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佟尘辉的秘密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076字
  • 2020-11-10 20:28:01

佟尘辉一觉睡到天亮。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几乎是笑着醒来的,就连此刻,那个梦中的画面在他脑海里依旧记忆犹新。

现在时间还早,闹钟并没有响,他随手关掉了闹钟。

几秒钟后他才慢慢的爬起来,洗漱完毕他立刻进入厨房,他要在家做一顿早餐,正好家里还剩一些食材。

其实这个时候韩暮雪已经醒来很久,她一直盯着天花板,几乎见证了天花板从黑色变成了蒙蒙灰色,又从蒙蒙灰色变成了白色。

房间外,佟尘辉的动静早已被她发现,她隐隐猜到了什么,不过她并没有起床,她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看着顶上的天花板。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即将离开这个地方,她想静静的感受一下屋内的一切。这个她既喜欢,又让她有些不适的地方让她心绪复杂。她将永远离开这里,有非常大的概率,再也不会与这里的所有事物见面。

客厅很快传来一阵香味,她知道香味是从厨房传到客厅,再由客厅经过门的缝隙传到卧室来的。

她终于慢慢起了床,毕竟昨天说好的今天要早起。

出了卧室,她立刻注意到客厅的灯亮着,此时佟尘辉正坐在沙发上。

见她走出来,佟尘辉对着她微微一笑,“昨晚睡好没?”

她只是笑着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复。

见状,佟尘辉还是说道,“先去洗漱,洗漱好就来吃早饭。”

等韩暮雪从洗漱室出来的时候,她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摆上了饭菜,桌上的饭菜冒着热气,它们的热量正在一点点消散。再看佟尘辉,他依旧坐在沙发上,她知道他在等自己。

桌上有一小锅的粥,还有一盘炒蛋以及一盘炒土豆丝,菜品简单,但是却散发着一股别致的温馨。碗中冒腾着的热气就是甜蜜,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就是幸福。

她知道家中没有多余的食材,所以才只有两个简单的小菜。但她却不觉得简陋,心中反而涌起了一丝温暖。

粥是绿豆粥,不知道佟尘辉什么时候买的绿豆,还好有绿豆,不然就只有煮白粥了。

你别说这绿豆粥从表面上来看,还是能让人产生食欲的,汤和米的比例可谓恰到好处,汤汁比米还多一点,但是若想只舀汤是不可能的,汤和米从表面上看是两个独立的存在,但它们在粥里却是一个有机整体,一勺下去舀起的米和汤汁可谓刚刚合适,简直是黄金比例;而米呢,经过高温烹煮后突然断火,通过余温逐渐把还差一点火候的米烘熟;最先下锅的绿豆已经膨胀出小口,正是溢出绿豆清香的时候。

几种简单的食材,根据它们各自的特性,加上把握得恰到好处的火候,这样就把它们的味道发挥到了极极致,这是经常做饭的人才能拿捏得准的。

再简单的食材,达到极致就是升华,升华也就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这就是人间烟火,这就是家的味道,平凡却珍贵,可以看出这几个菜是他用心而为。

两人坐在桌边,并没有人说话,他们各自喝着碗里的粥,吃着桌上的菜。

佟尘辉大口的扒拉着粥,韩暮雪也喝了一口,屋内只有吃饭的声音。

韩暮雪夹起一块煎蛋,放入口中,外焦里嫩,一口咬下去,先是表皮的酥脆,然后再溢出里面多汁爽口的香油,油的分量少了一点,不过这样更好,让人意犹未尽,也不会腻……

她默默地享受着美味,不过有一瞬间,她的眼眶中突然闪了一下,很快一滴液体跌落于碗中。暮雪什么都没说,她低下头狠狠的扒了一口饭。

佟尘辉也没有说话,他的心里似乎也有心事,就这样两人无语,一直到早饭结束。

韩暮雪帮着收拾桌上的碗筷,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佟尘辉知道她想帮着洗碗。

“我来,你去收拾一下你的行李。”佟尘辉有意支开韩暮雪,很明显他不想她洗碗,但从昨天晚上开始,直接关心她的话竟然不好意思再从他的口中说出。

“待会就不回来了吗?”韩暮雪有些惊讶的看着佟尘辉。其实她的行李已经装点好,随时都可以出发,她一直以为下午还要回来一趟。

佟尘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好心起了相反的作用,正在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韩暮雪好像意识到她说错了话,她没敢再看佟尘辉,她突然转过身,然后慢慢的朝次卧走去。

佟尘辉轻轻摇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知道他是在责备自己的不小心呢,还是在叹息阻隔在他们中间的那条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鸿沟。不过他的心里除了真的有些遗憾外,竟然还有几分落寂。

没多久佟尘辉走了出来,显然碗已经洗好,他的双手湿漉漉的正滴着水,似乎忘了擦手。

小女孩顺手把桌上的一张纸递给佟尘辉,佟尘辉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擦手。

“谢谢!”他接过暮雪手里的纸巾,但他并没有擦手,只是顺势坐下。

即将分别,他想跟她说说话,只是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屋内,佟尘辉和韩暮雪相对无言,那张纸一直拿在他的手上,直到被水珠浸湿。

佟尘辉看了看表,又过去了十分钟,他重重的放下手,一声叹息似的传来,“走吧!”

