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人海相识,终有一别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7848字
  • 2020-10-19 20:55:25

终于到家了,佟尘辉打开门的一刹那,一种熟悉的感觉向他迎面扑来,虽然是扑,但是却是那种如月光般静谧与温柔的感受。

“熟悉的感觉。”韩暮雪小声嘀咕了一声,然后“真好”两个字在她心中悄然响起。

即便如此,刚进门的她还是朝旁边的沙发上一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前一刻还活泼初现的孩子,下一刻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还一言不发。

佟尘辉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看出了暮雪有心事。难道她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佟尘辉顿时感觉不妙,虽然自己离开了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他可是托专人照顾她,关于那件事佟尘辉是打好招呼的,有关那件事的信息只字不提,连相关的新闻都是不能看的。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出现了,佟尘辉有些自责,没能把她照顾好。

佟尘辉用歉意的眼神看着她,他想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安慰安慰她,但最后他还是没有这样做,连一句话都没说,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最好。佟尘辉顺势往沙发上一坐,准备观察暮雪的动静。

“我睡觉了。”

佟尘辉看了看表,“时间还早,洗个澡吧,把疲倦全部都冲掉,我先把水烧起。”其实他想说把烦恼全部都冲掉的,但他担心这样说会引起暮雪的不适,所以换了一个词。

“实在太困了。”韩暮雪解释道,很明显她在坚持,她好像有意回避佟尘辉一般。

“好多天没见面了,难道你不想聊聊天吗?”佟尘辉稍微停顿,提醒似的说道,“比如:这几天发生的趣事。”

韩暮雪没有说话,她的眼睛半睁半闭,眼皮好像在打架。

佟尘辉见状,心想的确是困了,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听到困字我居然也困了,看来瞌睡也会传染。好吧,早点休息,我也休息了。”

韩暮雪打开房门的时候佟尘辉叫住了她,“洗澡可以免了,但是一定要洗漱,洗漱后才能睡觉。”

暮雪知道佟尘辉口中所说的洗漱是:洗脸、刷牙、还有洗脚,当然夏天脚冲一下也可以。

佟尘辉的话语中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俨然像一个严厉的父亲命令自己的孩子一般。

“好的。”韩暮雪点点头。

等韩暮雪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时,佟尘辉才开始去洗漱洗澡。

佟尘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韩暮雪坐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从房间走了出来。

佟尘辉的心轻轻一跳,他知道暮雪有事找他,一股不好的预感传来。

佟尘辉什么都没有说,他像有意回避一般,出来直接就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能和您聊聊天吗?”他刚要关上卧室门,暮雪的声音却突然传来。

佟尘辉眉头一皱,他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从房间缓缓走出,然后对着暮雪微微一笑,“当然可以。”

佟尘辉坐到沙发上,谁都没有先开口,客厅静悄悄的,仿佛能听到相互间的心跳声。

他发现暮雪的脸色非常难看,就好像前不久刚刚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让她的心纠结不已;她的眼睛红红的,眼眶内分明还是湿润的,显然刚刚哭过。

佟尘辉这次回来,小女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见面的时候还好,接触几个小时后他发现暮雪的话变少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笑容几乎从她的脸上消失。佟尘辉也不敢多问,他尽量回避着一些东西,生怕触及到她内心深处的痛,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帮她修复。

两人一直无语,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屋内的平静。

“附近有孤儿院吗?”暮雪终于开了口。

佟尘辉正暗自高兴,可仅仅几秒钟当他听清楚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有些难受,他感觉空气中似乎夹杂着什么东西,一下子让他呼吸沉重,甚至有些困难,他感觉胸口闷得慌,他却忘了前段时间受的伤还未痊愈,不过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他宁愿她一整晚都不说话,也不愿听到她说这几个字。

韩暮雪说得如此直接,佟尘辉没有一点防备,显然她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是她却不知道那天从老年福利院出来,佟尘辉带她去的下一个地点就是儿童福利院,也就是此时她口中所说的孤儿院。

