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返程 2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8035字
  • 2020-10-21 19:46:13

“你呢,有什么要说的?”陈曦回过头再一次看向座位上的女子。那人没有回答,但身体却在微微颤抖,脸色非常难看。

陈曦拿出钱包,右手轻轻一挥就把小提包扔给了秦超,“哗”的一声那个老旧掉色,看上去像女士钱包的拉链被打开,里面露出一张农业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照片与先前趴在地上的那个女子的样子一模一样。

“果然是这样。”陈曦拿出身份证向周围的人群展示了一下,“梁桂花,看看你的钱少没少。”陈曦扶起地上的女子,把钱包交到了她手中。

女子双手颤抖着接过钱包,一股热泪瞬间涌出,“有救了,这下有救了,谢谢……谢谢你们。”话刚说完女子就放声痛哭起来。

那个跟她穿着差不多的男子也走上前来说着和她一样感激的话,然后把女子拥入怀中,好像在安慰她,他的眼里除了感激外分明也还涌着泪花。

车里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沉默了,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除了女子的哭声便听不到其它声音,连汽车发动机的声响也被她的哭声覆盖。

陈曦上前轻轻拍了拍那个女子的肩膀,“大姐,钱已经找到应该高兴,失而复得必有后福,振作起来。”

“谢谢,谢谢你们。”女子的声音已经沙哑,让人很难听清,话还未出口仿佛已经被什么东西吞没,“我是……我是高兴,你知道吗,就在前一刻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谢谢你,大兄弟,我,我高兴,呜呜呜……”她哭得更伤心了。

“先清点一下东西少没?”秦超提醒道,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身在车门处。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查看。

趁大家不注意,嫌疑女子悄悄地朝车门处走去,还未走到一半就被秦超拦住去路,“你的包不要了?”秦超拿着包在那女子面前晃了晃。

“其实,这个包不是我的,它是我在地上捡的,我与这件事无关,你放过我吧。”

“人脏俱获,还敢抵赖。”

此时佟尘辉正向这边走来,陈曦跟在他的后面,最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那个偷钱的年轻人,他的双手戴着手铐,而陈曦的右手拽着手铐。

“你先把她带回去,我去办点事。”佟尘辉对秦超说道。

“师傅,麻烦开一下车门。”倒是陈曦率先喊道。

不一会车门打开,佟尘辉走了下去。

“这个也交给你。”陈曦把小偷带到秦超面前。

“唉……”秦超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陈曦也跟着佟尘辉下了车。

秦超看着车外的陈曦撇了撇嘴,一副鄙夷的表情,“这小子太不仗义了。”

“我们也下车,碰到你俩可真麻烦。论偷盗技术你俩够厉害的,配合倒也还算默契,可就是太自信,脏物原封不动的带在身上,还怕没人与你对证了,是吧。一般人可能拿你们没办法,可哪知你们碰到了……愣着干嘛,走吧!”秦超转过头向那俩人说道。

“那人是佟队长吧,被他抓住我心服口服,至于你……哈哈哈……”那女人带着嘲讽并且像疯魔了一般大笑起来。

“啰嗦啥呢?被抓了还嚣张,坏事没少干吧,甭得意,看我回去起你老底。”秦超押着两人下了车。

车门刚关上,车上就有人喊道,“那是佟队长,难怪这么厉害。”

“我就说这人咋这么眼熟……”

“你交好运了,这两个贼如此精,一般人拿他俩根本没辙,要不是佟队长出手,今天估计你就得……”

“好厉害!”仅仅看上几眼就抓出了贼,一个看上去十五岁左右的男孩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窗外。

“果然名不虚传……”

“有佟队守护海州城,出门放心,生活安心……咋就没要个签名呢。”一个中年妇女把十指交叉放在胸前,一副花痴样。

女子跑到窗边望着车外,“他就是佟队长。”

街上人头攒动,在茫茫人海里早已找不到佟尘辉的身影,看着来往的人群,她的眼里充满了感激,她双手紧紧的拽着失而复得的钱包,心里默默念道,“谢谢,谢谢您大恩人,但愿我们还能见面,那样我就好当面向您道谢。”

那个男子也走了过来,“好人啊,的的确确是咋海州的守护神啊!”他用感叹的声音表达着对佟尘辉的谢意,毕竟那是他家的救命钱。

佟尘辉与陈曦一前一后的走着,佟尘辉猛地回头险些与迎面跟来的陈曦撞上。

陈曦在干嘛呢?他在笑,他猜想着秦超此刻的表情时就忍不住暗暗窃笑。这不,一高兴连佟尘辉突然转身都没注意。

“什么事这么高兴?”

