝隙却依旧明显,这条道应该是留给南来北往前来采购的人方便行走的,它的宽窄度好像没人在意。

另外几人一脸狐疑的看着佟尘辉,心想不是已经买了那么多菜了吗?怎么又跑到卖菜的地方来。

“来采购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穿着朴素,衣服甚至有些陈旧的中年男子笑着对佟尘辉打招呼。

这人好像认识他,其他三人都感到奇怪。

“嗯。”佟尘辉向他点点头。

“好久不见,还以为你去别的地方高就了。”显然对方误认为佟尘辉是一个采购人员。

佟尘辉看了看旁边的几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段时间忙活其它事去了。”回答后佟尘辉马上转移话题,“怎么样,今年收成还好吧?”

“收成还行,就是价格不怎么乐观。”男子看了看佟尘辉身后的两人,“这二位是?”他显然没有看到后面站着的孩子。

“我兄弟。”

“嗯。”男子明白似的点点头,“你们好。”

打完招呼男子又一脸愁容的看着自己身前仅余的那个编织袋。

“里面装的撒?”佟尘辉好像看懂了对方的心思。

“土豆,其它菜都收了,唯有这袋土豆说是个头太小,没卖相。”男子叹了口气,“哎,其实还是想压我的价,不过这次我没有妥协。天都亮这么久了,其他人卖完菜都走了,按规矩来讲这里天亮后是要清场的,刚刚我用他们最开始愿意出的那个价给他们,他们又说价钱贵了。卖不完,我只好把它们搬回去了。”

“你们需不需要?”男子眼前一亮,突然问道。

佟尘辉打开袋子看了看,土豆个头不算太大,可也并不小,大小相对均匀,而且比较新鲜,应该是昨天刚从土里刨出来的,这样的土豆在市面上应该很好卖。

“你称一下有多少?”

“六十六斤,就给你算六十斤。”

佟尘辉掏出钱,“六十六就六十六,不用少。”佟尘辉爽朗的说道。他当然知道老板给他的价比第一次给菜贩子的价格还要高一些,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比市面上要便宜。

男子把多余的钱找给佟尘辉,不过临行前佟尘辉又把钱塞到男子手中,并且说道,“六六大顺。”

男子知道这是对方在帮自己,他感激的看着佟尘辉,其实买下土豆他已经很感激对方,现在又不愿意占自己的便宜,何且这个价格可是比卖给菜贩子要高出不少的,对方连价都没有讲,此时男子心中有些复杂,还有一些愧疚。

佟尘辉把土豆一把扛在肩上,陈曦和秦超要来帮忙,可他们哪拗得过他。

“会不会太多了?”路上秦超小声嘀咕道。

这个声音虽小,还是被佟尘辉捕捉到。

“没关系,土豆耐储藏,剩下的可以留下以后慢慢吃,何且来一趟也不容易,既然来了就多采购一些。”佟尘辉已经停了下来。

“在这里您为什么不讲价呢?”

毕竟刚才买了那么多,他们不相信仅仅是因为他认识刚才那个人。其实他们也知道刚才那人佟尘辉并不认识,只是在那人手中买过几次菜,混了个脸熟而已。

佟尘辉笑了笑解释道,“这些卖菜的人是海州城附近乡村的村民,他们的家离这儿不会太远,但也并不是很近。这里不是菜市场,只是临时的交易地点,这里的交易一般在天亮前进行,这里蔬菜的价格较低,但是量都比较大,来此买菜的不是普通的市民,而是做蔬菜生意的中间商。因为这里能一下子售完他们挑来的所有蔬菜,所以他们不远十几里,甚至几十里把蔬菜弄到这儿来交易。”

“数量可观,那收益也应该不错哦。”秦超的感叹打断了佟尘辉的话。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们的蔬菜是自家地里种的,数量其实很有限,而且这里的价格比市场上低很多,说好听一点叫批发,其实他们是没有办法才来这里的,因为他们没有销售平台,种出来卖不出去只有坏掉,所以即使价格再低,只要能卖出去他们也会很高兴。而且路途遥远,来一趟不易,对他们来说成本也不低,来这里的农民几乎是天不见亮就开始出门,肩上挑着至少百多斤的劳动成果,走在漆黑的夜里,加上并不算近的距离,考验的完全是身下的脚力。