“孤儿院,海州好像没有吧。怎么突然问这个?”佟尘辉镇定下来,不过如以往向另外两个男孩回答这个问题时一样,他依然撒了一个谎。

韩暮雪沉默了一会,“海州有一家孤儿院,那里条件还不错,我今天打听到的。”说话的时候她始终没有看佟尘辉,她的双眼一直盯着地面,目光始终在她那双鞋上。

佟尘辉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过还是说道,“关心这个干嘛,这事与你无关。”

“在我父亲失踪前它可能跟我没有关系,但从我父亲失踪的那一刻起它就跟我有关系了。”过了一会她用有些稚气又充满希望的口吻说道,“它是水,我是鱼,从今往后我们同呼吸,共命运。”

佟尘辉一直小心翼翼,在她面前尽量不提及她的父亲,可她却避开她的父亲主动说出更为关键的事来。

“怎么了,你是不是听了什么流言蜚语?”佟尘辉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不该听的都没听到,但是该看的却看到了。”房间里又安静下来,这片死寂好像在酝酿着什么。

佟尘辉低着头沉默了,到了这个地步他应该什么都猜到了。

韩暮雪表情平静,可身体却好像有一丝颤抖,她的头低得更厉害了,也许是不敢看佟尘辉。

不过她还是先开口,“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让您费心了。其实我已经知道,我爸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小女孩把这一路一直捏在手中,已经完全褶皱变形的报纸舒展开来,然后慢慢递到佟尘辉手中。

佟尘辉接过那张被她揉得皱皱巴巴的报纸,那一瞬间他的手居然像多年前一样颤抖起来。

他打开报纸,一眼就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排版在最显眼处的新闻。

一股无名火突然从他心底燃烧起来,他暗暗握了握拳头,“是谁给的报道材料,那天根本没有记者前去。这不是隐秘资料吗?为的是不打草惊蛇,怎么能随便发。”佟尘辉在心里呐喊,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越来越认为这次靖州之行是被人算计的。

他无意间看了孩子一眼,孩子表情平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佟尘辉有些诧异,这个孩子好像经历过一些本不应该由她这个年纪所承受的变故、打击……他不敢再想下去。

很快佟尘辉也平静下来,他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这不是你父亲。”

韩暮雪没有反驳,她的脸上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只是佟尘辉没有发现,因为她脸上的不适感很快就一闪而逝。

“一开始我也误认为是这样,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佟尘辉突然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韩暮雪,“还记得上次带你去采集血样吗?”他的声音突然变小,“已经跟死者对比过,得到的结果是排除了你们的血缘关系,他不是你的父亲。”

韩暮雪依旧没有说话,不过她的身体却轻微的震颤了一下,紧接着眉头也跟着皱了皱,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

“很抱歉,作为一个警察我还没能破案。”其实佟尘辉还想说的是:还没能找到你爸爸,不过这句话终究没有出口。

他慢慢抬起头,“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你爸爸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韩暮雪依然没有说话,她沉默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照顾你吗?”他突然说道,并且再次看向暮雪,“因为你跟我有几分相似。一开始我误认为那人是你父亲,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是那样那么一个失去了父亲,一个失去了妻子、儿子……所以当我了解你的处境后我决定抚养你。”

佟尘辉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不过还好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你的父亲还在。”他替暮雪感到开心,“你先在我这儿住,等你父亲回来后你再跟他回家。”

“福利院可能更适合我。”韩暮雪几乎冷冰冰的说道,这个时候她已经把孤儿院改成了福利院。

这句话像冰刀一样刺痛着佟尘辉,两人都沉默着。

“为什么这么说?”良久,佟尘辉还是忍不住问道,不过他的语气依旧温柔。

韩暮雪从她的那双鞋上移开了视线,不过她并没有看佟尘辉,“我爸爸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也许回不来了。”她的声音突然又变小了些,“我爸去向不明,也许生死也不明。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我找不到一个可以依赖的亲人,我还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没办法,我只能去那个地方。如果,如果哪天我爸爸真的回来了,他可以去那个地方接我;如果他一直没有回来,那么我在那个地方将是最恰当的,往后余生至少有一个可靠的生存保障。”

