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返程 1
  • 以父亲之名
  • 以笔入画
  • 5023字
  • 2020-10-19 16:46:05

回去的路上还算顺利,他们再没有碰到兆哥那伙人。

“几天前那些人还那么嚣张,这一路也没见有人能找到我们。看来他们也只是虚张声势、徒有虚名。早知道我们就该端了他们的老巢,揪出那个罪魁祸首。”秦超大义凛然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却没有人理会他,佟尘辉和陈曦都沉默着。

佟尘辉知道他们能避开那些人全是陈曦的功劳,这不仅得益于陈曦的侦察能力,还在于他对那些人的了解。佟尘辉在心里不禁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他们这次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离开。

“其实,我也算是海州人,我出生在海州,成长于靖州,虽然住在靖州的时间长,海州待的时间短,但我对海州的印象更深刻,这两个地方出现于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所以哪怕远离它们,关于它们的情况我依然会了解。”陈曦好像看明白了佟尘辉眼神中的感激。

“你说话怎么这么搅?”秦超插口道。

陈曦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道,“离开靖州后我就去了部队。”

“你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的确回来了,以前还有一个固定场所……”陈曦看着秦超大笑起来,虽是对着秦超笑,但那分明是自嘲,“现在却是流浪。”

“流浪?”秦超瞪大眼睛看着陈曦,再一次打断他的话,听他说的那么伤感,可自己怎么没发现他在流浪,说流浪似乎有些失实。

“我每天跟着火车流动,每一个时辰都不会待在同一个地方,居无定所,不是流浪是什么?”

“哦。”秦超恍然大悟,“但是你不是要换班吗?”很快他又提出新的疑问。

“换班是别人的事,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换班,五天前的这几年我一直待在车上,我一直在旅行。那天下车我就没准备再回去,正好他也终于找到让我离开的理由。”

“怎么又听不懂了。”

“那天该我值班,可是我没请假就下车了,这叫擅离职守。终于还是让他抓住了把柄,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开除我,哈哈……这下好了,我总算失业了。更不会跟他们惹事了。”

“你为什么不换班,为什么要一直待在车上?”秦超想不明白,列车长会同意他一直待在车上吗?过年不回家,加班也说得过去,可列车总要检修吧,况且慢车的环境本就不好,秦超表示怀疑。

“还有,你没下车怎么知道这几年靖州的情况?”秦超又想到一个问题,他直接补充道。

“方法多了去,可以打电话,向当地朋友询问;可以从乘客的交谈中获得信息,还可以直接与乘客对话获取有用信息。别忘了,火车可是一个信息相当丰富的资源宝库,一辆火车每天要接待多少南来北往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正因为车上人员复杂,才让它成为了一个获取消息比较理想的天然场所。”陈曦避开了他的第一个问题,直接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你还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呢?”

陈曦眉头微蹙,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每个人都有回避的东西,如果你没有,那是它还没有出现。”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炙热起来,秦超感受到了从他眼里射出来的那道光的温度,甚至让他不敢直视,最后慢慢的移开了视线,但就在他移开视线前他已经发现陈曦的表情分明还有些痛苦,表情甚至还有一些扭曲,“待在那个狭小又不稳定的空间,就告别了过去,看不到某些东西就想不起某些事,你可以理解为逃避。”

陈曦有些痛苦的说道,但看不到他脸上有半点失落,不过显然他并不愿意提及这些往事。

说完陈曦便不再言语,他闭上眼睛。

秦超也没再问,不过他还是重新认真的打量了陈曦一眼。三个人的小空间就这样安静下来。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转眼之间几个小时就过去,这次他们坐的是快车,下午时分火车便已停靠在海州车站。

在走出车站的一瞬间,佟尘辉突然张开双臂,缓缓的抬起头,慢慢的迎向他下车接触的第一缕阳光,感受着阳光沐浴全身带来的暖意。他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它正散发着独特的清香,让他陶醉其中的同时也让他精神一振,完全忘记了海州酷夏的炎热。

陈曦和秦超没有打扰佟尘辉,双双在他旁边停下来。

旁边经过的人纷纷转过头看上一眼,但没有一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其实佟尘辉出站后立刻往左边走去,一直走到不妨碍别人通行他才停下,这才出现刚才的那一幕,也是此时他才与阳光拥抱上。

“还是海州好,阳光中充满了夏天的味道,空气中仿佛夹杂着夏天花草的清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随意闻上一口,就能让人踏实与温暖。”佟尘辉肆意的呼吸,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

