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偶遇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931字
  • 2020-10-20 17:55:46

“‘海州印象’名字挺不错的,门前装潢也古色古香,古朴而典雅,还没入店就已经感受到一种深深的韵味,伴随着迎面飘来的香味,我仿佛已经尝到了美食的味道。”听秦超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不过,我怎么看这里都不像一家火锅店。”

“欢迎来到‘海州印象’,您即将体验到优质与热情的服务,您的舌尖即将品尝人间美味,欢迎进入海州本土最纯正的美食店,在这里你能体验到家也不能给的美味。”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将众人迎入大厅。

刚入大门另一个女子迎了过来,她也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不过服装变化却很大,等所有人都进入大厅后她才向走在最前方的佟尘辉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您们五位吗?”服务员甜蜜的笑了笑,很有礼貌的等待对方回答。

佟尘辉没说话,好像心中有事,正在思考着什么。

旁边的秦超有些受宠若惊,这样的服务他第一次见识,大厅的装修金碧辉煌,我的乖乖,这样的店面在海州恐怕是第一家,而且绝对是唯一的一家火锅店,秦超在心里感叹。

“对,五位。”苏荷干练的回答道。

“给您们安排在二楼的‘海上明月’怎么样?”服务员征求道。

“行。”

“大厅就好了。”

“对,我们喜欢热闹。”小女孩帮衬道。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全是雅间,没有您要的那种大堂。”服务员的音色虽然没变,但是他的表情却少了进门时的恭敬,多了几分傲慢。

她轻藐的打量了一眼佟尘辉,“我们收取客人相应的费用,就有保障客人隐私的权利,给客人一个独立安静的环境,营造一个浪漫、温馨、舒服的空间。”服务员的声音一句比一句高,此时的她正俯视着佟尘辉,好像在教育犯错的孩子。

佟尘辉听着从对方樱桃小口里吐出来的话语只觉一阵眩晕,他终于有些受不了了,“还是换一家吧。”六个字从他口中缓缓而出。

其实让他想换一家的原因不仅仅是服务员的傲慢,他不知道苏荷会带他们来这样的地方,说实话他根本不喜欢这样的店铺,太奢侈、太浪费,他觉得这样的地方不适合自己来。

在他心目中苏荷也并非铺张浪费之人,他只认为这个店离她家近,方便,可他却不知道这是苏荷有意让他来感受一下。

其实这个地方苏荷也只来过一次,曾经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来到这里,她当时也很惊讶海州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她也不喜欢这样的地方,所以后来一直没再来过,这次来目的只是想让佟尘辉感受一下,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但是她觉得这样的地方一辈子来体验一次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跟自认为非常重要的人。

跟他一起吃饭的机会很少,对她来说这次机会甚至可以用来之不易来形容,她想把最好的东西跟他一起分享。

“‘海上明月’为什么还不带路呢,你是想我去请你们经理带路吧。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们干嘛,还指手画脚的,我还告诉你了,姐今天能来这儿消费,就买得起单,不要小瞧人。”

苏荷露出了一种少有的霸气,熟悉她的佟尘辉和秦超都感到一阵诧异。

苏荷为人随和,属于那种比较温柔的女生,相处这么久佟尘辉和秦超从来没有见她对任何人发过脾气,看来这个服务员的傲慢与盛气凌人把她惹怒了,却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佟尘辉打抱不平,她自己可能不在乎,但当说她比较尊敬的佟尘辉时,那就触碰到她的逆鳞了。

“二楼‘海上明月’五位客人。”服务员熟练的对着对讲机温柔的说道。

很快二楼下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的衣服与前两位明显不一样,花色虽然更暗,但是却更耐看些,“先生、女士,您们好,0205号为您全程服务,‘海上明月’在二楼请跟我来。”

女子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朝楼梯口走去。她走到楼梯口时马上就停了下来,她微微弯腰,朝楼梯的方向伸了伸右手,这分明是一个客气的迎客姿势。

等所有人都上了这个像用上好木材做成的楼梯时,她才缓缓向上走去。

上了二楼后服务员依然热情的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待所有人聚齐她才带着众人向目的地走去,看着服务员的背影佟尘辉有一种非常不适的感觉,面对这样的服务他的脑袋有些懵,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海州会有这样的服务。

“乖乖,这服务没谁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服务,没有之一。你们呢,此时有什么感受?”