佟尘辉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肯定她的父亲已经死了。鉴定结果显示他们不是父女关系,死者与她无关,目前根本就没有证据能证明他的父亲已经死亡,她的父亲身在他方。不过当前这个孩子的确没人照顾,她的父亲好像人间蒸发了,他的去向成了谜。

当然那个案子虽然与这个孩子无关,但佟尘辉依然会一查到底,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在他心中罪恶终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你可以留在我这儿,一直等到你的父亲回来接你。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可以把这里当成你的家,由我来代替你的父亲照顾你,直到你长大并且参加工作。当然从内心来讲我是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发生的,只是万一有那种可能的话,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当然这必须要征求你的同意。”

佟尘辉怕引起她的误会,又解释道,“目前来看,你在我这里最合适,因为我是民警,消息相对而言更灵通,一有你父亲的消息,就可以立马找到他,然后通知他来接你。”

“可以去苏阿姨那里,那里暂住一段时间吗?时间也许是一年。”

韩暮雪小声的试探道。不过,话刚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她意识到自己不应该问这个愚蠢的问题,她很想把话收回来,可话已出口,现在已经于事无补。还好苏阿姨并不在,不然就更加尴尬了。

佟尘辉没有回答,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变化,不过他的心却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除非娶她,两人在一起后共同照顾这个孩子,不然怎么好打扰人家,而且,而且这样做说不定会耽误别人,毕竟她还没有结婚。

他在心里想,怎么可能娶她呢,自己比苏荷大二十多岁,别人还是一个姑娘,况且自己还结过婚,他们之间隔着一条无形却又巨大的鸿沟,怎么可能呢。

佟尘辉知道苏荷年龄不大,但是也不知道苏荷到底芳龄几何,不是打听不到,而是不敢了解,还是想都不敢想的那种。也许,这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自知之明吧!

苏荷经常主动帮他,他知道苏荷对自己有好感,但是自己却一直把她当做妹妹来看待,并且更多的时候还有意回避着她。

佟尘辉低下头,沉默了。

良久,他终于缓缓抬起头,当他看到韩暮雪的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时,佟尘辉立刻侧过身看向窗外,不过他的表情却出奇的平静,“我这儿也一样,为什么一定要去苏阿姨那?”

韩暮雪后悔说刚才的话,不过她还是平静的回答道,“因为您们的性别不一样,男女终有别。”

“哦!”佟尘辉似乎恍然大悟,不过转念一想,她不过就是一个孩子,不过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孩子终究会长大。

“谢谢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想与您生活在一起,因为您太忙了,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那还有时间来照顾我。也许还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我不需要别人可怜,我讨厌我爸爸,认识他好像就是我的宿命。我活该无依无靠,这也让我了无牵挂,我活该孤苦伶仃,我活该去孤儿院,我也应该去孤儿院,除了这样我已经无路可走。”

佟尘辉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他也不知道她从小遭遇了什么,更不知道她跟她爸爸有什么心结没解开。

“我虽然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你应该享受像一个正常孩子那样的快乐童年,这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它将影响你的一生。还有坚强并没有错,但泪水并不是没用的,它是人类的一种正常发泄,不管是悲伤的,还是恐惧的……那是一种正常的出自人类本能的自我慰藉。”

佟尘辉看着暮雪,“忘记曾经的不开心,你的过去我不会追问,留下来,我抚养你长大,送你上大学,看着你踏入社会,直到你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那之后我们不再联系也可以,但是现在的你需要人照顾。你父亲没来得及给你的我来弥补,也算替你爸爸完成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我们在一起不方便,我觉得我还是去儿童福利院更为恰当,我不应该待在您这里,我不想跟您一起生活。我们,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韩暮雪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艰难,她很想告诉他,自己跟他一起生活会给他带来不幸。而此时佟尘辉却认为这个孩子不喜欢他这里,她的去意已定。

虽然她没有说,但佟尘辉却隐隐察觉到她的心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佟尘辉没有生气,但此时他的表情有些难看,他闭上双眼不再说话。