陈曦与秦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他俩一左一右默默地站在佟尘辉身边,像两个忠诚的卫士。

随着一声轰鸣,火车重新启动慢慢驶向远方,拥挤着上下车的人群早已消失不见,站台上除了工作人员已经没了其它人影,刚刚还喧嚣的站台已经安静下来。佟尘辉察觉到站台列车的远去,这才大步向前走去,旁边的两人默默跟在他身后。

车站外的公路上零星停着两辆出租车及几辆摩托车。佟尘辉绕过两辆出租车,径自朝远处的公交车站台走去。此时站台上正停着一辆要经过队里的公交车,他们走到站台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正准备离开,走近后他们才发现车上早已没了座位,连过道上也挤满了刚刚同车的旅人。

佟尘辉掏出三张一元的纸币挤上了汽车,陈曦和秦超也跟了上来。车上人挨着人,他俩小心绕过旁边的人群,好不容易才来到佟尘辉身边。

“我的钱包呢?我的钱丢了。”车子大概行驶十六分钟后一个女人突然歇嘶底的高喊,“那可是我的救命钱啊,钱丢了我还怎么活。”

车上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朝声音的源头看去,当其他人还未看清那人模样时,佟尘辉已经来到那女子身前。

那人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长发,头发中夹杂着少许发白的银丝,她的脸上布满星星点点的雀斑,额头上已经出现几条深浅不一的凹痕,身上穿着一套普通面料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廉价的凉鞋,穿戴虽然普通却也干净整洁。她伤心的哭泣着,泪水与不断掉下的口水混合在一起,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她身旁有两袋行李,看上去更像是从远方务工回来的民工。

佟尘辉打量她一眼,目光很快扫过旁人。

“孩子他爷爷病重,为了挣钱,我们外出务工两年不曾回家,今天好不容易带着钱回来却被偷了,谁能帮帮我们。”

佟尘辉这才注意到她身旁有个跟她打扮有些相似的男人,那男人什么都没说,但却跟那个女子一样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真可怜。”

“带着这么多的行李,又带着大量现金,来坐什么公交车,打个出租车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带现金干嘛,一点都不安全,存在卡上多好啊。”

“够可怜的。”

“该死的贼。”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有的人可怜她,有的人握着拳头,咒骂着偷钱的贼,还有的人责备她太不小心……

佟尘辉观察着旁人表情的同时也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议论,所有人的面部表情他都认真观察着。

陈曦和秦超在佟尘辉上前不久也赶到佟尘辉身旁,现在他们也注视着旁人的一举一动。秦超看着各异的表情一筹莫展,陈曦明显要轻松得多。

“师傅,麻烦关好车门,在没找到小偷前任何人不能下车。”佟尘辉朝驾驶室的方向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立刻反对道,“我们还要回家,小偷该抓,可你也不能耽误无辜人的时间吧。”

“是呀,我也赶时间回家做饭,孙子都放学了。”

听那人这样一说,人群里的议论声越发强烈,反对佟尘辉提议的人也越来越多,刚才还同情女子的人也渐渐发生变化,同情的目光逐渐变成了些许的厌恶,有些人甚至都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佟尘辉没理会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他先用余光扫了一眼第一个抱怨的男子,然后又把目光移回坐在地上的当事女子身上。

女子的哭声已经停止,只是眼角依然挤着泪水,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旁边的陌生人,一部分刚才还同情的目光瞬间变得冰冷。她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腿,头顶着膝盖,身体瑟瑟发抖。

在她旁边跟她穿着打扮差不多的一个男人用右手摸了摸那女子的肩膀,好像在安慰她,不过他口中却什么都没有说,他看了看女子,同时也不时的留意着周围的人群,当他的目光移到佟尘辉的脸上时,佟尘辉分明感觉到了对方那感激的眼神,但他还发现那道眼神中分明还有些绝望的成分包含在里面。他被那道眼神看得心中一紧。

佟尘辉向前走了两步,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走近坐着的女子,或许会安慰她,也许会把她扶起来。可令人失望的是佟尘辉迈出第二步就停了下来,他没扶起女子,更没跟她说上一句话。

突然,他一个转身几步来到第一个抱怨的年轻人身前,“把钱交出来。”佟尘辉的眼睛像一道闪电,直直的刺入对方的眼帘,随后而来的声音更像是一道惊雷,所有的乘客一片哗然。

男子向后退了一步,他的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他定定的看了一眼佟尘辉,“你……你有证据吗?”