还是秦超最先开口,不过他说话的声音很小,连走在前面一点的服务员都不知道他在说话。秦超可不想别人说他是乡巴佬,其实他自己倒是不在乎,可说跟他一起的朋友,那他绝对是不乐意的。

出入这样的高端场所,说这样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嘲笑,毕竟在他们那个年代这应该算是很高端的场所了。他不知道其它地方有没有,但自己却是第一次听到,更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他的确惊讶与震撼。

今天人倒是不少,不知道平时这里的生意如何,店主的想法倒是新颖,不过这里的消费一定不俗,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这些服务都会转换成等价的金钱落在消费者身上。

突然,对面走来两人,虽然他们没有牵着手、勾着肩、搭着背,但是他们的距离很近,是那种亲密的近,他俩应该喝高了,只是说话的声音却非常小,醉了都保持着低调,只是这种刻意的低调在此刻却变成了有意的伪装,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几乎头挨着头的两人很快与他们擦肩而过,喝高了的两人认真的交谈着,完全没有注意迎面走来的六个人。

这种情况引起了佟尘辉的注意,擦肩而过的时候虽然他刻意留意了对方,但正好这个时候他被那个服务员挡住了。

服务员见那两个客人经过,立马停下来很有礼貌的对着他们弯了弯腰,脸上分明还挂着笑。

那两个人好像见怪不怪了,并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走了过去。

佟尘辉回过头,此时左边那个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右边那人偏着头连忙查看情况。这一看不打紧,佟尘辉差点脱口而出,这不是王超王局长吗,他怎么在这儿?

再看他旁边那人,从身材与背影来看自己应该不认识。他穿着得体,喝醉了也不失一般人缺少的气质与风度,一看就是有脸面的人物。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但却看得见他们谈笑风生,显然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及身边的同事。

包房非常豪华,不,在佟尘辉眼中这不是豪华,是奢侈与浪费,面对这样铺张的布置,佟尘辉感到眼花缭乱,头也晕乎乎的,他真想马上离开这里,可自己又答应了他们要请客的,况且他也不想违了苏荷的意,毕竟自己说过女士优先的。

不过转念一想趁此机会感谢一下苏荷也好,毕竟苏荷帮助自己太多,一般情况下她又不接受自己的感谢,正好自己的两个兄弟也在,何况让这个女孩见识一下世面也挺不错的。

服务员熟练的取来菜簿,恭敬的递到苏荷面前,苏荷也没客气,她轻车熟路的点完菜就直接把菜单交回了服务员手中,其他人甚至都没机会看一下菜品。

其实他们不想看菜品,他们最想知道的还是菜簿上菜品的价格,毕竟这么豪华的装饰,这么周到体贴的服务,这个成本应该不会低,毕竟这些昂贵的成本最终还是得由消费者买单。

“请稍等,您们的菜品很快就会上来,我就在门外,有事您们可以按铃。”接过单子女子恭敬的弯了一下腰,她走到门边轻轻打开门,刚出门她便回过身,然后才轻轻的关上门,期间未发出一点声响。

看着服务员出了门,秦超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在这儿我挺不自在的。”

其他人也舒了一口气,可没人开口说话。

秦超看了看苏荷小声的问道,“姐,这儿的味道我不清楚,但是消费一定不低吧?”