“菜的品质倒是不错。”

“的确是这样,因为这些都是较小的散户种植,完全是地地道道的新鲜蔬菜,几乎没有使用农药化肥,里面灌注了辛勤的汗水,可比其它地方的要好。”

佟尘辉说这个的时候心里美滋滋的,脸上洋溢着一种特殊的幸福笑容,这样的笑容在他的脸上难得一见。

“嗯。”其他人点点头。

佟尘辉喘了一口气,重新解释起先前的那个问题,“这里本来就是一个自由交易市场,的确可以讲价。我不讲价的原因有三个:一、他们都是农民,销自家的产品,价格本来就要比市场低。二、这里卖菜的人都是散户,但买的人却是收购蔬菜的中间商。在这里,与中间商比起来我算是一个例外,我也来自农村,知道农民的不容易,他们挣的是辛苦钱。三、我非商贩,并不是为了盈利的采购,这点差价我还能承受,不用算得太近。”

佟尘辉话音刚落,周围立刻安静下来,他们恍然大悟,又若有所思,只是佟尘辉看不到他们此时的表情。

“你们肯定还在好奇,我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只买土豆?”

不等众人回答,佟尘辉已经开始解释,“刚才我说过这里交易的菜数量都很大,价格的确比农贸市场便宜很多,但除了土豆,其它菜几乎都存放不了多久,我们一下子又吃不了这么多,放坏扔掉就可惜了。土豆就不一样了,它的储藏时间较长,今天吃不完还可以明天吃,明天吃不完还可以后天吃,存放一个月也不会坏。”

车子的速度不慢不快,这次佟尘辉驾着车朝相反的方向驶去,行驶半个小时后车子进入一条辅道,再往前三十米,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这是一栋普通民房,墙体已经斑驳,沧桑的外表见证了它久远的历史。这里依然属于城市范围,只是离乡村已经很近,算得上是城市边缘地带。周围绿树环绕,一幅宁静祥和的景象。这里应该就是他要接人的地方。

房子的门洞外站着几个人,当看到有车停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那人个子不高,但身体壮实,满脸的络腮胡子。

佟尘辉放下车窗,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对方也迎面朝车内招了招手。他什么都没带,着装极简,一副轻装上阵的模样。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男子一上车就寒暄道。

“还行。”佟尘辉双眼紧盯着前方淡淡的答道。

“这么久不见,都在忙什么呢?”男子问道。

“出了趟差,刚回来。”

“难怪都没联系我们,我可闲得太久。要不是昨晚你提前跟我打电话,估计这会儿我都钓鱼去了。”

“你刚回来,周末又不能休息了。”

“与你们一起更闹热,更快乐。”

男子只顾着与佟尘辉寒暄,目光也一直在佟尘辉身上,车上的另外几人他一直未来得及认真看上一眼。当他看到几张陌生的脸庞时他着实愣了一下。

他的目光再次游走一圈后才问道,“老邓和姚女士呢?”

“他们今天有事来不了。”

“哦!”男子点点头,坐在副驾驶室的他回过头打量了一下这几个陌生人。

“有新成员加入,是不是应该介绍一下?”

“哦,忘了介绍,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一直聚精会神开车的佟尘辉这才恍然大悟,“右边这位叫陈曦,中间这位叫秦超,旁边那个小朋友叫韩暮雪。我请他们来帮忙的。”

佟尘辉通过右上方的反光镜看了看后面,“至于加不加入,那得看他们自己。”很显然佟尘辉最后一句话是在告诉对方他们还不是新成员。

“我就自己来,不用麻烦你。我姓孙,叫孙绍章。虽然我们行业不同,但是我们有共同的爱好,相同的愿望,我们因此而得以相识,在这里我们都是志愿者。当然组织者是夏志,没有夏志我们不可能相识,没有夏志我们将是一盘散沙,没有夏志我们的活动组织不起来。”男子看着秦超、陈曦以及韩暮雪毫不避讳的说道。

夏志笑着摇了摇头,看他那模样好像是否定了这种说法。不过孙绍章说的没错,别看他们现在的行动雷打不动,他们的信念坚不可摧,可如果哪天夏志突然消失了,那他们这个组织也就彻底解散了。