陈曦看着佟尘辉严肃的表情停止了笑容,他的身体如同他现在僵硬的表情一般被什么定住立在那里。

陈曦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倒是佟尘辉笑起来,“你也会笑,难得在你的脸上能见到笑容。”佟尘辉在转身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的笑容很好看。”

陈曦愣了一下,他用右手摸了摸后脑勺,突然嘴角浮起一弯淡淡的微笑,很快他就朝佟尘辉追去。

“佟,佟队长……”从车上下来后陈曦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佟尘辉。

佟尘辉看出了他的心思,“你救过我的命,我们也算同生共死过,我早已把你当成兄弟,从年龄来看,我也大不了你多少,我猜可能大你十几岁吧,如果你愿意就叫我一声大哥。”

佟尘辉想自己最多比陈曦大二十岁,他觉得叫前辈一来显得生疏、好像还隔着一条代沟,二来出生入死本是兄弟,叫前辈更不好,就好像产生了一种身份等级,他不喜欢那样,况且他这个人还特别看重情义。

陈曦摸了摸脑袋,有些兴奋的说道,“承蒙大哥抬爱,小弟恭敬不如从命了,从今往后您就是我大哥,有什么需要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从今往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

佟尘辉伸出右手悬在空中,陈曦会意也伸出右手,两只手“啪”的一声交汇于半空,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两人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看到这一幕路人都远远躲开,在喧闹的街上倒是给他俩腾了一块安静的地来,那情景别人都以为他俩刚刚定了什么盟约,准备干一番什么大事呢。

这时突然多出一只手覆盖在上面,紧紧的握住他俩的手,这人正是秦超。

佟尘辉和陈曦都没惊讶,因为他们早在几米范围外就发现了他,这才让他的手握上来,就这样三只手三个高大的身影立在街面上,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你的犯人呢,你不会觉得他俩烦人,故意把他们放了吧。”

“他应该碰到熟人,把他们移交给巡逻的民警了。”

秦超还没来得及回答,佟尘辉倒先替他解释了。

“交给不清楚案件的人,不会随便问问就把人放了吧。”

“不会,我特意交代过,这俩犯人作案还算高明,我回去亲自审问教育。”

“哦,是吗?”陈曦露出怀疑的目光。

秦超没再理会,他对佟尘辉说道,“大哥,以后我也叫您大哥,虽然我对您没什么帮助,但是我们曾经并肩作战,曾经同生共死……”

佟尘辉微微一笑,秦超年纪看上去与陈曦相仿,但实际年龄还要小上一些,虽然身手不及陈曦,智谋和身手也不算特别出众,但他却有着一颗扬善惩恶、维护正义,为了守护某些东西甚至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赤子之心。

佟尘辉没有回答,但是秦超知道他已经默许,接触佟尘辉这么久,他非常了解佟尘辉的性格。

三个人同时一笑,靖州之行后他们的确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大哥,您是怎么知道我把犯人移交给其他民警的?”秦超这才问道。

“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想瞒大哥。”

“你还知道大哥,我问大哥你插什么嘴。”

“以后陈曦就是你二哥,对二哥说话不能这么没礼貌。”

“嗯。”秦超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佟尘辉,笑着摸了摸后脑勺,爽快的答应了。

“哥,其实我也想问一个事。”

“你也有解不开的难题?刚才还故作高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二哥。”秦超把最后两个字的音调加得有些重。

“这个我还真没看明白,要是明白了,估计我就是神探了。要不你给二哥解释解释?”陈曦的语气平缓,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对秦超有了一种温柔。

秦超看着陈曦的目光也柔和了很多。

“大哥,我很好奇脏物明明不在那年轻人身上,你怎么知道偷包的人是他,还有你怎么知道脏物在那中年妇女身上?完成脏物转移应该是在我们上车前,而那两人待的距离这么远,我们上车后他们一直没接触过,你却判断得如此准,真让人佩服!”

“当然呀,大哥可是大名鼎鼎的海州神探,岂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从破案到现在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一直没想明白,想请教一下大哥。”陈曦侧过头看着秦超,“你知道?要不帮我解惑。”

“我……这个还是让大哥给你解释。”秦超摸了摸头。

“原来你也不知道,也对,你知道的话咱海州城早就多一个神探了。”陈曦打趣道。

“查案一定要有过人的观察能力,心一定要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也许那微不足道的痕迹正是破案的关键。”佟尘辉笑了笑,突然问道,“你们知道花椒吗?”