他走在前,左手提了一块腊肉以及一小袋土豆,右手拿着暮雪的行李箱。

韩暮雪无精打采的走在他的身后,突然,刚踏出屋门的韩暮雪转身朝屋内跑去。

佟尘辉不明所以,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站在门边静静的等着,直到她消失在那间次卧内,他这才认为是因为她的东西遗落在了房间。

次卧内,韩暮雪静静的看着那个相框,最后把它拿到了手中,这样他们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这一刻她的心又开始涌动,和心一起涌动的还有她的眼睛。

黑白照片保留了很多年前那个美好的瞬间,看着这个画面她有些感伤,同时心中也有一股暖流一样的东西在涌动,总之她现在的心情极其复杂。

现在她要给这张黑白照片照一张相,不过照相的工具却不是相机,而是她的记忆,她要把这张黑白照片永远的保留进她的脑海中。

摩托车出了市中心,一直朝城市边缘驶去,佟尘辉驾驶的摩托的速度并不快,还可以用极慢来形容,后面来的车辆,不管是四个轮子的车,还是两个轮子的摩托,几乎都是呼啸一声就从他们身边经过,最后消失在开阔的道路前方。

可能是因为今天车上装载的东西太多,除了货架外其它空余的地方都被行李箱等东西占领,前面坐着的两人此时都已经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拥挤。

韩暮雪发现这条路有些熟悉,可明显又不是那天第一次去的那个地方,就在她感到奇怪的时候,旁边一些熟悉的景物,让她突然想起这条路的目的地就是那天晚上去的第二个地方。

正在思索间,那个有几分面熟的建筑物已经映入眼帘。

不一会他们就来到那扇铁门前,这时她才看清小门旁边的几个大字:海州市儿童福利院。

这里果然就是这段时间自己一直都在寻找的地方。

那天晚上亮光有限,摩托车灯有限的灯光并没有覆盖到旁边的牌匾上,所以那时候她才没有发现这几个大字。

原来这个地方自己已经来过,那个徐叔叔好像还是这里的负责人。

可她还是想不明白佟尘辉现在带她来做什么,难道现在就带她来办手续,可昨天晚上他们还说好的上午去老年福利院,下午再送她过去,何况现在时间还早,莫说上班,这个点很多单位、店铺连门都没有开。

佟尘辉微笑着对门卫打了一个招呼,门卫热情的从门卫室内走出来,也给他打着招呼。

不过跟韩暮雪想的一样,那人称呼他为夏志,这里好像没有人知道他叫佟尘辉。

佟尘辉没有去有房屋的地方,反而朝一个僻静的角落驶去,最后在一辆破旧的四轮车旁停下来。

“下车。”佟尘辉只轻轻说了一句。

韩暮雪不知道他要干嘛,但听到他的声音还是下了车。

只见佟尘辉打开那辆比较破旧的四轮车的门,然后把车上的行李等物品转移到车上。

“凑合一下。”

韩暮雪这才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是换车,原来这辆车是他的,他只是暂时停放在这里。

上了车韩暮雪才发现,这辆车虽然外表破旧,车内的装饰也较为陈旧,但里面却异常的干净与整洁,这样的情况的确与车子的外表不相符合。车内的情况的确给了她一个惊喜,她不由自主的看了佟尘辉一眼。

车子启动的一刹那,韩暮雪看见旁边有一个人影跑来,那个人影的个头不高,看来应该跟她一样是一个孩子,不过却是一个男孩。

从他的口型来看他分明在呼喊,那声音好像呼唤的是:夏志叔叔。

不过佟尘辉正认真的盯着前方,那个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发动机的轰鸣中。

韩暮雪想叫佟尘辉,但她更想验证一下自己所听是否为虚,她的头伸出窗外向车后看去,一双眼睛正好向她迎来,两道目光瞬间撞在一起。

那个跟她一般大的男孩突然停下脚步,他口中的呼喊也停了下来,他正仔细的打量着窗外的脑袋。从他的表情来看显然有些吃惊,不过他一直盯着韩暮雪,最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直到各自的身影消失于彼此的视线中。

大铁门已经打开,走到门边时车子的速度渐渐放慢下来,佟尘辉按响喇叭,然后对着门卫室的那人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那人也对他点头示意。

出了大门,来到公路上时佟尘辉突然开了口,“待会我会去接几个朋友,他们会与我们一同前去。”