小女孩也沉默了。

虽然遗憾,但他最后还是放弃了,很多事就是这样,越努力,越无能为力。

屋内立刻又安静下来,这样的沉静大概保持了五分钟,五分钟后佟尘辉忽而一笑,只是这个笑有些特别,这里面包含的情绪实在太复杂,让人一时看不明白,“我尊重你的选择,只要自己喜欢就好,我会常去看望你,如果哪天你改变了注意,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我家的大门随时向你打开。你愿意来就是我的孩子,我就是你的父亲。”

佟尘辉始终没有回头,韩暮雪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你的父亲我会帮你寻找,至于那个案子我也会继续查下去。”

为了活着的受害者,以及那些含冤而死的人。这句话佟尘辉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在心中强烈的提醒自己。

“暂时还是不要来看我了,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希望你娶妻生子,希望以后你能带着小弟弟小妹妹来看我。”她的眉头一皱,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但是眼神中分明还滑过一丝恐惧,“至于那个,那个案子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线索,查下去也注定不会有任何收获,这样纠结下去只是浪费时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还不如把精力放在其它案件上。”她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也许,死的人都已经放弃了。其他,其他人纠结一个无关紧要的结果又有什么用呢?”

佟尘辉心中一惊,这个孩子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难道她知道什么秘密。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线索?你怎么……”佟尘辉本来想说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但最终他把这句话咽下了喉咙,此时他心中的问题太多,他认真的看着韩暮雪,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经意间韩暮雪捕捉到了佟尘辉看她的目光,那是渴求答案的眼神,这一刻她居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感觉他的眼睛是那么的耀眼,因为那里面蹦出了一道闪亮的光。

“报纸上说的无迹可寻,目前这个案件还没有一点头绪。”她突然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它的,其它的是我的胡乱猜测。”

佟尘辉又看了一眼韩暮雪,她分明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这段时间又一直在他们身边,怎么可能知道那些事呢。

佟尘辉放下了心中所有的疑问,但他还是重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暮雪,他发现她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他还发现她突然开始变得有些冷漠,他越来越看不懂她,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时他才发现他们之间隔了一条不小的鸿沟,这条鸿沟似乎还不可逾越。

“该查的案子我一定会一查到底,我会给死者一个交代,会给活着的人一个安慰,也会给真相一个交代。不管对手是谁,只要犯法,都避免不了法律的制裁,都逃避不掉正义的惩罚。”

佟尘辉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分,他的话语中散发着一种强劲有力的气势,那是男子汉特有的一种气魄。

韩暮雪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佟尘辉一眼,她一直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特有的气质,时隐时现,在这个时候尤为明显。她还觉得此时佟尘辉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特有的光芒,那道光能给普通人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暖,却仿佛又能在一瞬间将所有的罪恶都融化。

“罪恶是挑战道德底线的欢愉,不可饶恕,我一定将它绳之以法。作为一个警察,这是我的义务,更是我的责任,哪怕需要用性命交换,我也在所不辞。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让我动摇。”佟尘辉低着头,此时他的右手已经握成拳头抵在竹制的沙发上,只是韩暮雪看不到。

韩暮雪有些佩服他,不过她却在心里对自己小声说道:何必执一时之着。

就在这个时候,佟尘辉发现韩暮雪的身体正在不住的颤抖。再看她面庞,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还有一些苍白,她的眼眶居然湿润了,泪水已经挤到眼角。挂在眼角,摇摇欲坠的泪珠像珍珠一样晶莹剔透。

佟尘辉清楚的感觉到了她的难受,但是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先前她明明还有一些冷漠的,难道全部都是假象。他的心再次一紧。

“其实坏人并不可怕,坏人也是人,跟普通人一样他们也只是血肉之躯,只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伤害同类。”见状佟尘辉立马安慰道。

过了一会,见她情绪有了好转佟尘辉才继续说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带你去的另一个地方吗?”