“当然知道。”他俩几乎不约而同的说道。

“可是这与案件相关吗?”秦超倒是说出了疑问。

佟尘辉笑了笑继续说道,“在某些地方花椒几乎是每天都要吃的一种香料,你们可能都不会陌生,但是平时也一定没注意。刚刚车上那个失主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花椒味,我想不久前她应该接触过花椒,通过观察我发现她的行李里带有花椒,我猜她的工作似乎与花椒有几分关联。”

“她的工作与花椒有关,难道你认为她是种植花椒的?”

“不一定,但她这段时间肯定接触过花椒,是她工作的地方有一个花椒厂之类的也说不一定,或者她工作的地方是出产花椒的……这个猜测根本不重要,她的工作是否与花椒有关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与她相关的一切都有一股浓烈的花椒味,于是我猜想她的钱包也应该带有花椒的清香。于是我开始在车上搜寻有花椒香味的事物。最先说话的那几个可疑的人物首先进入了我的视线。”

“花椒味?”

“对,准确的说是嗅。”

“大哥的嗅觉、听觉都是超一流的。”秦超看着陈曦有些骄傲的说道。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到。果然,莫说缜密的心思,就连最基本的观察就已经输了。”难怪上车后偶尔闻到几股淡淡的怪味,陈曦恍然大悟。

“洞察能力是最基本的,双眼都看不清那还怎么办事,千万别小看观察能力,它可是所有事物的根本。不过有时候肉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需要我们充分发挥自己的听觉、视觉、嗅觉、直觉……让它们互相作用,达到互补与加强它们作用的目的,需要我们认真仔细的观察分析,去伪存真,找到真相……”

“这也太神奇了,花椒也能成为线索。”其实秦超还在心里责备自己大意没有发现这样的细节。

“每一种事物都有自己的特性,就像人一样,人有千千万,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性格不一样,长相不一样,处理问题的方式不一样,思维不一样,就连能力的大小也各不相同,这是共性中的个性,个性是人与人之间不同点的区分。”谈到人时佟尘辉突然看了二人一眼,“但是来到地球的人却是不可或缺,独一无二的,来到这个世界自有他的道理。正是一个个普通者才构成了一个国家,组成了一个高度文明的人类社会。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生存权利,你们知道这个权益怎么维护吗?”他好像说得远了一些,不过另外两人却毫不在意。

他俩愣愣的站着,还未等他们思考出答案,佟尘辉已经抬起右手,他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我们正是这个基本权利的捍卫者。”他们当然知道这个我们指的是警察。

他俩恍然大悟的抬起头,佟尘辉继续说道,“你们记得入党时必须说的一句话吗?为人民服务。从今天起,我希望你们记住,以后不论你们人在哪里,家在何方,从事何种职业,都请记住我刚才的话,这是我对兄弟的勉励与期望,更是对公职人员的忠告。一日从警,终生为警,那是一种耕植于灵魂深处的信仰,将伴随我们一生,影响着我们的言行,指引我们前进。”

他俩抬头看着佟尘辉,此时佟尘辉的身上仿佛笼罩着光环,他们觉得他的身躯是那么的高大与耀眼。

“哥,我们现在去哪呢?”绕了一大圈后秦超终于忍不住问道。

“跟上我的脚步。”佟尘辉回过头看了看秦超笑道,“不急,待会就知道了。”

秦超点点头,默默地跟在佟尘辉身后不再说话。

大约走了二十分钟,他们来到一栋民房前,在佟尘辉的带领下他们进入门洞,一直走到第五楼佟尘辉才停下来。

“已经到顶楼了。”陈曦在心里默念道,进门洞前陈曦数了一下,这栋楼只有五层,而此时他们正站在五楼,再往上走就是天楼。

佟尘辉举起右手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女子,秦超一眼就认出那个女子正是苏荷,不过他并未惊讶。

他们之间并没有做任何交流女子便把他们迎进了屋,待三个人进去后她伸出脑袋向楼道张望了一下,见没异常,她才放心的关上门。

“姐。”

女子刚进屋一直站在门口的秦超立刻就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一开始他不知道他们将去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苏荷住这里,此时他正用右手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

因为苏荷年龄比秦超大一点,所以他一直称呼她为姐,正好苏荷对这个称呼也并不反感。

虽然苏荷从来都不打扮,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有的气质加上她本就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既干练又落落大方还赏心悦目的感觉。

她的能力出众,工作责任心强,还心地善良。原本是队里的骨干成员,曾经跟佟尘辉共事,后来调去了其它部门。她几乎没有缺点,唯一被人诟病的就是来海州工作后一直没处过对象。