佟尘辉没有回答,他双手叉在腰间,笑了笑。

那人见佟尘辉没有证据,便来了底气,他扯高嗓子吼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干嘛随便冤枉好人,话谁不会说,我还怀疑是你偷的呢,再或者她的钱根本就没丢,你们只是合起来演戏。”

“是呀,大兄弟你怎么能随便冤枉好人呢,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也不像坏人,随便给他安一个罪名会耽误人一生的。”

“钱不在他那里,而是在你身上?”佟尘辉突然指着刚才说话的女人大声说道,他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故意等着她开口。

旁边的乘客更加摸不着头脑。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可一直在这里,从来没接触过那个大妹子,她的钱怎么可能在我这里。”她指了指旁边的乘客,“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我坐在这里一直没离开,连与她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是呀,她一直坐在我旁边从来都没离开过。”人群中传来对她的辩护。

“她当然没必要亲自偷,她只需指挥就行了,她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

就在前不久他突然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此刻佟尘辉突然分开交叉抱在胸前的双手平静的说道,“钱是他偷的。”说着佟尘辉指着年轻人,“他年轻,手脚快,更容易得手;而她年纪较长,更不容易被人怀疑。你俩的配合算得上天衣无缝,麻痹一般人那是轻而易举。但是,很抱歉,你们今天上错了车,找错了人。今天你们遇到了我,注定要倒霉!”佟尘辉一口气说完,没有让他们有狡辩的时间。

“什么,怎么可能,如果钱是他偷的,怎么可能会跑到另一个女人身上,难不成钱还长脚了。”旁边的人议论纷纷,他们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佟尘辉。

“钱的确是他偷的,他把钱偷后,趁着混乱把钱转移到这个人身上,然后又回到原地。就算被怀疑,从他身上也找不到任何脏物,无物对证很难将他绳之以法。高明,的确高明,做贼都讲究配合了,你们的确还是下了功夫的。从警这么多年,这样的作案手法我也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到,足以证明你们的智商不低,可惜没有用在正经事上。”

“听着似乎有些道理,可实际操作起来却异常困难。”依旧有人怀疑佟尘辉。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相信,那还不简单,验证一下就知道了。”一直在旁边认真观察着一切的陈曦朝那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女子身体抖了一下,有些慌乱,不过她依旧提高嗓子为自己壮胆。

“不干什么,只是想验证一下刚才的推理。”陈曦朝周围的人群看了看,“我相信大家也很好奇,其实我也好奇,那么就让我来为大家揭开谜底。”

陈曦微微眯了一下左眼,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要搜身?你可没资格。首先,你不是警务人员;其次,你也不能证明我是犯罪对象;再者,你更没有搜查证。站住……”那个女人在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表情还算平静,可当她看见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曦时那女子突然急了,她大声的呼喊道,“救命呀,杀人了,流氓,非礼呀。”女子见呼喊没有效果,索性耍泼哭喊起来,几乎能喊的求救词语都被她用了一遍。

“你是清白的就证明给大家看,如果有问题,最后闹到派出所结果还是一个样。”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他们也想验证一下刚才那个中年男子的推测。

这时陈曦已经来到女子面前,另一个男子突然走过来挡在他身前,陈曦狠狠的盯了他一眼,随后浑厚的一道声音响起,“起开。”

男子被陈曦的气势吓住,让到了一旁。

这时秦超也来到陈曦身旁,把那个男子与他隔离开来。

女子用手拦着他,陈曦一发力,瞬间伸出右手锁住她的双手,然后又慢慢的取下她的背包,这才往旁边退了一步,立马就与她拉开距离。

也就是这一瞬间,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那女人的包。包里有几部手机,还有一个陈旧却鼓胀的钱包。

“那是我的钱包……”坐在地上的女子刷的一下站起来冲到陈曦面前,她激动的伸出的右手被陈曦挡住了。

“你说这是你的钱包,可是钱包却在这位女士的包里,为了证明这是你的钱包,你能说出钱包里有些什么东西吗?

”女子愣了一下,好不容易出现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

“你别误会,你只是需要证明这个钱包是你的,如果是你的我会把它还给你,坏人也终将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陈曦突然回过头看了那女子一眼。

“包里的东西如果没丢,就会有一张农行卡、一张我的身份证,还有现金六千八百二十二元六角钱,有两张十元的纸币,有两个一元、一个五角、一个一角的硬币,其余都是一百元一张的纸币。”女子声音有些沙哑的喊道,“那是,那是我们家的救命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