没有夏志这个组织消散是迟早的事,因为夏志是组织者与策划者,其他几个人只是出一下力,夏志不仅要出力,还要提供经济支撑。

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然这句话在这里应该是它本身最基本、最浅显的那层含义:物质决定意识,没有物质的支撑思想上的东西皆为空谈。

又过了几十分钟,他们终于来到目的地:海州市老年福利院。

车窗外初升的太阳非常耀眼,此刻福利院上空的朝阳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太阳就是中心,光衍射形成的五颜六色的光芒向外绽放,那闪烁的火红就是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

车子进入福利院的时候,里面走来两个人,显然他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朝车走去,待车停稳当后,其中一人熟练的打开了尾厢。

看着对方的举动,刚下车来到尾厢的秦超愣了一下。

陈曦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对着那人笑了笑,这才走上前去帮忙。

他们把食材搬到厨房,路上偶尔碰到的几个老人对着他们和善的一笑。

精神状态看上去不错的老人看到秦超时有些诧异,直到看到孙绍章他们时才开心的打上招呼,“绍章、夏志你们来了,快进屋来坐。”

老人一边说着,目光还一边在他们旁边搜索,好像在找什么人,当看到小女孩时他惊讶的说道,“暮雪你来了。”

“爷爷好。”韩暮雪立刻走上前去扶着老人。

老人笑着点点头,牵着她的小手。

厨房像所有的公共厨房一样宽敞,中间是一个用石头砌成的简易的堆放碗筷与调料的地方,空余的地方还码放着蔬菜。一块巴掌大的肉放在菜板上,菜刀虽然压在肉上,但也挡不住苍蝇的疯狂。几只苍蝇粘在肉上,人往旁一过,它们立刻振翅飞行,人刚走他们又从空中振翅而回,先是停在菜刀上,继而爬向那块已经失去了光泽的肉,那块肉好似它们的家,让它们难以分离。

厨房右边有一排窗户,可能是为了采光、通风、排气方便,灶台沿窗而建。窗户的铁栅栏以及窗户外面的塑料棚上,已经布满了经过长年累月炒菜时形成的油烟堆积而成的油腻腻又粘糊糊的东西。

厨房左边修建有几个正方形的小水池,水池的靠立面是一堵墙,这里没有开窗,小水池是用于清洗蔬菜及清洗碗筷的。

地面上有一些水渍,凌乱的脚印踩来踩去,像是在地面胡乱画了一幅水墨画。

夏志眉头紧蹙,他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欲言又止。他转身走出厨房,准备拿扫帚来清理清理。

夏志刚走出厨房就碰到陈曦拿着扫帚等工具迎面进来,原来他也发现了厨房的情况,正好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扫帚的位置,所以他很顺利的找到这些工具。

夏志见状就直接去车上搬运东西了。

陈曦来到厨房什么都没说,直接清理起垃圾来。垃圾清理完毕,他又找来拖帕,拖干了水渍。

其他人轻轻点头,默默赞赏。

地板打扫干净后,陈曦与夏志开始整理中间的石台,他们先把蔬菜归类,然后把还未来得及清洗的碗筷清洗干净。

现在,午饭时间还早,陈曦和秦超跟着夏志他们来到活动室。里面已经坐着很多老人,老人的性别有男有女,从他们的外貌来看年龄最小的应该都在六十岁以上。

此时韩暮雪正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她与那些老人有说有笑摆谈甚欢,他们相处非常融洽,那样子看上去他们好像认识了很久。

当老人们看到夏志走进来时,老人们几乎同一时刻都开心一笑,就好像看到自己久未归家的孩子一般兴奋,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真挚的亲切感,绝对是经过长时间的相处才能产生的。

此时的佟尘辉仿佛变了一个人,在这里他是夏志。夏志就是夏志,他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没有人能够代替,与任何人无关,更没有一点佟尘辉的影子。

这的确让陈曦和秦超感到意外,他们知道感情是处出来的,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处出过亲情来的,可这样的事实在这里似乎得到了验证,这些老人与夏志此刻所流露出的感情分明是发自内心的亲情。这样的事他们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