无论是长相、工作,还是其它任何条件,苏荷绝对都是出众的那类,所以前来给她提亲说媒的人排起了队。

不过苏荷也奇怪,她就像不喜欢谈恋爱一般,来人统统都用:“我现在还不想结婚,目前以工作为重,我担心没有多余的时间与精力照家。”这句话来回复。

有人说:她事业心强,有人说她有追求,有人说她眼光高,还有人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后来传一传的甚至有人说她人有问题。

对此苏荷也不生气,有人来提亲她还是像往常那样礼貌性的拒绝。

时间长了也就没人给她说媒了。有人说:怪可惜的,这么一个既漂亮又优秀的大姑凉;还有人说:每个人的长相、身高、智商虽然各不一样,但是时间却是公平的,容颜与生命终将成为过去,它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岁月是把杀猪刀,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不谈恋爱,只顾着埋头工作,等到成为昨日黄花后也就没有后悔药卖了。青春易逝,岁月不留,所有的一切终将被掩埋……

苏荷热情的笑了笑,“愣着干嘛,赶紧坐呀,到我这儿可不许客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客厅茶几上吃了只剩下几颗葡萄的果盘,然后就向厨房走去,不多久已端出一盘水果,“葡萄和西瓜,吃了消暑,赶紧拿一块。”苏荷热情的招呼道。

“谢谢姐。”

“说谢可就见外了,这位……”苏荷看着陈曦不知道如何称呼。

“这是我哥,他叫陈曦。”

“他是你哥。”苏荷有些惊讶,与佟队一起的人一般都是警察之类的办案人员,何况从长相来看他俩往那一站,没人会认为他俩是兄弟,因为他们一点都不像。

“对啊,结拜弟兄。”

“结拜弟兄?不就是认的干哥哥吗,说得那么江湖干嘛。”苏荷看了一眼旁边的佟尘辉。

“对,认的哥哥。”秦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挺甜的,再来一块。”秦超从果盘里拿出两块西瓜,他把其中一块递到陈曦手中。

苏荷看着秦超,满意的笑了笑,“你哥交给你了,把他照顾好。”

“姐,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苏荷把果盘端到佟尘辉面前,“佟队,尝一块。”苏荷见佟尘辉一直没有拿西瓜吃。

“不用了,你们吃。”佟尘辉严肃的看着苏荷,“孩子呢,怎么没看见她?”

“跟我来。”苏荷看了沙发上的陈曦一眼。

“没事,就在这里说也行,他们都是自己人。”

苏荷点点头,“她睡着了,今天周末她把作业做好后有些困,就回房间睡觉了。”

佟尘辉暗暗松了口气,他带着几分歉意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这么说就见外了,这种话您还是留着对别人说吧,我这儿不需要。”

“谢谢!”佟尘辉还是说了这两个字。

“您先坐一会,她刚刚睡着,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好。”佟尘辉点点头。

佟尘辉这才顺手抓起一块西瓜,几步来到窗前,他咬了几口,几滴水顺着瓜皮掉下来,他忙伸出左手接住。

“给。”苏荷递出纸巾。

佟尘辉没接,苏荷非常干脆的把两张纸巾塞到佟尘辉手里,仅仅一瞬间佟尘辉手里的水就被纸巾吸收干净,他这才拿起纸擦了擦右手。

“哦,谢谢!”

苏荷微微一笑,扭头看着窗外没说话。

佟尘辉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窗外。

在空中挂了一天的太阳好似疲乏了一般,早已失去它原本闪耀的光彩,归家前它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西边的天际染成了血红色,虽然看着能带给人一种莫名的伤感,但的确非常漂亮。

楼下的干道上流动着来往的车辆,人行道上也过往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道路两旁的路灯像跳动的音符突然一亮。

看着这一切佟尘辉的心突然“咚”的一声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楼下一个小女孩拉着一个男子的手,他俩的速度很慢,突然发亮的灯光吸引了女孩的注意力,她用天真的目光看着她视线范围内的路灯,不经意间他的目光与佟尘辉相遇,距离不远不近,佟尘辉却真切的看清了她大大的眼睛,她天真的表情在他的心坎上撞了一下。

“一、二、三、四、五,那个叔叔在五楼耶!”

女孩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苏荷扭头看着佟尘辉笑起来,“看不出来您还蛮受欢迎的。”苏荷虽然这样说,但脸上却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佟尘辉没有回答,倒是楼下牵着小女孩的男子投来一个微笑。佟尘辉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对父女,直到他们消失在拐角处。

“有火吗?”