“其实我只来过一次,这儿的服务员很高傲,只要看到你穿着和说话普通了一点,她们都会瞧不起,甚至还会有贬低人的态度。”苏荷的神情及话语恢复了正常。

“所以,所以刚才您对那个服务员的态度才会……”

“嗯!”苏荷点点头,“的确是这样,我第一次来这里时就受过她们的非礼遇。”

苏荷遇到怎样的非礼遇,她并没有讲,“不过,这儿的味道的确不错。这个店很大,他们主营中餐,也兼营火锅,当然还有汤锅,品种可谓全面,不过都是相互分开的,招牌倒是用的同一个。今天我们来这是吃饭的,不谈那些不高兴的事,你们只管吃好就是了,今天我请客。”

大家一脸诧异的看着苏荷,刚才不是还说由佟尘辉请客吗。

特别是陈曦,自从进入这个豪华餐厅后,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存心要宰自己大哥一顿呢。

“说好的我请客,怎么能让你买单,这样岂不言而无信了。”佟尘辉认真的说道。

“这个地方是我提出来的,你们事先都不知道,要请客只有下次喽,不过……”苏荷神秘一笑,“不过我估计下次大家可能就对这个地方没有新鲜感了。”

她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些,话语简洁明了却底气十足,有些不可商量的样子,她好像在暗示佟尘辉就不要再跟她争了。

说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她好像在告诉大家以后都不来这样的地方了,其实她最想要表达的是:下次佟尘辉请客的时候,就不用再来这样的地方了。

佟尘辉还想说什么,但当他抬起头看到苏荷的表情时,他又把话堵在了口中,最后把它咽下了喉咙。

暮雪看了佟尘辉一眼,又移开视线看了苏阿姨一眼,最后收回目光坐直了身体。

陈曦和秦超端坐身体正视着前方,表情依旧严肃。

“咚咚咚。”房门被敲了三声,第三声刚刚响过,门就被轻轻推开。

是刚才那个年轻女子,她用她们特有的微笑看着房中的客人,“您们的菜品已经完备,请问可否上菜?”

“当然可以,我们可都一直饿着等待呢。”

“好的,请稍等。”女子说完走到门边,“05,‘海上明月’上餐。”女子对着对讲机不紧不慢的说道。

对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收到。”

女子听到这个声音才朝门外走去,这次她没有关门。

“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这儿来往的客人不少,他们的上菜速度如此快,想来店家的配套设施应该非常完备……”

很快刚才那个女子又回来了,只是她的身后跟着一群年轻男女。紧跟在她后面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的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大盘子,在男子的后面是一个年轻女子,她的手里也捧着一个盘子,只是这个盘子要比前面那个盘子明显小了一号,她身后又是一个男子,就这样根据男女的不同,菜品的种类也循环交替着。

这一队上菜人员步伐整齐,队列有序,这阵势出现在餐桌旁,让就餐的几人为之一震。

包房专职服务员站在上菜口,紧跟在他身后的人,一个个有条不紊的把菜递到她手中,然后再由她把一盘盘菜小心翼翼的放在餐桌上。

在上菜的同时,她还不忘报佳肴的名字,一道道菜肴的美名从她口中飞出。她特有的磁性嗓音让佟尘辉有些不适。

包房的面积不大不小,桌子的摆放却加大了房间的利用率,传菜员把盘子递出后就立即转身出了房门。

待上了十个菜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传菜的人员一共有四个人,两男两女,他们是循环着传菜的,传完菜的人出门后立刻又端上一个菜品又主动排在了队伍的后方,以保证上菜的速度。他们的穿着和身姿在这里俨然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除了苏荷和佟尘辉,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不过苏荷是那种见怪不怪的淡定,佟尘辉却是眉头微蹙,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服务员上好最后一道菜,“您们的菜已经上齐,请慢用,我就在门外,有需要可以随时呼唤,‘海州印象’期待为您热忱服务。”

服务员刚刚关上门,暮雪就有些惊讶的小声说道,“不是说吃火锅吗?这……”

“这可比火锅好。”秦超瞪大眼睛,用手指了指桌上丰盛的佳肴,“有些人可能一辈子也吃不上一次,而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动筷子吧,毕竟美食和美景是最不能浪费的,姐的好意我们更不能辜负。”

“本来准备吃火锅的,刚好路过这里,临时改了主意。在海州,火锅什么地方都可以吃到,而这样的餐厅就不一样了,这样的美食海州仅此一家,有必要带你们来尝一尝。”苏荷微笑着看着小女孩,“可是你自己放弃机会的,既然让我选择,那就得尊重我的决定。”