韩暮雪并未说话,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车行驶了大概三十分钟,在一个拐角的地方过去十五米后,车子慢慢停靠在了路边。

暮雪这时想起了佟尘辉不久前的话:他要接几个人。

果然很快车门就被打开,走上来两个男子,正是昨天的那两个叔叔。

韩暮雪对着那两个叔叔微微一笑,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他俩也对着韩暮雪笑了笑,回应了她。

这时佟尘辉突然说话了,“昨天晚上我已经在电话里跟你们说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老年福利院。”佟尘辉转过头来看了看陈曦,又看了看秦超,然后非常认真的说道,“你们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陈曦和秦超相视一眼,他们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地方,你们千万不能叫我佟尘辉,在这里我叫夏志,你们只能称呼我为夏志。切记,别人怎么称呼我,你们就怎么称呼我,不要惊讶,不要奇怪。千万不能叫错,我想告诉你们,在那个地方你们叫我佟尘辉,我是绝对不会理会你们的,如果到时候你们说错了话,千万不要怪我冷漠。有什么事,有什么疑问,以后有机会再向你们解释。”

他们有些诧异,有些不解,陈曦的眉头分明还皱了一下,但他俩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同时轻轻点点头。

“后面还要去接一个人,他跟我一样也是一位普通的志愿者,我们经常一起做这样的事,他跟我在这方面上,算得上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在他面前我依旧叫夏志,并且只能叫夏志。”

韩暮雪一直在寻找苏荷阿姨的身影,当刚听到“后面还要去接一个人”从佟尘辉嘴里说出来时,她以为那个人是苏阿姨,直到佟尘辉把后面的话说完,她才知道那个人并不是苏阿姨。原来他并没有邀请苏阿姨,苏阿姨应该不知道他们的行程。

她知道苏阿姨对佟叔叔有好感,还不是一般的好感,可佟叔叔好像有些怕她,有意回避一般。她察觉到佟叔叔对苏阿姨有一种亏欠,具体是什么亏欠她也说不上,反正佟叔叔给她一种这样的感觉。

佟尘辉突然收回目光,看着车头的正前方,“现在我们要先去一趟菜市场。”

所有人都有些意外,连韩暮雪也不例外,苏阿姨的身影刚从她的脑海中消散,另外三个字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志愿者。

车子很快就驶到菜市场,佟尘辉轻车熟路的把车驾驶到一个角落,最后把车停在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

他招呼众人下了车,然后就朝前方走去,刚迈出两步他突然转身对陈曦和秦超说道,“前面人多,你俩照顾好孩子,牵着她。”

凌晨的风清爽干净,空气中完全没了白天烈日当空下咄咄逼人的那种炎热的气势。

他们几人还没走到菜市场,就已经听到不绝于耳的喧嚣。

海州菜市场早已挤满人,买卖双方讨价还价的声音此消彼长,这景象是黄金时段的菜市场特有的一道风景。

佟尘辉的身影很快没入拥挤的人潮,后面的三人立刻快速的跟了上去。等他们找到佟尘辉的时候,佟尘辉正站在一个菜摊前跟人讨价还价,他的动作与话语非常娴熟,俨然一副行家的模样,这个样子的佟尘辉看上去非常普通,但是却非常接地气。

所有人都感到诧异,陈曦和韩暮雪还好,毕竟他们认识佟尘辉的时间并不长,最吃惊的还要算秦超了,毕竟他们相处了几年,眼前这个人哪里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佟尘辉。他擦了擦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些,不过不管怎么擦,他眼前的景象还是一个样。他有些发懵,他不敢相信他们局里大名鼎鼎的佟队长居然会到菜市场来与人讨价还价,那样子看上去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显然这样的事绝对不是第一次。

“好久不见,前面那段时间是别人在采购吗?”菜老板粗犷的声音传来,显然这话是对站在他面前的佟尘辉说的。老板好像并不知道佟尘辉的名字,他应该也不关心,菜老板真正在意的是这段时间他为什么没来照顾自己的生意。

价钱早就谈好,老板把他选好的各种蔬菜一一过称,然后加上每一样蔬菜的价钱,核实无误后佟尘辉付了钱。

佟尘辉和老板一起熟练的把各种小袋的菜装到大袋子里,蔬菜统一放在上面,不易损坏的放在下方。蔬菜的品种有好几种,每一种的数量不是太多,但加在一起分量还真不少,所有的菜加在一起足有两大袋,这可不是普通几户人家能够吃得完的量,讲价也无可厚非。

陈曦提醒秦超照顾孩子,自己走上前去拿起一袋菜,当然他选择的是比较重的那一袋。

“会不会太多了?”陈曦掂了掂手中的袋子,担忧的问道。这哪是普通人家买菜,倒是有几分像办酒席。

“不碍事,剩下的明天还可以吃,明天吃不完还有后天呢,反正他们也要买菜,我来一次就给他们多带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