“怎么,要抽烟?你可是不会在公共场所抽烟的。”

苏荷惊讶的看着佟尘辉,很快她来到茶几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打火机,这是她点蚊香用的,“抽吧,想抽就抽吧,来,我跟您点上。”她爽快的说道。

佟尘辉没拿香烟,他轻轻接过打火机,“砰”打火机亮了起来。

“感情您是照明呀,把灯打开不就好了吗?”

“不用,我想感受一下黑夜,它能带给人思考。”佟尘辉突然抓住准备离开的苏荷,“我只是想看一下在微弱的火光下这个城市的模样。”

苏荷停了下来,她的心跳明显加快了。

佟尘辉连忙松开手,苏荷这才回到窗边,不过她的脸上有一抹一闪而逝的落寂。

“秦超先带你们去吃饭。”

“那您呢?”

“我想静一静。”

“您等那个孩子。”苏荷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很甜,真的很甜,好像能甜到人的心里一样,“其实我也想等她。”

“秦超,先带你哥去吃饭。”苏荷口中带有几分命令的成分。

“我现在还不饿,等会大家一起去吃,闹热。”陈曦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对对对,我也不饿,还是等会一起去,人多热闹,两个人多没劲。”秦超附和道。

“就你小子嘴贫。”苏荷瞪了一眼秦超,秦超立刻安静下来,苏荷一时无语,她回过头看了看佟尘辉,佟尘辉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一瞬间房间变得静悄悄的。

“砰”打火机被佟尘辉打燃,佟尘辉透过火光看着窗外的世界,光焰虽被佟尘辉挡住一部分,但是它还是透过黑暗蔓延到客厅的沙发上。

火光熄灭又被打燃,如此重复着,而室内也忽明忽暗,这里的世界在光明与黑暗间闪烁跳动。

窗外陌生的灯已经一盏一盏的亮起来,很快外面已是万家灯火,一阵清爽的风迎面扑来,让人感觉一阵凉爽。

“咦,您们怎么不开灯呀。”一个稚气的声音从客厅的另一个方向传来,这么多人应该是很闹热的,现在他们却如此安静?女孩有些奇怪。

话音刚落灯已经亮起,开灯的不是别人,正是佟尘辉。

“你醒了,怎么样,睡得还好吧?”

“还行,不过好像您们回来的时间不对哦。”

“哦,有什么不对?”

“走,我们先去吃饭,您们一定饿坏了。”小女孩双眼一扫,多了两个陌生人,不过她没有惊讶。

她收回余光,左手叉在腰间,右手摸了摸肚子,一副饿坏了的样子。

“这么快就饿了,还是一时高兴来了食欲。”苏荷微笑着看了佟尘辉一眼,然后回过头看着小女孩问道,“你还没回答他为什么说回来的时间不对?”

“当然不对呀,我刚刚睡着您们就回来,而且这个点正好是晚餐时间,要不是我被饿醒了,估计您们还要在黑暗中等一会。”韩暮雪怪不好意思的样子,她的语气及表情中好像在说:这样多不好啊。

“刚才不饿,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走,吃饭去。”佟尘辉弯下腰,把身高降到与小女孩一样的高度,“说说看,想吃什么,叔叔阿姨带你去吃。”

小女孩看了众人一眼,“吃什么都可以,不过由您们定。”

“这儿你年纪最小,叔叔阿姨都是大人,小朋友有优先的权利。”佟尘辉笑着看了看其他几人。

其他人也笑着点点头,同意佟尘辉的建议。

“您们定,我不挑食,什么都吃。”

佟尘辉看她有些为难的样子才勉强的答应,“好吧,你放弃了这次的选择权。”他回过头对苏荷说道,“女士优先,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

苏荷看了看陈曦,小声说道,“还是先问问那边的客人。”

佟尘辉顺着苏荷的目光看去。

这时陈曦却说话了,“女士优先。”他微微一笑看着苏荷。

佟尘辉收回目光,重新温柔的看着苏荷。

苏荷不再推辞,“难得让您请我吃饭,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嗯……”她略微想了一下,“那就吃火锅,吃点味道重的,正好解解馋。”

其实苏荷说的解馋是给风尘仆仆刚回海州的佟尘辉和秦超他们说的,她知道一路奔波、舟车劳顿,肯定是吃不好,也睡不好的。

“你家附近,就麻烦你带路了。”

“好,前面有一家火锅味道不错,走,我带你们去尝尝,那可是咱正宗的海州火锅。”刚走出门洞苏荷就指着璀璨灯火的方向大声说道,仿佛此时美味就在他们眼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