“嗯。”韩暮雪点点头,“谢谢阿姨的热情款待。”她感激的说道,虽然年纪不大,但她知道这一桌肯定要花费不少钱,今天肯定要让阿姨破费了。

听了暮雪的话苏荷心头一热,“还是你懂事,看来阿姨没白疼你。”她虽然是在跟小女孩说话,可眼睛却看着佟尘辉。

佟尘辉发现她看着自己时,忙把视线转移到餐桌上,这一看他才注意到桌上菜品的精致。

桌上整整摆了十六道菜,有些菜品他还认识,更多的菜品佟尘辉前所未闻,他认为有几道不应该叫菜,因为它们简直称得上是艺术品。

本觉得浪费,有些生气的佟尘辉被眼前的“艺术品”深深震撼,如果是艺术品是舍不得下口的,而此时的自己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暴殄天物。好像摆在自己面前的美食不吃就是一种浪费,就是对造物主的不敬,也是对做出这种珍品的师傅不尊重,可一旦下筷一件艺术品就被破坏了。

苏荷说了几句客气话,其他人在她的带动下已经开始动筷子。

看着满桌子的美食,佟尘辉的肚子涌动了一下,奔波了一天他的确饿了,毕竟火车上的快餐是比不了这个的,此时他的胃口也突然大开了。

佟尘辉拿起筷子夹起就近的叫不出名字的菜,入口的一瞬间他的味蕾像触电了一般,美味在他的口腔里蔓延,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好像味不可挡,看来这里的食物的味道与这里奢侈的环境完全是相匹配的。

这种美好的感觉让他想起刚刚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王局长,王局长与自己相识已久,他给人的印象是低调、坦诚……总之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老好人形象,但是佟尘辉却一直看不透他。

今天……不过一细想,佟尘辉发现看似简单的事情,仔细一分析却有些复杂,他来这儿干什么,这里的消费并不低,看他们喝得挺多的,也不像王局长的作风。他好像还挺会享受的,今天要不是苏荷带自己来,佟尘辉都不知道海州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不知道是刚才美食的作用,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佟尘辉的心跳加快了很多,就好像有什么未知的事情将要发生一般。

不过反过来想,自己也来到这个地方,说不定王局长也是什么偶然的机会来的。这样想来他不禁摇了摇头,他的动作正好被苏荷捕捉到,那一瞬间苏荷露出了疑惑的目光,还微微皱了一下她那迷人的柳叶眉,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她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

王局长他们俩人一下楼就上了一辆黑色豪华轿车,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一个人坐在后座,显然他们俩人是提前离席下楼来开车的。

王局长坐在右后座,跟他一起的那个人坐在副驾驶室,车上一行四人。

黑色轿车朝海州最繁华的区域高速驶去,不多一会轿车停了下来。

车刚停下,一个随行的人赶忙下车小跑到副驾驶室前,那人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然后快速退到一旁,让出足够的空间后他才躬着腰伸出手挡在门顶,直到那人安全下车,他才轻轻关上车门。

“月明笙箫”头顶上赫然闪着金光的几个大字十分耀眼,他们一行人从几个大字下面的大门走进灯光闪烁的大厅。

“月明笙箫”是海州出名的极度奢靡的地方,出入其中的不是富家公子哥儿,就是暴发富、包工头,反正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钱人。

要是让佟尘辉看见王局长出入这种场所,一定会对王局长刮目相看,并且还会颠覆他对王局长的认知。

刚入大厅一个穿着性感、个子高挑、长着一张漂亮脸蛋儿的年轻女子热情的迎上来,“几位稀客好久没来咱‘月明笙箫’了,我们可是想您们得打紧。”仅仅短短几个字,她的声音越往后越媚,让人听后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王局长他们谁都没说话,只是会意的笑了笑,算回了一个礼。

很快另一个前来的女子带他们进入了一个既豪华又僻静的雅间。

他们前脚刚进,后面就跟来四个学生模样般打扮的女子。虽然她们的实际年龄并不大,但她们的面容却非常的成熟与老练,举止也异常轻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