韩暮雪微微皱眉,她在努力回想。

“那天晚上我们去送八月瓜的第二个地点就是:海州市儿童福利院。”

韩暮雪脸上露出了惊异之色,不过惊讶很快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

“我尊重你的选择。”佟尘辉轻声说道。

此时他心里有些难受,倒不是因为她不喜欢自己这里。

其实在韩暮雪之前,还有两个孩子来过他家,他们也是孤儿,还都是男孩。

他们也都是偶然相遇的,他想给他们一个家,于是就把他们接到了家里,可他们都不喜欢这里,最后都离开了他。一个待了一个周,另一个稍微长一点,待了两个星期。

人海相识,终有一别,最后他亲手把他们送去了儿童福利院。

佟尘辉发现他们都喜欢自己,也喜欢夏志,可就是不喜欢这个家,为此他感到苦恼,但至今他都没有找到原因。好像他不适合与别人一起,只适合自己一个人住,当然要除去结婚的伴侣以及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你准备哪天走?”

“明天。”韩暮雪觉得自己今天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不知道从今往后自己该怎样面对佟尘辉,她心想肯定是越早越好。

“你能答应我两个请求吗?”他说的很客气。

韩暮雪没有任何思考,直接点了点头。

不过佟尘辉却没有立刻说话,他好像有些犹豫。

“第一个请求:以后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碰面,你都不能叫我佟叔叔,我叫夏志,不叫佟尘辉。从今往后忘记佟尘辉这个人。就好像他从未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他知道只要她去儿童福利院,他们就迟早会见面,他不想她叫错名字,所以要提前做好防备,“记住,我的名字叫夏志,千万不能叫错。”他再一次提醒,就好像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似的。

韩暮雪虽然诧异万分,但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佟尘辉看出了她的不解,他想了想说道,“有时候,有些事不知道比较好;有时候,有些事不说出来更恰当。也许,以后你会明白的。但是,我宁愿你永远都不知道。”

韩暮雪表面上没有任何波澜,不过心里却有些激荡。

“第二个请求。”佟尘辉看了看暮雪,“这可以说是一个请求,也可以说是一个邀请。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去看望的那些老爷爷、老奶奶吗?”

韩暮雪没有说话,不过她想起了那一张张慈祥的面孔。

“在这之前,想不想再去看他们一次?”

韩暮雪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她没有立刻回答,去她肯定想去,想起他们她又想起了山中的那位老爷爷。她非常清楚,不去,他们这辈子基本上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去,这也许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告别,毕竟他们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他们是属于数着天数过日子的那类人。

佟尘辉没有催促答案,他知道她在思考,从内心来讲他还是希望她一同前去,但最终还得征求她自己的意见,他在等她考虑好后再给自己回复。

“耽误不了多久,明天正好星期天,上午去,午饭过后陪他们聊聊天,下午我就可以带你去办手续。”佟尘辉发现了她的担忧,立马解释道。

“好的。”暮雪点点头。

就在刚才她发现佟尘辉非常在意这个事,他的眼里分明还有一丝祈求的眼神,这让她怎么好拒绝。就冲这一点,她也一定会陪他去一趟。

佟尘辉抬起手腕一看,现在时间还早,他立刻打了几个电话,另外还发了几条短信。

做完这些他对暮雪说道,“今天早点休息,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转身朝卧室走去,开门的一瞬间他突然停下来,“我休息了。”他的声音分明有一些沙哑。

明天要去老年福利院,他想,休息好,她明天才有充沛的精力,他希望她明天能度过一个快乐的、有意义的、与众不同又终生难忘的一天。

听到关门声,韩暮雪的眼神才朝佟尘辉的卧室移去。她并没有立刻回房间,她一直紧紧的盯着那扇门。

此刻她的心中掠过万千遐思。

韩暮雪发现跟佟尘辉一起有安全感,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知道佟尘辉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富有同情心、勇敢坚毅、对工作认真负责……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人。她觉得这个人可靠,能带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她真想多停留一段时间,但是她更加明白自己必须得离开了。

好久没在家这么早休息,一开始佟尘辉还担心能否睡着,可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他便进入了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